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的侵略战争(二十)

要求补偿的诉讼计划原兵补中央联络论坛顾问律师斯德茂(现年62岁)说:“国家间的赔偿与向兵补支付未付的工资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日本向他们支付所欠的工资,是理所当然的。既然海湾战争时,日本能拿出那么多钱,那么日本就应该有能力支付这部分工资。”
    目前,兵补及其家属们正在筹划打官司,要求给予每人2.5万美元的补偿。“自由”只是名义上的自由印度尼西亚大学著名的历史学教授托克认为:“综合地评判历史,那场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所谓‘自由’只是名义上的自由,实际上一切都在禁锢当中,这就是日本占领时期的真实情况。”
    托克教授列举了禁止挂国旗和唱国歌、禁止言论自由、强制劳动、掠夺粮食等事实,说明了自己的观点。
    他说:“我的叔父被宪兵队逮捕和杀害了。叔父用短波收音机收听外国的广播,发表了有关盟军的讲话,并因此遭到逮捕。如今,我一听说宪兵队就感到恐惧。”不进行反省的日本是一种威胁“虽然我们无意与那个地区的人们发生战争,……但是,那里已成了战场。”当印度尼西亚反战作家鲁比斯听到桥本通产相去年发表的上述讲话时,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一派胡言”!
    “日本侵略我们的国家,是铁的事实,决不能说是什么‘解放’。”
    当记者问他怎样看待日本屡屡出现美化侵略战争言论一事时,他回答说:“或许是因为日本一直在掩盖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
    鲁比斯对日本最近的外交政策也提出了批评。他说:“不对侵略战争行为进行反省,反而想进入联合国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关于自卫队向海外派兵一事,他指出:“不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的国家,向亚洲派遣军队是一种威胁。担任常任理事国也是一样。”
    日本政府不打算通过国家补偿的方式解决慰安妇问题,并企图回避责任。针对日本政府的这种态度,负责随军慰安妇问题的科里博萨律师愤怒地表示:“决不允许!”他说:“如果日本政府在随军慰安妇问题上放弃自己的责任,那么将会留下一个极不好的先例。”(二十)

