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刊文章:日本和亚洲关系不会发展太快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1月18日文章】题:日本和亚洲的关系不会发展得那么快
    桥本首相关于使日本同东南亚的关系超出仅仅经济关系范畴的倡议在东京受到欢迎,人们说这是划时代的倡议。桥本首相在八天访问期间将向东南亚的领导人解释了“桥本原则”,这次访问以1月14日在新加坡的演说结束。由于日本已把145亿美元的官方发展援助的大部分投入这个地区,桥本已得到友好礼貌接待的保证。但是他的主要建议却受到冷遇。他的主要建议是把日本同东盟的关系提高到首脑论坛水平,即经常讨论安全以及贸易和投资问题。
    为什么受到冷遇?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东南亚仍对日本有猜疑,而这种猜疑可追溯到40年代的战争。但是,真正的难题在于东南亚对未来的恐惧,而不是对过去的恐惧。东盟国家不愿意同日本建立特殊关系,惟恐得罪中国。虽然桥本故意谈到需要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但是东南亚人担心经常同日本讨论安全问题会促使中国人担心自己受包围。因此,虽然东盟领导人热情谈到桥本的演讲,但是人们在东京和新加坡打赌说,日本和东盟不会经常举行首脑会谈。
    甚至早就主张同东北亚多接触的“向东看”政策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也没有支持桥本的想法。但是他的确保证在今年12月会见东南亚各国首脑时要同他们讨论同日本多接触的问题。
    马哈蒂尔有他自己的计划。他的得意计划是东盟、中国、韩国和日本经常举行首脑会谈,这就是东亚经济核心论坛。但是不想把美国排除在这个组织之外的日本仍对这个主张持冷淡态度。因此可能性是,讨论亚洲安全问题的主要论坛仍是东盟自己建立的东盟地区论坛。这个论坛也包括日本、美国和中国以及欧盟。这个论坛的问题是,恰恰是这个论坛的包容性意味着讨论似乎经常是含糊和空洞的。
    然而,日本的重要地位并不突出说明亚洲外交的独特性。日本的历史包袱和外交上的捉摸不定的局面意味着日本不能用在建立地区国际机构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的威力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结果那个作用越来越多地落到东盟七国身上。同日本相比,这七国是经济上的侏儒。一部分是由于人们认为东盟国家小和不构成威胁,因而这些国家能提出一些倡议,如果这些倡议是由大国如日本或中国提出,就会引起更大的争议。
    因此,虽然亚太经合组织包括日本、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但是人们已接受的做法是每两年在东盟一个国家举行一次首脑会议。提出举行亚欧会议并于去年3月在曼谷主持该组织第一次会议的是东盟。世贸组织的第一次部长级会议也是在东盟国家(新加坡)举行的。日本在所有这一切活动中都基本上处于被动状态。桥本的演讲是企图使日本发挥更大作用的标志。看来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如果日本的建议遭到委婉拒绝,日本的建议就会回到东京的策划阶段。

日报评桥本和金泳三会谈

    【《日本经济新闻》1月26日述评】题:显示友好,搁置悬案
    25日的日韩首脑会谈虽然强调了桥本首相同金总统的“普通外交”,但新渔业协定缔结谈判等问题的处理却留待以后解决,以缺乏成果的结果而告终。在两国之间存在很多悬案,比如历史认识问题,竹岛(韩国叫德岛)问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朝鲜)政策问题等。尽管如此,两首脑却未能从正面认真解决这些课题,这次会谈重新给人留下了“脆弱的日韩关系”的印象。
    成为韩国舆论的抑制力的是总统对首相的“好感”,这是事实。不过,如何推进对北朝鲜的粮食援助问题呢?在随军慰安妇问题上如何达成协议呢?如何推进渔业协定的修改谈判呢?在这些现实问题上,这次首脑会谈却没有表明方向。
    特别是关于渔业谈判,继15日的外长会谈之后,外务省亚洲局审议宫大岛于上周访韩,同韩国方面进行了会谈,但是,结果韩国总统却说:“限定谈判期限并不好。”韩国并没有接受日本方面的要求。
    在首脑会谈结束后共同会见记者时,首相说:“不能不承认互相之间的分歧。超越分歧,进行合作,而且进行友好合作,这不仅对两国,进而对国际社会也有利。”
    首相表明了这样的想法:要通过在国际社会的合作,把往往拘泥于双边关系的日韩关系变为“世界中的日韩关系”。但是,即使在共同会见记者时,韩国记者的提问也都是集中在历史认识问题上,重新突出了依然没有从“过去”的问题中摆脱出来的现状。日韩的想法不一样。

