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缘何要成为阿富汗和平斡旋主角

    【日本《读卖新闻》4月20日文章】题:外务省为阿富汗和平进行斡旋的背景
    自从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以来,阿富汗就变成了冷战时代的美苏代理战争的舞台。即使在冷战结束之后,由于民族和宗教的对立,该国的内战仍在继续。迄今为止,阿富汗同日本的关系比较疏远。但是最近,日本政府援助联合国的阿富汗特别代表团开始进行斡旋外交,以便推动抗争中的四派势力实现和平。日本将谋求早日在东京举行四派代表集聚一堂的“阿富汗和平东京会议”。对于阿富汗实现和平,外务省现在为什么要从过去的“后援”转为斡旋的主角呢?
    苏军在1989年以前撤出了阿富汗。阿富汗的纳吉布拉共产党政权在1992年崩溃,伊斯兰势力夺取政权,拉巴尼就任总统。但是,此后的阿富汗内战陷入泥沼。塔利班在1996年9月攻克了前总统拉巴尼所控制的喀布尔,宣布成立临时政府,并继续在发动攻势。前总统拉巴尼派、杜斯塔姆派、哈利利派等三派目前处于劣势。
    但是,对阿富汗的内乱,过去在阿富汗问题上曾长期严重对立的美国和俄罗斯都不大关心。
    特别是俄罗斯,可能是由于乌兹别克斯坦等三国独立,并成为地地道道的缓冲地区的缘故,该国正“集中精力进行防御”,避免来自阿富汗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这些独立国家产生影响。
    美国也同俄罗斯一样,在冷战结束的同时,对阿富汗的国内冲突失去了兴趣。而对同美国国内有影响的政治势力——犹太人有关的中东和平却持积极态度。联合国从1994年开始在伊斯兰堡设立阿富汗特别代表团,为实现和平而进行斡旋。不过,可能是由于“没有在国际上发挥领导力的第三国”(阿富汗特别代表团高级政务官员高桥语)的缘故,该代表团的工作未能取得进展。
    因此,日本为了成为“可以依靠的第三国”而采取了主动。
    在阿富汗各派达成停火协议,并建立起旨在复兴的框架的情况下,国际社会无疑会要求日本承受“相应的负担”。如果是这样,那么,“日本则应摆脱过去那种‘和平靠别人来实现,然后只出钱’的模式。并应从目前的阶段开始采取措施,在日本主导下促进复兴”(外务省中近东非洲局局长登诚一郎语)。
    日本驻联合国大使小和田恒在去年10月的联大会议上表明了要取得和平的主导权的意向,表明希望在日本召开和平会议,与此同时,把外务省职员高桥派往阿富汗特别代表团。
    今年3月底,在阿富汗冲突的主要四派当中,三派代表非正式访日,并举行了个别磋商。剩下的一派——势力最大的塔利班的代表也转达了最近访日的意向。塔利班代表一旦实现访日,日本就会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外务省也有这样一种打算:迄今为止,除了柬埔寨和平以外,日本外交没有得到值得一提的国际评价。作为有资格竞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国家,为解决阿富汗冲突发挥积极作用将成为一种实力的象征。
    如果阿富汗冲突在日本的主导下得到解决,那么,目前,经由俄罗斯和欧洲的输油管道运输的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等,就可以经由阿富汗运进日本,日本从而获得经济利益。
    对阿富汗来说,非常欢迎日本进行斡旋。过去近邻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国曾进行过斡旋的尝试,但由于各有各的打算,“一国从中调停,另外的国家就捣乱”,因而未获得成功。但是,日本除了拥有资金之外,在政治上也持中立态度。对阿富汗来说,日本进行斡旋没有“坏处”。因而,对此各派似乎都可以接受。

发生在比利时维和部队的丑闻

    【德国《明星》画刊4月10日一期报道】题:索马里的恶作剧
    1993年10月的某一天,索马里沙漠中天气炽热。联合国维和部队比利时士兵烦闷无聊地在树荫下纳凉。突然间他们发现,一个小男孩在偷他们的罐头。这些士兵把小孩抓起来关在一个铁容器里。开始时还可以听到小孩哭喊。当里面没有声响的时候,他们打开容器。孩子已卷曲成一团一动不动一一他渴死了。
    关于比利时联合国士兵的这些暴行的报道,已使比利时举国震动。捅出这件事的人从前是一个职业军人,23岁,两年前辞去了军职。他以“马尔科X”的假名讲述了他先前同伴的虐待狂“游戏”,并以一张照片为佐证。照片上有两名比利时士兵,完全是为了取乐,竟用火烤一个年轻的索马里人,直至他的长衬衣开始着火。这个男人虽然活了下来,但受了重伤。考虑到比利时目前还有550名蓝盔部队驻在扎伊尔,“马尔科X”担心这样的事随时都可能再次发生。在索马里行动后已经有15名伞兵因侵犯人权而被送上法庭。其中只有一人被判刑——五年徒刑。他曾经开枪打死一个索马里商人,因为他抢东西时被这个商人发现。
    比利时国防部长蓬斯莱委托军事法庭进行一次彻底调查。前总理马克·伊斯更斯已要求迅速查清这个悲剧。

