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的干热天气已向东部推移

外电报道,二十一日,美二十三个州的气温高达三十八摄氏度,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干旱已使美国农产品价格上涨,也将对世界农产品价格产生影响。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彼得·谢列斯特二十三日批评已故苏共领导人苏斯洛夫拼命维护官僚体系

据苏联《建筑报》文章报道,他说一九六四年把赫鲁晓夫搞下台并非客观需要,勃列日涅夫和苏斯洛夫攫取权力的动机远远胜过了民主观念。

苏二十三日向美国军用飞机开放东部边界

合众社报道,这些飞机是设法寻找七名在三周前失踪的阿拉斯加州爱斯基摩人的。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军用飞机第一次进入苏联边境。

没有农业便没有发展

    【南斯拉夫《政治报》6月6日文章】题:没有农业便没有发展(作者布兰科·柳蒂奇)
    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经验,表现出了一种不间断的能力,即向不断增加的人口提供越来越多的人均商品和服务。在这个基础上可以看出当代世界经济增长加快的特点。在谈到农业的时候,特别重要的因素是自然储备的有限供应。这以某种方式限制了农业生产率的提高。但是,人们却越来越以乐观的态度看待人口增加、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和经济增长的相互依赖性。从客观上讲,自然资源的限制并不是经济正常增长的很大障碍。
    成功地走过了经济发展道路的国家的经验表明,衡量成功的尺度是能否增加农业的平均收成。因此应该通过采取依靠市场的经济措施,为争取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持久而多方面的提高而斗争。
    当今世界的问题是,富裕世界的粮食生产有剩余,而那些经济发展缓慢、缺少外汇、没有足够的食品来满足不断增加的人口,更不用说改善饮食质量的国家却粮食不足。这样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围绕着用农产品来调节国际贸易而产生的冲突。
    今天的主要忧虑是,非洲粮食继续短缺,一些专家提出把从粮食剩余国家出口粮食作为解决办法。遗憾的是,鸿沟却进一步加深。饥饿的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没有钱去购买尽管十分便宜的粮食。解决办法是:加速农业发展。
    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可以增加国家的食品供应和提高食品质量,也可以促进其他经济部门就业的增加。在增加生产的基础上,个人收入和个人消费也会增加,从而提高穷国的地位。因此,专家们越来越多地建议走新的农业发展道路:增加有市场剩余的国家的粮食出口,同时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国内粮食生产。
    应该对农业投资关系进行深刻变革,实行建立在市场标准基础上的农业政策,同时更有效地利用别国的现代技术、发明和经验。
    在世界发展中,农业将成为一个关键因素。

菲律宾总统科·阿基诺拒绝现在就美驻菲基地问题作出决定

外电二十三日报道,这是她对副总统劳雷尔一封信的答复。劳雷尔在信中要求总统明确政府对基地问题的态度。

罗朗·法比尤斯二十三日当选为法国民议会议长

法新社报道,法比尤斯是社会党人,今年四十一岁,在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六年任过总理。这次当选使他成为第五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国民议会议长。

海地军政府将于下周释放被捕的二十多名前政府官员

埃菲社二十三日报道,海地军政府是在美国的压力下作出这一决定的。

南朝鲜考虑改称“中共”为中国

    【南朝鲜《中央日报》6月12日文章】题:是中共还是中国
    迄今为止,我们通常指大陆中国为中共,但现在有人提意见说应该叫中国了。他们指出,中共是中国共产党的简称,把中共当成国号是错误的。
    亚运会时,入场式引导牌、发奖仪式、正式文件上用的正式国号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但新闻媒介和一般人仍然用“中共”一词,这恐怕是“分裂意识”的后遗症或者有别的意思。这里有因为韩中两国没有建交而怀疑其合法性的问题,也有相互均等的原则问题。我国政府几次发出信号,说我们称它的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希望它称我国的国号为大韩民国(韩国),但每次都遭到了拒绝。
    上次总统选举时,总统候选人卢泰愚称呼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这很显然是“破格”的,使记者们都感到惊讶。可以说,卢泰愚的这次讲话是属于极其政治性的行为。

路透社报道:匈将由非党人士任国家元首

    【路透社布达佩斯6月23日电】匈牙利和西方人士今天说,匈牙利执政的共产党已选定一位74岁的党外生物化学家担任国家元首,这是下周进行的重大改组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俟获得议会正式批准,生物化学家什特劳布将成为东欧共产党国家的唯一的一位不是党员的国家元首。
    党内的一位高级人士说:“他是一位无党派人士。”另外一位人士说,什特劳布同意在1990年之前担任这个基本上是礼仪性的职务。预计到1990年要修改宪法。
    这次改组还将撤换司法部长毛尔科克·伊姆雷、文化部长科派奇·贝拉和其他一些高级官员。
    一位西方外交官说,这些人事变动实际上是格罗斯在当选为党的领袖之后“在挑选自己的班子”。
    现任主席内梅特·卡罗伊现在正式病休,他是没有被选进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的卡达尔的几位朋友之一。65岁的内梅特是在去年刚被任命接替洛松齐·帕尔担任主席的。什特劳布是匈牙利科学院颇受尊敬的成员,过去当过总部设在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理事和国际科学联合会理事会的主席。
    预计,著名的激进派人物波日高伊·伊姆雷将担任新设的国务部长职务,受命帮助总理承担部分工作和负责领导政治改革。波日高伊是上个月被选进政治局的几位改革派人物之一。上述党内人士说,波日高伊将“实际上是匈牙利仅次于格罗斯的二号人物”,他的国务部长职务可能是他晋升为总理的踏脚石。

