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香港《亚洲周刊》文章:突破铁路现代化的瓶颈

    【香港《亚洲周刊》2月12日一期文章】题:突破现代化轨道瓶颈
    春节前后内地旅客人数突破两亿人次,比去年同期增加1400多万人次。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回乡的回乡,家属进城的进城,铁路运输部门势必穷于应付。在他们面前有一个太大的困难:铁路的运输能力和管理水平还远远落后于现实需要。
    交通业是一个复杂的基础产业,中国长期以来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入欠帐太多,导致交通业的“瓶颈”制约日益突出。
    从铁路密度看,大陆平均每平方公里的铁路长度排在世界第70位以后。从铁路负荷强度看,每公里高达2580吨,位居世界榜首。
    讲行车密度,大陆主要干线列车平均间隔时间之短促,也是世界少有的。
    由于长期超负荷运行,设备失修,而且超期服役的线路占总线路二成(约1.2万公里),所以隐患四伏,事故频仍。
    “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年年挖潜力,吃老本,把铁路穷折腾,计划经济“无计划”,这是僵化体制在铁路发展中决策失误的因由。
    1994年是中国铁路建设的高峰年,京九铁路、北京新客站等十项特大工程同时展开。1994年又是中国大陆铁路经营出现危机的一年。铁道部称,今年全路出现建国以来首次行业性大面积亏损,数额达75亿元人民币。铁路自身造血功能不足、缺乏发展后劲的矛盾进一步尖锐化。
    中国大陆铁路亏损直到目前尚无走出低谷的迹象,原因正是在于,中国铁路还无法用“两条腿”(即政策性运输和商业性运输)走路。
    据北京交通经济界人士估计,要真正缓解中国大陆交通问题,起码要投入数千亿资金。沉重的经济负担与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的需求之间的差距如何缩短,如何吸收更多的资金,特别是利用外资,打开中国大陆交通“瓶颈”,这就成了中国走向现代化必须克服的主要障碍之一。
    1979年开始到现在,中国大陆铁路累计使用贷款金额近40亿美元,这些资金被用于京九、南昆、衡广、大秦等线以及实现京广线部分电气化等国家重点工程,累计增加铁路总里程近一万公里,可增加运力3.8亿多吨。
    但在铁路业的发展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至今未能解决,即运价低。按现行价格一吨公里运价为5.35分人民币,其中2.7分是国家建设基金,这种低运价导致铁路运营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外商而言,低运价就意味着低收入,低回报率,这使他们的投资积极性受到影响。
    铁路业政企不分也是个大问题。铁道部和铁路分局既是政府部门又是铁路企业的“总经理”,给铁路合资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铁路产品又属于单一性的服务与基础设施,不能出口,也就不能打入国际市场。
    正如铁道部的官员所言,唯有扩大改革开放,才能有所改观。就铁路而言,要尽快实行政企分家,按企业规则发展铁路业才能更好地吸引外商,加速发展。
    世界银行负责对中国交通运输投资的官员施启辉在接受北京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应该尽快找到交通业与市场的接口,尽快明确投资政策,以市场需要为中心组织交通运输。”
    中国大陆铁路领域,早几年的体制改革曾创造出“广深”模式;1993年又在原广州铁路局的基础上成立了广州铁路(集团)总公司,这为铁路改革作了探索。周前,铁道部体改法规司透露,首批11个改革试点单位已经确定。
    1994年,铁道部为“扭转滞后局面”求得新财源,先后分流60万名运输主业人员从事多种经营,例如:组建旅游集团、特种货运公司、集装箱运输公司、联合交通公司等。
    然而,对于铁路业的巨大亏损,这些仍属杯水车薪,不在根本上改革,不是出路。
    1994年底,耗资人民币30多亿元的中国大陆第一条“高速”铁路──广深准高速铁路投入营运,行车由原来二小时缩短到一小时,旅客票价大为提高。这条准高速铁路的开通,再次引起国人对建设更多高速铁路的热烈企盼。
    自中国大陆有修建高速铁路的意向以后,日本、法国、德国等国在此项目上“明争暗斗”,都想捷足先登。不久前,日本铁路协会终于与珠海签订了全面投资广珠铁路的合作意向。
    北京对铁路运输全面调整收费始终存有分歧,运价也就多年没有调整。但光是加价而不全面改革,还是难以走上现代化的轨道。

路透社报道:多国公司不会因美中贸易争端而却步

    【路透社香港2月7日电】题:多国公司不会因美中贸易争端而却步(记者
    格雷戈里·克劳福德)
    一些管理咨询人员今天说,即使美中贸易争端发展成为贸易战,谋求在中国获得一个立足点的多国公司也不大可能由于这场争端而却步。
    这些人员说,由于中国经济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在市场之一,加上各公司都有占领这些市场的长期计划,所以美中争执只被视为前进道路上的一个小障碍,如果说有任何有关公司决定完全放弃中国的话,那也是寥寥无几。
    在香港一家大公司工作的一位咨询人员说:“我们的客户仍在中国投资。”
    他说:“我认为其中的原因是,这类争端也许能在短期内解决。此外,如果现在考虑在中国投资,要三四年以后才能把工厂或业务基地建立起来。”
    一位名叫金·伍达德的咨询人员说,一些正在同中国谈判以签订合同或正在开设中国办事处的公司可能会由于中美贸易争吵而受到中国人的打击,但它们是否会被吓跑,我持怀疑态度。
    这些咨询人员说,已在中国建立了制造基地或其他业务基地的外国公司并没有由于中美贸易争端而感到不安,它们所关注的是如何进一步扩大现有的在华业务计划和拓展中国市场。

张学良的幽禁岁月(三)

