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匈牙利著名共产党改革家第一届全国会议呼吁加快为纳吉恢复政治名誉

美联社二十一日报道,大约四百人出席了这次大会。

南朝鲜和中国关于交换贸易官员的第二轮谈判没有取得进展

美联社报道,这次为期三天会谈是于二十日结束的。

孟加拉国民族正义党将发起新的联合各反对党的全国性活动

法新社二十一日报道,此举目的是要强迫艾尔沙德总统下台。

印度二十二日成功试射了它的第一枚中程导弹

法新社报道,这枚导弹的试射曾因技术原因数次推迟。

苏副外长罗高寿将访问印度向拉·甘地通报中苏高级会晤情况

这是法新社二十一日报道的。

苏联向日本旅游者开放库页岛

美联社报道,七十七名日本旅游者二十二日乘船离开日本前往库页岛,他们将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登上库页岛的第一批日本人。

埃及外长马吉德二十一日参加阿拉伯联盟外长会议

外电报道,这标志着埃及在被停止其会员资格十年后重返阿盟。

黎巴嫩对立各派领导人可能应邀在阿拉伯首脑会议期间同阿拉伯各国领导人会晤

路透社二十二日报道,这一消息是一些外交官透露的。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二十一日晚抵达利比亚访问

法新社报道,这次为期四十八小时的访问事前没有宣布过。

全球政治气候变暖的时期已经到来

    【塔斯社莫斯科5月20日电】今天《真理报》刊登了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外交部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答该报记者问。
    问:米·谢·戈尔巴乔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访问刚刚结束。您能不能把苏中最高级会晤放到整个世界政治的角度来谈谈?
    答:我应当强调指出两个伟大社会主义国家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性。从今以后,这是我们生活的现实,是当今世界的现实。
    确实,在政治中这种现象的出现不是突然的和如此简单的。这些现象反映了全世界发展的规律和趋向。近年来,我们大家都已成为向戈尔巴乔夫所说的国家相互关系“和平时期”的历史性过渡的参加者。可以说,全球政治气候变暖的时期已经到来。我们这里变暧时期的到来是通过下列措施达到的,即通过销毁核导弹,削减军队和常规武器,在军事方面采取信任措施,减少军费开支,实现地区政治解决,扩大在人文方面的合作,相互协作解决经济和生态问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苏中关系正常化是对符合和平利益的上述过程的巨大贡献。
    问:能否得出下列结论,即随着苏中关系的正常化,国际关系定将逐渐走上新政治原则的轨道?
    答:我可以说,肯定会走上这一轨道。但我不能断言,现在这一过程已经不可逆转。
    尽管最近时期显示出了巨大的突破,却没有理由盲目乐观,因为在国际范围内,很遗憾,新思维也受到不小的抵制。在国家间关系中,思想上对抗的世界观形成了自己的营养层,而且这一营养层任何时候都没有消失过。

塔斯社时事社报道北京街头局势

    【塔斯社北京5月20日电】由于群众的示威游行正在继续,北京的形势仍然紧张。北京时间早上10点,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发了中国国务院在“北京部分地区及其郊区实行戒严”的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战斗直升飞机再次出现在城市上空。
    在北京时间10点45分时,北京重新部署了在首都集结的军队。由于与大学生进行了直接接触,他们被换到其他地方去了。在军队的组成中发现有步兵和装甲兵部队。
    大学生们得到警告说,为了执行中国国务院实行戒严的命令,“将采用一切必要的宪法手段来维护秩序”。在北京市各地,大街上出现了群众,首先是青年的集会,对大学生表示支持。
    据美联社报道,北京市长宣布,军人有权为维护秩序而行动。
    今晨,从8点起,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直升飞机在北京的中心地区,包括天安门、长安街、复兴门、北京火车站和东南到北京的铁路和公路线上空低空盘旋。
    今天中国首都的订户没有收到报纸。
    当地时间16时,首都局势有了某些变化。人民解放军空军的直升飞机停止在中心街区上空的巡逻,街道和广场上没有出现解放军部队和武警部队。
    绝大多数政府机关和企业、大致所有的商店、公共饮食和为居民服务的店铺、市场都在正常营业。除市中心外,北京各区的公共交通仍在运行。市内电话和邮电工作正常。
    【时事社北京5月21日电】建国以来首次实行戒严的中国首都北京,20日晚,以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为中心,几乎所有的主要公路上都挤满了人群,估计人数达到200万人,这是自一系列游行示威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
    北京市当局宣布从20日上午10时起实行戒严。但是反对戒严的市民和学生晚上一齐涌向街头,事实上占据了主要道路和十字路口。
    人民解放军直到当天深夜仍未出动镇压示威游行。但是,人们担忧军队介入会出现流血的事态。
    【塔斯社北京5月21日电】昨天夜间,中国首都的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以及附近的其他街道上该市青年继续进行示威游行,从报道中可以看出,虽然大多数学生已经停止绝食。广场上的秩序由积极分子来维持,这些积极分子呼吁游行参加者保持平静和克制。大学生组成的人墙切断了通往人民大会堂的正门(即东门)、故宫博物院和中南海的入口。
    到上午八时半为止,昨天当局宣布的在北京一些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实际并没有生效。有组织的行动参加者控制着城市。他们成立的机动小队不断地在城市巡回,在许多地方,在一群群的人中可以看到带红袖章、手拿喇叭筒的宣传员。
    参加封锁通向市中心的几条大马路、同时也保证机动小队和急救车通行的人们采取的措施非常有组织性和计划性。
    通向北京的全部路口都有大学生和出来帮助首都各高等学校学生的工人进行纠察。

