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拉拢美日 甩掉韩国

    【韩国《中央日报》1月11日文章】题:北韩讨好美日而要甩掉韩国(记者崔源起)
    北韩从去年12月12日开放领空以来采取了一系列对外开放措施。平壤方面不仅向所有的外国航空公司开放了领空,而且还准备开辟北京—平壤—东京直达航线并加入国际航空业务通过协定。
    北韩还宣布从今年4月25日到5月2日在平壤举行的国际体育及文化节,邀请1万名外国人。最近还委托韩国企业邀请5000名外国人参加这次活动。
    北韩外交部发言人1月9日说:“将根据日内瓦协议,从1月中旬开始允许美国商品进口和美国船只进入北韩港口。”
    韩国统一院和外务部对北韩采取的这一系列对外开放措施说“还要继续观察”,对北韩采取的这种宣传性措施没有必要一时高兴或一时悲观。
    韩国政府对北韩采取的措施之所以表示模棱两可的态度,是因为它的这些措施是“通美封南”政策的延续。
    北韩宣布开放领空正是为了牵制同一天开始的韩中直达航线。它举办“平壤之春”活动是为了对外显示它的体制,也是为了实现同日本建交而进行的“摔跤外交”。
    北韩于1月9日宣布允许进口美国商品,是针对美国有可能于1月21日前后宣布解除对它禁运而表示的姿态。
    但是,真正使韩国政府困惑的是北韩采取的对外开放措施主要是面向华盛顿和东京的,完全排除了汉城。韩国政府对北韩对外开放的原则是欢迎的,但对具体的措施则感到不快。
    副总理兼统一院长官说,我们没有必要过分重视平壤“排除汉城”的做法。如果我们过于期待毫无效果的南北对话,只能损害我们在南北关系上的地位。
    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北韩可能继续对华盛顿和东京表示对外开放的姿态,而南韩方面则慎重观察。今年4月北韩同美国互设联络办事处将成为南北关系的分水岭。

美报认为在伊朗核问题上:美国可尝试美朝核协议方式

    【合众国际社纽约1月8日电】美国《纽约时报》今天发表一篇社论,谈美国对于伊朗发展核武库可能作出的反应。
    社论说:美国和以色列官员发出警报,伊朗将在今后10年
    ——或许是5年——之内为它的武器库增加一个原子弹。为适时阻止这一危险情况发生,华盛顿需要重新考虑在这个问题上如何对付德黑兰。
    美国曾试图遏制伊朗和与它相邻的对手伊拉克。这种双重遏制政策实际上意味着双重孤立,要把美国和其他国家同它们的各种接触和商业往来减少到最低程度。这一政策似乎并未能阻止伊朗获得它制造一个原子弹所需要的材料。
    无论德黑兰政权多么令人讨厌,如果美国的主要目标是使伊朗没有核武器,那么华盛顿最好还是同德黑兰达成一个类似于它同朝鲜达成的交易。孤立伊朗的做法可能会加剧伊朗的偏执心理,使他们更想制造核炸弹。
    如果以对待朝鲜的态度对待伊朗,伊朗也许会软下来。那就意味着允许发运伊朗已从德国、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购买的核反应堆。作为回报,伊朗的表现将远远超出单纯执行核不扩散条约的要求,它将不再对核废料作后处理以提取制造核弹的钚,并且接受对它的所有核设施的更严格的监视。
    对伊朗的核外交将会是很困难的。伊朗与朝鲜不同,朝鲜的政府一直在争取同美国建立关系,而伊朗政府依然处于原教旨主义好战分子的控制之下,这些人准备使用包括恐怖活动在内的一切手段来传播他们的那种伊斯兰革命。然而,孤立伊朗也许会使这些好战分子变得更加强硬。
    美国同伊朗重新进行全面通商和接触的时机尚未成熟。但是孤立它并不能阻止伊朗制造原子弹。以外交手腕达成一项核协议的主张值得一试。