    乍一论起来,蒋经国同张学良在身世、经历、背景与性格方面确还有些相似之处。张学良“兵谏”扣蒋是“叛逆”行为,而他蒋经国又何尝没有“叛逆”过。1927年蒋介石背离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屠杀共产党人,当时正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的蒋经国闻之义愤不已,当即发表讨蒋声明,并宣布同蒋介石断绝父子关系。因而在蒋经国回国之后,蒋介石也对他实行了一段时间的“幽禁”,命其回到奉化老家,“闭门读书”,潜心思过。就在这期间,蒋经国与正囚于雪窦山的张学良在溪口街上曾经擦肩而过,相逢而不相识,彼此只望望而已。
    蒋经国得以从苏联回国,是“西安事变”的直接后果之一。张学良扣蒋之后,中国共产党为了表明联合抗日的诚意,由周恩来在西安向蒋介石当面表示,愿意促成蒋经国回到蒋介石身边,而此时的这位蒋家大公子,在苏联一个集体农庄当过主席之后,正在基辅一家工厂以布尔什维克身份担任车间主任。事隔多年,蒋经国仍还在谈论他的这段回国经历,说要是没有张汉卿的“兵谏”,他肯定还会待在苏联,说不定当了哪家工厂的厂长或书记了;也说不定,早已被斯大林给“清洗”掉了,言语间对张学良似有一种感激之意。
    作为蒋介石的大公子和蒋介石正着力培植的蒋家王朝未来的“掌门人”,蒋经国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处事上,无不秉承蒋介石的旨意。对于“西安事变”和对张学良的处置,既然“父王”已经钦定,他又岂敢有丝毫违拂,他所要做的,不过是在方式上进行些调整,变过去的拒不相见、冷眼视之为热情交往、以礼相待。
    (三)

萧万长谈回应江泽民讲话的原则

    【台湾《联合报》2月14日报道】题:回应江八点我将提出新看法与新做法(记者何振忠)
    陆委会主委萧万长昨天明确揭示回应“江八点”的原则与方向。他表示,对于江泽民的谈话,我方有不同意的地方,将会加以说明;但谈话中有助促进两岸关系稳定与和谐的部分,也会给予善意的回应,期使两岸关系走向稳定与和平。
    萧万长说,“回应”应该更着重在积极面,所以要定位在对两岸关系的新看法与新做法,这是我方思维的方向。萧万长的谈话已暗示,我方的回应可能对两岸政策提出新的诠释或做法。
    国民党立法院工作会昨天上午邀请萧万长到立法院,与国民党籍立委座谈,萧万长在会上提出我方准备回应的基本原则。
    萧万长在说明分层次回应原则时指出,除了请李登辉总统在近期内适时作整体性回应外,也预计在本月21日立法院开议后,行政院长连战将利用列席报告的机会作政策性的宣示;具体细节部分,陆委会随后适时提出回应。
    至于内容的初步规划,则是针对重点回应,不必逐点一一回应;同时区分消极性与积极性两部分回应,在坚守国统纲领、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台海两岸关系说明书既定原则的同时,并以经贸为主轴的政策与开展两岸民间交流与互动的做法,采积极性的回应。萧万长指出,回应一定是以国家利益为最重要考量,不会损及国家安全、尊严与2100万人民的福祉。
    陆委会昨天向立法院国民党籍立委简报对“江八点”的初步分析时指出,“江八点”在涉及“一个中国”、国际空间等政治立场时,用字遣词都没有软化的迹象;但在结束两岸敌对谈判、签订协议部分,则有较灵活和弹性的用字;至于建议加强两岸经济交流、同意商谈民间性质的台商保障协议,陆委会认为中共旨在促进两岸经济性质的事务商谈,此点值得注意。
    在陆委会的初步分析中,认为中共的基本对台政策未变,但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说法,则是试图增加民族情感因素,以提高说服性。至于建议两岸领导人互访,则是首次出现“领导人互访”的方式表达。

陈水扁令台北市府不挂蒋氏父子遗像

    【台湾《中央日报》2月14日报道】针对台北市长陈水扁下令市府不挂先总统蒋公及蒋故总统经国先生遗像一事,内政部高层官员昨日表示,内政部会重视这个问题,但这是属于政策性问题,内政部只有行政命令规定,如果政策有所改变,内政部会检讨相关规定。
    现行办法是挂国旗和遗像的法源依据。但这项办法是由内政部报行政院通过的行政命令,且全部条文只有六条,分别规定各国旗、遗像悬挂的方位,并未明定机关学校一律必须悬挂,也无不挂的处罚规定。
    内政部高层官员指出,挂不挂遗像问题,1990年间也曾引起讨论,当时内政部行文向行政院请示是否修正悬挂办法,但行政院并无进一步指示。
    因此,现行悬挂办法仍为1988年5月间修正的规定,当时是因应蒋故总统经国先生逝世,增加悬挂经国先生遗像规定。

短讯

    ▲台《工商时报》报道,台「行政院主计处」发布一九九四年人力资源调查结果说,去年台湾劳动参与率较上年提升百分之零点一,就业人数为八百九十三万九千人,较上年增长百分之二点二。
    ▲台《中央日报》十三日报道,台「工业局」提出亚太制造中心雏型,成立航太工业推动小组等五个小组,发展二十四项产业。
    ▲台《联合报》十二日报道,台「陆委会」同意「电信总局」官员以海基会代表身份参加两岸事务性商谈,推动两岸直接通话问题的解决。
    ▲台《民生报》十二日报道,由金门在台教授组成的「金门学人会」表示,不希望成为两岸关系中的「边缘人」,要求进入「国统会」以宣示「国家统一的决心」。
    ▲台《民生报》十二日报道,「台北市长」陈水扁表示,两岸关系会愈来愈密切,希望大陆秉持政治与体育分离的原则,支持台争办二○○二年亚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