波黑战事升温 加紧调停

    刚刚在伦敦闭幕的波黑问题国际会议向波黑塞族发出警告:不得进攻联合国划定的戈拉日代安全区,否则将遭到包括空袭在内的“大规模的和决定性的反击”。
    有美、英、法、德、俄五国外长和国防部长、部分派兵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国家的代表,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北约秘书长克拉斯和欧盟前南问题调解人比尔特参加的这次会议,是为寻求解决在联合国安全区斯雷布雷尼察被塞族攻陷之后出现的最新危机局势而举行的。会议向波黑塞族发出的上述警告,是与会国家经过长达八个小时的紧张磋商后,就解决波黑危机达成的第一个共识。与会者达成的第二个一致意见是,支持联合国维和部队继续留在波黑发挥作用,除非取消对波黑穆斯林的武器禁运。他们达成一致的第三点则是,政治解决波黑问题仍然是十分紧迫和重要的。所有这些,不言而喻表明了大国之间在就波黑问题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某种进展。然而,从会议发表的公开声明中,人们仍然看不出他们在如何拯救岌岌可危的维和使命和阻止塞族进一步进攻以及保护安全区等方面存在的严重分歧已经消除。
    首先,斯雷布雷尼察被攻陷之后,力主对塞族采取果断军事行动的法国向美国提出的要求几近于最后通牒:要么提供100架直升机把法、英等国的快速反应部队运送到戈拉日代,要么准备派遣2.5万人的地面部队帮助联合国从波黑撤走维和部队。可是至今在波黑没有一兵一卒的美国,在伦敦会议上却提出了对塞族的地面军事目标进行狂轰滥炸的主张,为了保证实施空中打击的效果,它还要求在波黑驻有维和部队的国家不能顾及维和将士的安危。这一要求显然令许多国家难以接受:在危机时刻,有哪一个国家能眼睁睁地看着本国的士兵被当作“人体盾牌”?
    其次,俄罗斯一直反对以武力解决波黑冲突。俄外长科济列夫和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在伦敦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关于对塞族阵地实施大规模空中打击的建议并未得到这次会议与会者的一致支持。因为在波黑,由于交战双方靠得很近,不可能保证空中袭击所必要的安全半径。有的舆论认为,俄罗斯虽然对北约的军事行动没有否决权,但过去由于它强烈反对西方在军事上卷入波黑冲突,曾使西方的行动受到限制。因此,只要军事行动的指挥权仍在联合国手中,俄绝不会对狂轰滥炸的行为坐视不管。
    第三,6月“人质危机”发生后,俄罗斯曾试图再次充当调解人的角色,不料吃了贝尔格莱德的闭门羹。南斯拉夫报刊由此得出结论说,这说明不仅俄南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而且南与波黑塞族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解决问题的钥匙在米洛舍维奇手中”,这一点今天连西方都不再怀疑了。美国曾多次派出特使前往贝尔格莱德,这已不是什么秘密。前不久欧盟调解人比尔特表示,他已同南联盟达成承认波黑的外交协议,这项协议将有助于进一步孤立波黑塞族,甚至还可能带来就结束战争举行谈判的机会。但是,以往的经验已多次证明,如果不解除对南斯拉夫的国际制裁,就很难指望米洛舍维奇去迎合西方的愿望。由此看来,国际社会还得付出更大的努力。
    目前,塞军仍在肆无忌惮地继续攻打穆斯林飞地,尽管塞族自己的据点帕莱也遭到穆斯林炮火的攻击;就在伦敦会议向塞族发出严厉警告的同时,塞军总司令姆拉迪奇也向全世界宣布,塞族将以武力夺取更多的安全区;克罗地亚已明确表示,要向波黑穆斯林提供军事援助,只要塞族进攻比哈奇,克就将进行干涉;随着克政府军和克境内的克拉伊纳塞族军队近日不断在比哈奇集结部队,波黑几乎所有安全区的形势都在吃紧。所有这些都将使波黑局势变得更加严峻。(邵云环)

