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流行声化日用品

    【日本《周刊时事》报道】在高速公路付款所,费用显示板会说“费用××日元”。在超级市场,机器会说“谢谢”。听到这些声音着实有点令人惊异。现在日本社会盛行用语言告诉人们不同情况的“声化日用品”,比方说家庭里的闹钟、电饭锅、取暖机、录象装置乃至煤气泄漏警报器等。
    就说“闹钟”吧,那种用美妙的音乐叫醒人的、带有浪漫色彩的闹钟已不时兴,目前更受人们欢迎的是会说话的闹钟。譬如孩子们喜欢的猫、鸟、狗、龟等活泼可爱的小玩物型闹钟会说:“请起床。”带有围裙式样的妈妈闹钟在唤醒人们的时候会说“还没起床呀”,5分钟后又说:“对不起,该叫醒您了。”
    其中,称为“司辰”的精致闹钟,其外形犹如小型的印盒,随着一声“嘭”的击鼓声,当即传来一句“到时候了”。还有,用电线把闹钟与振荡器连接起来,再把振荡器别在枕头或者衣服上,以便在振动时醒来。
    至于“电饭锅”,只要按下“饭已烧好了”等操作键,就能在整个烧饭过程中不断地提示你该做的事情。
    取暖机的石油风扇式加热器会提醒你“请补充煤油”,“请换气”。
    “煤气警报器”会发出警告说:“煤气漏了,请打开窗户。”
    随着集成电路和声音合成技术的进步,超小型声音再生机已研制成功,带有娱乐性质的声化日用品将不断出现。这对于防止“疏忽错误”是颇有帮助的。

共同体与中国签订一笔进出口贸易合同

西欧共同体官员说,西欧进口项目从农业到医药,价值一点二亿美元,中国进口四千八百万美元。

去年日本进口石油十一点六亿桶

日通产省说,截至三月底的上一年度,进口量比前年高百分之二点二,但由于日元升值,花费减少了百分之十二点二。

苏拒绝与台湾进行直接贸易

台《联合报》报道,苏联驻新加坡大使馆一官员十九日说,「苏联与台湾、香港、南朝鲜都不可能开展直接贸易和商业合作关系」。

联合国机构预测世界经济形势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预计,本世纪内,世界经济年增长率将为百分之三点一,其中北美为百分之二点六,西欧百分之二点五。

台湾增加外经援助

台当局同意提供十亿零五千万美元,援助一些与台友好的发展中国家和支持在国外的投资项目。

日本向印度提供赠款

共同社说,这笔数额为二十三亿九千万日元的赠款供印度购置渔船、医疗设备和建设一座农业机械试验中心。

香港:《华侨日报》文章:当今中国的消费现象令人愕然瞠目

    【香港《华侨日报》4月18日文章】题:当今中国的消费现象(作者陈仲贤)
    一股萌芽于80年代初,膨胀于1984年并向全国席卷而来的消费浪潮,形成当今中国特殊的“消费现象”,令人愕然瞠目。
    进入80年代,彩色电视机似乎已成生活必需品。在上海,一张黑市彩电票值500元,在苏南,购买一台彩电要伴随200元左右的其他商品做“陪嫁”;在沿海和内地,人们把彩电作为结婚的必备品。
    需求是生产的动力,短短几年时间,从国外引进的彩电生产线已达100多条。黑白电视机还未在市场站住脚跟,便被扑天而来的彩电消费浪潮淹没。两者的换代时间之短,使中国无可争议地夺得了世界冠军。
    冠军的代价是昂贵的。在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每生产一台彩电需用外汇100多美元,每年维持生产耗汇5000万美元。为此,去年12条彩电生产线只有7条正常运转。在全国,彩电生产已成为仅次于汽车的第二大用汇户。
    纯金饰品作为贵重消费品初登市场,就立刻成为消费的“宠儿”,历经几次涨价仍盛销不衰。
    中国啤酒产量今年将突破600万吨,成为世界第6大啤酒生产国,现在一个月的产量相当于1979年一年的产量,仅啤酒一项,全国每年需耗用粮食10亿公斤,而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为400多公斤,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一些贫困地区还在为温饱而奋斗。
    在居民个人消费向高档化大踏步迈进的同时,集团消费的增长已连续4年超过居民消费的增长。不少县级领导的用车在几年内经历了由“二一二”、“上海”、“伏尔加”到“丰田”的几次更新。不少企业从电视机、录像机、摩托车、豪华家具到照相机、空调机等80年代办公用品一应俱全,而车间里50年代的机器设备至今仍“正常”运转。
    善于比较的经济学者惊呼:“在人均国民收入不足500美元的中国大陆,城镇居民电视机、收录机、洗衣机和电冰箱的普及率分别达到93%、52%、60%和13%,已相当于1966年日本人均收入超过1000美元的水平!”

南非黄金产量十七下降百分之四十

南非当局说,一九七○年时黄金产量为一千零二吨,到去年降至六百零五吨,减产原因之一是矿石品位下降。

中国将减少石油出口以稳定油价

欧佩克通讯社报道,中国表示充分支持欧佩克稳定油价的努力,准备减少出口百分之五。

一些中国人因无证件在温哥华被拘留

    【加拿大《加华日报》4月19日报道】22个操华语的年轻男女于上周末在温哥华向政府申请难民身份,他们现在仍然被拘留在一间酒店之中。
    这22个操华语的申请难民身份者并没有持有护照、签证或者其他旅游证件,他们对加拿大的移民官说,他们来自中国大陆。
    这批年轻人现仍被拘留等待移民当局举行聆讯。
    【本报渥太华4月21日电】来自中国大陆的一伙人可能购买了来加拿大的香港假护照,加拿大移民局的官员们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加拿大移民局的代理地区执行官吉姆·考利20日在温哥华说,加拿大的官员已经同该国驻香港使馆取得了联系,设法查清39名操汉语的申请难民身份者的身份。这些人声称来自中国。
    他说,有证据表明,这些华人前四天在登上来自东京的日本客机时,持有英国签发的香港护照。在检查飞机时发现了一些护照的碎片。
    考利说,有这样一种可能性:来这里的人数增加意味着有一个通过东京把人带到温哥华的欺骗性计划。