美联社说:美贸易保护主义可能改变亚洲政治面貌

    【路透社东京6月23日电】尤如定期震撼日本的大地震,变化中的亚洲贸易格局正改变着亚洲的政治面貌。
    由于美国一部分人的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亚洲国家正在加强相互间的贸易联系和谋求把出口对象从美国转向欧洲和共产党集团国家。
    一些经济学家们说,这将导致美国在这个地区的政治影响削弱,日本的地位上升,昔日相互仇视的国家增加往来。
    日本大藏相最近说,“日本过于依赖对美国的出口”,应该改变这一状况。亚洲四小龙的决策者们也要抛弃过于依赖美国市场的做法。它们正期待日本帮助吸收一些它们目前输往美国的商品。今年第一季度,日本从四小龙的进口比去年激增了50%以上。
    经济学家们说,亚洲贸易格局的这种变化已使日本在亚洲的经济影响增加了,并使日本更加意识到它作为一个亚洲国家的作用。
    与此同时,苏联正在寻求扩大它在亚洲的影响和更多地参与亚洲的经济活动。苏联一位高层顾问上个月说,“我们确实想要成为太平洋国家在经济领域的一个真正伙伴。”
    尽管对中国感到不安,但中国10亿多人的巨大市场是难以被忽视的,甚至对台湾来说也是如此。
    出于减少对美国贸易依赖的需要,南朝鲜还在重新考虑它对中国和苏联的态度。
    经济学家告诫说,虽然以上的这些变化具有重要意义,但不要过于强调其重要性。美国由于其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力量仍将是亚洲的一支支配性力量和亚洲商品的一个主要市场。

日报说「高级专职人员」时代到来

    【日本《日经产业新闻》6月10日文章】题:“高级专职人员”时代的到来,给优秀的职员以董事待遇
    最近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优秀的专职人员设立了新的职务,如“研究鉴”、“审议官”和“法务主监”。目的是让这些专家在研究开发,法务和人材教育等方面发挥作用。对同生产管理人员相比略显逊色的职员也给予相应的地位。实力人物同干部待遇一样。“高级专职人员”登上舞台的时代终于到来。
    “对公司做出巨大贡献的研究人员,即使不是董事,也要给予同董事一样的待遇。也可以付给同常务、专务及经理同样的工资。”信越化学工业公司今年3月在硅酮电子材料技术研究所召开了课长研修会。负责人事的若杉史夫专务一讲出上面这段话,会场瞬间沸腾起来。
    该公司在4月底的干部会上正式决定采取“董事待遇制度”。新制度对专职人员取消了工资和奖金封顶的作法,而且,退休年龄也延长到67岁,目的是要让优秀的专家能够长期积极发挥作用。伊藤忠商事诞生了具有“审议官”头衔的职员。他们是伊藤忠公司澳洲分公司经理林真彰和健康管理室长井手健彦两人,都是董事待遇。起用这两位的直接目的是:“今后要得到井手那样具有特殊技能的人,不管怎么说要给予特殊待遇。”
    三井石油化学工业公司为调动研究人员的积极性,设立了“研究鉴”(研究人员的榜样之意),对取得杰出成果的研究人员给予崇高荣誉的“社内诺贝尔奖”。除了在工资方面给予优厚待遇外,计划在预算和研究课题上也给予决定权。这项制度是把职务和资格分开。

苏一作家公开点名批评利加乔夫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6月22日电】苏联领导集团中的2号人物利加乔夫22日在一次官方记者招待会上遭到公开批评。在公开场合批评一位政治局委员是没有先例的。
    在党举行一次特别会议之前6天出现的对利加乔夫的这种批评,把报道的有关保守的利加乔夫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之间存在的分歧置于了众目睽睽之下。
    在记者招待会讨论正酣之际,莫斯科57岁的作家尤里·卡里亚金在预先没有什么迹象的情况下被邀请到会发言,他把利加乔夫同戈尔巴乔夫进行了比较。
    卡里亚金说:“戈尔巴乔夫使用的语言是听取人民的意见。”并说他不居高临下地对任何人讲话。
    他说:“我对利加乔夫同我们——包括我和你们这些坐在桌旁的人——讲话的方式非常担心。他的话总带有一种指挥腔和压制别人的味道。”
    卡里亚金比过去更直截了当地指出利加乔夫可能是支持一家报纸今年3月刊登的现在被官方新闻界称之为“反改革势力宣言”的那篇文章的。
    卡里亚金指出,当时发表这篇文章时,戈尔巴乔夫已去南斯拉夫访问,而雅科夫列夫也不在莫斯科,“(因此)只有两种选择——他(利加乔夫)要么同意发表这篇文章,要么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