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南京惨案铁证如山 日本游人真诚道歉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6月18日文章】题:日本普通老百姓真心诚意地道歉
    在南京,一位身着整洁灰色西装的老年日本绅士拜倒在一个名叫庞开明(音)的退休黄包车夫跟前,他的两个女儿低着头站在两旁。发生在上周的这一幕情景,近来在南京并不少见。数以千计的日本旅行者已经与这座曾经被日军屠杀了30万人的城市和好。
    8月份,亚洲将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日本将不得不再次对它好战的过去进行反省。但是,东京从来没有完全承认其军队在太平洋战争中所犯的暴行,也没有正式道歉。
    东京的议会本月发表了一份声明,其中远没有为战争罪行作正式道歉,许多日本人私下对此表示遗憾。
    姓庞的黄包车夫回忆说:“当那位老人跪在我面前时,他哭泣着,紧紧抓住我的手。他说他非常内疚,他当时在日本侵略军中只是个卡车司机。但他是迄今向我道歉的日本人中最真心悔过的一个。”庞开明是南京大屠杀中的10名幸存者之一,他可能是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召来的。
    纪念馆馆长段月明(音)说:“这是一种新现象。许多战时的日本军人和年轻的教师,他们想听幸存者讲过去的事,回国后好把这些历史再讲给学生们听。”去年有一万名日本人参观南京郊区的建在三个大坟墓上的纪念馆。纪念馆周围的柏树上挂着新扎的纸花,作为向30万名受害者致哀的象征。
    许多来访者看到从坟墓里挖出来的骨头和骷髅便痛哭流涕,另一些人则被纪录日寇罪行的展览照片吓得转过身去。邢祖高(音)教授说:“几十年来,日本政府一直掩盖或否认其战争罪行,以致许多日本普通老百姓觉得他们有责任前来道歉。”一位日本老人说:“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代表我的国家表示道歉。”他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但他说他没有参加南京的血腥屠杀。

北约组织及其东扩意图

河南省沁阳市教育生产公司秦传礼问:北约组织包括哪些国家?北约东扩趋势如何?答:北约全称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该组织成立于1949年4月。其现有成员包括比利时、英国、希腊、丹麦、意大利、西班牙、卢森堡、荷兰、挪威、葡萄牙、土耳其、法国、德国、加拿大、美国和冰岛,共16个国家。北约成立时的宗旨是使各成员国“在集体防务和维持和平与安全方面共同努力”,“促成北大西洋地区的稳定和福利”,其矛头实际上是指向社会主义国家。为此,在苏联的倡议下,欧洲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于1955年5月成立了华沙条约组织,与北约相抗衡。北约和华约的长期对峙成为“冷战”在军事领域中的重要体现。
    80年代末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华约解散。前苏联驻东欧国家的军队先后撤回本土。东欧诸国从自身的安全利益出发,纷纷要求加入北约。西方国家为巩固和扩大冷战的胜利成果,一致赞同保留和扩大北约。1994年1月召开的北约首脑会议正式作出了北约东扩的决定。与此同时,俄罗斯、西欧和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也随之而来。
    俄罗斯坚决反对北约东扩。它认为,北约东扩针对的是俄罗斯,这将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播下“不信任的种子”。更重要的是,北约东扩后,其“前沿阵地”将推进到俄罗斯的家门口,俄罗斯认为这将使其国家安全利益面临极大的威胁。因此,俄极力反对北约东扩,并不惜以停止执行欧洲常规力量条约相威胁。与此此同时,俄罗斯提出了以欧安会为基础建立欧洲安全机制的主张。俄罗斯是欧安会成员国,扩大欧安会的作用将使俄能够同西方平等地参与欧洲安全事务。
    面对俄罗斯的反对,北约国家亦采取强硬态度。北约和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不只一次指出,俄罗斯对北约的扩大没有否决权。北约秘书长表示,叶利钦的讲话越强硬,候补国家就越使劲敲门。同时,北约一再向俄罗斯解释,称北约东扩决不是要孤立俄罗斯,强调俄罗斯在欧洲安全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并保证北约今后的每一个决定都将通报俄罗斯。然而俄罗斯的立场至今没有什么大的松动。
    北约东扩不但引发了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而且也使北约内部产生分歧。美国视北约为欧洲安全的基石,认为建立以北约为核心的全欧安全体系可以遏制俄罗斯的影响,确保美国对欧洲安全的主导权并加强美国的盟主地位,因此,美国主张加快扩大进程,放宽加入北约的条件。而欧洲国家则不想过多地依赖美国,希望将欧盟作为欧洲安全体系的基础,因而不愿意使北约扩大的速度和影响超过欧盟。尽管北约东扩构想引发了重重困难,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北约东扩进程已不可阻挡,剩下的仅仅是时间和范围问题。今年秋天的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后,这一问题可能会有更加明确的答案。(赵志鹏)

