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水资源-----中东问题的症结

    【德国《商报》2月15日报道】题:中东问题的主要症结——围绕水资源的斗争
    中东和谈第4轮谈判又毫无结果地收场了。围绕中东地区争夺的重要原因不是家园、土地、宗教信仰、意识形态,也不是人们所关注的石油,而是比石油还珍贵的水资源。
    战争的破坏使中东地区本来就有限的水资源受到更大威胁,这很可能破坏中东国家之间已经相当脆弱的联系。
    中东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人口的爆炸(到2000年中东人口将达到1亿),过快地城市化以及争取在食品和工业领域自给自足的政策,都迫使各国政府竭尽全力保卫它们极为有限的水资源。中东问题的关键——阿以冲突,其实质也在于水资源的争夺,再加上最近3年持续干旱,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
    中东地区的水资源是没有国界的。该地区国家大都利用公共河流系统和地下水。起源于土耳其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河流系统、尼罗河盆地和约旦河流域是3个大区域,总共包括15个国家。专家们认为,在这3个大区域内,埋藏着今后冲突的萌芽。
    以色列、约旦、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目前已经把它们所拥有的水资源全部利用上了。只有伊拉克和黎巴嫩还掌握一些额外的库存。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和以色列用的都是相同的水源。现在,以色列人、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以及约旦人每年缺水6亿立方米。
    一些阿拉伯理论家认为,4次中东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都是争夺水资源。
    以色列自建国以来,每次都通过较大规模的战争和对阿拉伯领土的占领获得新的水源。以色列目前控制的水源已从1960年的每年13亿立方米扩大到今天的每年19亿立方米。
    一些阿拉伯国家正在酝酿共同建设水利项目。但是,成本过高使它们望而却步。
    总之,中东地区的水资源问题是最难解决的。专家们警告说::“如果该地区国家不能共同找到一种解决方案,那么,中东将变成一个干旱和饥饿的地区。”

国际奥委会宣布:前苏联十二国统一组队参加奥运会

    【美联社瑞士洛桑3月9日电】国际奥委会9日宣布,前苏联的12个共和国已同意最后一次一道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
    尽管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要求单独参加,但是国际奥委会还是说服了12个前苏联共和国派出一支联合队参加在巴塞罗那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临时承认这12个国家各自的奥委会为国际奥委会的新成员,条件是它们必须以一支联合队参加今年的夏季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说:“我认为所有这些国家都希望独立参加,但是它们最终同意了我们的要求,即最后一次以一支联合队的形式参加奥运会。最重要的事情是所有这12个国家的优秀运动员都应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
    萨马兰奇强调:从1993年1月1日起,这些前苏联共和国可以作为独立国家参加国际比赛。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接受了国际奥委会的条件。这项协议可以确保乌克兰撑竿跳高名将布勃卡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
    格鲁吉亚是这12个前苏联共和国当中唯一一个非独立国家联合体的成员。
    格鲁吉亚代表团也是唯一在9日的会议上正式提出要求单独派队参加奥运会的代表团。但是他们的要求遭到萨马兰奇的拒绝。
    作为对格鲁吉亚人作出的一种姿态,萨马兰奇强调联合队并不代表独联体。萨马兰奇说:“这与独联体没有任何联系,联合队是一个体育上的概念,而不是政治上的概念。
    格鲁吉亚领导人十分清楚,这是他们让自己的运动员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唯一方式。”
    萨马兰奇说,他将指定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和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斯米尔诺夫为格鲁吉亚研究出最佳安排。作为对12个国家独立特色作出的一种让步,当联合队的运动员在巴塞罗那奥运会的个人比赛项目中获胜时,国际奥委会将升运动员所在共和国的国旗并播放他们的国歌。

