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热带雨林食肉蜂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著名昆虫学家罗必克日前在巴拿马雨林中考察时,意外地发现一种“食肉蜂”。这种外形和蜜蜂并无两样的“食肉蜂”可在一具猴子尸体上大吃特吃猴肉。罗必克博士看到这情景,不仅大感“惊讶”,而且颇觉“恐怖”。
    研究显示,“食肉蜂”口腔中长有上下共十颗尖牙,每次吃肉前,口中会分泌一种酶能将小块肉分解,以便饱餐一顿。“食肉蜂”飞返蜂巢时还会慷慨地把半消化的肉浆吐出来让伙伴们“分享”。这种蜜蜂早已丧失了传播花粉的本领。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呢?原来,在热带雨林中每天要下好几场大雨,把花粉冲刷得所剩无几,于是蜜蜂不得不另谋生计,用动物尸体维持生命。

胖汉醉倒众难扶

    据埃菲社报道,巴西圣保罗市一名31岁的肥胖男子,1995年1月的一天,夜里在一家酒馆喝得酩酊大醉,翌日清晨昏倒在回家的路上。附近一家汽车修理厂的几个工人想抬走这位昏睡在厂门口的醉汉,但未能奏效,因为他的体重有410公斤。消息被报告给了该市的消防队。8名消防队员用了5个小时才把他抬到了卡车上,送往医院。

历尽沧桑的“贵妇”

    【美国《读者文摘》2月号文章】题:历尽沧桑的“贵妇”(作者本·麦金太尔)
    她扬起左眉向你卖俏,嘴唇微噘,似笑非笑。大三角帽下是一对调皮的眼睛,拇指和食指之间含挑逗意味地夹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粉红玫瑰。
    画中人是乔治亚娜·斯潘塞,第五代德文郡女公爵,当时二十八九岁。作画年代大约为1785年,是擅绘风景和肖像的大师托马斯·盖恩斯伯勒的手笔。
    乔治亚娜(当今英国储妃戴安娜祖上六代的姑姑)18岁时已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名作家荷雷斯·华尔波为她神魂颠倒,形容她“青春,体态撩人,善解人意”。另一位爱慕者叹息着说,她眼睛里的火足以点燃他的烟斗。
    这位天生尤物沉湎于赌博,又整天和一批没命追求享受饕餮的纵欲之徒在一起。她的爱情生活堕落,反而增加了她的诱惑力。她48岁去世时,财产已花得精光。另一方面,盖恩斯伯勒为她画像时才刚开始它的传奇历程。它在老校长麦金尼斯女士家里再度出现;她为了迁就壁炉,把画像膝部以下切掉烧了。1841年左右,艺术商约翰·班特利以225美元把它买下,继而转卖给做丝绸生意的艺术品收藏家温恩·艾利斯。艾利斯证实画中人是德文郡女公爵。
    1876年艾利斯去世后不久,画像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拍卖,轰动一时。《泰晤士报》说:“全世界的人都来看盖恩斯伯勒画的美丽女公爵。”
    经过激烈竞投,伦敦艺术商威廉·艾格纽以51540美元把画买下,创下了单幅画拍卖价的最高纪录。这幅画不久便在艾格纽画廊展出,对它感兴趣的人包括美国银行家朱尼厄斯·史宾塞·摩根。他决定把画买下,送给儿子——后来极出名的皮尔庞特·摩根。然而亚当
    ·渥斯(又名亨利·雷蒙德)对这幅画像也有兴趣,已有意去偷。美国平克顿侦探社后来形容渥斯是“现代最有名、最高明、最危险的职业罪犯”。渥斯的外表像个正直诚实的美国银行家。他的犯罪网远及土耳其和南非。
    1876年5月25日晚上,渥斯带了身材魁梧但脑筋迟钝的杰克·菲利普和另一个喽啰到艾格纽的画廊去。渥斯站在菲利普的肩膀上,攀上了在二楼的画廊,把画从画框里小心地割了出来。
    这宗窃案震惊了上流社会,尤其是已决定买画的朱尼厄斯·摩根。艾格纽悬赏1000镑(当时折合4860美元),给任何提供破案线索的人。可是渥斯把那幅画藏了25年。他偷了这幅名为“贵妇”的画像之后,继续频频犯案,例如在1880年偷了一批从南非运出的未雕琢钻石,估计值60万美元。
    1892年,渥斯在比利时行劫邮车犯了罕见的错误,失手就擒。他的真面貌给揭穿了,身败名裂,判入狱七年。至于“贵妇”,虽然有人开出种种优惠条件,渥斯始终不肯露口风,一直让它藏身美国各地的仓房里。渥斯出狱后心灰意懒,且身负宿疾,决定交出画像——只要有报酬。
    1900年左右,他在芝加哥和私家侦探威廉·平克顿见面。“我想‘贵妇’该回家了,”渥斯说。平克顿于是通知艺术商艾格纽的儿子摩兰德到芝加哥去。1901年3月28日,摩兰德·艾格纽在大礼堂旅店里焦急地等待某个“信差”(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渥斯本人)把画送来。不久,“贵妇”风头十足回到伦敦。皮尔庞特·摩根闻讯,急忙赶来。他说:“是我父亲想要的,我就要。这画我非要不可。”
    摩根以15万美元买下这幅杰作。这个买价他当时不肯透露,说“如果传了出去,大家可能认为我疯了”。他把画挂在伦敦寓所壁炉的上方。渥斯精神抑郁兼身患重疾,后来也回到了伦敦,1902年去世。摩根像渥斯那样为“贵妇”所迷,从来没让它展出过或让人为它做模制版。他11年后去世,继承人把盖恩斯伯勒的这幅名作带回美国。
    前年七月,摩根氏还在世的唯一孙辈梅贝儿·殷高尔斯逝世之后,她的家属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贵妇”—距离它1876年被偷之处只有数米。这一次,第十一世德文郡公爵以414180美元买下“德文郡女公爵乔治亚娜”,让它回到女公爵两百年前卜居的查兹渥斯巨邸,马上挂了起来。“我觉得,”他说,“这幅画怪迷人的。”