《日本经济新闻》载文认为:企业垄断市场是中国通货膨胀的主因

    【《日本经济新闻》4月19日报道】题:中国企业垄断市场成为问题,是通货膨胀的“元凶”(记者尾崎发自上海)
    在中国,企业垄断市场已成为严重的经济问题。在前几天闭幕的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的最关键问题——通货膨胀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场支配能力强的企业操纵价格造成的。强化市场原理给企业带来了活力。但是,相反,如何排除垄断,这将逼迫政府在今后要采取新的对策,包括采取立法措施在内。
    1986年,中国约有十几家化工工厂以每吨大约6000元的价格出售羧甲基纤维素。其中,某家工厂利用资金和技术力量雄厚的有利条件大搞倾销,扩大了市场占有率。然后,这家工厂就提高这种产品价格,一下子把每吨提高到1万元。另外,有的大型国营工厂为了维持库存过剩产品的价格,便对中小企业施加压力,不让其降价出售产品。这种动向也已成为问题。
    还有,各地垄断地区性的原材料问题也很明显。有的省市为了阻止羊毛流入其他省市,便自建毛纺厂。结果,北京的毛纺厂为了得到国家提供的原料,就必须接受各种苛刻条件,被迫买高价羊毛,比平价高60%以上。对这种垄断的动向如何采取对策有两种议论,一是说“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时期,此种现象不可避免”,另一种说法认为“垄断现象应该通过经济结构的重新调整以及有力的行政领导来根除”。不论怎么说,垄断市场的现象已经不能放任不管了,这是事实。中国政府也在为制定“禁止垄断法”而进行筹备工作。

日报报道:日将放宽对华出口限制

    【日本《产经新闻》4月21日报道】题:通产省表明将放宽对华出口限制
    通产省20日透露,在巴统规定的禁止向共产党国家出口的178种产品中,将把对华出口作为例外,将目前经政府批准出口的36种扩大到40至50种。通产省的想法是在8月巴黎巴统会议上决定品种数目,然后作为8月下旬竹下首相访华的“礼物”。
    通产省的这一方针是根据18日开始的日美协商就放宽对华出口限制达成的协议采取的。

拉美经济体系报告说:拉美同社会主义国家贸易大幅增加

    【埃菲社加拉加斯4月18日电】题:拉美同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往来增加
    设在加拉加斯的拉丁美洲经济体系的一份报告说,近几年来,拉美国家同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往来有了大幅度的增加,1986年的贸易额已达到45亿美元。报告说,双方在1970年的贸易额只有4.91亿美元,近几年的发展使这一数字几乎增长了10倍。但是,拉美经济体系的报告还说,这两大国家集团的贸易仍是非常有限的,因为,拉美国家向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出口只占其出口总额的1.3%。

美国《幸福》 杂志载文认为:世界处于无国界竞争的新时代

    【美国《幸福》杂志3月14日文章】题:当前世界已进入无国界竞争的新时代
    你在考虑建立全球性企业吗?朋友,太晚了。今天,商品、劳务以及观点方面的竞争根本不受国界的限制,也不受那些老的地理政治分野的限制。
    一种全球经济的出现,带来了很大的忧虑,但也带来了更大的机会,对公司企业来说是这样,对国家来说也是如此。战后,美国在经济上的影响力缩小了,美国人为此感到不安。但是,美国在全球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份额的减少,只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其自身的原因造成的。这种减少主要还是西欧和日本变得更强大、更富有这一事实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结果。要是那些国家没有出现繁荣,而是陷入停滞,那美国本来会保持其世界经济冠军地位。但是,如果情况是那样,美国和它的盟国全都会比现在穷,也不及现在安全。
    现在,所有先进的工业国都面临着更为艰巨的调整任务。它们不能认为亚洲四小龙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运气越来越好就意味着自己的运气越来越差。赫德森战略研究所高级副所长欧文·莱维森说:“人们往往把第三世界国家看作竞争者,而忽略了它们也会成为重要的市场这一事实。”在全球范围内创造财富决不是一方完全吃亏另一方完全得益的事。
    今天,交通运输的进步促成了贸易与旅游的革命性扩展。用卫星连结起来的电子网在全球各地迅速传递着数量越来越大的信息,而费用却越来越低。
    随着时间与空间的缩小,创造财富的范围在扩大。现在,以人的平均寿命和教育水平这类非货币尺度衡量的财富的不断增加所反映的人均实际国民生产总值的长期增长,在大多数国家都成了常见的现象。
    世界越来越富,人的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现代技术和训练方法很容易转让。在这样一个世界上,一度处在历史学家们称之为全球经济边缘的那些国家,可以日益打入它的老的工业化核心了。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字,香港、南朝鲜、新加坡和巴西现在居于世界制成品出口前20名之列。在1965年,就连前30名中也没有发展中国家。
    得克萨斯大学著名经济史学家W.W.罗斯托确信,今后50年中,中国、印度和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将沿着日本和南朝鲜指明的道路大踏步前进。
    毫无疑问,这些新的第三世界竞争者一定会迫使第一世界实行进一步的痛苦的调整。
    在一种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的全球性经济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工业获得和保护自己在世界市场中的份额的能力将越来越取决于各公司向海外投资以及管理自己海外投资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