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人物》杂志文章:一九九四年的活跃人物

    【美国《人物》杂志1月2日一期文章】题:英雄
    吉米·卡特14年前,吉米·卡特把白宫拱手让给罗纳德·里根。但这位前总统并没有从此一蹶不振,他在70高龄之际仍以调解人的身份活跃于政治舞台。
    1994年6月,由于朝鲜不让美国检查它主要的核反应堆,克林顿政府因此与金日成陷入僵局。卡特却成功地通过调解达成了协定。9月份,塞德拉斯中将拒绝交出海地政权,正是卡特说服这位独裁者下台。
    就重大的外交活动来说,卡特并非新手。1978年,在他的主持下,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签署了第一个和平协定,这一直被认为是卡特执政期间的黄金时刻。
    尽管有人批评卡特对一些非法政府过于耐心,但卡特却认为,实现和平需要妥协。他坚信,人们会记住他在和平与人权方面所做出的一些努力。
    斯特凡尼·弗里亚斯1994年秋季,萨拉热窝,美国救济工作人员斯特凡尼·弗里亚斯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脸部、胳膊和大腿被严重烧伤。
    自1992年以来,弗里亚斯就一直在这个前南斯拉夫国家为国际救援委员会工作。现年30岁的弗里亚斯是南斯拉夫移民的后代。她在听了有关南斯拉夫战争受害者的报告之后,毅然中断了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事务学院的研究生学习,加入救援志愿者组织。她首先被派到萨格勒布,在那里她帮助600名穆斯林和克罗地亚女难民学针织,付钱让她们为孩子们织毛衣。1994年6月,弗里亚斯到了萨拉热窝,为十几岁的少年组织体育活动。
    弗里亚斯目前正在家乡西雅图养病,但她的心却飞回了遥远的萨拉热窝。她真心希望自己仍留在那里工作。
    约翰·松丁1994年夏,44岁的约翰·松丁离开耶鲁大学医学院大学讲师一职,加入红十字会志愿者组织,来到战火纷飞的卢旺达,成了首都基加利唯一的外科医生。在那危险四伏的10周内,他在炮弹声中拯救了数不清的生命。在被内战毁坏的基加利,他和几名护士每天在一座修道院里治疗50一100个病人,这些病人多半来自反叛的图西族。这是图西族与执政的胡图族之间历时3个月的内战的高峰时期,这些志愿者每天忙于为伤员截肢,治疗刀伤和枪伤。松丁说:“没有手术室,没有X射线设备,没有血浆,但我们有静脉注射液和抗生素。”
    现已离婚并无子女的松丁正准备奔赴另一个被战争困扰的国家,为那里受苦受难的人们减少痛苦。
    若泽·巴苏尔托对从海上千辛万苦偷渡到美国的古巴人来说,若泽·巴苏尔托无疑是上帝的使者。他创建了救援会,并亲自担任会长。
    现年54岁的巴苏尔托是南佛罗里达房地产开发者。他被数以千计的古巴人乘坐不堪一击的自制木筏背井离乡的困境所打动。1991年,巴苏尔托成立了救援会,当时只有一架飞机。今天,这个民间组织拥有36名飞机驾驶员、5架飞机,已经成功地完成了1500次飞行任务,从古巴与佛罗里达之间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拯救了4500名古巴难民。这些志愿者驾机在海上搜寻木筏,抛下供应品,然后通知海岸警卫队解救难民。救援会的行动并不是毫无危险的。迄今为止,由于机器故障或意外事故已有4架飞机失踪,巴苏尔托本人也曾受过伤。但他为自己的救援会而感到自豪。

