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法间谍战背后

    【法新社巴黎2月23日电】题:间谍丑闻与法美在台湾导弹交易上的争吵有关
    一则报道昨天说,法国以所谓的间谍活动为由,要求5位美国人离开法国一事与法国和美国在同台湾达成巨额导弹合同问题上发生的争端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
    法国《解放报》报道,由于法国的马特拉公司1992年11月同台湾签署了价值100亿法郎(19亿美元)的和合同,法国和华盛顿过去两年来一直不和。
    该报报道,法美两国的特工机构一直试图安排一项交易来平息该合同引起的争端。该合同抢走了美国制造商的生意,华盛顿希望这项合同被取消。
    该报援引“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法国情报机构国内反间谍局负责人3个月前会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负责人,试图安排一项交易。
    法国情报机构负责人帕朗在会见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伍尔西时特别提出如下建议:法国不对在法国的据说是中央情报局的5名美国特工人员采取任何行动,以换取马特拉案件的“停火”。
    马特拉争端的中心人物是具有台湾和美国双重国籍的威廉·李,他显然卷入了马特拉和另一家使美国股东失望的公司合并引起的上述活动。
    《解放报》说,法国特工机构跟踪李,发现他正在为美国特工机构工作,而李否认这项指控。
    该报接着说,中央情报局和法国国内反间谍局就马特拉案件达成的交易看来正在走向成功。
    【法新社巴黎2月23日电】批评者们今天说,法国以搞间谍活动为由要求5名美国人离境显然是企图转移人们对打击巴拉迪尔总理竞选总统希望的窃听电话丑闻的注意力。
    间谍故事适时地从报纸的头版上挤掉了对窃听电话丑闻的报道,从而使巴拉迪尔和内政部长夏尔·帕斯夸松了口气。在这之前他们因所谓的马雷夏尔—舒勒事件而处于很尴尬的境地。
    法国日报《解放报》在一篇社论中讽刺道:“咱们改个话题吧。这个手法虽然老掉牙,但仍和以前一样管用……。马雷夏尔—舒勒事件不再谈论,取而代之的是耸人听闻的美国中央情报局间谍事件。”
    反对党共产党领导人让—克洛德·盖索说,间谍事件是企图掩盖窃听电话丑闻的“烟幕”。那起丑闻显然是企图影响司法部门对巴拉迪尔的多数派共和党联盟非法筹资问题进行的调查。
    持批评和怀疑态度的不仅限于反对派政治家。法国民主联盟副主席、巴拉迪尔执政的中右联盟的小伙伴瓦瑟尔也加入了批评者的行列。(龙君译)

德报透露:德将派兵 协助维和部队撤离波黑

    【德国《星期日图片报》2月12日报道】上周,北约的一封密信在德国联邦国防军高级将领中引起一阵紧张忙碌。欧洲盟军司令乔治·朱尔万将军在信中要求德国联邦政府对于以下问题给予具体的答复,即:当联合国决定从前南斯拉夫地区撤出维持和平部队和北约需要支援时,德国政府将提供何等范围的军事援助。将于1996年初担任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德国国防军总监克劳斯·瑙曼立即着手工作。他已将初步结果呈交国防部长吕厄。吕厄计划向前南斯拉夫地区派遣1000名国防军。
    政府在2月份即将对这项计划进行商讨,然后给予北约正式答复。据本报消息,这项计划的具体内容为:
    *从全德各地调集共600名医护人员前往克罗地亚,组成野战医院。
    *从莱希费尔德的第32战斗轰炸机飞行大队抽调8架“旋风ECR”式轰炸机及100多名军人前往波黑,以对付空防。
    *从亚格尔第51侦察飞行大队抽出6架旋风式飞机及80名军人执行侦察任务。
    *派诺德霍尔茨营地中的两架“布雷盖·大西洋”型反潜巡逻机(共有50名士兵)飞往前南斯拉夫地区。
    *从全德抽调12架“运输联盟C—160型”运输机,同时派出士兵约100人。
    *从威廉港、奥尔珀尼茨(波罗的海)和罗斯托克附近的瓦尔讷明德抽调扫雷艇和探雷艇各3艘、供应船1艘,共同组成扫雷联合舰队,并派出士兵共300人。
    *有1艘供应船跟随的6艘快艇负责海岸监视,同时派出士兵250人。(鲁洁译)