波黑的保加利亚志愿军

    【保加利亚《劳动报》6月19日报道】题:千名保加利亚志愿者在波黑参加作战支援塞族人
    “在波黑参加作战的千名左右保加利亚志愿者是站在塞尔维亚人一边的”,这是正在保加利亚访问的塞尔维亚民主党领导成员约翰·伊里奇昨天在瓦尔纳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证实的。
    伊里奇说,保加利亚人在波黑参战完全出于自愿,他们没有得到一分钱。在波黑支持塞族人作战的还有7000名俄罗斯人和1000名希腊人。他们混编在塞族最精锐部队中一起参战。
    伊里奇和卡拉季奇的顾问斯帕锡奇是应保加利亚捍卫民族利益全民委员会的邀请到保加利亚进行访问的。
    据伊里奇介绍,波黑战争有可能在年底结束,其原因是美国和俄罗斯明年都面临大选,它们会加速解决这一问题。

救援奥格雷迪纪实(五·完)

    这时,他还没有完全摆脱危险。当阳光从背后射向庞大的直升机时,直升机迅速腾空而起,穿过迷雾,飞向远方,塞族人发射的第一枚导弹从直升机左边擦过。小型武器的子弹在直升机旋翼旁劈啪作响,其中一发子弹穿过机身,击中一位队员身背的水壶,把他吓了一跳。伯恩特叫他的部下们不要紧张。
    一架EA—6B“徘徊者”电子战飞机要求除掉一座监视美国作战飞机的塞族雷达站,但遭到拒绝。因为战斗升级带来的风险太大了,可能造成更多的人被扣为人质,更多的战斗机被击落。直升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胜利。返回基地
    7时30分,“海马”式直升机降落在“基萨奇”号的飞行甲板上。奥格雷迪满是胡楂的脸上带着笑容,一下飞机就被送往医务室。他在那里吃了点流食,并接受了治疗。一位随军牧师来到他身边,奥格雷迪流着眼泪感谢上帝。
    在西雅图,一位空军指挥官告诉奥格雷迪的母亲:“我们救出了他。”这位母亲立即瘫倒在地,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她说:“我的心都要碎了。”
    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莱克午夜2时30分驾车离开白宫回家,想起还没有吃晚饭。于是他在一家商店前停车,买一些点心充饥。他遇到一位正在喝咖啡的警察,实在忍不住了,便对他说:“你想知道一些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人知道的事情吗?”那位警察用怀疑的眼光扫了他一眼。莱克说:“你知道在波黑上空被击落的那位飞行员吗?”“知道。”“我们刚刚把他救出来。”警察惊奇地大声喊道:“你是谁?”莱克说:“我是为政府工作的。”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已经开始调查奥格雷迪的战斗机被击落的原因。而且美国国会也不会放过这件事。上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沙利卡什维利在国会一小组委员会说,奥格雷迪落入塞族设下的圈套。军事情报部门从来没有报告在奥格雷迪的战斗机被击落的地区塞族拥有防空导弹。塞族显然预先将“萨姆—6”导弹运进这个地区,以便相机击落实施禁飞区计划的北约飞机。
    不过,五角大楼一些官员认为,空军有点疏忽大意。塞族一直在用雷达监视北约的作战飞机。在通常情况下,EA—6B“徘徊者”电子战飞机应随F—16战斗机一道执行任务,以发现和干扰敌人的雷达。但是,奥格雷迪的战斗机没有受到这种保护。F—16有自己的雷达干扰装置,但是这种装置的性能不佳,而且不清楚奥格雷迪是否打开了干扰装置。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可以避开“萨姆”导弹。击中奥格雷迪的战斗机的那枚导弹穿过云雾,将他的飞机炸为两截。
    波黑冲突仍在继续,看不出有解决的办法。北约将继续在禁飞区巡逻,塞族无疑将想方设法击落更多的飞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轰炸塞族的雷达阵地。但是,不清楚在波黑驻有地面部队的那些国家是否同意。用不了多久,奥格雷迪可能重新投入战斗。在会见家人和接受询问之后,奥格雷迪说,他打算重新驾驶F—16飞机。他说:“我热爱我的事业。”(五·完)

