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今日阿尔及利亚

    【法国《青年非洲》周刊5月18日一期文章】题:内战时期阿尔及利亚的日常生活(作者斯梅伊·古迈齐安)
    令人惊异的是,阿尔及尔的食品杂货店里货架充实。本地货和进口货并列杂陈,给人一种货品丰富的印象。更仔细一些观察,人们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货架上充满水果,尤其是香蕉等进口水果,却少有蔬菜。
    一位食品杂货商表情严肃地对我说:“你知道,要卖蔬菜就得到阿尔及尔以西30公里的地方去进货。”然而,谁又敢到那里去进货呢?
    首都的街道上依然是车来人往。人们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表情要比几个月前轻松了许多。外国人则听从本国使馆的命令,闭门不出。保安部队的存在不那么明显,近6个月来发生的恐怖行动除了使人们心有余悸外并没有留下任何物质的痕迹。当我路过阿尔及尔警察局门前时,我的这一印象得到进一步的证实:被斋月期间安置的汽车炸弹毁坏的警察局办公大楼重又修葺一新。
    经济形势十分糟糕。在这个橄榄油的产地,橄榄油卖到250第纳尔一升。在国营商店中,粗面粉卖到21第纳尔一公斤。人们甚至从突尼斯进口橄榄油。一位阿尔及尔市民对我说:“真不知该怎么办。马上要过宰牲节了,可一头羊的价格快超过10000第纳尔了。”这个男人有理由感到不安。他的月工资才7000第纳尔,却要养活一个九口之家。而在四年前,一公斤粗面粉才卖2.3第纳尔。
    在阿尔及尔,我访问了一位刚刚从法国返回的阿尔及利亚人。在法国度过的一年中,他起初是满怀希望,随后又心灰意冷。他既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找到住房,只好每个季度去申请一次继续逗留,试图在法国混下去。起初,家庭、朋友还给他一些支持和帮助。后来,人们感到失望和厌倦,觉得他是个累赘。这位男士说:“既是这样一种情况,法国还是见它的鬼去吧。您没看到勒庞的崛起吗?所以我还是宁愿呆在自己的家里。”
    在5月份的第一周里,阿尔及利亚报纸的报道使人们又一次注意到一个严酷的现实:政府军对伊斯兰武装组织在艾因迪夫拉的根据地采取了新的行动;伊斯兰武装组织和阿尔及利亚伊斯兰团结组织(伊斯兰拯救阵线的一个武装派别)之间在吉杰勒发生冲突;为一家美国石油公司工作的一名阿尔及利亚人、一名突尼斯人、两名法国人和一名英国人在加达亚附近遇害。
    恐怖主义的阴云正危险地接近被设置为禁区的油田。它使总统选举的筹备工作和签署全国协议的各反对党的定期磋商黯然失色,并且使人们对解决危机的希望又一次产生了怀疑。

布基纳法索妇女抗拒包办婚姻

    【法新社瓦加杜古6月18日电】在布基纳法索,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子开始反对一夫多妻制和强迫婚姻,从而对抗至今仍不给予她们发言权的族长制社会。
    萨菲亚卡夜间逃跑到瓦加杜古附近的信奉天主教的顿斯村,据她说是为了逃避与“一位已经有两个妻子的老人”结婚。这桩婚事是她的父母包办的。
    像顿斯这样的村有好几个,每个村收留了40至120名年轻女子,她们不愿再在一个不是自己选择的丈夫和他的一些经常不和的妻子之间过一种屈辱的生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瓦加杜古办事处的人士说:“这种趋势越来越强烈。”办事处表示支持这些村庄。
    顿斯村的村长巴莱马神父说,由父母或祖父母包办婚姻在信奉拜物教和伊斯兰教的家庭中是合乎惯例的。酋长平均有三四个妻子,有的还要多,巴莱马神父说,“65岁的男子可以娶17岁的女孩”为妻。他说:“尽管有时指定的丈夫是年轻的,但是女孩子们越来越反对一夫多妻制。”
    布基纳法索力图提高妇女的地位,改变一夫多妻制,谴责女孩子过早出嫁。
    巴莱马神父说:“一个小女孩一生下就许配给朋友家。”女孩子到十六七岁就必须出嫁,她们大多数未上过学。家庭不能违约,否则就会丧失信誉。
    抗拒的女孩子被强迫送到丈夫家,绝望的女孩子便自杀。巴莱马神父说:“我知道有4个女孩在她们的房间里悬梁自尽。”他说,逃跑后被抓回的女孩子被送到未来丈夫家看管起来,有时还遭到毒打。在顿斯村,仓促离家出走的少女们只是随身带了几件衣服。她们在这里能受到培训,参加手工业生产,以后还可以自由地找对象。
    某些少女为逃避一夫多妻制而改信天主教。18岁的拉穆莎和兹纳古就是如此。她们还打算以后教育她们的女儿也反对一夫多妻制。

