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德国瑞士染指东欧新闻界

    【埃菲社维也纳12月25日电】题:德国人和瑞士人加强对前共产党国家的新闻控制
    在第三帝国以武力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半个世纪之后,德国新闻界加强了不仅对现今的捷克共和国,而且还有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众多报刊的控制。与此同时,瑞士出版商也加入了这一攻势。
    至少34家捷克地方报刊受德国《新闻报》的控制,《新闻报》还控制了波兰10家报纸,其负责人承认德国资本的流入可能在这个昔日受柏林欺压的国家引起人们的怨恨。
    东欧新闻界的这种德国化引起没有外国合伙人的出版商的疑虑,他们认为德国人想从发行报纸和杂志中大赚其钱,并想对这些国家的政局进行控制。
    当局对外国新闻渗透看法不一,有的认为应当将外资比例限制在50%之内;有的则认为应实行自由政策,限制是不明智的,有的人对地方报刊上出现支持二次大战期间被赶出捷克土地的德国人的要求的消息深感不安。
    不仅德国人,瑞士人也在分享捷克新闻这块大蛋糕,如一家集团最近买下了捷克知识分子的报纸《人民报》。
    波兰《选举日报》社长说,该报接受了外资12%的股份。
    不少德国和瑞士报纸在波兰拥有许多报纸、杂志和出版社,法国人也在逐步打入私人电台。
    在匈牙利,德国出版商施普林格钻了法律的空子,未花分文就控制了9家地方报纸。
    在罗马尼亚,德国人有赚钱的很好条件,因为出版报刊或书的成本仅等于在德国的25%,一名最好的罗马尼亚新闻工作者的月薪仅相当于其德国同行两天的工资。

美国社会怪现象

    【香港《广角镜》月刊1月号文章】题:美国社会怪现象穷人增至五千万
    过去多年,西方大型商场,财雄势大,货物林立。现时普通大众收入低微,消费欲低。廉价商店应运而生,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成为市场新景象。
    由于失业者众,小贩汇集指定地点兜售廉价货物,光顾这些地摊者大多是所谓“草根阶层”人士。每逢周日或假期必见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可怜大公司门前冷落车马稀,惨淡经营,或寻求跨国公司合并,或寻求破产倒闭一途,北美人民愈来愈穷了。在美国,穷人已增至差不多五千万。街头拾荒者众
    洋人向来奢侈成风,举凡家具或日用品稍为旧一点,便弃之于路,只有一贫如洗者才会捡拾回家,洗净后再用。
    以往拾荒者多是黑人或拉美裔人,如今形势大变,每当“清洁日”来临,人们忙于清理住处,纷纷搬运破烂桌子或床褥置于道旁,一辆一辆小汽车早已停在路边,车上跳下不少白人青年,忙于挑选不太破烂的用品捡到车上,扬长而去,或赶往市集出售或转赠亲友,甚至留作自用。这种情况过去只是处身落后地区才会见到,现已成为美国社会“新景象”。大公司欺骗客户
    美国政府天天宣称经济好转,就业人数大增,但大公司生意不佳,不断裁员。
    为了谋求生存不致倒闭,又各自寻求对策,不择手段乱收费,已是司空见惯。每月帐单到手,客户立即小心翼翼详细阅读付出费用数目。
    许多人吃亏只有暗自叫苦。最初大公司只是暗中进行,现在已是明目张胆,竟然在业务会议上要求职员照办。1994年10月,美西电话公司受到起诉。
    1884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瓦解之时,美西电话公司宣布独立经营,素来成绩平平,客户申请安装电话有时竟需等待一年,投诉之声不绝于耳,公司不理会,常常引致地方政府插手干预。
    最遗憾的就是最近该公司的附属电话服务台主管人员在一次业务会议上,训示员工要向客户收取更多的费用以弥补庞大的赤字。
    以上的例子不过是已发现的事例之一,未有起诉的多得很。商业道德在美国已经荡然无存了。原住民与移民冲突迭起
    去年中期大选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通过187号提案,规定非法移民今后不能再享受各种社会福利,不得到公立医院就医,子女不能到公立学校上课,雇主不得再聘用这类人士,否则会受到重罚。
    虽然中央政府下令暂缓执行,但舆论影响之下,助长了白人歧视有色人种,甚至掀起排外浪潮。兼职者日多,求职难
    西方各国物价高涨。自经济衰退以来,各大公司经营不善,必须裁减大量雇员以求自保,失业大军日益壮大。
    洋人向来无隔宿粮,一旦解雇,顿失所依。要解决两餐,低薪职位也得屈就,以求温饱。根据社会局研究调查,有50%受薪雇员都有兼职。
    但华埠一带,却依然熙来攘往,繁华如昔,原来近年大量中国大陆、台湾及香港移民涌入,腰缠万金,寄居海外度晚年,部分人士不懂外语,只得麇集华埠,不可能越雷池半步。华人并未融入主流社会,而华埠之外,大多数商店门可罗雀。