墨西哥股票危机渐趋平静

    【埃菲社墨西哥城1月13日电】题:墨西哥经济:尽管还不能预料很快恢复,但危机已到底谷
    墨西哥股票交易所在经历了本周初出现的恐慌之后己逐渐恢复平静。人们认为,尽管还不能说会很快恢复,但是这场危机已经到了谷底。
    墨西哥交易所今天收盘时已连续第3天回升,回升幅度为4.61%,但是还没有超过本周累计的下跌指数。
    各种分析家们的意见一致认为,交易市场最后这3天的交易情况反映出了克林顿总统和美国国会对墨西哥经济的有力支持。美国曾宣布向墨西哥提供400亿美元的保证基金,作为对墨西哥公共证券的支持。
    使股票交易所出现恢复的另一个因素是萨帕塔民族解放军代表宣布立即同政府代表举行谈判,恰帕斯州的紧张气氛已持续一月有余。
    尽管如此,但专家们不认为这次危机将趋向好转,因为在经济中仍有一些消极因素存在,例如高利率问题。它必然在企业中引起反响,甚至导致经济衰退。

萨利纳斯四面楚歌

    【路透社墨西哥城1月15日电】题:墨西哥说,不为萨利纳斯竞选世界贸易组织主席提供资金
    墨西哥政府今天说,它没有出钱支持前总统卡洛斯·萨利纳斯·德戈塔里竞选世界贸易组织主席。
    萨利纳斯本人正在周游世界来寻求支持,以担任世界贸易组织主席一职。墨西哥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政府没有直接或间接地资助萨利纳斯。外交部是在萨利纳斯四面楚歌之时发表这项声明的。中间偏左的民主革命党谴责萨利纳斯政府造成了这个国家去年12月20日开始的比索贬值的经济危机。外交部说,萨利纳斯正从非政府组织以及他所到之处的东道国政府那里得到经济支持。

国际人权组织称:世行等金融机构造成世界人权危机

    【路透社马德里1月15日电】国际人权联合会今天决定正式谴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人权危机。
    国际人权联合会是在于马德里召开的代表大会上作出这一决定的。出席这次会议的有来自70个成员国的人权组织的200余名代表。谴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议案是国际人权联合会名誉主席加西亚提出的。加西亚说,设在华盛顿的这两个机构促进了工业化,导致机器代替人,结果造成大批人失业,而又没能找到办法帮助失业人员维持生计。国际人权联合会计划把一项谴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议提交给联合国。

只言片语说九五

    1995年将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有迹象表明,世界以欧洲为主要舞台将进入“冷和平”的局面。外交评论家佐藤纪夫(日本《世界日报》)
    1995年所揭示的最大变化将是,谈论“大国”是否仍有意义,或者说我们是否将走向一个建立国际秩序的任何信念都将被破坏掉的核混乱时期。布赖恩·比达姆(英国《经济学家》杂志)
    1995年的局势仍然很暗淡。巴尔干半岛各国的战争有可能扩大,美国国内的辩论可能会随着战争的发展而逐步升级,从而使美国社会随之出现一些重大分裂。弗雷德·科尔曼(《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
    也许1995年推动美国经济继续增长的最大力量将是全世界的经济复苏。奥本海默公司高级副总裁托马斯·帕金斯说:“我们使用了‘全球同步增长’这个词,这在现代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美国《金融世界》双周刊
    人们普遍乐观地预测,1995年将是一个繁荣之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1995年世界经济产量将增长3.6%,这将是过去7年来增长幅度最大的一年。发展中国家增长率为5.6%,工业国家为2.7%。美联社
    1995年,所有大国及各地区经济同步复苏,经济增长率高于通胀率,实际利率高于经济增长。法国《费加罗报》
    1995年围绕经济持续增长的亚洲,美国、中国和东盟的目标将发生冲突,主导权的争夺将激化。樱花综合研究所(日本《钻石》周刊)
    当亚洲的发展成为导致改变当今世界体系的动力时候,我们意识到亚洲各国也已经处于“内部变革”的时期。1995年将是亚洲国家朝着这种变化迈出第一步的元年。早稻田大学教授西川润(日本《经济学人》)
    1995年肯定又是亚洲经济强劲增长的一年。除日本之外的10个亚洲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平均增长率达7.6%。梅里尔—林奇公司(法新社)
    1995年肯定还会发生的另一个情况是,克林顿将再次撞击日本市场大门。同时,日本对美贸易顺差将仍然保持在接近最高纪录的水平。史蒂文·巴特勒(《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日美关系1995年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如果说过去是“日美经济战争时代”,那么今后便是“日美政治战争时代”。日本《经济学人》杂志
    1995年将成为这样的一年:欧洲终于在欧洲大陆两半部分是否统一的问题上停止了摇摆,而集中精力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欧盟委员会委员利昂·布里坦(英国《经济学家》)
    在政治方面,1995年整个北欧地区的政治色彩将肯定会是粉红的。所有4个北约国家都有可能出现由社会民主党主宰的政府向左倾,这同欧洲主要国家的趋势是背道而驰的。克里斯托弗·布朗—休姆斯(英国《经济学家》)
    如果说1993年是通信技术成为我们大家集体共识之年的话,那么1994年就是信息高速公路热之年。不妨将1995年称为实事求是的展望年,人们将开始进行技术试验和以市场为目标的试验。莱斯利·赫尔姆(美国《洛杉矶时报》)
    当本世纪末到来的时候,第三种价值观的波涛涌入了欧美社会的大门。关于个人与全体的这种被称为“综合主义”的新潮流,是重视家庭与调和精神的东亚儒教圈的经济发展对欧洲人思想方法产生的影响。日本《选择》月刊(林工辑)

