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兴建十六座核电厂

    【中央社波恩八月二十五日专电】西德《世界报》报道,尽管油价下跌,日本仍继续开发核能。《世界报》昨天报道,日本正发展核能发电,稳定能源供应以满足工业需求。
    《世界报》说,目前日本已有三十二座核电厂在运转中,另有十六座正在兴建。
    至一九九三年,日本将有五十二座核电厂运转,使日本成为极端仰赖核能发电的国家之一。
    《世界报》说,目前日本的核能发电。占电力总供应量的百分之二十五。
    报道中说,公元两千年时,日本百分之四十的电力,将由核能电厂供应。

台湾的十五名女强人

    【香港《快报》八月十日报道】台北有份豪华型的《大人物》杂志,于今年二月在士林夜市、公馆圆环、顶好市场、台北车站至西门闹区等人潮集聚地做了一次不记名的问卷调查,请二十岁以上的市民选出他们心目中的“台湾最成功的女性。”
    这两千六百份抽样调查问卷得出的结论是,以下十五名女性最具魅力:亚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环亚饭店董事长郑绵绵、太平洋文化基金会执行长兼政大教授李钟桂、电视节目主持人张小燕、淡江大学副教授龙应台、平剧名旦郭小壮、中华民国田径协会总干事兼立法委员纪政、企业家吴舜文、蒋夫人宋美龄女士、华视记者李艳秋、歌仔戏泰斗杨丽花、名作家三毛、政治家郭婉容、歌星邓丽君、《联合报》专栏作家兼华视《公天》节目制作人薇薇夫人、烹饪教育家傅培梅。

美公布当年“台湾海峡危机”时密件(上)