韩政府文件透露:六十年代美曾插手韩国内政

    【美联社汉城1月16日电】题:60年代美曾插手韩国内政
    据一份销密的政府文件说,美国在60年代初曾插手韩国内政,包括迫使韩国开国总统李承晚辞职。
    今天公布的这份政府文件中还说,与各种媒体广泛报道的情况相反,在越战期间,首先提出派遣韩国部队赴越与美国军队共同作战的是韩国,而不是美国。
    这是自去年以来第二次依法销密的政府文件披露的。按法律规定,政府必须将存档30年以上的机密文件销密并公之于众。
    今天销密的10万页文件中涉及的是1960—1964年的事件,其中有1960年致使李承晚总统的政府下台的学潮。当时,由于大规模选举舞弊而触发了全国学生起义,200人在这次事件中丧生。有关李承晚在学生起义达到高潮时被迫辞职的机密文件已被毁掉,这显然是李承晚的助手干的。许多有关后两届政府的机密文件也失踪了。
    但是,有文件表明,当时美国驻韩大使沃尔特·麦康瑙希曾建议李承晚下台以平息学潮。
    李承晚起初拒不下台,说学潮是他的政敌、当时的副总统张勉策划的。但是麦康瑙希不同意他的说法,最后终于说服李承晚下台。几天之后,李承晚秘密离开汉城去夏威夷过流亡生活。几年后他在那里去世。
    李承晚的辞职导致韩国组成以张勉为首的首届文官政府。但是,仅过了10个月,多党派内讧的张勉政府便被朴正熙将军领导的军人政变推翻。
    朴正熙在掌权6个月之后到华盛顿会见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会谈中朴正熙表示愿意派韩国军队到越南参战。
    朴正熙对肯尼迪说,作为一个坚决反共的国家,韩国有义务帮助击退共产党对越南的入侵。约32万韩国军人奔赴越南参战,约5000人死在战场。
    文件中没有说明韩国有没有像某些历史学家所说的那样因为参加越战而得到美国外援。
    美国插手韩国内政的另一个事例是,1962年,因为韩国没有与美国协商便擅自实行货币改革,华盛顿扬言要停止对韩国的援助。但文件没有说是否真的停止援助。

美元:美国在海地的真正损失

    【美国《世界新闻报》1月17日文章】题:10亿美元投在海地为了什么?
    当越南战争遇到的挫折困扰着林顿·约翰逊总统时,有人半开玩笑地劝说他:“最好的办法是宣布胜利,然后立即撤出美国军队。”约翰逊当时没有这样做,但是克林顿总统现在海地正采用了这种做法。
    这次并非是美国士兵死亡促使克林顿政府宣布海地出现了“稳定和安全气氛”,而是美国驻海地武装部队卸任司令的讲话成了对海地局势的有效评价。他说,上周一名美国士兵被一名前海地军官打死是一起“偶然事件”。其实美国在海地的真正损失是美国的美元,美国在这个不幸的小岛国投入的近10亿美元只是为了恢复阿里斯蒂德的总统职位。
    克林顿政府屈服于国会,要求结束本来就不该进行的这一军事行动的压力,他现在非常想把美国对海地的控制权转交给联合国。这不是说撤走全部美国驻海地军队,而是其中3000人将留下来组成6000人的国际部队。
    那么10亿美元是为了表明什么?政治恐怖在很大程度上是被美国的存在给压下去的,7000人的前海地武装部队的解体使街头犯罪活动正在增多。
    自从阿里斯蒂德于去年10月15日进入总统府以来,至今还看不出在建立一种可行的政治制度方面有进展迹象。目前海地的政治和经济问题总体上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阿里斯蒂德正在忙于组建一支永远忠实于他的武装部队,上周他宣布让忠实于他的皮尔·谢鲁班中校晋升为准将,打算让他将来担任武装部队司令。
    看来,现在是克林顿政府撤离海地的最佳时刻,不过这次军事行动的唯一成果就是使某些自由黑人集团感到满意。美国人花掉的10亿美元或许正是为了这个。

动摇西班牙社会党的六次“地震”

