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卡扎菲指责阿拉伯领导人听命于美国

    【法新社的黎波里2月14日电】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今天指责阿拉伯领导人对华盛顿“言听计从”,不加权衡便急忙投入和平进程。他认为,阿拉伯领导人“变成了一些兔子而不是鸽子”。
    卡扎菲上校在利比亚电视台播放的讲话中指出:“阿拉伯领导人的精神状态令人难以忍受。”卡扎菲接着说:“我已经告诉过他们,他们对美国言听计从,而美国的政策只不过是要阿拉伯民族屈从于以色列。”
    他指出:“在巴勒斯坦国得到承认前,从海湾到大西洋的阿拉伯领导人承认了犹太国。他们认为阿以冲突已得到解决,并鼓励友好国家也这样做而不求任何回报。”
    卡扎菲说,以色列人“获得了承认和取消抵制,我们则什么也没有得到,既没有得到巴勒斯坦国,也没有得到耶路撒冷,更没有得到所有被占阿拉伯领土。”
    他还说,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为获得加沙而骄傲”,而巴勒斯坦人民“并不赞成他”。
    的黎波里反对阿以和平进程,并重申它拒绝以色列的存在。近几天中,的黎波里多次批评阿以接近的各种形式,认为这是“反对阿拉伯民族的阴谋”。

墨西哥恰帕斯州长宣布离职

    【埃菲社图斯特拉—古铁雷斯2月14日电】在就任恰帕斯州州长68天后,爱德华多·罗夫莱多今天宣布离职,因为,他已成为实现该州和平的主要障碍之一。
    在爱德华多·罗夫莱多州长宣布离职的同时,墨西哥总统埃内斯托·塞迪略说,他将努力促成和平结束恰帕斯的冲突。
    塞迪略还说,军队将不采取进攻行动而是采取其他必要手段来对付叛乱分子。
    罗夫莱多是去年12月8日就任的。反对派指责他是通过舞弊选举上台的,萨帕塔游击队威胁说,如他就职,他们就重新拿起武器进行斗争。
    恰帕斯州前州长阿文达尼奥在获悉罗夫莱多离职的决定后说,这将缓和市民因他上台而引起的抵触情绪和缓解去年8月以来的冲突气氛。
    反对党民主革命党在众议院的议会党团领导人赫苏斯·奥尔特加认为,罗夫莱多的离职,为推进恰帕斯州的政治解决开辟了一条良好渠道。
    该党的新闻通讯秘书希尔韦托·里孔说,罗夫莱多的离职,应该有助于停止墨西哥军队10日在恰帕斯州开始的进攻。

克林顿提出反国际恐怖议案

    【法新社华盛顿2月10日电】克林顿总统今天向国会提出一项议案,目的是加强对付国际恐怖活动的执法能力。
    这项议案克林顿上月曾经阐述过,它将使联邦当局和法院对在美国发生的任何暴力行动或在美国领土上策划对海外的袭击的行动拥有司法权。
    与此有关的一件事是,众议院议长纽特
    ·金里奇说,美国应把对冷战后的安全考虑的重点放在对付恐怖活动上,尤其是像伊朗之类的伊斯兰政权的活动。
    金里奇说:“对于伊朗所代表的潜在危险,我怎么说也不会过分。”他这番话是为他早些时候发表的支持推翻德黑兰政府的言论辩护。
    他接着说:“全世界有一种由伊朗资助和多半由它指挥的伊斯兰极权主义现象。”他说,伊朗正谋求研制核、化学和生物武器。
    克林顿的法案确定了联邦新的恐怖活动罪行的范围,包括旨在“对一个政府或民间进行胁迫、恐吓或报复的”谋杀、攻击和破坏财产。
    这次法案还为防止在美国筹集资金以支持海外的恐怖活动提供了保障。
    根据这项议案,允许联邦法官在不泄露国家重要安全情报的情况下“迅速引渡参与恐怖活动的外国人”。
    克林顿在给议会的信中说:“这一议案是我的政府为加强美国在防止恐怖活动的能力,并惩罚那些帮助或煽动在美国进行任何国际恐怖活动的人的全面努力的一部分。”

