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家庭主妇办学校培育孤儿成才

    【多米尼加共和国《加勒比报》文章】题:孤儿在家政学校从事各种手工劳动
    在首都圣多明各有一所引人注目的女子学校——梅塞德斯·阿米亚马家政学校,住校和走读的姑娘们每天热情地从事手工和技术劳动。该校创办25年来,把许多孤儿培养成有用人材。
    60年代初,不少孤儿和弃儿流落街头,以乞讨或卖身为生。1963年2月,一批家庭主妇志愿为她们办起了这所学校,对她们进行正常教育,但特别强调手工劳动。姑娘们学习手工刺绣和机绣桌布、餐巾以及各种手工艺品,使得这项濒临消失的行业得以复苏,年终展销时成了社会上的抢手货。她们还学习裁剪、缝制服装、理发、养花。老师为她们讲解作办公室秘书的知识。教育部还派了一名体育老师教她们打排球、篮球等。家政学校主要吸收孤儿和弃儿,还招收了60名走读生。前者不交宿费,教育和卫生部给学校补助和奖学金,走读生每月交少量学费。
    毕业生中,许多人进入大学深造,有的当秘书和从事其他工作。

澳大利亚:杂志王国趣味杂志多

    【日本《周刊时事》1月9日系列文章之五】题:澳大利亚:杂志王国趣味杂志多(记者岸田郁弘)
    澳大利亚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杂志王国。从高级杂志到群众性杂志,周刊和月刊约有1400种,总发行量为860万份。澳大利亚人口约为1600万人,因此,差不多每两人就有1份杂志。
    澳大利亚杂志界的最大特征是面向妇女的杂志作用突出。另一个特征是趣味性杂志一直强烈地引吸着读者。
    几乎所有的妇女杂志都刊登明星们的轶事传闻,刊登大量的彩色照片以吸引读者。还有各种各样的趣味性杂志,比如看过就丢掉的群众性杂志,应有尽有。
    在普通杂志中,引人注目的是电视节目杂志。这种杂志在“十佳”当中,排在第三位,发行量曾达到过近80万份。
    澳大利亚的另一类杂志被称为“商业”杂志,这是属于高级范畴的杂志,内容以经济信息和国际政治为主。有代表性的商业杂志有7种,总发行量47万多份。
    在杂志界一直居首位的是《妇女周刊》。1987年3月底,它的发行量为110多万份。这在澳大利亚是独一无二的“百万份”杂志。它在女性读者中占绝对优势地位。
    《妇女周刊》于1932年创刊,从1982年开始改为月刊,但是“周刊”的字样仍然未改。这份杂志有300余页,内容有菜谱、儿童服装的裁制方法等家庭主妇需要的知识,还有最新式的时装、周日木工设计以及赛马趣事和知名人士的家庭生活等等。据西维女士说,读者有400万人,其中100万是男性。
    西维说:“没有什么成功的诀窍。但是,50多年的历史以及慎重的编辑方针,可能赢得了读者的信任。”这番话道出了这位总编辑的自信心。

答读者问

安徽怀远县人武部姚常、钱记:本县的农民,特别是一些万元户、专业户,正从事外向型经济活动,但国外信息不灵,经营有一定困难。《参考消息》知识丰富,消息灵通,可是因报上印着“内部发行”,有些乡邮员不敢让农民订阅。请问,农民能订阅吗?答:凡是居住在国内的中国公民都可到当地邮局订阅。戏迎农民同志订阅。

