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对韩国的贸易逆差增加

法新社3月31日报道,1993年美国对韩国的贸易逆差增加3.04亿美元,达到23亿美元。

巴西石油公司发现新油田

美联社3月31日报道,该公司宣布,它在巴西东北部发现了一个油田,蕴藏量大约为220万桶,从而使巴西已探明的石油蕴藏量达到52亿桶。

俄罗斯1994年第一季度工业生产比去年同期下降25%

法新社3月31日报道,但通货膨胀率却平均下降了13%—14%。

建立睛雨表 防患于未然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3月5日一期文章】题:开拓通货膨胀的晴雨表
    金融市场对美国通货膨胀可能的发展趋势感到不安,说明更加迫切需要为通货膨胀的压力找到一个早期警报信号。货币的增加和随后出现的通货膨胀之间的必然联系,早已不复存在。农矿产品的价格能为各国中央银行提供一个替代的指针吗?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2月22日向国会提供的证词认为,黄金价格是通货膨胀的一个主要指示器。因此,他似乎暗示,金价从去年9月份的344美元一盎司上涨到现在的380美元一盎司,对促使联储最近决定提高利率起了作用。大多数经济学家把这斥之为巫术经济学。在70年代以及80年代初通货膨胀率高达两位数字的日子里,金价和通货膨胀之间看来确有联系;但是,在过去10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金价对通货膨胀的确发出了错误的信号。
    从传统上来看,金价精确地反映了对通货膨胀的预期心理,因为黄金是一种十分受人欢迎的避免通货膨胀损失的保值手段。但如今,这一论点看来不那么站得住脚了。首先,金价暴涨往往反映了国际政局的极度紧张。去年金价的上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国大量购买黄金。这并不能说明富裕国家的通货膨胀情况。此外,象掉期和期权之类的金融工具,现在提供了避免未来的通货膨胀损失的更为先进的方法。因此,黄金看来的确象凯恩斯所说的是一种“野蛮的遗迹。”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范围更加广泛的农矿产品价格指数,可能是一种预测通货膨胀的好指示器。1987年,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建议7国集团采用一种农矿产品价格指数,作为早期的警报指示器。要是它们当时这样做就好了:在那之后的一年里,本刊编制的农矿产品价格指数上升了70%。假如各国中央银行当时把这看成是一个迹象,表明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并在较短时间内采取紧缩政策的话,那么它们就不必以后再紧急刹车,最近的一次经济衰退原本也会是比较温和的。
    农矿产品价格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预测通货膨胀的方便的晴雨表,原因有二。最明显的原因是,成本的提高会在价格方面反映出来。例如,可可价格上涨最终会使巧克力块糖的价格上涨。第二,农矿产品的价格,主要是在富于灵活性的“拍卖”市场上确定的,而这种市场对需求的反应极快。因此,总需求的增加在原料价格上会比在消费品价格上较早地表现出来。
    在过去20年里,在7国集团中,每次通货膨胀爆发之前(大约一年),都出现过农矿产品价格急剧上涨的情况。不过,它们也发出过一些假警报,即农矿产品价格上涨,却并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在1983—1984年期间情况尤其如此。
    好几项研究证实,农矿产品价格能相当出色地预示通货膨胀的转折点。困难在于,发生作用的时间不同。此外。农矿产品价格的变化幅度,同因而引起的通货膨胀的程度之间没有确切的关系。
    然而,这并不令人吃惊,因为原料仅占全部生产成本的10%左右。单项农矿产品价格还要受如罢工所造成的供应问题的激烈波动的影响。这种问题对未来的通货膨胀带来的威胁,并不同于需求普遍增加所带来的威胁。
    英国克兰沃特一本森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利奥·多伊尔设计了一种新的农矿产品指数;这种指数试图把因需求变化而造成的农矿产品价格变化,同供应问题所造成的价格变化区别开来。
    多伊尔设计的“扩散指数”对由于农矿产品全面涨价而引起的平均价格上涨给予的加权数数,多于因一两种农矿产品价格上涨所造成的涨价所给予的加权。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波兰:经济显著增长 债务令人担忧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3月14日报道】题:波兰经济增长显著
    波兰目前出现了一种在欧洲来说十分积极的例外现象:一方面,国家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强化管理,不滥发货币,而另一方面,经济又取得了明显的增长。两者结合使波兰出现了一个小的经济奇迹。
    据华沙中央计划局估计,去年波兰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大约4%。工业生产增长了6%,建筑业和制造业生产甚至增长几乎9%。去年年底,国家预算赤字仅为43.9万亿兹罗提而不是原估计的81万亿兹罗提,赤字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8%,而不是原预计的5%。通货膨胀率从1992年的43%被降到35.3%。尽管实际工资和退休金略有下降,私人消费仍平均增长8%,零售消费品甚至增长11%。
    波兰的外贸也呈现出积极的趋势。据官方公布的数字,去年波兰外贸逆差为20.3亿美元,这中间包括所有欧洲联盟国家对波兰的10.3亿美元出口盈余。
    但是,波兰与德国的边境贸易额未被正式统计进去。据波兰中央计划局估计,仅去年波德边境贸易额就达到23亿美元。在边贸中,波兰获得大笔顺差,国库收入因而大增。如果把边贸计算在内,波兰的外贸收支状况就好得多了,甚至还略有盈余。
    波兰经济中出现了一个“灰色领域”,据估计,这一领域里所创造的价值几乎已达到“合法的私营经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即大约50%。迄今为止,这种地下经济的发展势头仍无法遏制。
    需要指出的是,波兰的内外债务也已达到令人担忧的程度了。1993年,债务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8%。固定的预算项目,例如对社会福利保险的资助和还本付息等,已经加重了国家的预算,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有所改变。国营企业拖欠税款现象十分严重,1993年已拖欠大约38万亿兹罗提(折合大约34.6亿马克),比今年波兰预计用于偿还外债的数额还多出8万亿兹罗提。
    目前,有将近300万波兰人失业。失业率为15.7%。较高的失业率减弱了居民对改革政策的支持
    。
    失业被看作是波兰社会前进中冷酷无情的两极分化的一种表示,它使某些地区变成了贫民区。正如最近的竞选活动表明,大规模的失业,为机会主义政治家们提供了一个攻击改革政策的额外借口和宣传他们的陈旧方法的机会。
    如果西方市场进一步对有竞争力的波兰产品开放,并且波兰能成功地吸引比到目前为止还要多的外国投资者来投资,也许能缓和一下这些矛盾。但迄今为止,外国在波兰的直接投资仅约34亿美元。

