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芬兰拟向阿富汗派军事观察员

法新社二十三日报道,他们的任务是了解苏联从阿富汗撤军情况。

拉·甘地称越已从柬撤军一半

法新社二十二日说,拉·甘地是在访胡志明市时说这番话的。

加拿大决定参加美国领导建设的国际太空站

外电二十一日报道,价值一百一十亿美元的太空站将于九十年代末进入轨道,它由三个实验室组成。

日本同意向一批朝鲜商人发放入境签证

据美联社报道,日官员二十二日透露这一消息时说,其目的显然是为了缓和日朝关系。

菲律宾政府表示愿对五十万非法移居菲的外国人实行大赦

    路透社二十二日报道,菲政府提出的条件是,每人需交二千五百美元申请居住费。

斯里兰卡首都以北三十公里处一空军基地二十二日遭袭击并引起爆炸

外电报道,至少有两名军官死亡。据说这是斯反政府组织人民解放阵线采取的行动。

哥伦比亚麦德林市共产党总书记古铁雷斯二十二日被三名武装分子杀害

埃菲社报道,古铁雷斯是哥竞选组织爱国联盟的领导人,该联盟一九八五年成立以来已有近六百名领导人和成员被害。

匈刊文章:党组织在企业中发挥什么作用

    【匈牙利《社会评论》月刊1988年第4期文章】题:企业党的工作(作者
    劳伊陶伊·捷尔吉)
    目前,在研究企业中党的工作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些类似于党在经济政策中作用的问题。提出这些问题之所以是现实的,主要原因是,开展市场型的企业活动要求在企业内部采取新的领导和管理方法,企业内的党组织也必须适应这种情况。
    从前一个时期就企业党的工作所进行的讨论中可以看出,在企业中党组织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几点:
    1、经常参与企业的领导,研究生产中出现的政治任务。可能会有人立即提出一个在理论上很难回答的问题,即在企业的工作中,哪些东西是政治性的?企业中的哪些工作具有政治意义?只要是影响职工的工作兴趣、情绪、感情的事都带有政治的内容。更加具体一点,应当说党在企业中的作用主要同确定各种利益关系以及协调各种利益有关。
    2、从未来的角度说,党在企业中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增强企业工作的社会主义性质。简单点说就是促使企业集体参与经济决策的作出。重点是发挥人的因素的作用,行使教育的职能,代表和宣传社会主义的价值。
    3、党在企业工作中的另一个重点是发挥协调作用。在国民经济利益同企业的利益发生矛盾时,如果企业党组织站在前者的立场上,那么就会同企业集体,甚至是党员的意见发生对立。
    如果站在后者的立场上,那么就会受到党和国家上级机关的批评。
    在这种情况下,理想的解决办法是,地方党组织及时了解并向上级机关反映这些矛盾,上级机关尽快采取措施,消除产生矛盾的原因。

美官员说苏暗示愿讨论越从柬撤军问题

    【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22日报道】苏联发出信号,它准备讨论越南从柬埔寨撤军问题,以此作为确保下个月里根和戈尔巴乔夫首脑会谈取得成功的一个步骤。苏联外交部负责亚洲事务的副部长罗高寿上星期在曼谷对记者说,苏联即将从阿富汗撤回军队可以作为解决“其他地区性冲突”的榜样,其中包括被莫斯科的盟国越南占领的柬埔寨。美国官员把这番话看作一个信号:莫斯科准备重新考虑其以前支持越南占领柬埔寨的政策。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西古尔下周初将在巴黎会见罗高寿,探查莫斯科在缓和印度支那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方面进行合作的诚意如何。

外电评利加乔夫公开露面

种种谣传不攻自破
    【美联社莫斯科4月22日电】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仅次于戈尔巴乔夫的苏联第二号人物利加乔夫22日晚出席了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纪念列宁诞辰118周年大会,从而使称他因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政策而受到指责和被降级的谣传不攻自破。
    利加乔夫是跟在戈尔巴乔夫、葛罗米柯和雷日科夫后面步入会场的。他同戈尔巴乔夫并排坐在前面,在政治局候补委员拉祖莫夫斯基发言时,这两位苏共最高领导人一直在热烈地交谈。
    本周莫斯科盛传戈尔巴乔夫在一次政治局特别会议上严厉地批评了利加乔夫,并解除了他主管意识形态工作和人事的负责权。
    但从利加乔夫出席大会的情况来看,他在政治上看来并没有失宠。按照苏传统的排位,党内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人历来跟在总理之后。从这点看,利加乔夫至少在正式场合仍保持着原有的地位。
    另外,中央书记的人事变动须经中央全会的正式批准,如果利加乔夫在政治上遇到了麻烦,他在下次中央全会之前很可能就不会在公共场合露面了。
    此外,苏联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在回答外国记者提出的雅科夫列夫是否已接管利加乔夫的工作问题时说:“党内分工没有任何变动。利加乔夫已经休完一个普通的短假回来了。”
    一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在此之前就说过,他对西方一些大报宣称利加乔夫已被剥夺主管意识形态的权力表示怀疑。并不意味保持着原有权力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4月22日电】执政的政治局里的第2号人物、强硬派利加乔夫今天出席了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一次盛大集会,一位苏联发言人否认他已被解除任何职权。
    利加乔夫在克里姆林宫出席了纪念这个苏维埃国家的创始人列宁诞辰118年的集会。他坐着倾听了“严厉批评对改革不满的保守势力”的讲话。
    尽管他出席了这次集会,一位苏联人士还是坚持说,67岁的利加乔夫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失去了主管意识形态的职权,这一决定是在10人政治局的一次表决中作出的。
    然而,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是否认这一消息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他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你们得到的消息是错误的。”观察家们指出,利加乔夫的露面并不自然就意味着他在就改革的步伐进行了一个月的斗争之后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权力。
    这些人士指出,在去年10月21日的一次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当时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叶利钦对改革步子缓慢提出批评之后,曾经盛传他已被解除莫斯科市委书记的职务。然而,他在11月7日曾在红场列宁陵墓上露面,出席了俄国革命70周年的庆祝活动。

