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国出版界大鱼吃小鱼

    【法国《星期四事件》周刊12月7日一期文章】题:出版界的大鱼吃小鱼
    马松科学与医疗出版社的确太小了。它很难单独保证自身的发展。社长德拉夏里埃总想使自己的出版社成为“法国第三大出版社”,可这又谈何容易。该社年营业额为6亿法郎(其中的40%为对外营业额)。要想谋求外部的长期发展,这个钱数显然是不够的。在国际市场上,这个营业额只是个小数。科技出版界已开始使用多媒体新技术。英语正在排挤法语。总之,马松出版社不可能单独承担这一变动。
    德拉夏里埃二十年前买下了这家当时资本只有4000万法郎的出版社。今天,他不得不决定将马松出版社和它的两个子出版社——阿尔芒·科兰出版社和贝尔丰出版社卖给城市出版集团。交易金额为3.7亿法郎。出版社的6000种书籍和200份专业刊物从此归于他人名下。真想不到,数年来在出版界一直存在的兼并现象连欧洲(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一流出版社也没放过。卖主承认说:“我们要想不被别人吃掉,至少要有15亿法郎的营业额才行。”这是否意味着小出版社在法国市场上不再有自己的地位了呢?
    现今,法国的书刊市场主要由两大集团分享。一个是阿歇特集团。其1993年的营业额为62.58亿法郎,占据法国出版市场的1/4。另一个是城市集团,它是由克里斯蒂昂·勃雷古领导的。其1993年的营业额为70.85亿法郎。1000位作家与之签约。已出版2.6万种图书。除这两家出版集团外,还有几家比较著名的独立出版社,如弗拉马里翁出版社、加利马尔出版社、阿尔班·米歇尔出版社、启蒙出版社。它们的营业额都达到了10亿以上。但它们毕竟是少数。甚至连卡尔曼—莱维出版社都被置于阿歇特集团的控制之下。阿歇特集团还兼并了著名的格拉塞出版社和法亚尔出版社。这里,经济逻辑在起着作用,但它也带来了文化方面的风险:书写文化的最基本部分被集中于工业家手中。

没落美国梦(中)

美国出现危机
    他不讳言当前的美国正陷入危机。从生活科技以至教育,处处比不上德日两国。但他并不像别的“痛打日本派”那样语出讥讽,而是老老实实地指出,美国在经历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的强盛后,面对德国日本的竞争,走上了产业出口到低工资国家以赚取高利润,本土则全力推动服务行业的道路,最终带来社会两极化和美国社会经济学家所说的资本主义世界危机理论中的“危机出现说”。
    危机出现也有因由。作为在某种程度上服膺自由主义经济的战略学家,勒特韦克并不全然抗拒被古典经济学视之为洪水猛兽的大政府政策。这显然是对里根执政八年间,政府角色凋蔽,以及对一些有条件在国际市场上和别国一争高下的产品不加援手的不满。他列举了欧洲宇航公司如何在英、法、西班牙政府合力支持下翱翔起飞。在这里,勒特韦克再一次以对比手法,点出波音公司要冒向银行借贷及高利率的风险,而美国政府则袖手旁观,令波音危机愈陷愈深。人才从流入到流出
    经济踟蹰不前,国力大不如前,两种症状交加,勒特韦克认定和美国教育素质日益下降有关。他认为美国若再不在教育方面下大量投资,那么,到公元2020年,美国就会成为第三世界国家。
    虽然美国的高等教育在世界上还是执牛耳,但初级教育却是差不堪言。这正是勒特韦克在这部书字里行间的哀鸣。他说,美国的学生连简单的数学题也做不来,怎能说这些20年后要和世界各地精英比拚的人,能在地球之巅站得住脚。
    事实上,美国的高等教育也不见得特别突出。1988年,在美国获得理工科博士学位的学生里,首次出现外国学生多于本地学生的历史突破。尽管当时美国社会上有一种说法,外国学生毕业后大多会留在美国发展,广义而言也是美国人的成就。这种论调,当时还真有市场。
    可是,八十年代中叶的美国某些人缺乏了国际视野,看不到美国一直往下掉,看不清在大洋两岸那边渐渐上升的欧洲和亚洲。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李远哲这样的天才学生一个接一个的来到美国寻梦,在花旗国打天下,为美国夺得一个又一个的诺贝尔奖;可如今拿了博士学位的学生,赶紧订机票回国寻找另一个梦。人才从流入到流出。从侧面看,这也是一场由盛至衰的美国梦。(中)