亚历山大想复辟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4月4日文章】题:可能成为塞尔维亚国王的人(记者李·霍克斯塔德发自伦敦)
    乍一看,人们很容易把南斯拉夫的王储亚历山大殿下看作是美国的一位共和党众议员。现年51岁的这位王储原为陆军滑雪冠军。
    亚历山大亲王本人是一位很有钱的国际工商顾问,在银行、航运、保险和金融等方面发了财,现在非常愿意开始当国王的新生活。实际上他活着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自从东欧共产主义垮台之后,亚历山大亲王已经把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准备最后回到自己的祖国当国王。他重新温习了在上小学时用过但已经生疏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会见了旅居华盛顿和西欧的塞尔维亚反对派中有权势的人,并且三次返回南斯拉夫。
    他和他的许多塞尔维亚同胞不一样,他采取了温和的、非民族主义的、甚至是亲西方的路线。虽然他是塞族人,但是他表示支持北约1995年轰炸波黑塞族军事阵地,认为这是为使波黑战争更快结束而必须做的一件坏事。如今他又赞成逮捕包括塞族战犯在内的所有被起诉的战犯,反对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掌权的共产党人进行报复。
    同时,他抓住一切机会谴责米洛舍维奇,并嘲笑他是一个蓄意把“整个国家搞垮”的人。他还要求反对派团结一致,他认为这是“实现民主的最大希望”。
    他说:“米洛舍维奇必须下台。他不能理解民主,妥协和容忍。他用最坏的方式煽动宗教和民族主义狂热。”而米洛舍维奇则表示,他已经开始认真对待亚历山大亲王回国的威胁。尽管亚历山大亲王有南斯拉夫血统,但是他同祖国的联系一向是稀疏模糊的。
    他生于1945年,作为(南斯拉夫末代国王)彼得二世的长子是南斯拉夫王位继承人。
    他是在英国、瑞士和美国受的教育。他毕业于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英国的西点军校),于1966年作为陆军坦克军官在英军服役。
    他先后在中东、意大利和西德等地的英国陆军服役七年,然后退役从商,结婚。他在美国各地包括华盛顿住了12年,曾担任广告经理和保险公司经纪人。他说他的经历和建立的关系有利于回国当国王。
    他目前在伦敦过着三重生活。首先,他的固定职业是国际工商顾问,这个职业使他非常富裕;作为伊丽莎白女王的教子和维多利亚女王的玄孙,他是白金汉宫社会活动的常客;他还是查尔斯王子的朋友和欧洲一半皇室成员的远亲。
    但是,最近几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南斯拉夫事务。他几次返回南斯拉夫都受到数以千计向他欢呼喝彩的支持者的欢迎。他访问了医院、游览了农村地区,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发表讲话,并了解这场具有极大破坏性的巴尔干战争造成的人员伤亡。

叶利钦发起反腐败运动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4月23日报道】题:叶利钦把昔日盟友作为反腐对象(记者戴维·菲利波夫发自莫斯科)
    谢·斯坦科维奇曾任议员、莫斯科市副市长和叶利钦总统的顾问。现在,他成了叶利钦大力宣传的清除腐败官员运动的一个标志。
    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说,昨天,俄罗斯检察官办公室正式要求华沙当局引渡斯坦科维奇。这位42岁的前历史教师上周在华沙被扣押。斯坦科维奇涉嫌在1992年为在红场组织一场音乐会而受贿1万美元,俄罗斯检察官正对他进行调查。
    为了增强人们对政府的信任,结束多年来腐败官员肆意盗取国家财产的行为,叶利钦把打击政府官员贪污腐化现象作为他第二个任期的主要任务。
    尽管2月份进行了全面的内阁改组,但在叶利钦的反腐败运动中一直没有拘捕过任何显赫人物来表明这场运动的可信性。
    然而莫斯科人认为,斯坦科维奇被人利用,成了替罪羊,而主要贪赃枉法者却逍遥法外。自由派议员康·博罗沃伊本周针对斯坦科维奇被捕一事说:“像苏联时代一样,政府宣布开展一场政治运动,而目前这场运动就是反腐败。但是有贪污腐败污点的政治显要们并未受到影响,却推出几只替罪羊示众。”共产党议员维·伊柳欣也认为如此,他说,拘捕斯坦科维奇有政治动机。
    叶利钦面临的危机是国民当中产生了不信任感。大多数国民认为,他们的领导人利用职务之便,花人民的钱肥自己的腰包。
    据传,自从苏联解体以来,包括现任总理、前国防部长和总统安全部门首脑在内的许多克里姆林宫官员贪污受贿达数百万美元。但这些人谁也没有在法庭上受到指控,甚至没有人要求他们填写所得税申报单。这一切都将改变。克里姆林宫一名高级官员昨天对记者说,一个月之内,所有政府官员都必须向税务当局申报自己的财产情况。这一举措是2月份开始的整治克里姆林宫运动的一部分。今年2月,叶利钦任命以廉洁著称的年轻州长鲍里斯·涅姆佐夫为新内阁的副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