读者评报

辽宁丹东驻军某部王志波:贵报4月2日刊登的《有些代表的发言坦率得令人惊讶》一文,给读者印象至深,引起共鸣。过去,对一些重要决议的表决,形成了单一的模式:“一致举手”同意。这次两会,代表们在讨论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有些人坦率得令人惊讶,充分体现了两会生动活泼的民主活跃气氛。湖北襄樊黄友:贵报3月30日刊登的《物价上涨是好现象中的坏现象》是一篇应时的好文章,虽只有500余字,但入情入理,很有说服力,牵动着千万人的心。我相信读者会受益良深。广东潮州市苏瑞平:贵报3月28日刊登的《应更新对社会主义的看法》一文,读后深受启发。文章指出:“改革的加快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促进了对社会主义看法的更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模糊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的看法。”我认为这个问题提得很中肯。我们的实践也说明,正视这个问题,采取相应的对策,对于搞好我们当前的改革同样很重要。

减少婴儿死亡率可降低人口出生率

    【法新社法国塔卢瓦尔3月12日电】国际专家们在这里得出结论说,尽管乍听起来让人觉得矛盾,但第三世界的儿童健康水准提高和婴儿死亡现象的大量减少将是降低贫穷国家出生率的最好的办法。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执行主任詹姆斯·格兰特说:“婴儿死亡同出生率有直接联系,因为如果父母们相信他们已有的孩子能够存活,他们便倾向于少要些孩子。”

日本最大的车床

《日经产业新闻》三月二十八日报道,川崎重工业公司在播磨工厂安装了有数控装置的超大型、高功能立式车床,用于制作大型隧道掘进用机械,可加工直径十五点二米以下、重五百吨以下、高度四点五米以下的机械或构件。

可遥控微调的室内电视天线

苏联《科学与技术》月刊第二期报道,法国工程师研制成的这种天线,其传输图象的质量不亚于大型室外天线,并可坐在屏幕前遥控微调天线,使图象变得清晰。

苏评论家谈1987年苏联文学

    【苏联《文学报》1月1日刊登几位文学评论家的谈话】题:1987年的文学:初步的总结博恰罗夫:我先谈这样一点,即这个文学年比日历年开始的早一些,大概可以从1986年《旗帜》秋季号刊登别克的《新的任命》开始算起。四种文学层次不寻常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年的情景。第一层是20年代的作品——皮利尼亚克的《不泯灭的月亮的故事》、布尔加科夫的《狗心》、普拉托诺夫的《地基坑》。其次是别克的《新的任命》和其他60年代的作品,也可以说是在二十大浪潮的推动下创作的作品。第三层是我们现在才看到的那些深刻反映停滞时期的作品,它们长期不能与读者见面。我这里指的是普里斯塔夫金的《金色的彩云在这里过夜》、比托夫的《普希金之家》、舒克申的《柳巴温一家》等等。
    最后一层是那些没有经历磨难的、顺利到达我们手中的书,例如,格拉宁的《野牛》、贝科夫的《在云雾中》。看来的确出现了一种独特的气氛,我们不仅可以用新的目光看待当代小说。而且可以用新的目光看待整个20世纪的文学。古谢夫:正是这样,可以用新的目光看待整个20世纪的文学了。那么1987年如何呢?是不是面对面就看不清相貌了呢?我认为,我们现在经历着的不是一个文化腾飞的时代,而是一个过渡时期,我们在还历史的债。还债是应该的,因此博恰罗夫在这里列举的作品和其他作品都无一例外地发表了,我认为这是积极的现象。
    去年在我国的艺术中除了《地基坑》之外,没有出现一部杰作。顺便提一下,《地基坑》这部小说反映了我们文学和生活中的许多问题。西多罗夫说:上面宣布了自由,但在我们这里,在编辑部、出版社和我们自己身上还奴性十足,这是指风格上、思想上、题材上、各方面关系上的奴性。有时对自由毫无准备,这是显而易见的。洛巴诺夫说:我并不因小说《断头台》而感到高兴,因为我认为这是一部有很大争议的长篇小说,尽管它是面向世界读者的。
    我认为,在当代文学所进行的精神探索中真正的内心体验太少了,而“神话学”的习作太多了。更无须提什么臭名昭著的精神“二重性”了,无须提那些认为工业向前发展、精神也会向前发展的人了,他们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对的。用所谓的道德“更新”来冒充当代的人道主义。

