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官员说苏今年坦克生产急剧增加

    【路透社华盛顿5月8日电】美国国防部官员们今天说,美国军事当局正在对下述情报进行再次估价:今年第一季度,苏联的战斗坦克生产可能有急剧增加。
    要求不透露他们身份的官员们是在评论《华盛顿时报》8日发表的一则消息时讲这番话的。这则消息说,尽管戈尔巴乔夫曾许诺将大量削减军事力量,但苏联工厂今年生产的T—72型和T—80型坦克达到了创纪录水平。
    该报说,来自美国军事情报局的情报估计,如果按今年第一季度的生产速度继续发展,今年苏联战斗坦克的生产可望达到4200辆。
    通常,苏联每年生产3500辆坦克,而美国每年生产600辆M—1AI型战斗坦克。

英推行玛里琳计划扩充兵员

    【法新社伦敦4月14日电】题:英国军队要靠玛里琳计划来扩充队伍
    英国皇家军队最近为克服兵源短缺进行了它历史上最为艰巨的一场战斗。代号为玛里琳计划的首要目标是吸引更多的妇女和移民青年站到英国国旗的下面来。
    自70年代以来,兵源短缺影响着海、陆、空三军,特别是陆军,这还是第一次。自4月1日以来,陆军缺260名军官和2000名士兵。
    据国防部预测,由于人口危机,应征年龄(15岁—24岁)的年轻人的人数在90年代将下降大约1/3。军官中有1/2来自大学生,它也将减少10%。
    更令人担忧的是,年轻的军官和士兵由于被私营部门的高薪所吸引,他们大批脱离军队。
    因此,国防部抛出玛里琳计划(即“兵源短缺的90年代的军力配备和招兵工作”计划),这个计划要在两方面开展工作,一方面要在妇女和少数民族中去招兵,另一方面要重新提高军人职业的价值。
    玛里琳计划至少要招募1000名妇女(现在已有5700名妇女在英国陆军妇女队服役),还要让她们担负更多的责任。现在还谈不上派她们去参加战斗,但将让她们参加多种多样的工作,特别是在卫生队和辎重队。甚至还将准许她们在生育1次或几次后再来服役。
    虽然军队经常被指控有种族歧视行为,它仍试图用宣传来吸引移民青年(他们占总人口的6%,但入伍者不足2%)。
    玛里琳计划现在已经在打用尼泊尔廓尔喀人组成一个旅的主意,这个旅是由经验丰富的尼泊尔雇佣军组成,它一直在为帝国效劳,现在驻扎在香港。到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这个旅将驻扎英国。国防部不久将就“请你应募当兵吧,请你再次服役吧!”这个主题开展它8年来第一次的电视宣传活动。

农民对日本自民党不满

    【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9日文章】题:农民的不满可能使日本执政党蒙受重大损失
    在日本的49个县中,有近半数县的年轻农民最近发誓不让执政党候选人参加即将进行的选举以对该党进行惩罚。有的农民支持社会党人或其它反对党候选人,有的人甚至试图成立农民党。农民已经在地方选举中搞掉了几个自民党候选人。
    这就给自民党在今年的国会选举中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农民有高度的组织性。他们占日本全国人口的不到5%,代表25%的选举力量。他们对税收制度感到不满,对里库路特丑闻暴露出的行为深恶痛绝。据日本《朝日新闻》5月9日公布的一项民意测验表明,实际上,可能只有1/4的选民投自民党的票。
    东京一所女子大学的一位专门从事乡村问题研究的教授说:“这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对自民党是个巨大打击。”
    的确,如果反对党能够利用这种不满情绪,自民党可能会发现它所掌握的权力比1948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小。
    接受《朝日新闻》民意测验的人中有3/4的人预计自民党在今年的选举中至多能够取得微弱多数。该党目前拥有70%的选票。
    从贸易上讲,选民倒戈至少可能使自民党近乎于无法对美国的任何压力作出让步。美国的贸易压力使农民和零售商蒙受损失。不满的农民说,事实上,农民的不满是由美国引起的。