俄国家杜马为何要政府辞职

【本报莫斯科6月21日电】(记者黄慧珠)俄罗斯议会下院——国家杜马今天以241票赞成、72票反对、20票弃权通过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案,这使俄议会选举前本来就不平静的政治局势变得更加尖锐复杂。
    俄国家杜马对切尔诺梅尔金政府的政治经济政策及工作一直不满。去年10月“黑色星期二”卢布汇率暴跌事件后,杜马曾表决对政府的不信任案,只差32票未通过。车臣战争爆发后,议会内外要求罢免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等“强力部门”负责人的呼声日高。今年5月,民主党主席、杜马经济委员会主席格拉济耶夫征集签名,试图迫使政府辞职,但多数议员认为,议会选举在即,提出政府辞职问题会破坏选举形势,因此未支持其提案。
    国家杜马今天在切尔诺梅尔金总理出席的情况下,顺利通过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俄当前的尖锐形势。据初步分析,杜马要求政府辞职,其主要原因一是车臣战争的深刻影响,二是复杂的社会经济形势。
    下院这次行动的导火线是布琼诺夫斯克悲剧事件。这一悲剧的政治影响是深远的,议会内外不少人认为,俄当局应对这次事件负主要责任。从事情本身看,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100多名恐怖分子何以能够长驱直入,顺利进入布市,占领市医院并扣押了1100多名人质,这至少是治安机关的严重失职和无能;二是叶利钦总统在出发去哈利法克斯前,与内务部长叶林决定用武力解决人质问题,格拉乔夫也向舆论界宣布了这种打算。结果,6月17日俄军两次进攻布市医院大楼,恐怖分子用人质作掩护,顽强抵抗,造成大批人员伤亡。此间舆论称布市成了车臣战争的第二战场。据《共青团真理报》近日作的一项社会调查,80%以上的人认为布市悲剧并非偶然,是当局车臣政策失败的必然结果。从去年12月11日俄军进入车臣,这场战争已打了半年多,不仅耗费了巨大的财力,吞噬了数千人的生命,而且影响了俄的国际声誉,造成国内政治社会形势不稳。尽管俄军在本月初攻下了杜达耶夫最后几个大据点,但是杜并不束手就擒。他早就宣布要进行长期的游击战,并打算在莫斯科等俄罗斯大城市进行搔扰。据悉,杜还保存了一些实力并得到外部力量支持。俄政界不少有识之士认为,车臣战争将可能是一场持久战。他们警告说,如再不采取果断措施,布市悲剧还会在其它地区重演。莫斯科报纸惊呼“俄罗斯人都成了车臣战争的人质”!杜马正是利用了这种社会舆论,对政府投了反对票。
    其次,俄政府执行的改革政策没有带来积极的社会效果,经济形势未出现根本转机。今年俄政府执行的紧缩货币信贷政策虽取得了一定效果,生产下降速度减缓,卢布汇率逐步稳定,然而,正如经济部长亚辛所说,这些不能看作是走出危机的信号。例如,日益严重的三角债问题束缚了企业手脚,许多企业发不出工资;月通货膨胀率仍保持在8%左右,尤其是物价飞涨,居民购买力下降。目前有4500多万人(占俄人口总数的1/3)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失业、犯罪等社会问题又加剧了社会不满情绪。
    然而,参加今天杜马会议的切尔诺梅尔金对不信任案不以为然。他指出,国内目前的形势“是我们和你们(指议员)工作的结果”,批评杜马“有些人企图使俄局势发生激烈震荡,是不考虑国家命运”。俄官方发言人则批评杜马一些议员“玩政治游戏,在议会选举前捞取政治资本”。
    国家杜马对政府表示不信任后,政府的命运便由总统决定。根据宪法,总统有权宣布政府辞职或否决杜马决定,如杜马决定遭否决,仍可在三个月内杜马再次要求政府辞职,总统就应作出决定:或解散杜马,或让政府辞职。总统新闻秘书今天已经宣布,政府将一如既往,履行职责。他说,总统没有理由不信任政府,总统和总理在“所有问题上的立场都是一致的,特别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两人总是合力工作的”。
    此间观察家认为,杜马议员想罢免的主要对象是“强力部门”负责人,切尔诺梅尔金在总统不在情况下处理布市事件的态度颇得社会支持。在目前情况下,叶利钦一般不可能让政府辞职,但不排除调整内阁成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