美国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美对古政策明显受古流亡团体影响

    【路透社迈阿密1月23日电】今天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美国对古巴的政策主要是受迈阿密一个规模小但势力强大的古巴流亡团体的影响形成的。这一政策激怒了美国的西方盟国,同时又未能把卡斯特罗主席赶下台。
    公职人员廉洁研究所说,豪尔赫·马斯·卡诺萨领导的古巴裔美国人全国基金会成立了一个“在华盛顿也许是最有力的游说集团”。
    它取得的主要成功包括在去年促使国会通过了旨在限制外国对古巴投资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案。该法案引起了加拿大及欧洲和拉丁美洲的美国盟国的强烈批评。
    公职人员廉洁研究所的这份题为《紧逼战术:美国、古巴和赫尔姆斯—伯顿法案》的报告说,自从1959年古巴革命以来,华盛顿在古巴的主要使命就一直是推翻卡斯特罗。但从武装入侵到贸易封锁等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
    报告说:“我们发现,一部分流亡的古巴人对维护和加强这种政策起了作用。否则,政策可能截然不同。”
    该研究所说,1979年以来,与古巴前途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一些团体为美国竞选提供经费达440万美元。“其中320万美元是古巴裔美国人全国基金会的管理委员会和董事会成员及其他负责人提供的。自1981年成立以来,该基金会已成为美国对古巴政策最有影响的机构。”

安南表示将提出一揽子改革计划

    【路透社华盛顿1月24日电】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今天呼吁停止对联合国的谩骂,他还许诺向9月份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提交一揽子改革计划。
    他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讲说:“我将在今年7月底完成关于联合国改革的报告,到那时我将开始与成员国协商,并向52届联大提交计划。”
    安南说:“今天,我呼吁合作。”他正努力为联合国与它最强大的创建国之间的关系揭开新的一页。他说:“当我们有分歧的时候,让我们公开、真诚地设法解决,并让我们最终停止互相指责和谩骂。”
    在联合国会费问题上——美国摊到25%的份额,为维和行动提供的还要多——安南说,这个比例是与其他国家商定的,主要是根据每个国家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来确定。
    安南说,美国可以通过协商确定一个较低的比例,“但它必须先说服其他成员国”。他这是在含蓄地批评美国国会单方面确定较低的应交会费的行动。
    安南说,单单靠“对预算修修补补或采取较好的经费管理办法”是无法解决联合国面临的危机的。
    “确切他说,这是一个政治危机——对这个组织的信任危机。”他没有明确提到美国拖欠的会费。

伊朗筹备总统选举

    【路透社德黑兰1月23日电】新闻分析:伊朗开始为总统选举作积极准备
    外交官和分析家们说,今年6月伊朗总统选举结果有可能是一位比较保守的政治人士从拉夫桑贾尼手中接过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最高世俗职位。虽然伊朗的政治—宗教上层人士的决策进程还不清楚,但已有明显的迹象表明存在着这样一种明朗的前景,即在拉夫桑贾尼当了两任总统下台后,议长努里最有可能当选。
    一位西方外交官说:“努里显然是主要候选人……。很难找到可以与他挑战的任何人。”
    这位总统将掌管海湾地区拥有6000万人口的最大国家,控制着世界上第三大石油资源并监督着伊朗与美国的敌对关系。
    强硬的保守派穆罕默迪·雷沙里和前文化和伊斯兰指导部长穆罕默德·哈塔米预计也将在获准竞选总统之列。候选人必须获得由神职人员和律师组成的保守的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该委员会将就是否恪守伊斯兰革命原则和宪法对他们进行审查。
    人们认为,努里已获得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哈梅内伊(阿亚图拉·霍梅·尼的继承人)的必要支持。人们估计,努里将继续拉夫桑贾尼进行经济改革的努力,尽管速度会慢些,并奉行同样的对外政策。一些外交官预计,他在对外政策问题上将会采取比较保守的立场。