匈否决制裁前领导人的法律

    【法新社布达佩斯3月3日电】据匈通社今天报道,匈牙利法院已经否决了旨在起诉在共产党45年统治下犯有罪行的官员的一项法律。
    这项法律尤其影响到负责平息1956年所谓匈牙利叛乱的那些强硬派官员。
    根茨总统请求这家法院对议会去年11月份通过的这项法律进行裁决。该法律得到了匈牙利总理安托尔领导的民主论坛的支持。
    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是,这项法律不符合宪法。
    这项法律规定,凡在1944到1990年犯有谋杀罪、造成死亡的侵犯罪和严重叛国罪的人都要到法庭受审。这项法律主要针对前共产党领导人、政府官员、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前警察部门的负责人。

两名拳坛高手将会战亚洲

    【香港《大公报》3月4日报道】北美拳击协会冠军塔克与美国拳击协会重量级冠军威瑟斯庞,有意于今年内在亚洲地区进行一场决战,以带动亚洲拳击事业的发展。
    塔克现为世界重量级第5号种子,他于1987年10月以前一直是世界重量级冠军。1987年10月在世界重量级冠军争夺战中,他与泰森交战,战足12个回合,最后泰森以微弱点数获胜。时至今日,很多观察家依然认为塔克是泰森拳击生涯中最强有力的对手。该次比赛是塔克45场职业比赛中唯一的一次失利。
    威瑟斯庞曾两度获世界重量级冠军称号,目前为世界重量级第6号种子,他的职业比赛记录为37胜3负。

印度人偷渡北美 集装箱权充客舱

    【德国《世界报》2月22日报道】题:在集装箱里旅行
    许多印度人原本想作为“无票乘客”偷渡到北美洲,后来在一个村庄解放了自己,很可能因此而救了自己性命。
    集装箱的内壁焊上钢架,钢架和支架间支上钢丝床,有44个男人可以在这里睡觉。
    下萨克森州佐尔陶市的一位刑警说:“这些印度人象动物一样被塞在里面。”这些印度锡克族人本想偷渡到北美洲,但他们在“牢房”里坚持了不到一天,因呼吸开始有困难而恐慌起来,于是用一个锤子在封死的集装箱上砸了一个洞,并打开了门。这次全德国组织的偷渡活动因此而曝光。
    一个印度人说,每个“无票乘客”为这次被许诺的旅行支付了5000马克。现在警方在寻找策划者。
    越来越多的迹象说明,警方在追踪一个在全德国活动的组织偷渡的集团,它专门以印度申请避难者为对象,在德国各地搜罗这种人。

安德罗波夫(一)

