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女保镖的自述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2月10日文章】题:女保镖(记者
    萨波日尼科瓦)
    爱沙尼亚出现了身材高大、体态匀称的女保镖。下面是这个世间少有行业的从事者对记者谈的体会。
    生活中有许多事只能由女性干。例如护送被保护的女要人去洗手间。女人心细,往往可以发现男人觉察不到的小事,如女要人丝袜上的挑丝。男的一是发现不了,二是哪怕看到了,也不好意思说。可是,这虽是小事,却会破坏该女性的形象。女保镖还能干男保镖不便做的事。罗马教皇访问塔林时,保卫工作非常严格,连女宾的手包都要查看,而女人是不愿把随身带的包给男人看的。还有不少纯女性的活动,男保镖担任保安显然不合适。
    男女保镖的雇用费是一样的。对他们的训练要求也是相同的。男女之间生来就不同,女子一般较守纪律,而男的则好斗。不过男女各有千秋。
    想当女保镖的姑娘很多,但是光有愿望是不够的,必须符合保镖的基本条件。有前科的是不能干这一行的。
    此外,还要品德优良,一般要经过半年时间的考察。要对她们进行初级救护训练,在急救车上学习一个月,学会发生意外时的急救方法。每三个月整休一次,以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每年还有一次考核。
    有人以为保镖工作很有意思,其实这都是电影造成的假象。那里描绘的情景只占她们所有工作的5%。实际上这种工作非常枯燥,非常琐碎。保镖这一行与其说是用体力,不如说是用脑子。
    既然是保镖,就应当让人望而生畏,所以干这一行的女性,个子不能太矮,都在1.85米左右。
    女保镖中有不少原来是运动员,有障碍滑雪运动员,也有现代两项滑雪队员。她们只有20岁上下,最多不超过25岁。有的只是把干保镖这一行作为业余爱好,主要精力花在学习国际贸易上。有的是因为干别的没干好,最后决定利用女性特点,干出一番事业。
    (王南枝译)

独联体首脑会议叶氏失态

    【法新社阿拉木图2月11日电】近几个月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糗事”可说是一件紧接一件,9日在阿拉木图召开的独联体12国首脑会议上他又失态了,不禁使人产生这样的疑问:他喝酒喝上了瘾?他有能力治国吗?
    首脑会议举行期间,记者在几个场合中获准接近叶利钦,发现他说话含糊,步履蹒跚,给人的印象是,他不是病了,就是喝醉了。
    在9日的最后一次记者会举行之前,叶利钦宣布他不会到场。记者乘他还未“失踪”,即席提了几个问题,叶利钦一一回答,但声音颤抖。
    数小时前,叶利钦爬上通向会议厅的楼梯时,得靠一名助手在旁搀扶。
    9日晚,叶利钦乘飞机到阿拉木图,在飞机上一行人为他的卫士长庆祝生日。到达后,叶利钦走下飞机的梯阶,差点跌倒。
    到机场迎接叶利钦的哈萨克共和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必须扶他上车。
    叶利钦的助手于是通知记者,他不能像平时那样在这种场合回答问题。
    叶利钦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国外表现失态,六个月来这已是第三次,令观察家感到震惊。
    去年8月,他到柏林出席俄军撤离德国的纪念仪式,席间他即兴发表讲话,一度还从指挥手中,夺过指挥棒亲自指挥乐队,未顾到礼仪。事后,叶利钦的好几个顾问写信给他,提醒他这种行为举止会破坏形象。
    一个月后,叶利钦结束美国之行回国,途中飞机在爱尔兰的香农机场停留,爱尔兰总理雷诺兹在停机坪等候,准备迎接叶利钦,不料久久不见人影。叶利钦始终没有下飞机。
    对这件事的解释,有不同的说法。叶利钦说,他的助手不敢叫醒他;总统新闻处却说,叶利钦当时身体有点不适。
    这起外交“失礼”事件,在莫斯科新闻界激起巨浪。评论员称,叶利钦的表现已告诉大家,他无能力执行公职。
    国会中,几个反对党议员曾尝试以叶利钦并不称职为理由,要求弹劾他。
    叶利钦嗜杯中物,围绕着他的健康情况的谣言也不胫而走。
    根据官方的说法,叶利钦身体唯一的毛病,就是1990年他的座机在西班牙紧急降陆时,伤及背部引起的疼痛。
    叶利钦在阿拉木图表现失态,正是俄军陷入车臣战事中脱不了身,俄罗斯民主派指责他受强硬派支配,靠他们供给经筛选战情的时候。因此,他给人的印象更坏。在俄军开入车臣不久,叶利钦于12月底入院住了两个星期。据俄罗斯官方说,叶利钦入院接受鼻子小手术。关于他的健康情况,从那时起又再引起人们的议论。

