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赞比亚探索国营企业股份化道路

    【在伦敦出版的《非洲商业》月刊6月号文章】题:卖掉国家?
    奇兰加水泥有限公司的私有化进程终于开始了。政府想卖掉公司27.4%的股份,并打算在5月22日之前在卢萨卡证券交易所上市这部分股票。这是20家行将全部或部分实行私有化的国有公司中的第一家。其他公司有矿业巨头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赞比亚钢铁和建材公司、穆富利拉饭店和赞比亚国营飞机包租公司。
    一旦奇兰加的股票在交易所上市,奇卢巴总统就能够答复那些谴责政府不着手进行私有化改造的批评了。
    奇卢巴1991年10月上台时许诺政府将放弃亏损或效益低的半国营企业。1994年2月,作为私有化进程的一部分,证券交易所宣告成立。奇兰加是第一个上市公司。
    事实上,1994年10月奇兰加公司已经从法律意义上实现了私有化改造。早在1993年6月,根据英国联邦开发公司对奇兰加公司拥有股票优先购买权的规定,赞比亚政府同意该公司在奇兰加公司中占有股份。但是,虽然联邦开发公司购买了足够的政府证券,拥有50.1%的控制股份和管理权,可它放弃了其余股份的购买权。
    1995年3月31日,赞比亚财政部长宣布赞比亚工矿业公司停止营业,最终出售股份的道路终于扫除了障碍。原先,工矿业公司控制大约150家公司。
    但是,私有化的严峻考验将是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面临的命运。多年来,这个公司经济灾难不断:债务高达7亿美元,存在着严重的生产问题。政府一直在争取外国贷款或投资,以改变公司的资本结构,并希望外国合作者购买股份。
    英美是对此最感兴趣的国家,但是它们采取的是极其谨慎的态度。它们对赞比亚联合铜矿公司的债务状况感到担忧。在对该公司的财务和技术情况进行深入研究之前,它们不可能作出什么决定。

跌倒了再爬起来

    【德国《经济周刊》5月25日一期报道】题:失败不一定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
    1988年4月,弗朗茨·康拉德用猎枪打死了妻子的情人,然后去警察局自首。他被判处了8年徒刑,一生的前途似乎已永远失去。
    可是,在被提前释放后他又成了原来的老板、纺织品制造商克劳斯·施泰尔曼的职员,而且还是全权代表。他是德国少数倒下后重新站起来的高级经理之一。康拉德是有运气的,他说:“像施泰尔曼这样的人不受偏见的迷惑,而是看到一个人的全部和成绩。”
    像施泰尔曼这样的企业主是不多的。据慕尼黑一家公司的人事顾问卡尔海因茨·施武肖夫观察,德国企业在用人方面不太愿意冒风险。多数主管人事的头头喜欢用生平没有污点的人。结果所用的人往往是“顺境经理”,是“好天气船长”,他们在风平浪静时工作干得很出色,在气候条件恶劣时就掌不好舵。施泰尔曼如果聘用“好天气船长”,就无法解决他康采恩面临的困难。而康拉德在逆境下则有了用武之地。他的任务是扭转营业额和利润下降的局面。
    心理学家研究过跌倒了再爬起来的人的问题。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丁·塞利格曼教授说:“能屈能伸的经理认为,自己的失败是暂时的。”他们中的许多人从小就过得不轻松,因而很早就学会了如何对待命运的打击。重新站起来的人倾向于这样的观点:环境对他们的过错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而他们是永远控制不住环境的。他们认为,失败以及失败对他们前途造成的后果像一种“青春期”——一种不舒服的困难时期,但这个时期会过去的,会走向成熟。
    企业家在失败后又大获成功的例子在美国很多。例如伯纳德·马库斯在被一个零售商解雇后自己开办了一家建筑材料公司,生意做得很兴旺。又如塞尔希奥·齐曼,10年前因为营销失误而被可口可乐公司开除,现在又在这家公司工作了,甚至被认为是该公司下一任总裁。卡尔海因茨·施武肖夫说,应当持更宽容的态度,“因为企业主不能放弃这些人才”。企业必须考虑好,它们是想要保守型的还是革新型的经理。

国际小麦理事会认为:不会出现全球性粮荒

    【路透社赫尔辛基6月20日电】农产品贸易国今天又听到一些有关小麦库存水平下降的坏消息,但是由于价格不断上涨,据认为供应不会中断。
    尽管库存水平下降以及向贫穷国家提供粮食援助的保证的减少,但国际小麦理事会认为,眼下不会出现像上次在70年代初期出现的全球性粮荒的局面。国际小麦理事会助理总干事比尔·德马里亚指出:“目前,我们是处在发出告诫的阶段,而不是粮荒在即阶段。”然而,就在此次会议开幕之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出新的告诫,说小麦库存已接近危险的最低点。粮农组织说,到1996年年中,小麦库存可能会降到占长远消费的15%,比通常为确保粮食供应稳定所必需的库存水平少二到三个百分点。
    国际小麦理事会最近预言,小麦库存下一年可能下降400万吨,降到9900万吨。

国际小麦价格持续攀升

    【阿根廷《民族报》6月17日报道】由于世界小麦库存锐减以及受美国与加拿大农业产区气候不正常的影响,国际市场小麦价格一个月来持续攀升。
    国际小麦理事会估计,今年世界小麦的消费量为5.6亿吨,今年年底的库存量约为9500万吨。库存将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仅占全球消费量的17%。专家们认为,一旦储备低于世界消费量的20%的水平,供应将会出现令人不安的局面。另外,中国最近宣布,明年将必须进口1200万吨小麦。与此同时,法国小麦的售价6月16日已涨至每吨150美元,但无人问津。截至6月16日,阿根廷今年小麦出口已达640万吨,去年同期仅为370万吨。一年前阿根廷小麦的售价为每吨113.7美元,目前已升至每吨131美元。估计小麦价格上涨将会延续到下一个收获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