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懒洋洋的法国

    【法国《现代价值》周刊5月11日文章】题:懒洋洋的法国
    法国过去曾被弗朗索瓦·德克洛塞称为一个“贪得无厌”的国家。今天在《懒洋洋的法国》一书中,它又被维克托·舍雷描绘成一个“好逸恶劳”的国家。
    维克托·舍雷是格兰瓜尔·布罗萨尔公司的老板。他发现,他的公司的两个主要生产部门的实际工作时间全年不超过1540小时,每周不到34小时!
    他的例子不是个别的。1985年,按每个雇佣劳动者全年的平均实际工作时间计算,法国最少,远远落后于日本人、美国人和我们的主要欧洲伙伴,也落后于东南亚的新兴工业化国家。这是我国企业缺乏竞争力的令人不安的原因之一
    维克托·舍雷指出,“从1974年石油冲击以来,法国人的工作时间平均每年减少了200小时。”
    在理论上,法国人每年工作1763小时,但这并不是他们的有效工作时间。在过去10年中,法国总共减少60亿个工作小时,相等于奥地利自立人口的全年工作时间总和。
    旷工、工资照发的休假、病假和罢工……凡此种种均是工作时间减少的因素。
    米歇尔·德勃雷说:“有了这么一批懒散的人,法国经济怎么能够振兴起来呢?只要这种现象不结束,法国将一事无成。”
    怎样改变这种状况?维克托·舍雷回答说,“必须降低劳动成本,必须工作得更多、更好。”降低劳动成本的办法有两个:或者降低工资、社会和其他负担,或者增加实际工作量。
    维克托·舍雷说,“工作得更好并不意味着增加上班时间,而是使雇员在直接从事生产的工作时间处于最佳状态。”
    换言之,“就是要取消或减少旷工、空闲时间和浪费的时间”。

世界石油价格将保持稳定

美联社二十日报道,国际石油分析家认为,由于欧佩克不断采取措施,油价将会继续稳定,至少在今年年底以前可维持每桶十八美元。

世界鱼的需求量将增加

联合国粮农组织二十二日的一份报告预测说,到二○○○年世界鱼的总需求量可达一亿吨,比目前增加百分之十七点六。

日本将增加在马来西亚的投资

    日本驻吉隆坡使馆官员二十三日说,今后三年内,日本六十个在马厂家将增加投资三亿美元,以扩大生产。

苏联与埃及将签署一项价值一亿二千英镑的贸易协定

据伊拉克通讯社二十三日说’苏联将向埃及出口农业机械设备等。目前苏外贸部一位副部长正在埃及访问。

法国将各向布隆迪提供一亿七千万美元贷款

据布隆迪农业部官员二十三日说,这笔贷款将用来帮助布隆迪改善布琼布拉港口设施、发展农村电力事业和咖啡、茶叶及棉花生产。

美国旅馆招徕顾客花样多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5月8日电】(记者戴维·维西)马里奥特旅馆经理琼·法雷尔仅仅用了几个字就表达出能标志80年代旅馆业真实情况的一个简单概念:“必须首先迎合出差旅客的需要,这是我们买卖的主要部分。”
    美国旅馆和汽车旅馆联合会的史蒂夫·特朗拜蒂说:“出差旅行现在占旅馆业务收入的70%,1986年为437亿美元。”
    所有美国大旅馆都在采取措施争取在出差旅客市场中占有较大的份额。希尔顿饭店注意到出差旅客是“我们的面包和黄油”,便建立了营业中心,向旅客提供秘书服务、复印业务和个人计算机。
    大旅馆还对常来的旅客实行奖励,海厄特旅馆实行的“金护照”就是一例。
    旅客每年付出25美元就可以为在这家旅馆花费的每一美元积累分数,谁在海厄特花的钱最多,谁就可以享受完全免费的度假。
    持有金护照的客人住在专门开辟的楼房,免费供应冷饮和快餐。他们还享有快速登记住宿的便利,在离开旅馆的当天下午3点之前不需要办理离去手续。
    在房间供应的早餐,如果在预定时间10分钟内还没有送到,这顿饭就要免费。
    希尔顿和马里奥特旅馆都有类似的奖励计划,对常来的旅客给予特别优待。
    现在马里奥特大约有50座庭院旅馆,这是一种价钱中等的设施,计划到90年代初再开设300座。
    此外,它还刚刚开办一种新的经济旅馆,叫集市店,每夜收费40美元。
    这些旅馆专门招徕那些自己驾驶汽车或者开支费用有限的推销员或出差旅客。
    海外也注意到美国加紧迎合出差旅客的趋势。一些在满足出差旅客的需求方面有专门知识的外国旅馆,都试图保持它们在这个市场上的阵地。
    所有这些计划、建筑、装饰、补充人员和服务使旅馆业花费大量的钱。
    海厄特的阿伦说:“对一家公司只有一件事比提供好的服务更费钱,那就是提供坏的服务。”