    【法新社马德里1月16日电】题:动摇西班牙社会党政府的6起重大“事件”
    自1992年以来,6起政治和金融“事件”造成了西班牙的危机。
    △菲莱萨事件。1992年11月,“小法官”马里诺巴韦罗负责调·查牵连到社会党两位领导人的一个秘密资助网。他曾3次派人搜查执政党社会党的总部。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菲莱萨事件在几个月内成了报纸的头版头条新闻。这一事件在党内引起了危机,使冈萨雷斯不得不提前举行立法选举。反腐败成了竞选运动的主题。1993年6月6日,社会党勉强取得了选举胜利。1995年1月,这位法官仍没有将此案件移交给司法机关。
    △1986—1993年任民防军司令的路易斯·罗尔丹因被指控偷税漏税逃离西班牙。这一丑闻是前所未闻的。国家向他发出了国际通缉令。他的财产在6年中增加了1900万法郎,因此他的房地产生意令人怀疑。他的外逃导致了内政大臣安东尼·亚松森的辞职。
    △1984—1992年任西班牙银行行长的马里亚诺·鲁维奥被怀疑在任职期间偷税漏税和进行违法活动——即利用职务之便在交易所进行投机。他在1994年5月被关进监牢。曾任经济大臣的卡洛斯·索尔查加因此辞去了议员职位。
    △1994年12月,两名前警察揭发政府成立了一些反恐怖分子组织。80年代,这些组织在巴斯克祖国与自由党的势力范围内进行了24次暗杀活动。反恐怖分子组织的4位高级领导人已与此案件有牵连。著名法官巴尔塔萨·加尔松在继续审理此案。许多人都在不安地等待着他的结论。
    另两起案件,尽管没有直接牵连到政府,但是加剧了形势的恶化,因为这两起事件揭露了西班牙的所谓的“回力球”文化,即“发家致富”的文化。
    △1993年12月28日,濒于破产的私人银行西班牙信贷银行由西班牙银行接管,它的行长马里奥·孔德被解职。1994年12月20日,这位金融家因挪用资金而入狱。他可能被判处20年徒刑。
    △在1986—1989年经济大发展期间成为百万富翁的卡塔兰·哈维尔·德拉罗萨,1994年10月因挪用资金而入狱。据说他利用一公司董事长职务之便获得数十亿比塞塔贷款。

漫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旗帜上的字为海地,路标上的字为平壤)(原载朝国《中央日报》)

拉宾对“中东和平”失去信心

    【法新社耶路撒冷1月18日电】题:拉宾看不到中东和平
    以色列部长们说,拉宾总理第一次对他一心一意寻求中东和平的做法产生动摇,他担心以色列人不会接受必要的牺牲。叙利亚——整个进程成功与否的关键——坚决要求归还整个戈兰高地,同时巴勒斯坦人坚持全面实施自治协议。
    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部长说:“我认为,拉宾没有完成和平进程所需要的勇气。他正试图讨好右翼,并正在与巴勒斯坦人和叙利亚人玩一种危险的把戏。他害怕以色列公众的反应。”拉宾拒绝冒归还整个戈兰高地以换取与大马士革达成协议的风险。
    拉宾在“原则宣言”中同意在去年7月13日以前在阿拉伯建筑物多的地区重新部署军队,以便举行自治委员会的选举。一位以色列谈判代表说,以色列再三违反自治协定使他感到尴尬。他说:“以色列传媒和公众不了解谈判的真实情况。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违背协定次数的比例为10:1。”
    他告诫说:“在埃雷兹和开罗举行的前两次会谈是灾难性的。第二阶段自治谈判没有取得进展。阿拉法特与巴解组织无能为力。”
    左翼环境部长约西·萨里德告诫说:“和平进程与殖民化不可能同时进行。”就同叙利亚的谈判而言,拉宾本人昨天承认,他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他说:“我未能说服叙利亚人举行高级会谈。不举行高级会谈,我认为我们不会取得进展。”
    以色列定于明年举行大选,人们普遍认为,与大马士革实现突破的时间是有限的。拉宾暗示,现在只有美国能助一臂之力。另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部长叹息说:“拉宾拒绝作出全部撤离的承诺,所以完全陷入僵局。”他还说:“如果拉宾在今后两个月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叙利亚上面,我们就将在选举中失败,这可能对所有和平战线产生副作用。”
    以色列外交部一位官员说,埃及已致信拉宾说,如果以色列在今后几个月与大马士革没有取得进展,“中东整个和平政策就岌岌可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