苏联情报机构为抗日作出历史贡献

    【俄新社7月18日特稿】题:莫斯科破译日本密电原编者按自从苏联在远东参加打击日本军队的战争以来,已过去了50年。苏军与中国东北抗日联军一起粉碎了日本关东军,为盟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作出了巨大贡献。在摧毁远东侵略策源地的斗争中,苏联的情报机构起了什么作用?俄罗斯对外情报局新闻处顾问卡尔波夫谈了这方面的情况。
    我想谈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1923年年底,苏联对外情报工作的领导人之一阿尔图佐夫找经验丰富的特工人员普金谈话,派他化名希洛夫前往哈尔滨。任务是刺探日军动态。不久普金就到了哈尔滨。当时有个沙俄上校的女儿在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当女佣。普金和她交上朋友,吸收她参加了情报工作,并通过她拿到了许多重要文件。普金在哈尔滨工作期间共拿到了数百份秘密文件,其中有20套日本密码。
    在我们的档案中还记载着这样一件事:1927年9月,苏联驻朝鲜总领事奇恰耶夫抵达朝鲜。当时,日本的政治警察和宪兵经常光顾我们的总领事馆,其中许多人会说俄语。一个名叫阿波的日本翻译来得最多。我们对此人进行了长期观察,发现他对特务工作十分反感。他和其他特务关系不好,没有晋升的机会,想另谋出路,也想多挣些钱,做买卖,此外,他还对苏联和苏联人抱有好感。
    于是决定吸收阿波参加我们的情报工作。他干得很好,成为可靠的情报来源。他提供的情报很多,也很有价值。在同我们合作期间,阿波共提供了数百份秘密材料,其中包括日本的侵华计划和进攻苏联的计划,最重要的当然是《田中奏折》。这份情报使苏联政府能够揭露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在亚洲的侵略图谋。哈尔滨的情报站还拿到了这个文件的副本。这就使中央对文件的真实性有了信心。
    日本入侵中国和占领中国东北给苏联远东地区造成了直接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苏联政府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外交行动。它公布了《田中奏折》,尽管东京官方进行了反驳,但这一步骤还是打乱了日本对远东的阴谋,迫使他们放弃直接入侵苏联的打算。
    《消息报》曾在1932年3月发表了破译日本驻苏大使密电的一些段落。其内容是日本武官建议日本总参谋部对苏进行“速战”,以及日本大使建议占领西西伯利亚。密电的发表使东京惊慌失措。
    1935年,我们驻荷兰的情报站也曾得到日本外交电报的密码。我方情报人员收买了日本高级外交官的一名仆人,拿到了这位外交官住宅和保险柜的钥匙模子。进入住宅很顺利,但保险柜很难打开,因为不知道密码锁的号码。花了几个月时间,试用了两万多种号码组合,才打开了保险柜,拿出密电码,进行了拍照。这就使我们破译了日本外交部、情报机构和总参谋部同日本驻荷兰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大使馆的来往密电。
    1938年,我们驻维也纳的情报站重金收买了一名日本外交官,拿到了日本使馆的密码,使我们掌握了日本政府的许多计划和动向。
    我们有许多有才能的情报人员,其中最著名的是佐尔格。他领导下的情报站经常能拿到重要的军事、政治情报。在法西斯德国入侵苏联期间,他取得了宝贵的情报,为阻止日本直接同苏联作战作出了重大贡献。
    我们在东京也设有情报站。希特勒执政前,远东局势已很危险,东京是军事威胁的策源地。日本提出了“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的侵略口号,目的在于日本统治全亚洲。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占领了中国东北,威胁蒙古和苏联。在德日两国签订的《反共产国际公约》的一个秘密附件中指出,双方中任何一方同苏联开战时,另一方有义务牵制苏联。因此,日本当时是我们在远东的主要敌人。
    从上述事例可看出,在面临严峻考验的年代,苏联的情报机构向苏联领导人提供了有关日本的种种图谋的情报,对胜利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作出了重要贡献。

联合国开始『白盔』行动

    【路透社伦敦7月17日电】题:联合国“白盔”人员将在五个国家开展工作
    一位官员今天说,在今年年底以前,联合国“白盔”人员将在五个国家开展工作,以作为新的全球人道主义行动的一部分。
    联合国将“白盔”人员——成员国提供的志愿人员——看作是与联合国“蓝盔”部队互为补充的人道主义救援人员。
    大约有65个国家支持去年12月由联合国大会批准的联合国“白盔”行动的构想。
    阿根廷总统梅内姆提出了这一构想。由他任命的巡回大使奥克塔维奥·弗里杰里奥说:“我们的目的是作为非政府组织和其它联合国机构的补充,而不是与之相竞争。”
    弗里杰里奥对本社记者说,到今年年底,志愿人员将在海地分发食品,在玻利维亚医治热带疾病,帮助安哥拉士兵复员,帮助亚美尼亚重建,以及对从以色列监狱获释的巴勒斯坦人进行再培训。
    “白盔”人员只是这么称呼,志愿者实际上并不是头戴白盔。
    他们将接受训练,在发生诸如洪水、饥荒、地震、流行病和内战等灾难的地方进行救援工作。
    “白盔”人员已经在阿根廷北部的圣维多利亚(东)开展了一个试验性的项目:60名志愿人员对一个有6000人的小社区提供帮助,那里的居民大部分是印第安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因卫生条件太差而染上了恰加斯病(南美洲锥虫病)。
    提供志愿人员的每个国家自己负责挑选和培训人员,并向“白盔”行动提供财政支持。

漫画

“妈妈,波黑塞军和克境塞军走了,联合国塞军和北约塞军会不会跟着进来呀?”(原载香港《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