    【《苏维埃俄罗斯报》连载文章】题:尤里·安德罗波夫的政治生涯(作者罗伊·梅德韦杰夫)
    举行勃列日涅夫葬礼时,安德罗波夫登上列宁墓,以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发表了他的第一次公开讲话。当时他看起来有点疲倦,但绝不像有重病,更不用说已病入膏肓。
    安德罗波夫就在不久前当克格勃这个大组织的领导人,接着从1982年5月至11月当主管意识形态问题的苏共中央书记时,就显示出很强的工作能力。他每天9时整准到办公室,直到深夜才回家。而且每天早晨在家以及去办公室的车上就看完了早晨出的报纸,晚上回家时还要带回不少文件看。即便星期六他也来办公室,只不过稍晚些,是上午11时到,工作6至7个小时后才离开。星期日他通常让秘书和助手休息,自己则在中午1时来到位于卢比扬卡的办公室,阅读大量文件。
    他晚上几乎从不串门,只是偶然到莫斯科近郊树林中散散步。他不喜欢大海,却喜欢森林。他对同他接近的人说,他退休后会去当护林员。安德罗波夫看东西很快,一个工作日内他不仅可以看完,而且可以仔细阅读600页文件或文章。他记忆力惊人,竟能逐字逐句地引用匆匆看过的长篇文章中的话,这往往使新来的人惊叹不已。
    然而朋友们都知道他身体欠佳。早在60年代中期,安德罗波夫就患过心肌梗塞。我在60年代初认识的安德罗波夫在苏共中央的几名顾问对我说,他们的上司有糖尿病。后来我得知,这是肾性糖尿病,因为安德罗波夫年轻时就患过慢性肾病。由于他极注意科学的生活方式,严格的饮食制度和重视预防工作,便抵销了这些病的后果,使其几乎没有影响他的工作能力。
    还有一种比较重的病,是他从阿富汗带来的,安德罗波夫曾于1980年初和1981年去过阿富汗。这种病叫“亚洲流感”,它几乎使安德罗波夫的所有内部器官都受到损伤,特别是本来就有病的肾脏。甚至他在出院后还常常昏倒,而且旧病常突然复发,这使他的工作能力大大下降。
    安德罗波夫的主治医是阿尔希波夫。安德罗波夫既可在克格勃的医疗机关就诊,也可在苏联卫生部克里姆林宫第四总局的医疗机构就诊,该总局由当时兼任勃列日涅夫主治医生的恰佐夫领导。安德罗波夫同恰佐夫个人关系不错,但在1982年底的一次就诊时,恰佐夫询问了安德罗波夫的健康状况,同时表示他想当安德罗波夫的主治医生,但遭到了后者的拒绝。安德罗波夫说:“您不必担心,您的事已经不少,我对多年负责我健康的医生十分满意。”
    整个1982年安德罗波夫的工作都十分紧张,他只有一次离开莫斯科作了短暂休息。11月和12月他当上总书记后,工作更忙了。这不能不影响到他的健康。
    他的慢性肾功能不全症越来越重,不得不越来越频繁地靠国外进口的“人工肾”装置来清洁血液。
    1983年头几个月,安德罗波夫的健康进一步恶化,2月底,肾功能不全症使得他的肾完全失去工作能力。从此以后,他不得不全靠“人工肾”生活………
    医生起先还相当乐观。1983年3月,安德罗波夫在总书记办公室接见了作家马尔科夫,这是他的老熟人,当时任作家协会理事会第一书记。安德罗波夫没有向马尔科夫隐瞒自己的难处。他说:“你瞧,格奥尔基·马克耶维奇,医生只给我7年时间。可是你知道,这里的一切搞得有多糟,恐怕用几十年时间都理不出头绪……”
    我想,除了6至7年的“最大限度计划”外,他也订了一个2至3年的“最低限度计划”。根据他的活动可以推测,在这期间他打算在国内严格地整顿秩序,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要依靠严明的纪律,而不是依靠民主、公开性和多党制。他建议开展广泛而谨慎的经济改革。
    他无疑希望完全剥夺勃列日涅夫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集团”的权力,在党内形成一个新的领导集团,按照西方的术语,可以把它称作“安德罗波夫班子”。
    为此,他必须担任这个党的领导,直到召开例行的27大。他需要把在他倡议下党内和国内发生的变化在苏共中央的新组成中以及苏共新党纲和代表大会的决议中固定下来。但是安德罗波夫却没有想到,他不仅没有能活到新的一次党代会,甚至都没有活到计划于1984年3月4日举行的苏联新的最高苏维埃选举。(一)

沙特政府劝阻捐助激进穆斯林

    【美国《纽约时报》3月1日文章】题:沙特人设法阻止给激进的穆斯林提供资金
    沙特阿拉伯政府开始悄悄地劝说富裕的沙特人,在向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等地的激进的原教旨主义组织提供资金支持伊斯兰事业时要格外小心。
    沙特官员和外国外交官说,最近10年里富裕的沙特人在政府的默许下给这类组织捐了数十亿美元。他们以为,支持它们,就能为沙特保守政权结交天然盟友,构筑成反对左派和阿拉伯民族主义政府的堡垒。他们捐出的钱用于它们建造清真寺、学校、诊所和原教旨主义组织的寓所。
    然而,据一名外国使节说,海湾战争表明,沙特人支持的是假朋友,因此沙特政府教育捐款人,“我们给钱是要支持伊斯兰事业,不能援助反沙特的家伙。”在一年前的海湾危机中,包括接受沙特人钱的约旦伊斯兰兄弟会、突尼斯的复兴党等都是根深蒂固的反沙特组织。
    但是,沙特政府的劝说能否成功还很难说,因为人们往国外的巨额汇款是无法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