莫斯科等地数千人发起反战示威

    【法新社莫斯科1月15日电】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今天有数千人举行反对车臣战争的示威,要求俄罗斯军队立即撤出车臣。
    大约1000人在莫斯科集会,俄罗斯议会下院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谢尔盖·尤申科夫发表讲话,他要叶利钦总统及其助手对发生在车臣的“有组织的流血”事件负责。他称叶利钦及克里姆林宫的其他领导人——指所有支持武力解决车臣问题者——是“恶棍”。
    在普希金广场举行的这次集会是由民主俄罗斯等三个组织发起的。
    国防委员会呼吁俄罗斯的所有母亲制止儿子参加任何“败坏名声的军队”,并要求建立职业军队,这样应征入伍的新兵就不会被派去参加国内冲突。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国家杜马的另一位成员雅库宁要求对俄罗斯干涉车臣事件的组织者进行纽伦堡式的审判。
    在圣彼得堡,大约2000人在一个大教堂外面的广场上集会。他们说这场冲突是违反宪法的,要求不再把当地应征入伍的新兵派往车臣。
    【法新社莫斯科1月15日电】国际文传电讯社今天援引消息灵通的军方人士的话报道说,大约有500名俄罗斯军人在车臣冲突中丧生。
    这家电讯社说,俄罗斯部队在攻打格罗兹尼的长达一个月的战斗中还有1000人负伤,200人失踪,120到150人被车臣抵抗力量俘虏。
    国际文传电讯社说,在格罗兹尼市区,成群的野狗在啃咬死尸,由于尸体无法及时掩埋,人们担心可能会发生流行病。
    【俄通社—塔斯社纳兹兰1月15日电】车臣元老会会长阿季佐夫今天告知俄通社—塔斯社记者,杜达耶夫之子奥弗卢尔的遗体已于14日下葬。奥弗卢尔是格罗兹尼战斗队员之一,他上周受了重伤,不治身亡。

“白色连裤袜”卖命

    【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1月15日电】来自各个国家的大批有作战经验的雇佣兵集结在格罗兹尼,给他们的报酬是“石油美元”。俄联邦国家杜马主席雷布金14日在中央电影工作者之家举行的会议上着重谈了这个问题。
    据国防部长格拉乔夫的声明,外国雇佣兵“在军事方面有高水平的职业技能”,并且“表现得特别残酷”。
    据政府新闻处的消息,仅1月2日这一天就在格罗兹尼北部俘虏了几十名来自阿富汗和约旦的雇佣兵,还抓到来自其他一些穆斯林国家的雇佣兵。
    来自乌克兰和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战斗队员也在参战,官方不称他们为“雇佣兵”,而称他们为“志愿者”。
    雷布金还说,在车臣活跃着一支来自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妇女支队,人称“白色连裤袜”。这个支队每参战一天可得1000美元,每打死一名俄罗斯军官还可以得到1500美元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