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科威特国家足球队表示愿意去对换被劫持的科威特飞机上的人质

路透社报道,他们是十九日在马来西亚参加比赛时作出这种表示的。他们说,如果劫持者同意,他们就将这么做。

沙米尔表示欢迎苏外长访问中东时顺访以色列

外电报道,沙米尔是十九日接见记者时作出这一表示的。沙米尔的这一讲话表明以色列的强硬态度有所变化。

美国暂停为海湾的油轮护航

合众社报道,美五角大楼官员十九日说,美国为外国油轮护航的政策不变,但是在海湾局势平静下来之前,美将不为它们护航。

齐奥塞斯库结束访越并发表联合公报

法新社十九日报道,公报强调应通过谈判解决中越之间的争端,但未提南沙群岛问题。

英国船只在海湾采取防范措施

外电十九日援引英国外交部的警告说,由于海湾局势恶化,英国船只应尽量避免穿过霍尔木兹海峡。

菲律宾请求日本提供援助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菲外长十八日在东京向宇野外相提出的要求包括:提供商品贷款、第十五次和第十六次日元贷款、增加无偿援助。宇野表示将迅速加以研究。

阿拉法特不参加二十日在大马士革举行的杰哈德葬礼

他的助手说,但巴解将派政治部主任卡杜米率团参加葬礼。阿拉法特在一九八三年曾被叙利亚驱逐出境。

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犹太人十九日在华沙纪念犹太人起义四十五周年

    美联社报道,一些波兰官员也参加了纪念活动。

越南原则同意参加解决柬埔寨问题非正式和谈

    据外电报道,这一消息是由马来西亚副外长法齐勒十九日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的。

匈党中央书记文章:党在政治体制改革中应坚持的原则

    【匈牙利《党的生活》月刊1988年第三期文章】题:党—国家—公民(作者匈党中央书记费伊蒂·捷尔吉)
    目前,在党内外就党的领导作用以及进一步发展政治体制的问题正在进行广泛而热烈的讨论。人们看得越来越清楚,不进行政治体制的重大改革,长期的经济稳定和迅速发展是不可设想的。社会和政治上的矛盾,众所周知的经济困难和政治体制中的某些问题都要求加快改革。
    目前进行改革的外部国际条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尽管在速度和深度上有所不同,但都在经历“改革浪潮”,这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可供借鉴的经验。
    政治体制的进一步发展从根本上取决于党能在多大程度上改进自己的工作,提高政治敏感性,扩大党内民主,提倡争论精神。在这方面我们要坚持几项基本原则。其中最重要的有以下几点:
    1、把党的领导作用看作是服务。党进行领导,但不进行统治。发挥领导作用主要取决于政策的正确性,取决于党能在多大程度上说服、赢得和动员社会。
    2、作为执政党,党不谋求在执政方面发挥垄断作用,而是自我限制。努力使党政之间有合理分工。吸收社会团体和群众组织制订、执行和监督党的政策。
    8、从事实和现实出发,力戒主观主义和唯意志论。
    4、努力加强联盟政策,保持社会的一致意见。不激化甚至尽可能避免社会冲突。
    5、承认意识形态、价值和利益的多元化。
    除了坚持上述基本原则以外,党必须大力改进自己的工作,首先应当更民主,更有主动精神,只有这样才能站在社会变革的前列。我们应当更好地接受批评。在党内外我们都需要批评精神。赞扬我们的人并不都是我们的盟友,批评我们的人也不都是我们的敌人。

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前大量为喀布尔政权运送武器弹药

路透社十九日报道,西方外交官说,有时一个车队竟连续通过五个小时。

共同社报道:邓小平会见伊东谈话要点

    【共同社北京4月19日电】题:邓小平讲话的主要内容
    在同自民党总务会长伊东会谈时,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讲话的主要内容如下:关于日中关系:已故的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人以及中国老一代领导人包括我在内,还有日本方面的田中和大平两位前首相等人,都重视中日友好关系,为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绞尽了脑汁。我希望竹下首相同我国的赵紫阳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等新的领导人合作,不要伤害中日友好关系,无论如何也要保持能坦率交谈的关系。日中关系总的说来是正常的,不过,近几年来日本国内的一部分人未必希望中日友好,尽管人数极少,但这是令人遗憾的。如果这种动向日积月累,就会形成一种倾向,对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产生不良影响。
    (针对伊东提出的“日中友好关系已在日本国民中固定下来”这种看法)双方都必须继续不断地作出努力。因为是国家之间的关系,因此不能说毫无问题。要根据写进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等文件中的精神发展友好关系。关于新老交替:在去年秋天召开的党的十三大上和最近召开的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有两项重要的决定,这就是要深化改革开放和促进领导人的新老交替。我们老人要把工作交给比较年轻的人去做,现在我只干军委主席的工作。这也只不过是过渡性的和名义上的。似乎很多人把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担任我领导下的军委副主席看成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实际工作是委托这两个人去做。关于国际形势:(针对伊东提出的“天下大乱这种看法是否已改变”这一提问)看法变了。在毛泽东时代,曾重视过战争的危险性。不过,现在我们确信,战争是可以避免的。其理由是:美苏拥有能多次破坏地球的核武器,已无法共同采取行动;另外,欧洲、日本、加拿大和中国等第三世界的和平势力发展壮大了。从长期的维持和平的展望出发,正大力推进经济建设。我劝第三世界的朋友们也不要错过这一机会,要努力推进经济建设。人民解放军削减100万人,也是在作了这种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的。关于对苏关系:我感到,戈尔巴乔夫当了总书记后,(苏联)出现了新的动向。但是,苏联存在的问题比我们大。最近,(围绕着改革问题)也出现了对立的动向。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值得赞赏。不过,我们所希望的是越军撤出柬埔寨,苏联应施加影响促其实现。如果3大障碍消除了,那么,过去的问题就既往不咎,中苏关系就会取得进展。