伊拉克与东欧军火公司加强联系

    【英国《外事报道》周刊2月23日一期报道】最近几个月来,伊拉克与现金紧缺的东欧军火公司加强了联系,期待着解除制裁的那一天。上个月,伊拉克工业和矿业部长侯赛因·卡迈勒3位资深官员去罗马尼亚和捷克共和国举行秘密会谈。
    这位官员出访的第一站是布加勒斯特。在那里,他会见了罗马尼亚工业部长的代表以及一些大军火公司(其中包括专营地对地导弹的公司)的代表,并达成了一项协议,藉此,联合国的制裁一经取消,几家罗马尼亚公司就将帮助伊拉克的导弹项目。
    这位官员的第二站是布拉格。在那里,他会见了以研究、开发和生产公司总经理卢·绍德克为首的捷克军火工业的几位主要负责人。在布拉格,双方商定,研究、开发和生产公司将使伊拉克与几家捷克公司建立关系,其中包括部分属于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比尔森斯科达康采恩公司以及专门生产用来制造离心机的特殊钢的克拉德诺波尔迪钢铁厂。

老挝:连接中国与东南亚的桥梁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2月9日一期文章】题:起连接作用的纽带
    老挝长期以来一直是强大的邻国之间的一个缓冲国,是中国、泰国和越南的利益相汇或冲突的地方。在过去20年里越南占了上风,利用它在老挝的影响使泰国人和中国人不得近身,很像法国人过去所做的那样。现在,由于自由市场力量的推动,老挝正成为中国和泰国之间的一座桥梁,而越南的影响正在减弱。建造中的公路、桥梁、可能还有铁路将使该国经济的崛起加快速度,该地区战略均衡的转变也会因此加快速度。
    对越南来说,这些事态发展是令人窘迫的。河内对它同老挝长达1300公里的边界的安全忧心忡忡,担心中国在老挝日益扩大的影响对它不利。例如,去年安全事务分析家发现中国在老挝南部的占巴塞附近设立了三个通信情报站。占巴塞是老挝、泰国和柬埔寨的边界线交汇的地方。
    驻曼谷的一位军事分析家说:“配备这些设施是为了监听周围120公里范围内的通信情况。”这意味着老挝军队及其中国顾问可以监听到泰国、越南和柬埔寨军队及红色高棉游击队的内部情况。很清楚,中国同老挝的军事和经济关系在迅速发展。
    由于河内同老挝高层领导人关系密切,因此河内没有完全失去对万象的控制。华盛顿的月刊《印度支那问题》1982年曾说:“老挝的战略位置,连同复杂的地形、多民族和经济上的落后等因素使老挝领导人相信该国的选择要么是混乱,要么是依赖一个更强大的盟友。”10多年过后这一评价仍是正确的,这个盟友看来非中国莫属。
    对中国而言,老挝的自然资源和它位于东南亚出入口的战略位置都具有吸引力。这个多山、人口稀少的国家硬木森林和矿物储量极为丰富。驻老挝的一位西方外交官说:“显然中国人视老挝为一个重要的、提供各种原材料的基地。但该国并没有众多有强大购买力的顾客。”
    老挝的琅南塔已经挤满了来自泰国北部廊开的商人,在琅南塔市场上,质量差但价格便宜的中国货正与质量较好但价格较贵的泰国产品竞争。一位泰国商人说:“我来这里买服装、床上用品和香烟,这里的东西比泰国的便宜多了。”
    尽管中国正赢得势头,但泰国仍然是老挝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占其进出口额的一半以上。与之相比,老挝对中国的出口仅占老挝出口总额的5%,进口仅占老挝进口总额的11%。(然而,这些数字不包括生意兴隆的非官方贸易和公开的走私。)
    实际上,贸易、投资和移民再次把老挝划分为不同的势力范围,中国主要控制北方,泰国企业家在南方十分活跃。
    像北京一样,曼谷支持其国民在老挝做生意,老挝同泰国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据曼谷的一位高级官员说:“泰国迄今是老挝最大的投资者。然而,中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在贸易和投资等方面的主要竞争者。”
    一家泰国公司已同意建造一条从泰国边界到琅南塔的长约250公里的收费公路。这连同其它计划中的基础设施工程一起将能大幅度提高泰中贸易量。
    老挝副总理坎培·乔布瓦拉帕说:“我们想成为越南、中国、泰国、缅甸和柬埔寨之间的桥梁。”确实,如果中国和东南亚之间想有任何联系的话,通过老挝建立这种联系是行得通的。(殷义译)