欧洲使团赴白俄罗斯调查社会状况

    【俄通社—塔斯社明斯克1月25日电】白俄罗斯副外长赫沃斯托夫说,欧洲联盟、欧洲委员会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派出的特别使团将在白俄罗斯开始工作。
    赫沃斯托夫说,使团成员将了解白俄罗斯的社会政治状况,调查与去年举行的全民公决有关的情况,分析组建白俄罗斯国民议会的程序,评价各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他强调说,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同意该使团前来,将向专家们提供一切他们感兴趣的材料。
    预计,这些欧洲机构的代表将同白俄罗斯总统、议会两院领导人、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最高法院院长以及工会联合会的领导人会面,并将于2月底就自己的调查结果向欧洲联盟递交报告。
    有记者问,为改善同欧洲机构的关系,白俄罗斯还将采取什么措施?
    赫沃斯托夫回答说,外交部目前正在筹备外交部长同别国外交部长的一系列会晤。其中包括同丹麦、瑞典外交大臣进行会谈。还将特别重视同乌克兰、波兰和立陶宛的接触。赫沃斯托夫强调说,白俄罗斯将继续执行开放政策,随时准备接待来自欧洲机构的任何代表。

磨合四十年的结果/法报文章谈法德“共同防务体系”

    【法国《世界报》1月25日文章】题:法国和德国准备建设协调一致的防务
    1996年12月9日,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总理科尔在纽伦堡确认了“共同战略概念”。这为的是确定对防务政策进行协调的依据,明确使两国互相接近的必要手段,制定“协调一致的防务政策”。这是40年来两国共同努力的结果。
    无论是戴高乐还是密特朗都未能给法国和德国确定一种共同战略概念。在确定共同战略概念方面一直存在着障碍:两国对核力量看法互相对立,在对北约的态度方面彼此不一致,在到遥远的地方采取干预行动方面彼此的立场也不一致……
    那么,现在两国是否已经克服了这些障碍?从在纽伦堡通过的文件(为“加强军事合作”而做出的一些指示进一步补充了这一文件)来看,我们可以认为这些障碍已经得到了克服。巴黎和波恩已从下述形势变化中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欧洲的力量对比关系已发生了变化;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欧洲的一体化使法德两国的利益“密不可分”)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进展;法德两国的防务政策已趋于一致。
    很明显,法国和德国现在是处于平等地位。法国不再利用自己的战胜国地位来弥补(通过战略上的优势)自己在经济方面的不足。现在能干扰这种公开承认的平等地位的只有核武器问题。但在这个问题上,德国已宣布准备“就在欧洲防务政策背景下核威慑力量的作用问题开始对话”。这是对法国提出的关于建立“协调一致的威慑力量”的建议作出的答复。
    另一方面,法国和德国只是在欧洲范围和大西洋联盟范围内(即在“革新”了的大西洋联盟范围内)考虑互相合作问题。
    在法国对防务政策进行改革时,德国人曾担心法国人是想进行一种可能的“分工”:由法国负责恢复和平的“高尚”任务,由德国负责用大部队保卫领土(对付东方的敌人)的任务。
    从现在的这份文件来看,这种担心已不值一谈了。文件指出,在大西洋联盟对付外来敌人和维护国际稳定的行动中,法国和德国将对等地参加行动,两国的部队应互补互助。
    最后,“共同战略概念”还重申了两国在修改马约谈判中的立场:欧洲的防务政策应当由欧盟理事会负责。按照这种前景,西欧联盟最终应当同欧盟合为一体。
    【美国《纽约时报》1月25日报道】法国《世界报》今天刊登的法国和德国领导人上个月签署的一份秘密文件说,法国和德国已同意开始讨论给欧洲防御政策增强共同核威慑力量问题。
    法国外交官证实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并说,这份文件已提交两国议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