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克林顿批准向拉美出售武器的背后

    【美国《时代》周刊4月14日一期文章】题:华盛顿如何做武器交易(记者道格拉斯·沃勒发自华盛顿)
    克林顿总统在复活节的周末批准美国军火商向智利出售喷气式战斗机。这一决定是新任国防部长威廉·科恩的胜利。他的五角大楼曾竭力要求取消华盛顿实行了差不多20年之久的对拉丁美洲出售喷气式战斗机的限制。对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来说,这项决定是她的失败。她竭力反对匆忙出售喷气式战斗机,并发誓要在担任克林顿的第二任国务卿时主宰美国的对外政策。于是,拉丁美洲即将开始一场军备竞赛,美国无疑将从中获得相当可观的利润。
    奥尔布赖特当时大概几乎不可能阻止总统的这项决定。在克林顿打定主意的时候,华盛顿流传的一些典型的传闻已决定了结果如何。
    让五角大楼出面游说取消这些限制是很容易的。当时的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曾会见拉丁美洲的将领们。如果五角大楼走运的话,它甚至可能把它的一些老式的F—16卸在边境以南,并利用这笔收入为其空军联军配备新型号的F—16战斗机。航空工业公司的总经理和佩里的助手开始公开宣传取消限制的主张。他们说,拉丁美洲的经济现在重新得到发展,它们的空军使用的喷气式战斗权在许多情况下都是50年代的老式飞机。
    负责批准向海外出售武器的国务院并没有被说服。拉丁美洲的总统的确是选民选举产生的,但是这些民主国家很脆弱。经济状况虽然不断改善,但是美国禁止向其出售武器的20个国家中,有1.5亿人以上仍然很贫困。由于不存在共产党的威胁,而且这些国家大半和平相处,因此,它们的总统最不想要的是每架2400万美元的美国喷气式战斗机,在布什执政期间担任国务院负责拉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伯纳德·阿伦森说:“我们在这个地区首先应当提倡的是军备控制,而不是销售武器。”
    为推销武器开展游说活动,首先必须激起拉丁美洲人的需求。五角大楼悄悄地安排波多黎各空中国民卫队飞行员用F—16运送巴西将领。1996年3月,美国一批军用飞机飞到智利参加飞行表演。当数十名拉丁美洲军官和数以百计的老百姓眯着眼睛注视晴朗的天空时,一架F—16新型号战斗机直上云霄,然后像日本神风突击队飞行员那样俯冲下来。一架B—2轰炸机在圣地亚哥游乐场上空盘旋。空军的一架C—17巨型运输机在滑行道上滑行时,从座舱窗口伸出一面智利国旗猎猎作响。国务院对这些惊人的表演十分恼火,但是这次飞行表演确实取得了五角大楼想要的结果。不到半年之后,智利和巴西都正式向华盛顿提出要求了解购买F—16和F/A—18的详细情况。
    现在是对付来自国会的压力的时候了。航空航天工业的游说者帮助传递一封要众议员签名的信和另一封要参议员签名的信件。这些信件敦促当时的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取消销售武器的禁令。军火工业界征集签名是不成问题的。它在1996年竞选期间提供的赞助超过1080万美元。在信上签名的78名众议员和38名参议员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麦道公司和F—16和F/A—18的主要分包商控制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获得100万美元。这些信件使克里斯托弗感到震惊。他过去对拉丁美洲几乎不怎么注意,但是对海外销售价值10亿美元的飞机将给国内创造两万个就业机会一事十分关注。
    航空和航天业界的说客又受到了一次推动。两年前和厄瓜多尔在边境上打了一场小仗的秘鲁决定从白俄罗斯购买18架米格—29喷气式战斗机。秘鲁坚持说,它只是想赶上厄瓜多尔,因为它刚刚购买4架以色列“幼狮”战斗机以弥补在同秘鲁发生冲突时遭受的损失。国务院就秘鲁购买飞机一事提出了抗议。但是华盛顿对安第斯展开的小小的军备竞赛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幼狮”战斗机的发动机是美国制造,美国对任何外国销售这种喷气机拥有否决权。但是在华盛顿的以色列游说团的势力太大,因此美国任何官员都无法考虑阻止这件事。美国的承包商十分高兴,因为秘鲁购买喷气式战斗机一事使主张在国外出售喷气式战斗机的论点变得更有力。因为如果我们不出售,别的国家将出售。