美韩争夺轻水反应堆建设的主导权

    【《韩国日报》2月19日文章】题:由谁主签北方反应堆合同
    在北韩坚决拒绝接受韩国型轻水反应堆的情况下,围绕着参与轻水反应堆建设的美国企业的地位和作用范围,韩美两国之间出现了分歧。
    这种分歧基本上是因为美国为了化解北韩对韩国型轻水反应堆的反对从而试图扩大美国企业而不是韩国企业的作用。据说最近高丽能源开发机构同北韩签订轻水反应堆供应协定时,美国方面提出由美国企业代替高丽能源开发机构行使核心作用的方案。甚至还提出提供给北韩的轻水反应堆的实体用韩国型的而名义则用美国企业的方案。
    对此,我国政府从保证其行使中心作用的角度上,一贯强调在和高丽能源开发机构签订商业协定时,应该采取我国企业成为主要合同一方,由美国企业进行承包的形式。因此,作为主要合同一方的我国有必要同北韩进行直接谈判。另外政府还认为,如果美国企业出面,北韩就会对援建轻水反应堆的我方人员和物资投入挑毛病。据说,北韩方面与其说是对韩国型的名称本身反感,还不如说是对我们的人员和物资大量进入更感到是负担。
    北韩方面认为高丽能源开发机构本身只不过是一个借款团,而实际上的商业协定应该同受到高丽能源开发机构委任的美国企业签订。因此不能排除出现这样一种最坏的情况,即被选定的美国企业行使同北韩的交涉权,而高丽能源开发机构却沦为有名无实的国际机构。韩美两国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将于3月7日在纽约召开高丽能源开发机构成立大会。(张利译)

温妮擅自出访 总统暴跳如雷

    【法新社开普敦2月23日电】温妮·曼德拉今天动身前往西非进行正式访问,尽管她一再被告知现在出访的时机不合适。她的行动又一次触怒了她分居的丈夫、南非现任总统纳尔逊·曼德拉。
    政府一位高级人士对本社记者说,总统为此事“暴跳如雷”。曼德拉办公室发表的一项声明说,副总统塔博·姆贝基已告知身为南非全国团结政府的文艺和科技部副部长的曼德拉夫人,不要现在出访,因为即将召开一次重要会议。
    尽管声明没有具体说,但它无疑指的是定于本周末召开的、为时两天的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执委会会议。与会者将在会上讨论设立一个党的纪律制裁委员会问题。

哈韦尔谈捷与北约欧盟关系

    【德国《明镜》周刊2月13日一期报道】题:捷克总统哈韦尔谈“新雅尔塔协定的危险”
    历史告诉我们,中欧没有和平和稳定,整个欧洲的稳定就受到威胁。填补这种安全真空办法就是接纳中东欧国家进北约。这不仅对我们有利,而且也对西方有利。这将扩大稳定区。俄国人应当理解,北约的扩大不是针对他们的。
    从安全的角度来说,参加北约对于我们确实比参加欧盟更加迫切。没有人知道俄国的形势会怎样进一步发展。我们参加北约的时机的确已经成熟了。只有参加北约才能提供安全保证。同欧盟一体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西方同意某些国家、尤其是中欧国家属于俄罗斯的利益范围,而不允许它们加入北约的时候,新雅尔塔的危险就会迫在眉睫。但是,至今没有人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可以说,在参加北约方面,我们迄今看到西方太小心谨慎了。我不敢把这种拘束解释成新雅尔塔的迹象,倒不如说这证明了一种思想模式和缺乏求得解决问题新办法的勇气。
    西方某些人在谋求两种速度的欧洲,事情取决于这两种速度意味着什么。假如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早一些对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一体化原则作好了准备,我看这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假如要建立一个富强国家的俱乐部,把自己同不大富强的国家分隔开来,那对欧洲将是件坏事。再说,我们现在在欧洲已经有两种速度。由于共产主义,我们太迟了。要想在不久之后成为欧盟的正式成员,我们必须以比西方快得多的速度前进。我们需要挂第四档,而你们用第二档就够了。(翁振葆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