美报报道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太平洋沿岸地区经济发展将减慢

    【美国《商业日报》4月28日报道】题:研究报告预计太平洋各国经济发展减慢(记者
    乔希戈尔茨坦)
    今天发表的一份新的研究报告预计,太平洋沿岸各国及地区的经济增长在今后两年内将出现中等程度的放慢。
    来自太平洋沿岸各国的一批经济学家共同预测说,经济增长放慢将使大多数太平洋沿岸国家的进出口增长放慢。
    这项研究报告预计,太平洋沿岸各国及地区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将从去年速度超出预计的6.9%稳步下降,1989年将降为5.8%,1990年将降至5.1%。
    这项研究报告是由一个来自工商界、学术界和政府的个人组成的团体——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在旧金山发表的由圣迭戈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劳伦斯·克劳斯指导这个项目。
    研究报告在做出上述预测的同时强调,增长放慢不应当被看作是经济衰弱的标志。太平洋沿岸所有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仍将是正数。报告说,大多数经济增长放慢的情况将是由于为了避免经济过热而实行自我限制造成的。
    预计该地区只有新西兰和印度尼西亚在今后两年里经济增长率将有所提高。
    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香港、日本、朝鲜、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台国和美国的经
    、泰济增长率全都会下降。
    据这份报告说,预计国际贸易增长率下降将与该地区经济活动较为呆滞的情况同时出现。
    一直以极高速度增长的中国和新加坡的出口将开始平缓下来。中国去年的出口增长近21%,预计今年只增长8%,1990年也差不多是这个数。新加坡的出口增长率将从去年的32%下降到今年的12%和明年的11%。

中国发展需要和平国际环境

    【法国《费加罗报》5月15日文章】题:中国:不会回到过去的年代
    自从1987年召开了党的第13次代表大会以来,中国就采用了两个口号:和平和发展。一位专家强调说,“这二者是并行不悖的。经济发展是关键的关键。但是没有一个和平的环境经济发展的目的也达不到。”
    中国正从3个方面采取行动,其中的两个方面——国内的稳定和对日益增长的人口的控制只能取决于中国自己。然而,第3个因素——周围环境的必要的稳定——就不单单取决于中国自己了。这种迫切需要说明了为什么要同苏联搞关系正常化,这种正常化能使中国缩减由于对北方邻居的不信任而大量投入的军事投资。同时也说明了为什么要一再地向国外采取主动行动。一位外交官指出:“香港的问题已经解决,台湾问题也将解决。同日本的关系不错,印度的拉·甘地也已来过中国”。一位欧洲国家大使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苏关系正常化就构成了“一个本身不是目的的重要阶段”。
    既不会出现中苏轴心也不会出现北京—华盛顿“战略关系”,这是一句格言。就象是要向克里姆林宫提醒这句格言一样,在戈尔巴乔夫要去上海访问的当天,来访的美国军舰就停泊在上海港。为了既平息美国人的热情又减轻苏联人的怀疑,中国公开反对美国的“星球大战”,并继续向伊朗出售蚕式导弹。对苏联也是采取同样的手法。所有中国负责人都赞扬迫在眉睫的正常化并说希望取得最大的成果。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已明白了这一点。他在去年9月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发表的第二次重要的“亚洲讲话”中就已经酝酿了为实现开发西伯利亚的古老梦想而建立“中—日—苏三角经济关系”的设想。在北京的一位专家认为,“如果中国能从中得到好处,它就不会说不同意。但是从根本上说来,中国只会对它本身的发展感兴趣。而它的这种发展是通过可口可乐而不是通过伏特加来达到的”。

埃菲社报道:莫斯科在亚洲寻求稳定合作

    【埃菲社莫斯科5月20日电】题:莫斯科在亚洲寻求稳定与合作
    使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中苏最高级会晤的积极成果,将可以使克里姆林宫的目光转向亚洲,以寻求有利于该大陆稳定的政治经济合作。
    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在亚洲的政治战略是,扩大苏联同该大陆及太平洋地区的关系,以便缓和在争夺霸权时期产生的政治紧张空气。
    戈尔巴乔夫在北京提出的关于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在联合国的帮助下成立一个常设协商和咨询机构的建议,表明莫斯科希望有一种有能力在地区冲突爆发之前就能使其平息的机构。
    莫斯科还希望有一个讲坛,可以讨论包括苏联75%领土的亚洲大陆的发展合作问题。中国和苏联都有相互学习的东西,两国也似乎都认识到了这一点。
    但是,在广大边境地区的经济合作,对苏联和对中国来说,都是一种促进亚洲地区发展的方式,同时也是在实践友好睦邻关系。
    在实现了同中国关系的正常化以后,除了正在谈判中的柬埔寨问题以及进行挽救阿富汗政权的努力以外,苏联在东方已没有悬而未决的问题了。因此,现在苏联可以专心地发展它同亚洲最大的资金来源国和经济巨人日本以及美国在该区的其它各盟国的关系了,而且还能对这些国家发挥一种亚洲和欧洲之间的桥梁作用。

加拿大外长要求保持克制

    【法新社渥太华5月21日电】加拿大外长克拉克21日在发表的一个书面声明中说,“我们相信,当前的局势将和平解决,使用武力将避免。中国政府和学生在过去几周已表现出相当大的克制态度,我们希望这种克制态度将继续得到贯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