    主张加以限制的游说团开始调动力量,虽然行动晚了一些。军备控制团体“争取可生存世界委员会”组织国会议员写信给克林顿,敦促他维持那项禁令。但是该委员会的力量不如对方。它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只为在信上签名的49名参议员和众议员筹措了22万美元。灰心丧气的五角大楼官员试图采用众所周知的官场上最古老的手法来避开障碍。去年7月和8月,他们在一些大报上刊登消息说,政府准备取消对拉丁美洲销售武器所规定的限制。可是当时政府根本还没有准备这样做。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助手们仍然僵持不下。国务院一位官员解释说:“五角大楼是希望总统看到这些消息,并问佩里和克里斯托弗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一做法取得了事与愿违的结果。克林顿根本没有注意到报上刊登的这些消息。但是副总统注意到了。戈尔的助手告诫说,他们的上司担心取消禁令可能在该地区引起军备竞赛。
    佩里由于担心这种势头消失,因此企图说服克里斯托弗和他一道,在两人于今年初辞职之前就拉丁美洲的武器问题向总统提出书面建议。克里斯托弗最后同意把措辞改得缓和些。两位部长给克林顿的密函告诫说,美国在向拉丁美洲出售武器时仍然应当“克制”。华盛顿仍然希望加强那里的民主政府并促进地区稳定。但是如果这些国家的确想得到新的喷气式战斗机,出售一事现在应“逐个加以考虑”。
    那封密信的墨汁未干,五角大楼耍手腕的能手们已开始行动。1月16日,克里斯托弗坐在桌旁发火,因此一些电讯援引五角大楼人士的话说,他现在赞同敞开销售武器的大门。克里斯托弗命令他的发言人伯恩斯扣压这些消息。克里斯托弗签署的那封信只是把门稍稍打开一点。但是国防部已经打赢这场公关战。国务院一位官员说:“我们失败了。”
    智利成了向拉美打开武器销售通道的试验场所。智利军方从这个国家出口铜的收入中获得10%的款项,因此它有现金购买24架新的喷气式战斗机。智利总统2月间访美时告诫克林顿,华盛顿如果想成为渴望中标的国家之一,就必须迅速行动。智利军方希望在3月底以前拿到F—16和F/A—18的详细说明书。
    众院议长金里奇和众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高级民主党人李·汉密尔顿紧接着分别写信给克林顿,敦促他结束这种限制。金里奇1996年的竞选活动得到F—16和F/A—18喷气式战斗机制造商提供的政治活动经费2.7万美元,汉密尔顿获得1.85万美元。3月10日,航空航天业的经理们会见了戈尔的助手和总统顾问。这些经理告诫说,智利大概将在2000年获得新的喷气机。2000年是美国的选举之年,届时戈尔不愿看到生产新型号F—16战斗机和“大黄蜂”战斗机的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失掉就业机会。
    从喷气机生产厂商的政治活动经费中获得一万美元的缅因州参议员比尔·科恩在给克里斯托弗要求结束这种限制的信上签了名。现在,他对白宫施加影响,要求在3月31日以前为智利提供F—16和F/A—18喷气式战斗机,并告诫说,如果美国人在最后期限之前未能采取行动,他们将丧失投标的机会。
    奥尔布赖特虽然感到担忧,但是她强调说,智利人对他们规定的最后期限并不是当真的。他们会等待。首先,在航空航天公司开始兜售其产品之前,政府需要决定是否要改变它对拉丁美洲出售武器的政策。但是迄今为止,为出售武器开展的游说活动规模很大。克林顿支持科恩的立场,坚持认为提交喷气式战斗机说明书并不一定意味着政府随后将批准销售计划。但是在过去,销售许可证几乎总是紧接着而来,如果一家美国公司在海外中标的话。白宫发言人戴维·约翰逊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不同于70年代末。我们面对的地区发生了重大变化。”可是有些东西,如昂贵的新武器的吸引力,似乎没有改变。