家书两千五 投向故园路

    【台湾《中央日报》4月19日报道】据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统计,至十八日下午5时30分下班为止,共有2494封家书涌至“50000号信箱”,数量相当惊人,预计未来几天将有更多信函寄至该信箱。
    昨日,对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来说是忙碌的一天,数百个电话打至该会洽询与大陆亲人通信的详细办法,而设在北门邮局的“50000号信箱”更塞满了各地寄来的信件。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表示:虽然昨日是受理通信的第一天,但信件已如雪片般飞来,在短短几小时内便将信箱塞得满满的,该会并于昨日下午3时20分处理完第一批信函送交邮局,并由华航下午5时50分班机送至香港。
    由于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昨日仅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处理信函,又得拆封又得将邮票拿出来,简直忙得不可开交。幸而邮政总局临时加派10余名人手支援,才在下午将寄来的信函处理完毕。

伊东会见记者说:日政府应制订解决光华寮问题对策

    【共同社北京4月19日电】题:伊东总务会长会见记者,表示要制订解决光华寮问题的对策
    自民党总务会长伊东19日晚结束了作为首相特使而访华的正式日程后,在北京饭店会见了记者。
    在会见中,伊东表明了回国后将向竹下首相提出如下建议的意向:1、中国方面对日本的经济合作抱有热切的期望,在8月下旬竹下首相访华之前应提出合作的具体方向,比如,最好制订旨在解决光华寮问题的对策。
    关于光华寮问题,伊东说:“具体地谈及这个问题的,只有吴学谦副总理。其他的人没有直接谈及此事。不过,给人留下的印象比直接谈还要深。”伊东表明了这样一种看法:中国方面依然重视这一问题。

日刊文章称:南中国海将成为90年代东南亚最大焦点

    【日本《时事解说》4月15日一期文章】题:“南中国海问题”是东南亚最大的焦点,南沙群岛的中越海战是前兆(时事社外信部记者名越健郎)
    20世纪90年代东南亚最大的焦点或许是围绕着南中国海的冲突。有这样一种古老的地缘政治学的命题:“控制南中国海的国家将控制东南亚。围绕着南中国海的形势,香港和澳门归还中国、设在菲律宾的美军基地改定问题、美中苏的海洋实力竞赛和印支形势等是不寻常的。特别是3月14日在南沙群岛爆发的中越两军的海战,很可能成为今后将长期拖下去的南中国海问题的前兆。
    在南中国海,有南沙、西沙、东沙和中沙等4个群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原日本军队曾控制过这些岛屿。不过,战后这些群岛的归属问题一直到今天仍不明确。其中,西沙群岛实际上由中国控制。在最大的南沙群岛,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部署了守备队。
    据认为,这次发展为首次中越海战的原因是:中国在今年把军舰和考查船派往该海域,这刺激了越南。南沙群岛海域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渔场,有海底油田,位于海上通道旁边,其战略价值很高。中国正在推进把海南岛搞成“中国的夏威夷”的远大计划,作为海南岛开发的一个组成部分,似乎对南沙越来越关心了。
    中越海战以中国胜利而告终,中国军队击沉击伤了越南的3艘舰只。这一事件显示出中国海军的远方作战能力。
    中国将加强其在南中国海的实力,另一方面,美国很可能被迫后退。从4月5日开始,已在马尼拉进行改定苏比克美国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美国空军基地的谈判。不过,可以设想,面临着1991年期限届满,谈判将难以取得进展。
    另一方面,在南中国海,有作为苏联国外最大的前方基地的金兰湾,金兰湾基地同菲律宾的美军基地相对峙。戈尔巴乔夫政权正在加紧对东盟做工作,同样想加强其在东盟的力量。东南亚地区最大的问题——柬埔寨问题依然没有找到解决的线索,将留给90年代去解决。在越南,国内经济越来越陷入危机状态。乘小船离开南中国海的越南船民从去年开始重新增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把南中国海视为生命线的我国,不仅要热中于环太平洋合作,而且,应该充分设想90年代“南中国海问题”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