美国电影像癌症一样在欧洲扩散

    【法新社柏林2月18日电】题:阿兰·德隆同新闻记者的谈话
    18日,在同驻柏林的几个新闻记者的谈话中,阿兰·德隆说:“今后10多年,我支持雷蒙·巴尔。我不知道他是否参加竞选,过几天我们就知道了。如果他参加竞选,我就支持他。如果他不参加竞选,我也支持他将推荐的人。”
    谈到欧洲和美国在电视和电影方面的斗争时,阿兰·德隆遗憾地说,从来没有人要他参加这一斗争。
    他在谈到法国主张的欧洲视听产品配额制时说:“20年前我就提到过配额”。他补充说:“20年前我就谈过美国电影大量涌入的问题,当时有人说‘为什么他总谈这个,叫他住嘴’。”
    他说:“现在喊叫,现在哭泣已经太晚了。本应在25年前就采取行动的。美国电影像癌症一样在慢慢扩散。”
    阿兰·德隆谈到了好莱坞曾请他去拍电影的建议。他说:“我是巴黎人,我是拉丁人,我是地中海科西嘉人。我不能去洛杉矶生活。我的天地是巴黎、是法国、是欧洲。”
    阿兰·德隆说自己是“一个怀旧主义者”,“我总在回忆过去,我不能摆脱这种回忆”。

美国推出交互式电影试探公众反映

    【法新社华盛顿2月12日电】好莱坞将密切注视本周影片《佩贝克先生》的公演,以了解这部由一家大的制片厂支持的交互式电影是不是未来浪潮的信号,或者是昙花一现的东西。
    这部因《回到未来》而出名的鲍勃·盖尔编写的短片是由一家纽约制片——厂——国际电影公司——和索尼新技术公司耗资150万美元制作的。当这部影片2月17日公演时,看电影的人花5美元在一家其位子扶手上有红、绿、黄三种颜色按钮的剧院中呆上20分钟。观众将选择对一个腐败的政客,一个玩弄妇女的人,或者认为白人高人一等的人实行什么样的惩罚,他们按动电钮来表示其态度。一台计算机将把结果列出来,然后按照结果结束电影。
    国际电影公司总经理威廉·弗拉兹布劳说,“整整一代人是按着电子游戏机的按钮、单独面对计算机长大的。交互式电影是集体的经验,差不多是一个集团的经验。”
    电影评论家戈登·吉利特说,“如果莎士比亚时代的观众决定麦克贝斯夫人是否应该净手,那该怎么办?结尾多并不能成为一篇好的故事形式。”
    由比利·沃洛克主演的《佩贝克先生》至少要在纽约洛杉矶、华盛顿、芝加哥和迈阿密的50家影院中放映。

临产方知早有孕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西雅图一名38岁的妇女,一天因感冒去医院检查身体,岂料到医院十分钟后,她突然临产。这时,这名妇人才知道自己渐渐发福的身躯并不是肥胖,而是早已怀孕所致。

铁质太多全身锈

    香港《大公报》2月6日报道,俄罗斯出了这样一位奇人名叫柯耶斯基,现年30多岁,是个名副其实的“铁人”,因为他身体内所含的铁质异乎寻常地多。由于铁质太多,他的皮肤开始生锈。因此,他脸上铁锈斑斑,十分吓人。柯耶斯基的身体异变,杏林高手见了也无不目瞪口呆。他的医生谆谆告诫他,千万要避免雨淋,也切不可洗澡,否则他很难再活得过五年。故而,柯耶斯基自开始“生锈”起就一直只用特制的爽身粉洁身。
    在生物化学国际会议上,俄罗斯一位医生发言时介绍柯那斯基的情况说:“这名男士身体产生这么多的铁质,令皮肤生锈,而且有迹象表明他的内脏也在生锈。这十分可怕,但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