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为让美“怨恨而死”伊拉克大兴土木

    【路透社巴格达12月15日电】题:巴格达的“大本钟”为颂扬萨达姆而鸣
    巴格达大钟是伊拉克在海湾战争结束后进行大规模建设的象征。钟声在周围数英里之内都可听到,钟声就是对萨达姆·侯赛因总统的歌颂。
    巴格达大钟的钟楼高40米,钟摆重2吨,是伊拉克不顾联合国的贸易制裁而建造的几座巨大的建筑物之一。
    巴格达大钟所用的金属材料是从伊拉克军队在伊拉克的两次海湾战争(一次是1980—1988年同伊朗的战争,另一次是1990年占领科威特)中缴获的武器熔化而来的。
    随着1991年战争的结束,萨达姆不遗余力地要消除战争造成的破坏痕迹。盟军轰炸伊拉克期间炸毁的120座桥梁当中只有一座尚未修复。
    炼油厂、发电站、邮电中心、工厂和政府大厦——其中一些被夷为平地——全都很快地修复了。
    奉萨达姆之命,伊拉克建筑大军为修建一座两层的桥梁,消耗了18万吨钢和21.6万吨水泥。它是巴格达具有历史意义的主要建筑物之一。伊拉克人为修筑这座桥花费了9个月时间。这座桥开通时,萨达姆从桥的第二层走过,国家电视台播放了萨达姆铺下席子跪下祈祷的镜头。
    巴格达的摩天建筑物是高203米的“萨达姆之塔”。伊拉克工程师们说,修建这座塔用了数百吨钢和数十万吨水泥。数十万战后退伍青年参加了这些建筑的施工。
    尽管制裁还没有取消,建筑材料极为短缺,但为了美化首都,政府最近宣布,打算在巴格达市中心修建一座大清真寺。修建这座清真寺的工程师们说,这将是伊斯兰教历史上最大的清真寺。它宽1800米、长700米。它将有8座光塔和1个高150米、宽180米的圆屋顶。
    从联合国制裁开始以来,巴格达已兴建起数十座有巨大圆屋顶和拱形天花板的宏伟建筑物。
    上月,萨达姆以蔑视一切的口吻宣布,伊拉克将继续兴建宫殿等建筑以激怒美国,直至叫美国“怨恨而死”。