英报报道:伊朗建造化学武器库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月5日报道】题:伊朗建造化学武器库
    使美国及其盟国惊恐的是,伊朗正在秘密获得化学战技术,而且正在实行制造危害极大的生物武器的计划。
    据美国情报界人士说,德国和印度的一些公司提供的设备和原料有助于伊朗研制这些武器,这些设备和原料一般在农药厂中使用。华盛顿担心这些武器会用来武装德黑兰支持的穆斯林恐怖组织。
    上个月在政府高级官员中传阅的一份中央情报局的报告确定了一些“非常危险的新情况”,列举了伊朗4个生产沙林、塔崩和芥子气的设施。
    这份报告说,伊朗还在研制一种合成化学武器,并在努力获得用弹道导弹发射化学和生物武器的能力。
    一位情报官员说:“这是一笔非常非常大的交易。伊朗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而它又拥有了一些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这种组合将给世界构成极大的威胁。”
    美国人希望阻止伊朗全力生产化学武器。他们已使许多外国政府相信他们的忧虑。一项旨在阻止更多的原料进入伊朗的国际性努力已经展开,它已使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都行动起来。
    据这些人士说,一些被怀疑向伊朗运送武器原料的船只已被拦截,不得不秘密返回本国的港口。美国还施加了外交压力,包括与德国和印度政府发生的一连串对抗。但交易显然还在继续。
    华盛顿尤其对伊朗和朝鲜之间更加频繁的接触感到忧虑:前不久,来自平壤的两架巨型喷气式飞机被发现飞往伊朗。据认为,伊朗人可能正和朝鲜人交换有关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情报,后者也在进行类似的生产活动。
    一些俄罗斯科学家以他们的服务换来了德黑兰丰厚的报酬,他们被怀疑也在帮助伊朗研制武器,尤其是生物武器。
    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担心,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国际行动,那么伊朗必然会大规模地生产化学和生物武器。最使人担心的是,伊朗可能向它支持的原教旨恐怖主义组织提供武器。
    如今似乎可以肯定,伊朗在不久的将来将开始大规模生产化学武器,而且不久将拥有有效的生物武器。伊朗将决定是使用这些新武器还是把它们送给其他有这种意图的国家,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瑞典把水貂当俄潜艇俄外长对此表示谅解

    【路透社斯德哥尔摩2月14日电】题:俄罗斯原谅了瑞典把水貂当成潜艇的错误
    今天在斯德哥尔摩承认其防务部队错把在近海游动的水貂当成入侵的俄罗斯潜艇之后,瑞典和俄罗斯停止了争吵。
    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说,莫斯科并没有因瑞典最近几年错误指责它在水下窥探其海岸防务情况而对瑞典心存怨恨。
    科济列夫正在对瑞典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他在与瑞典外交大臣会谈之后对本社记者说:“翻开新的一页的时候到了。”
    瑞典防务部门的首脑们证实了一件非常令人尴尬的事──他们在过去的3年一直追逐的是水貂而不是俄罗斯潜艇。
    他们说瑞典海军1992年使用的声纳显示水貂能够发出类似于潜艇的那种声模式。早期的设备确认这类声源是潜艇。
    瑞典首相卡尔松命令一个委员会审查与瑞典追逐潜艇事件有关的一切事宜,他还说他认为斯德哥尔摩没必要向俄罗斯道歉,尽管他对最近几年的某些说法表示遗憾。
    然而,这个政治丑闻削弱了前首相卡尔·比尔特的地位。这个保守人士在过去的15年中一直不懈地指责莫斯科搞所谓的水下入侵。