澳将推出改善妇女命运三项新举措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月3日报道】澳大利亚打算于今年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妇女大会上宣布改善妇女命运的三大措施。
    澳大利亚政府虽尚未作出最后决定,但是正在考虑保证妇女与男子同工同酬、减少针对妇女的暴力和使妇女受到公正待遇。
    澳大利亚去年提出了一项保证这次妇女大会使全世界妇女真正得益的计划,并赢得各国支持。
    在纽约举行的筹备会议上提出的这项计划要求所有国家答应在自己挑选的两三个领域采取具体行动并使这次会议不像(1985年)在内罗毕举行的那次会议那样成为“漫谈会”。
    根据澳大利亚的计划,参加9月份在北京召开的妇女大会的各国代表要带去本国政府已同意的改善妇女生活的承诺。因此,这次大会将成为一次“承诺大会”,并制定战略以实现每个国家所确定的目标。第三世界各国将有大量工作要做,而第一世界各国则漠不关心地坐在一边观望。
    自纽约筹备会议达成协议以来,欧共体已设法推翻这项计划。
    美国和加拿大也表示了保留意见。
    一位人士说:“我们认为他们并不重视这次大会。大会成功的关键不在会上而在会前。”
    “我们的目的是在北京创建一个机构,使全世界妇女在国内政策问题上可以依靠这个机构。”

韩报文章:改革现行教育体制 培养二十一世纪人才

    【《韩国日报》1月8日文章】题:以教育走向世界化(该报评论员李行元)
    曾经有人说,时代创造人,换过来说也就是人创造时代。
    教育可以说是一种把过去和现在联系起来并把现在和将来联系起来的媒体,因此教育也可以说是创造未来的手段。培育下一代使他们能够在即将到来的二十一世纪健康地成长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未来学者们认为,未来社会的普遍秩序将是民主公民社会。这样就迫切需要我们从现在开始培养下一代成为理想公民。
    我们应该培养和教育下一代,使他们能够同时具备自我设计的创意能力和自主性、对自己的行动负责的责任意识和公民精神、同不同的人友好相处的融通性。
    我们还应该教育下一代,使他们能够认识到在即将来临的二十一世纪,要在超越国境的世界舞台上把全世界都当作自己耕耘的土地。同时也应该训练他们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友好相处,在学习外语上,不能只达到一般会话水平就行了。
    要让下一代能够适应世界的普遍秩序,并将其变成自己的价值观指导自己的行动。在未来社会中,丰富的知识和创意能力将成为构成生活基础的基本条件。从现在开始就要让下一代具备这种素质。
    只有这样,我们的教育才能是世界化的。如果不通过教育的世界化为二十一世纪做好准备,我们的民族共同体就会在未来世界的潮流中成为落伍者。
    我们应该明白,民族共同体的将来取决于教育,教育可以说是肩负决定我们历史方向的重任。
    我们的教育要发挥这种重大的作用,按照现在这种教育制度、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是绝对行不通的。现在的教育制度缺乏创造性,以初、中、高等教育考试为主,只是把学生培养成为得分的机器,在需要多种素质和创造性的未来社会中是无法适者生存的。
    如果入学考试像摘天上的星星那么难,而入学以后不学习就毕业的大学教育怎么能够保证在世界上有竞争的力量呢?
    要从根本上解决半个世纪以来积累起来的教育的弊端和问题,教育改革委员会就要大胆实施改革。下一代是社会向信息化、世界化和多元化方向发展以及统一得以实现的二十一世纪的主角。要教育他们不落后于时代,就应该改变考试制度、教育环境、教育内容、教育方式以及大学教育、教师待遇和国民错误的子女教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