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布什同密特朗就欧洲短导问题取得了一致意见

据路透社二十日报道,贝克在这两位领导人会谈之后说,美方提出的一项解决北约短导争议的建议得到密特朗总统的支持,他们的意见完全一致。

大多数伊斯兰国家外长二十日重申支持限制朝圣人数的计划

美联社报道,这些部长是在举行了四天会议后发表的新闻公报中表示上述意思的。

苏一名空军上尉二十日驾驶一架米格29战斗机叛逃到土耳其

据路透社报道,这名苏空军上尉在土要求政治避难。这位空军上尉从苏联格鲁吉亚起飞时手臂中弹负伤。

民柬方面十九日公布的一份材料说目前有一百二十五万越南人居住在柬埔寨

路透社报道,有些越南军人也受命留住在柬埔寨,并同当地女子结婚。

匈牙利党内的改革激进派二十日在匈南部城市塞格德召开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据法新社报道,波日高伊等将在会上讲话。会议将讨论国家的民主转变及其他社会、经济问题。

美一内阁级委员会建议布什宣布日本为不公正伙伴国

据法新社十九日报道,其原因是日本抵制美国的木材出口。

数以千计的莫斯科群众十九日上街游行


    路透社报道,游行群众要求重新恢复对克里姆林宫高层领导受贿事件的调查。

外报评中苏关系正常化

    【日本《读卖新闻》5月19日报道】由于实现和解,中苏两国将加强经济上的互相补充关系,两国的经济合作与人员交流等将进一步加强。不过,两国进一步要求西方提供资本和技术的情况不会改变。调整对外立场是可能的,不过,双方都会把本国的利益放在最优先的地位上,这是不言而喻的。
    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在北京讲话中宣布了在远东单方面削减12万兵力的具体内容。与此同时,还提出了在亚太地区常设多国间协商机构的建议。似乎可以说,这表明苏联关注该地区的美国军事力量,并把包括核武器在内的一揽子裁军与安全放在心上。
    【《日本经济新闻》5月19日报道】毫无疑问,中苏和解将对国际形势产生良好的影响。目前美国将不得不重新研究其同东方的外交。而且,中苏两国都把改善同西方的关系作为目标。东西方关系将进一步扩大。中苏和解本身将直接关系到远东紧张局势的缓和。这是因为,中国方面要求苏联撤走其驻扎在中苏边境地区的军队,苏联方面已开始接受这一要求。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在去年12月宣布的削减苏军50万人的削减计划中表明,在远东削减兵力12万。
    【美国《商业日报》5月18日报道】中国和苏联都努力重建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这是走向加强区域稳定的一个重大步骤。对中国来说,戈尔巴乔夫先生的访问可能象1972年尼克松访问一样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对美国来说,戈尔巴乔夫的访问又一次提醒人们注意必须适应这样一个世界:事态不能简单地被理解为东西方之间摩尼教式斗争的表现。
    【保加利亚索非亚《晚报》5月18日报道】中苏两国两党领导人的高级对话和合作,以及两国领导人的政治新思维打开了两国关系春天的大门,接近和友好蕴育着对亚洲大家庭的平静与对世界和平的共同关心和责任。
    戈尔巴乔夫对中国的成功访问使中苏关系出现了转折。

《纽约时报》报道:美正辩论美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政策

    【美国《纽约时报》5月19日报道】随着中苏首脑会谈的举行,美国内正开始就美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政策进行辩论。
    一派认为美的战略利益、潜在威胁以及军事需要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因此反对进行重新研究。这一派承认苏联的侵略性有所减少,并正同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改善关系;但是他们怀疑苏联裁军的建议,认为这些建议的目的是要削弱和大大限制美海军对威胁作出反应的能力。
    这一派特别强调美在菲律宾和日本保持强大的前沿军事力量的重要性。他们认为,如果减少这一地区的力量,不但会限制美在太平洋而且会限制美在印度洋及中东的制止侵略的能力。
    另一派认为威胁已经减少,这一地区一些国家已变得更为强大和更有信心,保持原来那种军事态势已没有必要。他们主张作出适当的改变,使安全力量能符合威胁的情况。
    他们认为中国和越南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大可能是它们的邻国及美国的敌手,苏联仍然是对手,但紧张程度也会减少;在太平洋产生潜在战略威胁的可能性将减少。在朝鲜半岛,只要南北朝鲜同意裁军,美国也应当削减它在南朝鲜的驻军。
    这一派强调美仍然是亚洲太平洋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平衡中的重大因素,但是,构成平衡的各种因素需要重新估计。他们提出要同苏联研究通过建立信任和安全措施来减少不测的情况,可以召开包括中苏日美代表在内的多边会议来讨论可能会发生的威胁以及寻找减少发生不测情况和危险的地区。