院外活动集团

    院外活动集团,是指代表特殊利益的个人或组织,他(它)们的活动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社会等各领域。
    参与院外活动的主要是离职的政府官员、议员,以及专门受雇的人。有人称他们为“说客”。
    院外为英文Lobby的中文意译名,原意是门廊、议会走廊,休息室、客厅等。由于上述人员一般多在议会讨论某一政府政策期间或立法前在这些场所游说某些议员和政府官员,故称院外活动。其目的是游说议员和官员在制定政策或立法时为某人或某个机构服务,游说者活动的手段包括疏通、行贿、制造舆论压力等。
    院外活动集团在西方国家普遍存在,在英美尤盛,仅华盛顿就有一万多名说客。院外活动已成为高薪专门职业,有时能左右政府决策。

希特勒走向灭亡的最后日子(上)

    【德国《明星》画刊3月20日一期文章】题:斯大林博物馆里的553号秘密档案
    一份名为《有关希特勒的情况》的文件底稿是用打字机打的,文件共有414页,编码为553。迄今这份底稿作为“秘密材料”被存放在莫斯科原斯大林博物馆中。
    材料里有希特勒的贴身副官奥托·冈舍和贴身副官们的头目海因兹·林格的供词。冈舍和林格在希特勒身边的时间比较长,他们目睹希特勒政权的情况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直接。
    林格和希特勒手下的其他人一起长期被关押在莫斯科卢比扬卡秘密监狱里并多次受审讯。他于1980年3月死去,终年67岁。同月他的题为《走向灭亡》的回忆录发表。
    奥托·冈舍还活着,今年79岁,住在德国莱茵兰,靠领取养老金生活,他说自己是“不能再做任何事情的风烛残年的人了”。
    俄罗斯历史学家别西门斯基向德国《明星》画刊记者介绍了这份文件的内容。
    1941年5月希特勒从位于维也纳南部的临时大本营(在这里希特勒密切注视着德国军队对南斯拉夫和希腊的行动)回到了位于伯希特斯加登附近的伯格霍夫别墅。
    德国一个军团在斯大林格勒附近被击溃(第6集团军投降的时间是1943年1月31日)的消息对希特勒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他的私人医生莫勒尔不给他打针,他绝对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希特勒每两天要在早饭后打一针。
    希特勒越来越神经质。他一会儿说衣领太紧,影响血液循环,一会儿又嫌裤子太长。他常常诉说浑身搔痒。他猜疑洗手间的水、肥皂、牙膏有毒,于是命令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去化验。做饭用的水也要经过化验。
    希特勒咬指甲、抓耳挠腮,后脑勺常常被他抓破。他患上了失眠症,大把大把地服用各种各样的安眠药。他的床上摆满了热水瓶和热水袋。希特勒有哮喘病,他的卧室里有一只氧气瓶,他是时时刻刻离不开它的。
    希特勒命令,他的所有房间温度要保持在12摄氏度。
    他认为,比较低的室温能使他保持清醒的头脑,而参加会的人常常被冻得不得不离开会议室,到别的地方去暖和暖和。
    希特勒几乎不离开地下避弹室。只有在早饭后的上午他才带着他的名叫布朗迪的牧羊犬出去10分钟。
    这只受过训练的大狼狗只认识希特勒,而对其他人却一概狂吠不止。这只狗日日夜夜守在希特勒身边,就是在开会时,它也卧在希特勒脚下。
    午饭后希特勒上床休息,但不脱衣服,就这样一直躺到晚上,然后去参加晚上的形势讨论会。讨论会每天晚上21点召开。
    会议结束后,他还要在会议室里同他的狗玩会儿球。(上)图片说明
    在伯希特斯加登的山间别墅,希特勒正让人准备一次丰盛的晚宴(上图)在苏联前线战场,德国士兵却正挨饿受冻(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