    密件称,为缓和当时“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美总统艾森豪威尔曾多次要求蒋介石放弃金门、马祖,但遭到“断然拒绝”
    【本报讯】美国国务院八月六日以销密文件形式发表了《一九五五——一九五七年美国对外关系,卷二:中国》,全卷六百八十八页,都是根据白宫、国务院和其它美国政府机构档案整理出来的官方记录。现将这批材料摘译如下:台湾海峡危机:第一阶段
    一九五四——一九五五年的台湾海峡危机始于一九五四年九月共产党人炮打金门。当时,艾森豪威尔总统决定美国不出面保卫金门和其它沿海岛屿。由于这个决定没有宣布,因此,美国的政策仍然是审慎地模棱两可。
    十月,美国、联合王国和新西兰商定,由新西兰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台湾海峡敌对行为问题。美国政府希望安理会能通过一次停火决议使局势稳定下来。预期的新西兰的提案被搁置,因为美国和中国国民党人已开始谈判共同防务条约,该条约于一九五四年十二月签字。动武决议
    一九五五年一月中,共产党人对大陈岛发动新的进攻,危机又起,美国政府不得不承认国民党人无法独力保卫自己。一月十九日,艾森豪威尔总统、杜勒斯国务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海军上将一致同意采取新的行动方针。他们决定,美国应鼓励中国国民党人在美国帮助下撤出大陈,美国在联合国未就台湾海峡实现停火采取行动前应主动表示愿意帮助保卫金门。他们还决定应谋求国会批准这些步骤。杜勒斯国务卿向英国大使和国民党外交部长叶公超通报了这些决定,他和雷德福海军上将还同国会领袖们讨论了局势。
    国会于一月二十九日通过的两院联合决议(即福摩萨决议)授权总统动用美国武装部队保卫台湾和佩斯卡多尔(澎湖),包括“确保和保护目前在友好者手中的那个地区的有关阵地和地方,在总统判断认为必要或合适时采取其它这类措施”。撤出大陈
    中国国民党人一月二十二日初步接受了美国提出的在撤出大陈岛时提供保护的建议,但是他们迟迟不提出要美国提供保护的正式要求,却要求美国作出保护金门和马祖的公开承诺。艾森豪威尔总统拒绝发表任何公开声明,但在一月三十一日把总统认可的有关美国立场的内部声明交给了蒋介石。声明说,在目前形势下,总统打算提供帮助以保卫金门和马祖,如果他认为进攻金门和马祖是为了进攻台湾和佩斯卡多尔作准备的话,如果“现在”发动严重威胁金门马祖的进攻,就可以认为是属于这类性质的进攻。声明指出,这只是关于美国政策的单方面声明,不构成承诺或协议。
    国民党人试图要求美国同意发表一个带有保卫金门马祖协议的含意的单方面声明,但没有成功。二月五日,国民党人正式通知美国,他们想撤出大陈岛并要求美国提供援助。撤退工作于二月十一日完成。
    在为大陈岛撤军作准备期间,艾森豪威尔总统采取步骤改善了执行政策过程中的协调和监督工作,以便尽量缩小同中国开战的危险。在一月二十七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总统强调,虽然在必要时他将为保护美国的切身利益而战,但他的政策是避免战争。为了保证不扩大冲突,美国设法防止国民党人在撤退时发动进攻行动。周恩来三拒美英“倡议”
    与此同时,美国、英国和新西兰一致同意,按早就制订出的计划,让新西兰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倡议。在英国把这一倡议向中国人通报后,英国驻北京代办报告说,周恩来总理“绝对不妥协”。周恩来说,中国收复沿海岛屿和台湾是中国内政,他指责美国企图打着联合国旗号对中国进行“侵略”,并且还谴责艾森豪威尔给国会的咨文是“战争咨文”。一月三十一日,安理会把新西兰提出要安理会考虑台湾海峡局势的要求列入安理会议程,并且在美国的支持下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出席和参加辩论。二月三日,周恩来拒绝了这一邀请,再次谴责这一建议的目的是干涉中国内政、掩盖美国对中国的“侵略”。
    联合国倡议的失败,使美国和英国在沿海岛屿问题上产生了分歧。邱吉尔首相致函艾森豪威尔,敦促国民党人撤出金门和马祖,以便避免因这些岛屿发生战争的危险。
    总统对台湾海峡局势深为不安,他得出结论认为,国民党撤出金门马祖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不愿意压蒋介石采取这一步骤,但他希望蒋介石能主动作出决定,把这些岛屿当作可以放弃的前哨阵地,而不是把它们看作是台湾防务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他同杜勒斯国务卿讨论了设法让蒋介石自愿撤出的可能性。同时,他要求准备访问台北的报纸主编罗伊·霍华德鼓励蒋介石作出这一决定。
    二月底,杜勒斯和英国外交大臣安东尼·艾登在东南亚条约组织在曼谷举行的会议上讨论了台湾海峡的局势。杜勒斯同意艾登的建议,即:由英国试探北京,看看中国人是否愿意申明不对台湾使用武力以换取和平解决沿海岛屿的意图。二月二十八日,艾登向周恩来送交了一封信,提出了这种可能性。周立即拒绝这个主张,宣称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是美国一手造成的,美国应该从台湾和台湾海峡撤走其武装部队。
    杜勒斯离开曼谷以后访问台北,会见了蒋介石。他敦促国民党人采取比较现实的和长远的目光看待自己的处境,不要不断地宣称他们的目标是重新征服大陆。(上)

