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菲茨沃特说美调查结果表明哈克座机坠毁是由于机械故障而非炸弹或导弹破坏

据外电十四日报道,菲茨沃特没有披露详情,只是说调查报告将由巴基斯坦方面下周公布。

南斯拉夫五个共和国近日召开党的会议研究如何解决政经危机

外电十四日报道,这些会议为将于十七日召开的南共联盟中央全会作准备。

朝鲜对卢泰愚提出举行南北首脑会谈的建议表示欢迎

法新社十五日报道,朝鲜还提出了在首脑会谈前举行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会谈、要求南朝鲜取消国家安全法等建议。

卢泰愚要求联合国支持他为缓和南北朝鲜间紧张关系所做的努力

路透社十五日报道,卢泰愚要求联合国机构作调解人。

智利反对党将坚持同军警部队举行对话立场

据报道,智利基民党副主席十三日重申,这是为了能够同军警部队达成谅解和为修改宪法奠定基础。

美国《世界箴言》月刊文章:“大计划”将改变世界力量对比

    【美国《世界箴言》月刊十月号文章】题:大计划(作者阿尔文、托弗勒)
    在整个西欧,明显看到一种乐观的气氛。人们的目光现在集中在1992年,在那一年,所有关税和壁垒将消除,整个大陆成为一个统一市场,拥有3.25亿顾客。根据欧洲共同体的一个研究报告,这一联合将使欧洲的国民生产总值提高5%,增加200万人就业,使价格下降6%。
    在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是自列宁死后改造苏联的最大胆尝试。戈尔巴乔夫正冒一切风险来使苏联经济起飞,并为下世纪作准备。
    在中国,正在展现“邓计划”。这个计划甚至在苏联改革之前就开始执行了,目的是消除官僚主义,使共产党同经济管理分开,把军队置于政府控制之下,使中国高速进入21世纪。
    在日本,也在制订大计划。两年前,以日本银行的一位前行长为首的一个委员会大胆地宣告,“现在是日本作出历史性转变的时候了”。这个委员会提出,日本不能再完全依靠出口来扩充其经济了。它必须增加进口,吸引外国投资,使金融市场自由化。这些改变意味着过去的政策将来个大逆转。
    所有这些计划的存在本身将会改变全球力量对比和产生涉及所有政治、战略和经济竞争的利害关系。每个计划即使只取得一半成功,世界局面很可能随着发生某种戏剧性的变化。例如,西欧的1992年计划和苏联的改革计划即使取得部分成功,那也意味着欧苏贸易大增,两者的联系更为密切,使西欧进一步同美国拉开距离。
    邓的计划如果只实现一半,也可使中国成为一个重要的出口国,它将使东亚三虎——南朝鲜、新加坡和台湾显得象猫。亚洲新兴工业国和地区在主要家用器具方面占去日本国内市场的一半以上。当中国的生产达到高速度时,情况会怎么样呢?随着日本国内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日本可能受到更大的压力而设法出口货物、劳务和资金。
    在1888年,一些大国也有过大计划,为了瓜分非洲和在贸易方面你追我赶。26年后,这些计划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
    今天的计划似乎都是温和的,和平的,但是它们意味着世界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对比会发生根本的改变。

西德《世界报》报道:匈对私人企业政策再度放宽

    【西德《世界报》10月6日报道】题:匈牙利发展资本主义副题:允许私人企业雇员最高达500人
    简化税收法
    匈牙利议会将作出一系列决定,这些决定对人民共和国的生活和社会状况有可能产生深远影响。例如,一项新的社会法将规定,匈牙利私人企业今后最多可以雇用500人,目前,匈牙利的私人企业只能雇用15人。
    议会经济委员会主席沙尔戈齐说,对外国资本现有的限制也将取消。今后不仅国营企业可以同外国公司搞协作(合资企业),而且私人企业也可以这样搞。在某些情况下,搞这类协作勿须再经批准。
    议员库帕·米哈伊说,匈牙利税收制度应该简化,以便刺激企业的投资。他说,今后所有企业——无论国营还是私营——都应该同样纳税。必须杜绝有关当局对私人企业歧视的现象。对外国资本应该继续提供税收优惠。对刺激生产起消极作用的一切税收规定都应宣布无效。
    沙尔戈齐说,这些新措施和规定虽然同30年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相矛盾,当时,把存在股份公司和证券交易所看作“资产阶级”。但是,现在需要有一个“新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沙尔戈齐和他的同事库帕·米哈伊对担心匈牙利可能变成“资本主义”的观点进行了驳斥。他们说,匈牙利经济现在和将来占主导地位的都是国家所有制。尽管1989年1月1日起10%的股份将转变为私人所有,但是国家股份在工业部门中仍居多数。

为拉选票 不惜重金

    【美联社罗得岛普罗维登斯10月13日电】题:为了拉选票不惜花重金
    竞选委员会的财政报告表明,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之子帕特里克·肯尼迪在竞选州众议员时一举成功。他在获得的每张选票上花掉了66美元。
    在上月的民主党初选中,肯尼迪总共花费了87694美元,从而挤掉了约翰·斯凯芬顿。据12日公布的这项报告说,除了5904美元之外,其余经费都是由他本人或他的家里提供的。
    斯凯芬顿的竞选负贵人罗伯特。多尔利说,这位官员花费了38000美元到40000美元。
    现年21岁的帕特里克·肯尼迪以1324票对1009票击败了斯凯芬顿。