西德报纸文章:匈牙利的民主模式还得经受考验

    【西德《南德意志报》5月12日文章】题:布达佩斯的改革将变成一片废墟?副题:匈牙利的民主模式还得经受考验
    迄今为止,匈牙利是在经济和政治改革方面走得最远的社会主义国家——比波兰远。在这个国家里,执政的(共产)党能够通过同反对派订立一种权力分配合同,继续保持其领导地位,这同匈牙利不一样,在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准备冒实行多党制的风险——也不惜冒失去权力的危险。8月份布达佩斯的议会将颁布一条使新成立的、已在开展活动的政党具有合法地位的法律。预订明年举行议会选举,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必须在这次选举中同竞争对手较量。如果共产党人在那之前不能解决这个国家的一些最明显的经济问题,那么它就必须估计到会被选民们逼上反对党席位,或者至少要同其他党联合执政。
    那将是一个单独执政的共产党第一次服从选民的自由意志。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本周放弃了对任命部长和国家和经济中的其他领导人有提出决定性意见的特权。年轻的总理内梅特立即利用了这一点,他改组了政府,换了6名最重要的成员。他用这种方式加强了他内阁中的改革派地位;看来他是目前匈牙利最有活力的政治家。
    党首脑格罗斯也不是没有行动,但成果较少。把年老有病的卡达尔从党内的一切职务中“解脱”出来,这与其说是一个改革者的行动,不如说是老的习惯做法的再版;格罗斯这样做的意图更可能是使匈牙利人从议论目前的忧虑转为议论过去的事情。格罗斯任职一年半的时间里所执行的杂乱无章的经济计划对这些忧虑的出现起了不小的作用。内梅特在议会上毫不留情地对他提出了这种指责。
    当过政治监督人的格罗斯看来只是在一定的条件下才能胜任改革家的工作。他虽然更倾向于有改革精神的力量,但也设法不把教条主义者和保守派全都吓跑。他想走中间道路,以避免党的分裂。党如果分裂,匈牙利就可能出现混乱。目前看来更可能形成由改革派组成的党内派别。为首者波日高伊·伊姆雷4月中曾同其拥护者在凯奇凯梅特集会。会上有人提出要格罗斯下台的要求。这位党的首脑由于作了一些突然的决定而不得人心;他的星辰正在坠落。提前召开的党代会可能使他下台。
    如果匈牙利的使共产党单独统治过渡到民主制的尝试失败了,那对东欧其他国家的改革尝试不会不产生影响。那样的话,布什总统7月份访问布达佩斯时将只能看到一片改革的废墟。

霍尔毁了美利用苏通讯弱点的计划

    【法新社纽约5月7日电】《纽约时报》7日说,美国当局相信,上周因间谍罪而被监禁的一名美国陆军准尉曾向东方集团提供了有关美国电子间谍手段的关键性情报。
    现年30岁的詹姆斯·霍尔因被起诉犯有间谍罪而被西柏林军事法庭判处40年监禁。他是去年12月20日被捕的。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戴维·博伦说,这个间谍给美国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失”。
    《纽约时报》说,苏联于1982年招募了这名准尉。他的活动毁灭了一项旨在利用苏联通讯系统的弱点的计划,该计划耗资数亿美元。
    据这家报纸说,霍尔是报酬最丰的苏联间谍之一。6年内,他从苏联和东德得到大约30万美元的酬金。他是被一名在东德政府中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人员发现的。