致力于祖国的经济改革

    【《福特基金会通讯》4月号文章】题:致力改革的学生
    现在有好几百名中国学生分布在美国的几乎每一所重要大学,研究诸如凯恩斯经济理论、金融和财政政策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以及经济计量标准方法等课题。他们在学习如何将西方的经济理论运用于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实践,并在自己的研究和著述中提出能加速中国发展的进一步的经济改革方案。
    正如一些观察家所说的,中国打破了它的许多高度集中的经济管理结构,似乎正朝着一种新型的市场社会主义即“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前进。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特别是一个叫“中国青年经济学家”的组织,一直怀着极大的兴趣注视着中国近几年来的事态发展。这个组织是由3位具有创新精神的中国博士研究生创建的。1985年春天,他们召集了大约50名在美国学习经济的中国学生,以“西方经济学和中国的现代化运动”为题举办了一次专题讨论会。这次讨论会是在纽约市的中国领事馆举行的。去年,“中国青年经济学家”在哈佛大学举办了第2次专题讨论会,有100多人参加。讨论会的组织者要求他们的同行提交论文,在会上宣读和进行讨
    行提交论文,在会上宣读和进行讨论,然后予以发表。这些论文几乎都与中国的经济改革有关。
    “中国青年经济学家”取得的成功,促使中国学生又成立了一个并行的组织——“中国国际问题学者”。这一组织是由在美国学习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的中国学生组成的。这两个学术团体希望能向其成员提供讨论各种主张的论坛来促进他们的学业,使他们在中国国内的同行不断了解西方学术界的最新趋势,并加强研究国际问题的中美学者之间的联系。

苏联出现产销一条龙的时装店

    【塔斯社利沃夫5月20日电】“春天”缝纫生产贸易公司的第一家商店在乌克兰的利沃夫市开业。
    以指导消费为活动宗旨的这家商店位于该城的一条繁华大街上。在这里,站柜台接待顾客的除了售货员外,还有生产样品的工人、工艺师和企业的领导人。
    他们认真听取顾客的批评并记录下顾客的要求。
    商店经理班社拉说:“我们在弄清了顾客喜欢什么式样的服装以后再去生产厂家定货。顾客喜欢的款式正在批量生产,新式服装将不超过50件。这样,商品就不会在商店积压下来。”
    商店里设有新产品展览厅。缝纫生产贸易公司每月生产的新款式时装不到30种。顾客的意见和要求是构成该公司产品花色品种的基础。

在创新和突破中面临新挑战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日和8日连载文章】题:中国电影的突破和发展(作者林湄)
    中国电影的真正突破和发展,是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970年拍片67部,1980年为84部,1981年后每年都拍100多部。
    不少影片在国际上得奖,如《城南旧事》、《野山》、《黄土地》、《女大学生宿舍》、《没有航标的河流》等等。
    近年来,中国每年约有400部拷贝输出外国,供应60个国家和地区。最受海外观众欢迎的是故事片,其次是纪录片和科教、美术片。质量上的突破
    随着以经济改革为中心的社会生活的变化,中国电影在质量上取得突破。首先是在选材方面开掘较广。影片的内容有配合经济改革的,如《不该发生的故事》、《血总是热的》、《大桥下面》等。影片《野山》、《黑炮事件》则表现了“人”这个问题的严肃思考。历史片也比较客观公正地评价历史人物。
    对文革浩劫的批判和对历史的反思以及突破爱情禁区,成了这一时期重要的题材之一。
    《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是引人注目的一部好影片。还有,《良家妇女》、《野山》、《古越故事》不但描写爱情,还触及性爱、婚外情等问题。
    不少影片摆脱政治形势的机械表现和“主题先行”的桎梏,打破人物“高、大、全”的束缚。《野山》和《乡民》是很有代表性的两部影片。
    《黄土地》把人、自然、历史融为一体,将客观纪实与主观意识结合起来,给予观众理解人和认识世界以新的启示。
    传统结构中所表现的面面呆滞、平铺直叙、对白多、有头有尾的形式被打破了,代之而起的是诗化、散文化、多层次、多角度、时空交错等手法。《小花》、《生活的颤音》、《天云山传奇》、《人生》、《良家妇女》等都是这些方面的代表作。
    此外,从传统的写意到写实,拍摄方面从厂景到实景等等都是近年中国电影的创新。问题与挑战
    若从社会的发展变化,观众审美观的提高以及世界潮流来看,中国电影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
    “剧本荒”是当前中国电影的一大问题。
    青年演员的文化素质不是太理想。就算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些有艺术潜质的演员,又都先后跑到国外去了。
    以体制方面来说,偌大一个国家,只有一个电影学院,16个电影制片厂。
    数量不足不说,而且吃大锅饭,难以调动工作人员的积极性。
    电影是八亿农民主要的文化生活。农民的欣赏水平、审美观点与知识分子有很大的不同。这样,如何做到雅俗共赏,的确是个现实的问题。中国电影在不断寻求改革、突破中,仍然面临着新的挑战。

出差何以成为旅游!

    【南斯拉夫《战斗报》5月4日报道】眉题:写在南斯拉夫经济展览会在北京开幕前夕题:业务出差被旅游所代替
    将于5月25日至6月1日在北京举办的南斯拉夫经济展览会,很有可能变成一次我国经济界人士的大规模旅游事件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尽管南斯拉夫经济联合会已事先警告说,象类似的其他情况一样,没有重要的经济事务不得前往北京,但是,在展览会开幕前一个月时,将要参加展出的190家企业中,已有60家企业提出了前往北京的190人名单!如果每个单位平均去3人,那么,在展览会期间,在北京的南斯拉夫“商人”将达600人。
    仅这些人的旅差费就将花掉4.8亿第纳尔,其中相当一部分肯定要用外汇支付。在北京的食宿费也要花去差不多30万美元。
    所有这些将发生在由于外汇短缺而不能正常得到进口原料,从而使某些生产企业的生产停顿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