「智能」窗户

英国《泰晤士报》四月七日报道,英国帝国学院的科学家发阴的这种窗户,通过一个开关可改变其透明度,以适应不同的天气情况。

旅日外国学生生活窘迫

    【科威特通讯社东京4月11日电】由于这里的一位孟加拉国籍留学生因饥饿致死,日本政府正加速研究如何解决外国留学生的生活困境问题。
    通商产业省的人士说,通产省已要求日本的一些公司向这些经济困难的留学生提供住处,并建议成文学者协会管理各个公司的捐赠。
    通商产业省说,日本有64个私人组织向留学生提供帮助,但只有900名学生每年从中获益。
    日本大学中有22000名外国留学生,80%的人是自费。
    【科威特通讯社东京3月2日电】尽管日本经济繁荣,但此地的亚洲学生仍然因缺少资金、日元升值和物价上涨而生活窘迫。
    观察家们说,这些学生被迫去做临时工、住在窄小脏乱、没有卫生间的公寓以减少开支。
    一位政治记者说,在日本的外国学生生活窘迫的状况给前首相中曾根的到2000年接受10万名外国学生的计划投下了阴影。

科航422次班机被劫记(二)

旧帐重提
    被劫持的飞机降落的马什哈德城地处伊朗东北部,离伊朗与苏联和阿富汗的边界很近。
    4月5日下午,伊朗这个很少对外开放的机场笼罩着一片紧张沉闷的气氛。马什哈德警方如临大敌,急调警察和重兵包围了机场,封锁了通往机场的所有大小路口。
    傍晚6点30分,劫持者通过机上的无线电用阿拉伯语向机场指挥塔发出了他们为什么劫持这架飞机的第一份声明:“科威特政府必须在12小时内释放其关押的17名什叶派穆斯林犯人,否则将炸毁飞机。”
    劫机者要求释放的犯人究竟是何许人也?这还要从1983年12月12日科威特在90分钟内发生那一系列爆炸事件说起;爆炸首先是在一辆装满炸药的汽车冲进美国驻科威特大使馆开始的,紧接着停放在法国驻科威特使馆门前、科威特国际机场指挥塔的下面、炼油厂附近、电力自来水控制中心和美国移民公寓的门前的汽车炸弹相继发生爆炸。在那次预先策划的一系列爆炸事件中有6人丧生,86人被炸伤。事后科威特警方在全城进行的大搜捕中逮捕了25名罪犯,其中14名在1984年2月被判刑入狱,3名被判处死刑,但由于种种原因,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艾哈迈德·萨巴赫至今尚未批准对他们执行绞刑。
    科威特政府确认这17名罪犯是亲伊朗的、激进的什叶派穆斯林组织的成员。他们制造这几起爆炸事件的目的是恐吓科威特和警告海湾其他国家不要在两伊战争中站在伊拉克一边。
    在这以后的几年中:一个在黎巴嫩的称之为伊斯兰圣战者的组织和其他一些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多次采取恐怖活动企图迫使科威特政府释放这17名罪犯。
    1984年12月4日,4名讲阿拉伯语的男子把一架载有166名乘客的科威特航空公司的班机劫持到伊朗,危机持续了6天,机上两名美国官员被杀。最后伊朗警方袭击了劫机者,这些恐怖分子被迫投降。
    1985年5月25日,另一批恐怖分子驾驶一辆装满炸药的汽车,冲入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的车队后发生爆炸,埃米尔受伤,他的5名警卫被炸死。最后,一名伊拉克伊斯兰极端分子以谋杀罪被判处死刑。
    在黎巴嫩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曾多次绑架美国人质,要求美国政府向科威特政府施加压力释放那17名罪犯。
    他们的要求理所当然地被科威特政府拒绝。这一次,劫持Ku422次班机的恐怖分子又提出了同样的条件,科威特方面能答应吗?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