斯大林的幽默

    【俄罗斯《旅伴》杂志2月号文章】题:斯大林的“玩笑”
    斯大林给人的印象是庄重威严,不苟言笑,其实他有他的幽默和人情味,请看:回家乡去
    有一次,著名的歌唱家科兹洛夫斯基得知斯大林很赏识他,便向斯大林提出一个请求:“我从来没有去过国外,所以我想……”
    “你不会出逃吧?”
    “瞧您说的,斯大林同志,对我来说,家乡的村庄比外国要可亲得多。”
    “不错,好样的!那你就回家乡去吧。”
    “这家伙把大家都骗了!”
    科学院院士博戈莫列茨发展了有关长寿的理论。他断言,人可以活到150岁。斯大林本人显然也对他的工作成果很感兴趣,所以非常关心他的工作。
    博戈莫列茨任何要求均得到满足,他被授予各种奖章和称号:科学院院士,斯大林奖金获得者,社会主义劳动英雄……
    博戈莫列茨于1946年去世,终年65岁。斯大林得知这一消息后说:“这家伙把大家都骗了!”上将、破烂和上校
    一次,某上将向斯大林汇报工作。斯大林对报告非常满意,在听取汇报过程中两次点头赞许。汇报完工作后,这位上将面露窘态,斯大林问他:“上将同志,您还想说些什么吗?”
    “是的,我有一个个人请求。”
    “请讲”
    。
    “我在德国搜罗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在边检站被扣下了。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求把这些东西还给我。”
    “可以。您写一份申请,我批一下。”
    上将从兜里掏出早已预备好的申请,斯大林在上面作了批示。上将非常满意,向斯大林连连致谢。
    “用不着感谢。”
    上将把批示看了一遍:“把破烂交还上校。约·斯大林”
    “这有个笔误,斯大林同志。我不是上校,我是上将。”
    “不,没错,上校同志。”意志薄弱的可怜虫
    斯大林周围的人都非常怕他。许多人面对斯大林往往紧张得语无伦次,窘态百出。一次,电影导演科津采夫为斯大林放映自己导演的一部电影。他想知道斯大林对影片的印象如何。这时,斯大林的助手波斯克列贝舍夫走了进来,交给斯大林一张字条,并打开了电灯。斯大林含糊地嘟哝了一句:“不好。”
    科津采夫当即晕了过去。斯大林说:“等这个可怜虫醒过来后,你们告诉他,我说‘不好’是说字条不好,不是说他的电影。整个西方都对斯大林同志说‘不好’,斯大林可没有因此而晕过去。”他弄脏了斯大林的裤子
    电影事务委员会主席博尔沙科夫在为斯大林放映完一部影片后递给斯大林一支钢笔,以便斯大林签字批准上映这部影片。然而事不凑巧,钢笔不出水。博尔沙科夫面带愧色地从斯大林手中拿过钢笔,甩了两下。可他实在是笨,竟把墨水甩到最高统帅的白色裤子上。博尔沙科夫吓呆了。斯大林看到博尔沙科夫吓成这副模样,说道:“喂,博尔沙科夫,害怕了?你是不是以为斯大林同志只剩这一条裤子了?”揭发贝利亚
    有一次,朱可夫从斯大林的办公室里出来时,怒气冲冲地说:“小胡子魔鬼!”正在接待室的贝利亚听到了这句话,他走进斯大林的办公室,把这话告诉了斯大林。斯大林让人把朱可夫叫了回来。
    “朱可夫同志,您从我办公室出去时,说了一句‘小胡子魔鬼’,您是在说谁?”
    “希特勒!我还能说谁呢,斯大林同志?”
    “贝利亚同志,而您又是在说谁呢?”
    (赵志鹏译)

漫画

克林顿在等日本电话,但日本没有给他回电话;波黑、索马里和车臣的电话铃响着不停,但克林顿不屑一顾。(原载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

美国议员的生活

    【美国《纽约时报》1月26日文章】题:国会出现简朴浪潮
    几个月来,86位新当选的众议院议员把华盛顿描述成无能之辈的巢穴,现在却震惊地发现:他们不得不住在这里。
    乍看上去一个外地人极其不便,在路上花几个小时是不可避免的。居住在国会大厦附近是解决的办法。所以,这些面临议员生活的新人几乎都叫苦不迭,并表明他们仍然留恋自己的选区。
    不用说新议员中许多人来自这个国家的一些最豪华的居住区,也不用说这些新人中有些人是从自己腰包中掏出数以十万计美元来击败对手的。现在来到了国会山,其中有许多人说,他们过着大学生似的简朴生活:挤住在狭窄的小公寓里,睡在单人床上,购买廉价的家具。
    73位新当选的共和党议员大多不想当一辈子议员,其中许多人在竞选时确定了任职期限,并强烈抨击在职的民主党议员沾沾自喜。他们强调说,他们没有把他们的家属带到华盛顿,很少有人购买自己的住房,即使买房比租房可能更省钱。
    国会学者们说,过去20年,众议院议员越来越多地过着漂泊不定和简朴的生活。他们指出,目前许多议员的妻子或丈夫有自己的工作,他们不能离开自己的工作。议员的年薪为1.3万多美元,没有住房补贴,拥有两处住宅开支太大了。同时,议员也越来越年轻——今年的新议员有59%的人年龄为45岁或45岁以下——这往往意味着他们有年幼的孩子要抚养。
    据华盛顿经验丰富的房地产经纪人说,新议员的居住条件与国会山资格最老的一些议员的居住条件并不那么悬殊;他们只不过大肆宣扬他们过着简朴的生活罢了。
    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在国会山租了一套小公寓。众议院新的多数党领袖迪克·阿迈在议员健身房里睡了一年,直到当时的议长小托马斯·奥尼尔把他撵出去。当议员桑福德在他的办公室打开他的铺盖时,他成了在办公室睡觉的国会议员之一。
    数年来,民主党几位老资格议员一直挤在一起居住。纽约州的查尔斯·舒默、伊利诺伊州的理查德·德宾、康涅狄格州的萨姆·盖登森以及加利福尼亚州的乔治·米勒共用国会山的一套两居室住房。议员舒默和盖登森睡在起居室里。(洪漫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