伊朗正重新考虑同西方关系

    【合众国际社麦纳麦5月19日电】官员们和外交官今天说,伊朗恳求中国和苏联向它提供为同海湾敌人伊拉克争雄所需武器的努力显然已失败,这可能迫使伊朗执政的毛拉们重新考虑自己同西方民主国家已受损害的关系。
    伊朗说,它急需先进的武器,通信技术和战斗机,因为盼望能从法国和苏联买到地对地导弹和喷气战斗机的伊拉克仍占领着伊朗数百英里的领土。
    驻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外交官们今天说,伊朗领导原指望中国同伊朗签订几笔以石油换武器的协议。
    这些阿拉伯外交官说,在去年8月两伊签订了停止敌对行动的协议后不愿看到海湾军备竞赛升级的中国拒绝签订这种协议,而表示愿意加强两国经济合作。
    据德黑兰《世界报》说,中国已同意购买伊朗石油的数量翻一番,每年至少购买20亿桶,用以换取中国的原材料。这家报纸又说,中国还将在伊朗援建四座300兆瓦的电站。
    德黑兰是在去年8月海湾战争停火后开始向苏联提出请求的。在那以前,伊朗精神和政治领袖霍梅尼认为信奉无神论的莫斯科只不过是比他的“最大敌人”美国稍许好一些的“大撒旦”而已。
    驻海湾的一位东欧外交官说,克里姆林宫及其东欧盟国到目前为止一直不愿意向伊朗出售它可能用来对伊拉克构成真正威胁的先进军事技术。记者问这位外交官是否认为这意味着不向伊朗出售先进的武器系统,他回答说:“是的”。
    这个地区的分析家们说,他们预料伊朗在定于8月举行的大选以后可能恢复比较务实的政策。这些分析家说,德黑兰在得不到共产党国家的军援的情况下将需要联合国安理会西方成员国的支持,以压伊拉克撤出伊朗领土。
    他们说,伊朗在战后也需要用西方的技术重建受到战争破坏的经济。

越《人民报》评中苏关系正常化

    【美联社曼谷5月20日电】越南共产党官方报纸今天说,它希望中国象过去一周在历史性高级会晤中与苏联关系正常化那样同越南的关系也实现正常化。
    《人民报》在一篇评论中说,北京的高级会晤是向亚洲和平迈出的一步。在曼谷收到了这篇评论的全文。
    《人民报》说,随着戈尔巴乔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访问的结束,中苏关系已掀开新的一页。越南和中国也是有悠久友好关系的社会主义邻国。两国人民的永恒根本利益比临时的矛盾更为至关重要。
    它说,自1982年以来中国已保证说,只要越南开始从柬埔寨撤军,它就同越南恢复正常关系。“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希望它遵守诺言。”

英国《每日电讯报》说:西方对中苏和解持完全超然态度

    【英国《每日电讯报》5月15日社论】题:对戈尔巴乔夫更有利
    苏联领导人如果在不久以前访问北京,那将会在西方敲起警钟。中苏关系被看作是西方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力量对比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总的来说,西方过去的观点是,中苏关系“愈坏,就愈好”。苏联同中国的激烈争端已削弱了共产主义的吸引力,并有可能将苏联的军事力量引向东方。今天的形势则大不相同了。
    北京和莫斯科都不希望在短期内成为共产主义世界的意识形态领袖。由于东欧出现了缓慢的民主化进程,苏联和中国自己把主要精力集中于国内的经济问题,所以“意识形态领袖”这种术语正在失去其意义。两国现在都对有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感兴趣。
    而且,如果它们要修补教条主义的经济管理方式造成的破坏,它们也都需要欧洲、日本和美国的善意。
    互相援助的范围是有限的。两国之间的关系不是互补性质的关系,而是一个半发达国家和一个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贸易已从一个人为的低水平上有了上升,尽管1987年两国之间的贸易额仍然只有20亿美元,在这样两个大国之间,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成交额。俄国人希望用中国的劳动力来开发他们的人口稀少的远东地区。
    但人们不清楚他们反过来能提供什么;苏联技术的吸引力与日本技术的吸引力相比显得相形见绌。从经济、政治和军事方面来看,两国回到50年代那种亲密的联盟状态的可能性很小。
    人们对这次访问的主要兴趣放在中国的国内政策方面。怀有不满情绪的学生和工人迫切希望品尝一下这位苏联领导人向他的人民提供的那种言论自由的味道,他们将象欢迎一位英雄那样欢迎戈尔巴乔夫。对戈尔巴乔夫来说,他的前景将比中国的正在老化和受到围攻的领导人的前景更好。
    从战略上来说,西方可以用一种完全超然的态度来看待这种事态发展。我们毕竟赞成国家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只要这种关系不是针对其他国家的利益的。

中苏关系密切可能有损美国的销售

    【美国《商业日报》5月15日文章】题:中苏关系密切可能有损于美国的销售
    商人们认为,由于今天在这里开始的最高级会晤所反映出来的中苏重新友好,美国的公司很可能失掉一些向中国出口的机会。不容易估计究竟会失掉多少机会,但是中国以外的分析家倾向于认为不会造成灾难性的损失。
    这两个共产党国家之间30年来这种高级别的会谈将集中讨论政治问题,但是在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议程上,商业问题肯定是一个重要问题。但是香港的分析家们认为两国之间不可能出现全新的贸易关系。
    太平洋沿岸咨询公司的乔治·贝德说:“不会有那么多的生意。边界贸易过去三年的百分比增长迅速,但是贸易额仍很少。”据中国的数字说,中苏两国在世界上最长的陆地边界一带进行的贸易去年增加210%,达到2.74亿美元。贝德说,虽然双方交换的货物数量增长迅速,而且包括从原材料到比较尖端的各类货物,但是“这种贸易的性质仍与边界两边的直接需要联系在一起。”
    香港一位不肯披露姓名的商人说,对中国的明显好处是似乎在苏联畅销的“一系列耐用消费品”。哈尔滨的一家亚麻厂由于从苏方得到技术和装备而实现了更新。官员们说,该省50年代苏联援建的20多个项目将实现更新。
    贝德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开展合作的有力领域,也是美国、西欧和日本厂商的一个弱点。他说:“中国有一大批50年代苏联援建的老厂,无论是为了更新还是建新厂,用苏联的援助进行更新或维修都会比从其它国家购买便宜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