救急解难的电视台(中)

    阿诺尔多的同事经常称赞阿诺尔多“能使普通人去帮助别人。”神经外科医生巴斯克斯对阿诺尔多及他创办的节目敬慕不已。他已经成功地帮助数百位病人得到了免费治病。他说:“如果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节目,那么我们就可以解决世界上70%的问题了。”
    为人谦恭、马不停蹄为有难者奔波的阿诺尔多自己说:“这是我的使命。我是在贫困中长大的,亲眼看着人们遭受痛苦,甚至死亡。然而,假如这些人能得到些许帮助,他们就能得救。”
    阿诺尔多1935年出生于杜兰戈州的一个乡村,是矿工何塞·卢斯卡瓦达的第五个孩子。为了谋生,何塞夫妇只得去南方工作,只好把阿诺尔多留给祖母照看。
    跟其他农家孩子一样,阿诺尔多很小就去田间帮大人干活。到了入学年龄,他进了一所农村小学。穷孩子阿诺尔多穿着破烂的旧鞋。他不清楚祖母到底有多穷。他只记得每天都得啃豆子和玉米饼。
    5岁那年圣诞节,村里的孩子们都在说圣婴可能会悄悄送来好吃的东西。圣诞夜,阿诺尔多躺在床上虔诚地祈祷。他哺哺地说:“我想要几个桔子、一小袋花生和一点饼干。”
    天亮之前,小阿诺尔多醒了,可是却找不到圣诞礼物。也许圣婴进不来,他心里想。于是就爬到房顶了。房顶上也没有。他哭了起来。
    做梦都想让孙子过上好日子的祖母请求村里的牧师收阿诺尔多作助手。此后,阿诺尔多真的跟随牧师游历全国。当牧师为行将死亡的人祷告时,阿诺尔多站在一边。他知道,如果稍微给点吃的,或是有点最起码的医疗条件,这些人就不会死。那时他就暗自下决心:希望自己能做点有益的事。
    11岁的时候,父母把他带到了南方。阿诺尔多有机会正常就学了,课余时间还能打点工,帮父母维持生计。正是这段期间的一次经历改变了他的一生。有段时间,阿诺尔多周末时去一家电台当门卫。他发现有位流行节目主持人总是迟到。阿诺尔多说:“别担心,我可以帮你放音乐。”节目主持人同意了。
    等到阿诺尔多16岁时,他已经在一家地方电台当上了播音员和音乐节目主持人。从那时起,他就逐步开始了新闻广播员的生涯,制作特别节目,帮助不幸的人。(中)

俄罗斯颁发《电影新闻奖》

    【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1月13日电】按照传统,旧历年前夕在首都的一家影院举行了“电影新闻奖”发奖仪式。获大奖的是米哈尔科夫导演的影片《疲倦的太阳》。获最佳演员奖的是在这部影片中扮演主角的缅希科夫。
    “电影新闻奖”已经颁发过3次,此次授奖是第四次。评奖办法与其他电影奖不同,它不是由专家和观众评出,而是完全由记者和影评家投票评定。这就对影片的艺术水平有了更高的要求。
    获奖的还有利特维诺娃,她在影片《激情》中扮演一名护士,塑造了医务工作者的动人形象。她本是一名剧作家,但下海演戏也表现不俗,并且为影片主人公写了一段精彩的独白。
    青年导演托多罗夫斯基这次也获奖。他的创作已受到广泛欢迎,这次获奖是因影片《莫斯科近郊的傍晚》,记者们认为这部片子确定了去年的电影格调。
    摄影师叶夫斯季格涅耶夫获最佳导演新人奖。他以前担任摄影师时就很出名,这回初次执导就一举成名。他导演的这部影片叫《利米塔》,是一部心理剧,在国内外都大受欢迎。

印度安得拉邦禁酒

    【法新社新德里1月17日电】题:印度安得拉邦禁酒
    印度总理拉奥的家乡所在的安得拉邦响应由妇女团体发动的持续已久的戒酒运动,今天开始正式禁酒,这是印度第二个禁酒的邦。
    豪华饭店内不得设酒吧,但可以在专设的“特许间”向印度和外国游客卖酒。
    安得拉邦首席部长W·T·拉马·拉奥履行其竞选时所作的保证,在去年12月12日上任时宣布禁酒。
    长期以来,一些印度妇女组织,主要是农村的妇女组织一直要求政府禁酒。她们说,贫困家庭的男子将他们大部分工资都花在饮酒和赌博上,增加了妇女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