苏一评论家认为:保守派可能在党的六月会议上占上风

    【法新社莫斯科4月21日电】苏联的一位评论家2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说,反对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改革计划的保守分子在6月召开的共产党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可能会占上风。
    来自苏联42.5万多个基层党组织的大约5000名代表预定将在这次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讨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所取得的进展。作家协会负责组织工作的领导人尤里·安德烈耶夫在《苏维埃文化报》上撰文说,反对改革的人可能获得多数,从而获得“决定国家未来的权力”,这种危险是确实存在的。
    安德烈耶夫警告说,反对改革的苏联官员在代表会议上将会“想尽一切办法纠集压倒的多数”。党组织内目前的力量对比不利于戈尔巴乔夫的支持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在第27次党代表大会之后才崭露头角的。
    安德烈耶夫指出,许多有助于推动改革的作家、经济学家、新闻工作者、历史学家和其他影响舆论的人都不是地方党组织的成员,而出席全国代表会议的代表是由这些组织选出来的。然而,会议代表中只要有1500人“忠心支持”改革计划,就能克服强硬派的阻挠。

日企业再次掀起设置智囊团热

    【日本《钻石》周刊文章】1985年以后,设置智囊团的企业已明显增加。这种情况甚至被说成是继70年代之后第二次设置智囊团热。智囊团肩负的使命就是研究本企业的市场战略,开发新商品,并且提高本企业的信誉。
    70年代前半期曾经出现过第一次设置智囊团的高潮,成立了许多以“政策研究”和“政策建议”为目的的研究机关。在当时,智囊团这个词还是鲜为人知的。
    其后,政府机构和地方自治体等公共机关也纷纷设置智囊团。
    从1985年开始已形成第二次设置智囊团的热潮,但其形式与内容都与1970年前后的情况有所不同。1985年以后,包括准备设置和作为社内组织而开始成立的智囊团在内已达20个以上。

台「立委」拟组「第三势力」国民党急派员疏通劝阻

    【台湾《中国时报》4月22日报道】针对部分党籍增额立法委员酝酿成立“第三势力”团体一事,执政党决策单位昨天派人前往立法院,对有意参与这个团体的委员进行疏通,劝阻他们不要参加这个团体,以免造成党内内部冲突与分裂。据了解,由吴梓、黄主文、饶颖奇等人所推动的“第三势力”组合,连日来正积极的运作,他们准备在今天集会并以发表共同声明方式,表达他们对执政党十三全大会党员代表选举及对立法院议事运作的主张及看法,此事为执政党决策阶层知悉后,引起极大的震撼,于昨天上午指示负责立法部门政策协调的政策会副秘书长梁肃戎,应积极疏通这批党籍增额委员,不要组成这种团体。

越抛出解决柬问题三阶段会谈计划

    【美联社吉隆坡4月22日电】越南副外长陈光基22日提出了一项分三阶段结束柬埔寨战争的计划,并说,如果到1990年不能达成一项解决方案的话,越南将单方面从柬埔寨撤军。
    陈光基是在前往泰国和菲律宾之前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发表上述讲话的。
    他说,实现柬埔寨和平的第一步是举行印度尼西亚提议的非正式和平会谈。这个建议得到越南和东盟“原则上”的支持。
    会谈将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越南支持的洪森政权同反对洪森政权的三个叛乱组织的会谈;然后是柬埔寨各派同其它有关国家如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进行会谈。
    陈光基说,第三步可能召开一次正式的国际会议,可能由印度作东道国,目的是为柬埔寨和平作出、保证。

戈尔巴乔夫连续召开各级第一书记会议

    【塔斯社莫斯科4月20日电】4月11日、14日和18日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举行了各加盟共和国共产党中央、各边疆区党委和州党委第一书记会议。
    会议讨论了党组织领导改革的工作,就苏共第十九次全苏代表会议的筹备情况详细交换了意见。细致地分析了关于必须完善政治体制的建议,政治体制应该最高程度地符合改革的任务,要积极地为社会主义事业眼务和促进改革现阶段的本质上的变化。与会者强调指出了深入改革进程,坚决地为彻底地和始终不渝地实行根本的经济改革,为解决象增加消费品、食品的生产、扩大住房建设这样一些头等重要的任务而斗争的迫切必要性。
    在会上发言的所有人都一致认为改革的成败同坚决实现党提出的旨在使社会生活全面民主化、扩大公开性、发扬党内民主、提高人民代表苏维埃的作用和吸引广大劳动群众参加这些进程的方针有着有机的相互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