卡斯特罗答记者

    【秘鲁《人民》杂志3月16日文章】题:卡斯特罗采访记(智利《事务》杂志记者安德烈)安德烈:有一天,您曾坦率地,而又略带讽刺地谈到“苏联的新空气”,这是否意味着同戈尔巴乔夫关系并不融洽,是这样吗?卡斯特罗:我同戈尔巴乔夫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们同他的关系,已不再象以前同他的前任那样是家长式的。戈尔巴乔夫正在为苏联人民谋求“他们的”发展方式,但是,我们是加勒比人,同样的一种改革,也许在这里不会产生同样的影响。可以说,戈尔巴乔夫对我是以诚相待,十分坦率的,但愿能更好地保持和加强这种关系。戈尔巴乔夫之所以需要改革,是为了解决苏联的一些经济问题。
    安:以往您同苏联的哪一位领导人交往较深?
    卡:实际上同哪一位都没有特别深的交往,要说有,同勃列日涅夫曾在最后阶段联系较多。
    安:那么,请您谈谈,古巴何时会象其他国家那样实行开放?
    卡: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实际情况,有自己的特性。我们没有出现过斯大林主义,也没有进行过俄国式的土改。我们是加勒比人,我们在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实行民主。
    安:所说枪毙一事,您是怎样认为的?
    卡:你们只会说在古巴有多少多少人被枪毙,而从不说我们对哪些人提供了住房、医疗和教育条件。你们忘记了我们当时完全处于麦卡锡计划时期,他们对我们进行封锁,企图搞垮我们的政权。可以说,当时完全是另一种环境,现在已不是这样。我还是要这样说:我们犯了幼稚的错误,我们曾想模仿那些不同于我们特性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传统做法。
    安:可是,曾听说不止一次,而是许多次想输出古巴革命,您对此又作何解释?
    卡:我们认为,拉美是美帝国主义的一个殖民地,这是事实。因此,我们支持那些最激进的党,支持那些最冒险的革命。然而,我们从未想领导左派。只是当他们发生分裂时,我们才支持其中最极端的一派,因为,我觉得他们同我们更接近。
    安:如果说里根取得了同苏联的谅解,那么,布什有可能同您达成协议,这样,他的名字将可能被载入史册。您对这个问题是如何看的?
    卡:我认为,只有当美国人让拉美取得独立而不再作为占有时,布什的名字才可能在历史上占一席之地。当然,美国已学会同社会主义共处,同中国和苏联的关系就是很好的两个例证。

日本人看中「蓝色海岸」 法国人惊呼「巴黎陷落」

    【西德《世界报》3月8日文章】题:日本人想去“蓝色海岸”现在巴黎把旧建筑当文物保护起来
    同外国人签订的耸人听闻的出卖合同,在巴黎引起了公众的叹息:“外国人把整个巴黎都买去了”,在日本的朝日酿造集团接管了有名的三星级饭店“卢卡斯—卡东”之后人们这么说。不久前豪华百货商店“特瓦·加吉埃”落入日本人之手。
    在过去的30年中,这个国家已多次看到外国人浪潮的涨和落:先是资本雄厚的英国人,然后是美国的亿万富翁,接着是阿拉伯的石油酋长,现在则是日本人的伟大时刻,对他们来说,买下一块法国白兰地酒商标或波尔多地区的一个种植葡萄的小山是一件体面事,在圣路易岛上拥有一套豪华住宅也是体面的,他们会不动声色地表示愿意为一平方米出价5万法郎。
    法国的地中海沿岸显然是没有开尽的金矿。现在日本人看中了“蓝色海岸”。因为他们要绝对有把握时才投资,所以行动十分谨慎:他们花3个月时间对地中海沿岸进行拍摄,以确定最漂亮、最豪华的别墅在哪些地方,买下这些别墅是可以开创新产业的。
    服务对象是日本的“白头发”,即领养老金的和退休的人,他们的最大愿望是在法国豪华而舒适的环境中度过晚年。
    但是,许多日本人难以适应新的环境,因为他们中会讲法语的人很少。
    东京的一位企业主说:“不掌握语言,在法国是不会幸福的。”
    他说,日本的许多商人在寻找奇特的宫殿,以便用体面的招待会给要求高的顾客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将吸引大量旅游者,为之制订内容丰富的活动计划,有包括饭店和高尔夫球场在内的综合设施。
    把不动产售予外国人的局面是几乎无法控制的,购者常常以代理人和不知名的公司出面。所购之物最后到谁手里,事先几乎无人知晓。政府可能是为了防止法国人恐慌而把一些建筑如“富盖”饭店作为“文物”保护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