英国:梅杰政府举步维艰

    12月6日,英国一些保守党议员加入反对党行列,否决了政府在明年预算中关于提高家庭燃料增值税的议案。这对声望本已不高的保守党政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使其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
    今年以来,保守党在选民中所获支持率一直落后于工党。盖洛普民意测验12月9日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表明,工党在选民中的支持率高达61%,而保守党的支持率仅为21·5%,落后于工党39·5个百分点,差距之大在盖洛普民意测验的57年历史上创下了纪录。选民不满现状
    英国自90年代初陷入经济衰退后,保守党政府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束手无策,致使英镑地位不断削弱,到1992年9月不得不退出欧币汇率机制。此后,包括实业界和中产阶级在内的各阶层选民开始对保守党管理经济方面的能力产生怀疑,并逐渐减少对保守党的支。特别是中产阶级支持的减少对保守党的影响很大。据统计,目前保守党在中产阶级中仅获30%的支持,而工党的支持率则为44%。
    自去年以来,英国经济逐步回升,通货膨胀率较低,失业人数减少了50万。但是,经济的复苏并没有增加选民对政府的支持率,原因是公众并没有从经济回升中得到实际的好处。经济学家认为,目前的经济回升主要是出口额增加。一些以出口为主的外资公司情况较好,国内消费开支则增长缓慢。政府为了弥补前几年经济衰退所留下的财政亏空,于4月份推行增税政策,这样一来,第二季度的个人实际收入比第一季度还有所下降。全年的个人收入将只比通胀率高不到1%,从财政大臣克拉克11月29日提出的1995年预算案来看,明年的财政赤字仍将高达345亿英镑。所以个人收入大幅度增长的前景非常渺茫。正因为如此,很多英国人并不相信经济衰退已经过去,反而因为政府增税和个人收入减少、增长缓慢而对政府不满。失业率虽下降,但大部分新就业机会仅是低薪工作或非全日制工作,公众对此也不满意。保守党内部分裂
    路透社一篇新闻分析说,保守党从上到下都分裂成右派和左派、“欧洲怀疑派”和“亲欧洲派”,这使梅杰的保守党政府对于该往哪个方向走心中无数。这句话颇能说明保守党政府这两年来内讧不断的状况。
    去年7月,在批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问题上,“欧洲怀疑派”曾与工党站在一起,否决政府关于支持马约的动议,并迫使梅杰要求对政府进行信任投票,这才勉强渡过一次政府危机。
    今年3月底,在欧洲联盟表决机制问题上,梅杰只对欧盟作了有限让步,便招致“欧洲怀疑派”的猛烈攻击,有的保守党议员还公开要求梅杰辞职。
    11月初,政府提出的、本该在议会通过的邮局“私有化”提案,由于10多名左翼成员的反对,迫使政府放弃这一提案。
    在增加英国对欧盟预算分摊的数额问题上,“欧洲怀疑派”中约20名议员表示坚决反对将英国分摊的数额增加7500万英镑。梅杰曾事先声明将把欧盟预算案作为对政府的信任案提交议会进行表决,如得不到通过,将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尽管如此,在11月28日的表决中,仍有8名“欧洲怀疑派”议员投了弃权票。路透社认为,政府提案虽得以通过,保守党内部却留下深深的创伤。这8名议员因在有关对政府信任与否的投票中不支持政府而受到党纪处分,被停止参与执政党在下院的活动。
    11月29日,财政大臣克拉克提出了明年的财政预算,预算的增税措施中,包括将家庭燃料增值税由目前的8%提高到17.5%。12月6日,15名保守党议员与工党一道否决了政府的这一增税议案。这15名议员中就有刚受到处分的8名“欧洲怀疑派”议员,可见梅杰的处分措施没起到什么作用。舆论认为,这一议案遭否决是梅杰上台以来遇到的最大打击。因政府的一项重要财政措施被否决,这是自1965年以来的第一次。
    保守党前财政大臣拉蒙特讽刺梅杰“在位却不掌权”。工党领袖布莱尔说:“梅杰领导的是一个涣散的群体,它没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他们两人的话有一定的代表性。保守党内部不团结,使梅杰留给选民的印象是缺乏领导能力,不能统一全党意志,再加上保守党内部丑闻不断,这都严重影响了梅杰及其政府的声望。工党充满活力
    布莱尔自7月份当选工党领袖以来,宣布了一些新的政策主张,改变了往日依靠工会的传统,与大企业逐渐改善关系,同时提出公平税制,以争取低收入阶层的选票。在10月份的工党年会上,布莱尔提出修改工党党章公有制条款,目的是争取工商界和中产阶级的支持。在公众心目中,工党与以前不一样了,在政策上有了充分的灵活性,显得很有活力。在今年地方选举、议会补缺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中,保守党的得票率都落后于工党。目前工党正在迅速发展新党员,党员年龄也相对年轻。全党上下都在积极活动,争取选民的支持。相比之下,保守党则显得暮气沉沉。据统计,保守党员的平均年龄高达62岁,只有5%的人在35岁以下。保守党不但吸收新党员困难,而且每年约减少6万党员。目前保守党员人数已减到不足50万人,只相当于50年代的1/6。
    舆论普遍认为,保守党在1997年大选中将很难取胜。有的分析家认为,保守党要在下次大选中获胜,其在选民中的支持率起码应增加18个百分点以上。但记录表明,自1945年以来,没有哪一届政府能使其支持率从中期的最低点增加18个百分点以上。首相地位不稳
    对声望极低的保守党政府来说,要大幅度增加其支持率就更难了。现在梅杰面临的问题是,他的首相位子是否能维持到下次大选。梅杰自己表示要坚持到底,但是否能如其所愿,那就难说了。
    梅杰的地位早就不稳,去年英国人就称他为战后最不受欢迎的首相,可他却步履维艰地度过了几次危机,至今没有下台。究其原因,一是他在尽力缓和与“欧洲怀疑派”的矛盾,例如,他在欧盟科孚岛首脑会议上态度强硬,否决了德国提出的主张联邦主义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这一行动受到“欧洲怀疑派”的赞扬。二是党内还没有出现强有力的人物来取代他。现在能取代梅杰的潜在人物有工贸大臣赫塞尔廷、外交大臣赫德、财政大臣克拉克及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等。但是民意测验表明,这些人中不管谁当首相,保守党获得的支持率都将会更低。然而梅杰尽力维护其地位的结果用拉蒙特的话来说是“在位却不掌权”,而且看不出他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使保守党摆脱目前极不利的处境。
    作为英国的第一大党,保守党当然不会把执政地位拱手让给工党。在条件成熟时,有可能推出一个人来取代梅杰。不过,从目前情况看,不管谁当首相,保守党政府的前景都不会美妙。(房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