阮基石谈越美关系和从柬撤军

    【美国《新闻周刊》10月17日报道】题:同越南外长阮基石的谈话(记者莫罗)
    问:美国和越南之间的关系为什么突然改善了呢?
    答:过去存在着中国阴影。美国认为需要打中国牌。这就是我们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现在,美国人认为中国牌有局限性。由于中国同苏联改善了关系,美国不能象过去那样打中国牌了。
    我们始终希望同美国改善关系。早在越南战争之前,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同美国共同抗击过日本。
    问:你们把撤军同外界停止援助波尔布特和红色高棉挂起钩来。你们是否改变了立场?
    答:如果外界完全停止向对立力量提供军事援助和不干涉柬埔寨内政,如果泰国不向波尔布特部队提供庇护所,我们到1989年底就能把部队全部撤走,最晚到1990年第一季度就能撤完。即使外界不采取这些相应措施,我们到1990年底也要单方面把部队全部撤走。
    问:你是否觉得越南不久将会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
    答:是的,是会建交的。当年大家都对中美建交大吃一惊,特别是日本,因为美国事先没有通知它。必须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但也必须准备应付最坏的结局,这样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阿尔巴尼亚外交部十三日向南斯拉夫驻阿大使馆递交了一份抗议照会

外电报道,照会就南出现「前进,米洛舍维奇,如有必要,开进地拉那」的标语向南提出强烈抗议。

越党首次刊登长文介绍我改革

    【越南《共产主义杂志》第9期文章】题:中国的经济改革:目标和措施(作者黎靖)
    经过9年的改革和开放,中国经济已变得有活力和平衡。国民生产总值、工农业总产值、国家财政收入、城乡人民收入都翻了一番。年平均增长速度为10%。这是一个罕见的速度,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来说。值得注意的是,正当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由于困难、危机和迟缓而正在放慢速度的时候,中国保持了这一速度。
    中国出现“反共”、反社会主义现象等所谓“精神污染”,问题不完全在于“开放”,因为如果没有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一边倒”偏向,社会思想的偏误、颠倒不至于如此严重。许多人认为,这是最大的消极所付出的最大代价。这个代价是不应该有的。而且不知道何时才能消除。

日美中苏应交叉承认朝鲜北南双方

    【日本《每日新闻》10月12日报道】今天,正在访日的苏联政府机关报《消息报》政治评论员、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得力的外交智囊之一亚历山大·鲍文,在东京都内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了作为撰稿人的“个人见解”。他说,一、朝鲜半岛上存在着相互独立的两个主权国家,东西方两大阵营应该朝“交叉承认””的方向发展,即中苏两国承认韩国,日美两国承认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南北朝鲜应该加入联合国;三、所有国家都应该作出努力,以免孤立北朝鲜。
    这位政治评论员的讲话表明,苏联领导人在朝鲜半岛政策上正在进行一些调整。
    鲍文认为,承认朝鲜半岛上存在两个国家是讨论的出发点。他说:“如果(南方)确实存在韩国,那么,改善并发展(苏韩)关系就是理所当然的。”

日设立超高温材料研究中心

    【日本《日经产业新闻》10月11日报道】题:通产省决定设立超高温材料研究据点
    通产省工业技术院计划在山口和歧阜两县设立“超高温材料研究中心”,以便对建立宇航机和核反应堆等所需要的材料进行必不可少的试验。为此,要求在明年度预算中列入45亿日元的建设费等。该中心将配备开发承受1000℃以上超高温的新材料所需要的各种装置。一旦此中心建立,则将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超高温材料研究据点之一。

天皇病重导致日经济外交受损

    【法新社东京10月14日电】这里的经济学家说,裕仁天皇生病的时间长了,影响了日本的经济,使预定的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可能至少下降0.25%。
    这位天皇病重将近一个月来,许多节日活动、访问、宴会和会议等都取消了。外国银行家们说,上述活动的取消,主要影响了服务性行业,从而影响了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
    日本首相竹下登和皇太子明仁亲王都说,不要因天皇生病影响日本的经济,但是,日本人似乎不听他们的话。
    【日本《东京新闻》10月14日述评】题:拖延得过长的“外交空白”状态
    由于担心天皇陛下病情而兴起的“自慎气氛”越来越浓,这将给日本外交以打击。因为阁员的出访和外国要人的来日都相继中止。南北朝鲜重开对话,中苏关系正常化的动向以及两伊停火等,整个国际局势朝着缓和紧张气氛的方向发展。现在轮到提倡“和平外交”和“为世界作贡献”的日本“出场”了,外务省的各个负责人似乎都很着急。
    自9月19日天皇陛下呕血以来,预定出访外、而在临出发前不得不中止出访的阁员有外相宇野、藏相宫泽和运输相原3人。
    日程的变更也表现在中止外国要人访日一上。自从政府正式邀请的高级国宾、意大利总理米塔取消访日之后,爱尔兰首相豪伊、瑞士联邦副主席兼经济部长德拉穆兹、西德外长根舍和中国外长钱其琛等也相继取访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