百万波兰人受毒品危害

    【波兰《简言》周刊6月11日一期文章】题:百万波兰人受毒品危害(作者阿尔图尔·维托谢克)
    波兰对于贩毒团伙说来已成为欧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波兰的毒品市场发展最快,毒品销售量增加。据非官方消息说,染上毒瘾的人越来越多。国际贩毒团伙积极活动的目的不仅仅是在波兰增加毒品生产,而首先是对加强波兰的毒品走私网感兴趣。估计,今天西欧市场上毒品的1/3是途经波兰来的。波兰的犯罪团伙组织了毒品“批发”和“库存”。他们认为,在波兰的风险最小,所以愿意在波兰开展活动。
    波兰司法部长耶日·亚斯凯尔尼亚不久前承认:“毒品已经开始渗入文化,成为我们的习俗之一。”将来波兰参与毒品走私会更厉害。根据新核算原则,波兰人贩毒不仅可以得到现款,也可以得到毒品现货作为报酬,然后可以在波兰贩毒者中间分发。近一年,波兰黑市上的海洛因和可卡因降价约30%,预计会进一步降价。随之而来的是吸毒者人数增加。
    波兰警方说:“波兰警方尚未准备与贩毒团伙开战。”没有人能够解决毒品生产者和交易者的问题。波兰警方和海关也没有在缉毒问题上携手合作。1994年,在革丁尼亚破获毒品走私108公斤。贩毒分子在波兰走私毒品无所顾忌。哥斯达黎加大使在华沙奥肯切机场被拘留,从其行李中找到了11公斤海洛因。审讯了一年半,最后他被判5年徒刑。结果他利用上诉机会,逃离波兰。
    根据索波特民意调查中心调查得出的结论,22%的八年级学生和50%的中学生承认,在他们同学当中很容易得到毒品。1/4的波兰青年人承认吸过毒。波兰警方估计,在波兰约有10万人已经染上毒瘾。20万人不定期吸毒。如果连同其受害的家属计算,毒品受害者已达到100万人左右
    。

美「言论自由」之下污秽泛滥

    【美国《美中导报》周报6月16日一期文章】题:美国无边的言论自由已威胁生存安全(记者南岭)
    在美国,言论自由被视为天经地义不可侵犯的权利。但是,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美国演艺业,其中以好莱坞为代表,正在成为社会舆论和政党政治中被批判的对象。美国人目前已经在探讨言论自由的边界和限度了。
    《洛杉矶时报》在今年6月5日头版,引用了一首流行歌曲,歌词如下:她的身体多么漂亮,这勾起我强奸的念头,迂回不断,为什么不把她的衣裙撩开?她命该如此,甩出我的匕首,告诉她,你要敢叫,我就把你宰了……
    这首歌是著名摇滚歌手特仑特·雷兹纳的唱片集《七寸指甲》中的一首,由“时代华纳”旗下一个录音公司制作发行。它在纽约和各大都市的流浪汉贫民窟中尤其流行。美国前教育部长威廉·贝内特对此愤怒至极,他说:“这样的乐曲难道是人们可以消化得了的吗?全球最大的文化出版公司,把这样的唱片在儿童中发行,合适吗?这已不是诲淫诲盗,而是公然把强奸和凶杀用歌曲作了绘影绘声的美化,言论和艺术创作的‘自由边界’,究竟应当设在何处?”
    圣佛南度谷的千橡树艺术长廊,是加州音像制品和激光唱片中心,这里出售大量鼓动少年帮派争勇好斗的歌曲。电子游戏机厅里,孩子们正玩着恐龙把对手撕得粉碎的暴力游戏。许多家长忧心忡忡,深怕孩子遛进这个地方。在成人娱乐方面,最近正在畅销不衰的《终极警探》第三集,暴力恐怖的场面被渲染到了新的高度。
    像迪斯尼这样拍摄“老幼咸宜”好影片的公司,最近也令人吃惊地走上了邪道。它属下的子公司米拉梅发行了两部影片,一部是《教士》,大量直接地描写与一个同性恋神职人员的性行为,令最开放的好莱坞制片人也感觉过分。另一部是《孩子》,描写纽约市的几位少年终日吸毒和产生各种各样的性幻想,让人看了感觉恶心。
    无边的言论自由究竟应不应该受限?目前各方都在小心翼翼,但是好莱坞的影片制作人不管这一套,在这场文化争执中备受攻击的华纳兄弟出版公司的总裁丹尼·戈德伯格躲开前堵后追的记者,但电影男星詹姆斯·伍德对参议员多尔等人提出要“制裁”演艺界的说词,大张挞伐。他承认,上面提到的那些电影、歌曲确实令人不堪入目。可是他却认为,为了保护言论自由,只能对上述种种加以容忍。

漫画

顺便替我拔颗牙(原载俄罗斯《生意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