乌兹别克渐进式改革取得成效

    【《俄罗斯报》3月2日文章】题:改革的“软”方案(作者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鲁西诺夫)原编者按乌兹别克斯坦经济改革最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稳定。它是确定越来越新的改革措施的可靠航标灯。1993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4%,据专家估计,今年这个指标可能增长到15%。过去一个时期,乌兹别克斯坦逐步摆脱了硬性集中计划,走上了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发展商品货币关系的道路。
    今年1月,卡里莫夫总统签发了《关于继续深化经济改革、保护私有制和发展经营活动的命令》,为今后一个时期发展经济开创崭新的局面。
    总统的命令确定了各种所有制形式一起发展的战略。提高商业和服务业企业未来的所有者威信的措施也颇具吸引力。
    预期的所有制形式的变化表明,市场起中心作用的体制在乌兹别克斯坦实际上已成为一种模式。换句话说,正进行不采取休克疗法而进入市场经济的尝试。这正是卡里莫夫在整个总统任期内不断重复的原则:一个国家如果预备让国民受苦,那么这个国家就不能算是文明的国家。
    外国投资者的反应一开始就是积极的。巴基斯坦一家大型企业认为,总统命令有利于“乌兹别克斯坦保持在历史上形成的丝绸之路上的贸易中心地位,更广泛地与自己的伙伴进行合作”,并表示要在该共和国进行革新的经营活动。
    目前在乌兹别克斯坦注册的已有900多家合资企业。一些世界上最著名的公司积极参与实现乌兹别克斯坦远景投资计划。共和国已经与土耳其、德国、法国、英国、荷兰、奥地利、韩国、中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印度签订了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的双边协定。
    去年,世界银行等几家最大的国际性银行也在塔什干设立了办事处。乌兹别克斯坦银行工作者正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以及瑞士、德国、土耳其、英国和法国的银行进行合作。70家外国银行就是70条为乌兹别克斯坦经济提供养分和联系该共和国与世界经济体系的金融渠道。
    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试图消除彼此经济边界,使市场、资本和劳务相互渗透。现在,这三个实现了经济和谐的共和国的公民有权在整个新的经济区域范围内工作和开展贸易。这样,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就可以得到常言所说的“第二次喘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