日本用地震模拟器检测核电设备性能

    【英国《金融时报》科技版报道】日本是热心发展核电的工业国之一。纵然历经美国三英里岛和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日本仍按既定计划继续扩大核电的开发。作为位于西太平洋地震频繁带的国家,日本如何克服公众对安全的疑虑,而使社会人士坦然容许持续开发核电的呢?答案是仰赖有计划的施行核电设施抗震试验并邀请朝野人士到场参观,使亲见核电厂的主要组件可以通过严格的抗震试验。试验中心以日本一九二三年经历的关东大地震的破坏力做为模拟震动的标准,以考验组件材料的抗震能力。
    七十年代日本已大力开展核电厂建设,当时社会大众对核电安全缺乏信心。核电厂的设备利用率只占装置能量的百分之四十二点二。于是日本当局在一九七六年发起抗震验证计划,旨在增进电厂的运作效率,以抗震测试的结果取得社会对核电技术的信赖度。是年三月,在四国加都豆设立巨型地震模拟器,来考验核电组件的耐震性能。最主要的试验设备是一座巨大的震动平台,装设在以液压油系统操纵的水平和垂直唧筒上,利用电脑控制频率,在唧筒上下或左右运动时就使平台产生人造的震荡。
    加都豆中心自一九八○会计年度开始执行分项测试计划,以日本使用的压水式和沸水式两种反应炉主要组件做为试验项目,逐年展开试验。预定到一九八九年度才全部试验完毕。
    每一项目从组件的研制经测试到分析评鉴通常需时四年到五年。
    核电设备经测试以后由厂商利用所获数据自行决定改进之道。
    据中心负责人说,到一九八九年现有测试计划全部执行完毕后,他们打算利用这套设施为世界其他国家的核电厂服务,进行设备与项目测试工作,以提高安全信赖程度。
    (原载台湾八月十日《经济日报》)

《运东经济评论》文章:《国民党与反对派鸿沟扩大》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文章】题:国民党与反对派鸿沟扩大(作者卡尔·戈尔茨坦)
    台湾“政府”已以最后警告向反对派提出挑战,它最近建立的准党机构的一些分会是非法的,除非这些机构先进行登记,否则将“依法处理”。
    “政府”新闻局长张京育的声明刊登在八月七日的当地报纸上。这番话大有要把原本脆弱的、想在执政国民党同非官方反对派(党外)之间进行对话的努力推回到老路上去的架势。无党派学者作中间人国民党官员和反对派曾经在五月举行过两次正式会谈,使人产生了这样的希望:可能形成一种新的社会契约,从而可能准许反对派建立一个正式政党而又没有对抗危险。这些会谈是通过一些无党派学者作中间人安排的。
    国民党在会谈中曾经有条件地同意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在全岛建立一些分会的计划。
    然而,执政党仍然坚决主张,公共政策研究会应按照管理民间团体的法律向当局登记,而且还应把其具有政治含义的“党外”这个称呼删掉。反对派领导人则坚决认为,他们在政治交往方面的权利是得到宪法保障的。
    五月会谈之后,党外执行了一项包括向“政府”施加最大压力的激进政策,迄今已在全岛建立了十个分会,其中台北和高雄各一分会,以协调各反对派力量。下月份可能至少还将成立两个分会。与此同时,反对派活动分子正推行一些要把分会变成正式政党的计划——这是一九四九年以来实施的军事管制法禁止的。反对派人士反对妥协计划进行第三次会谈的努力,由于党外一些主要领导人离开台湾而延搁下来。
    他们去美国是为了向台湾社团人士谋求支持。继续进行对话的可能性已经很渺茫,因为许多反对派人士反对同国民党妥协——即或是进行接触。
    另外一些人非难“政府”最近几周由于监禁若干反对派人士而毒害了气氛。
    结果是,一些原先赞成和解的反对派领导人已经被迫改变了他们的立场。
    公共政策研究会的非正式“秘书长”、一位颇受尊敬的党外政治家谢长廷说,“不可能同国民党再进行会谈,因为他们不断逮捕我们的人。”国民党内部意见分歧虽然张(京育)重申“政府”要继续执行同反对派对话的政策——这是蒋经国“总统”公开支持的,然而,分析家们认为,这位发言人的声明反映了国民党内部对于谋求同党外和解到底要走多远存在着意见分歧。曾经率领代表团同党外人士举行首次会谈的国民党官员梁说,“根据同大陆共产党人谈判的经验,我们许多老同志担心,现在同反对派会谈将必不可免地给党带来损害。”
    张的声明似乎是给这些不满的保守党员一个信号:不再作出让步。
    然而,“政府”可能采取什么行动,现在仍然不清楚。(转载自八月十七日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