阿尔巴尼亚撤消以前的荣誉称号

    【合众国际社地拉那2月13日电】阿尔巴尼亚总统贝里沙今天发布命令,撤消在共产党当政的45年期间颁发的所有勋章和荣誉称号。
    贝里沙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的命令说,在过去45年共产党执政期间授给高级官员的所有勋章和荣誉称号立即撤消。
    这些荣誉称号包括“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和英勇勋章。已故阿尔巴尼亚独裁者霍查曾两次获得“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英勇勋章分为三级,是授给共产党执政时期其他领导人的。
    获得荣誉称号的人除霍查外还有他的妻子、前总统阿利雅、前总理查尔查尼。这些人目前都因在当政时滥用权力而在狱中服刑。
    贝里沙的命令涉及现已退休的几位前共产党领导人,但他们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游击队战士抗击意大利法西斯军队而继续领取的特别退休金不受此命令影响。
    在贝里沙发布这个命令的同时,一些女售货员在地拉那开始绝食以抗议国营面包房实行私有化使她们失业。

俄外长否认其书中有反日内容

    【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2月8日电】题:科济列夫说,我的书里没有任何反日内容
    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驳斥了对他准备交付出版的书中有反日倾向的指责。他今天在会见了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时说:“在我的书里没有任何反日内容。”
    这本书名为《致观》,莫斯科一家报纸上个月刊登了该书摘要。书中写了1991年的一件事,说当时日本自民党的一位领导人建议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做一笔“非常不光彩的交易”
    ──由“日出之国”花280亿美元来购买南千岛群岛。日本报刊认为刊登这样的材料说明科济列夫没有使可望于今年年初对东京的访问成行的愿望。
    日本外务省的官员在同俄通社—塔斯社驻东京记者谈话时说,日本政府从未向莫斯科提出花钱购买南千岛群岛。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也保证,刊登俄外长在某种程度上涉及日本的书的节选与即将进行的访问没有任何关系。

路透社认为:阿富汗学生军可能进军喀布尔

    【路透社伊斯兰堡2月14日电】新闻分析:有人认为阿富汗伊斯兰学生将进军喀布尔
    驻伊斯兰堡的外交官今天说,一个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在赶走了主要反对派领导人希克马蒂亚尔之后,现在有可能对付控制着喀布尔的阿富汗政府军。
    这个学生民兵组织打破了自1994年1月以来喀布尔所陷入的军事僵局。一位外交官在谈到该民兵组织时说:“他们会想办法向喀布尔进军的。”
    该民兵组织在一次趁黑夜从南部发动的闪电式进攻中攻占了希克马蒂亚尔的总部并缴获了不少重武器,并使希克马蒂亚尔逃到喀布尔以东大约60公里的萨罗比去。
    显然没有经过激战就实现的这种推进使这些学生民兵与同总统拉巴尼和他的最高指挥官马苏德结盟的武装力量处于对峙状态。他们的推进还使联合国的计划成了问题。联合国本来计划于本周实现由拉巴尼把权力和平交给一个肯定会有希克马蒂亚尔的代表参加的一个临时委员会这一目标。
    那位外交官说,有消息说,目前控制着位于喀布尔西北的帕格曼地区的一个亲政府民兵组织的一些指挥官,最近已叛逃到该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这个学生民兵组织得到对各圣战派别争吵不休感到不满的许多阿富汗人的支持。
    赶走立场难以预料的希克马蒂亚尔,消除了这场权力斗争中的一方,或者至少大大削弱了这一方的力量。去年6月把自己的总统任期延长6个月的拉巴尼现在可能要最后下台了。
    一位西方外交官说:“拉巴尼完蛋了。现在有许多事情要取决于马苏德。他是想在喀布尔中央当局中起作用呢,还是满足于在东北地区当领主?”
    接近马苏德的一位发言人昨天表示他相信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不会把枪口转向政府。阿富汗国防部一位发言人说:“虽然该学生民兵组织已非常靠近喀布尔,但我们认为他们不会进攻首都,我们已同他们进行过许多次讨论,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同他们共事。”
    该民兵组织没有透露其详细计划,但其人士说他们希望结束这场战争,解除枪手的武装,扶植起一个“真正伊斯兰”政府,并打击日益猖獗的毒品交易活动。
    一位联合国官员今天说,该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已成了阿富汗一股强大的新力量。他说:“联合国认为,总的来说,伊斯兰学生民兵组织对阿富汗政局有积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