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埃及劳动力占全国人口比例下降

埃及实际劳动力仅占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六,在四千九百万人中,三千六百万要靠人养活。

日本防卫厅决定增加大型补给舰

日本防卫厅海上自卫队十九日决定,要求在下年度预算中增加两艘大型补给舰。海上自卫队现有战斗舰艇一百二十九艘,补给舰两艘。

卢舍夫将军接替彼得罗夫任苏国防部第一副部长

卢舍夫原任驻德苏军集群总司令。

南朝鲜反对党领袖金大中十九日建议

在南朝鲜举行亚运会期间停止一切政治交锋。

发展高技术 培养劳动队伍

    【新加坡《联合早报》八月十五日报道】题:打开更多出路(记者刘培芳赵慕媛)
    李总理昨晚在丹戎巴葛区的国庆宴会上发表演讲。
    他指出,我们必须寻找适合我们的出路。努力探寻适合我国发展的工业。这些工业必须是不能污染环境,不能消耗太多能源,最好是精密、微小的软件产品,需要高度技术和专门知识。他说,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发展诸如电脑和高科技的工业,最重要的是发展一支拥有专门知识、高度技能、训练有素和受良好教育的劳动队伍。发展高科技
    他说,早年我国虽然取得美国所给予的纺织品入口优待,但我国并没有利用它,因为生产纺织品要用很多工人,而且这项工业保护性太强。所以新加坡决定不发展纺织业,而走向电子业。保持灵巧机智和竞争力
    他说,我们必须保持整洁、灵巧、机智和具有竞争能力,正如日本人一样。他说,只要我们肯努力,我国必定会找到出路。在十五或二十年后,韩国、台湾将会成为经济全面发展的工业国,我国必须找到适合我们自己、使我们感到舒适的立脚之处。用一种语文处理经济问题
    一个国家用两种以上语文,效率必然低。虽然我们有这种语文上的障碍,还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他相信,当这些障碍消除后,我国必定会有进步。
    总理表示,如果我们在未来一年半内继续维持纪律、节制工资和提高生产力,我们将能摆脱经济衰退。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了解邻近友邦的进展,包括韩国、台湾和香港。我国劳工成本比日本还高总理指出,新加坡实际上比日本的劳工成本还高。总理强调,解决途径便是抑制工资,提高生产率。他表示,人们无论购买电视机、收音机、录音机或电风扇,首先不是看是哪一国制造,而是产品性能如何,价钱多少,是否有损耗等,这便是我们的挑战。
    总理说:“我们的前途会是怎样的?我们付出比台湾、韩国多两、三倍的工资,同时也比香港高。我想我们应该做的是打开更多出路。”

南斯拉夫《新闻周报》评论:中国为什么不加入不结盟运动

    【南斯拉夫《新闻周报》八月十七日评论】题:恢复明智
    一九四九年中国革命胜利后,在近十年的时期里中国属于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是斯大林两个对立阵营理论的积极倡导者,根据这一理论,不允许中立,也不允许不结盟。
    六十年代同苏联关系破裂后,中国渴望成为所谓第三世界意识形态和政治的领袖。根据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发展中国家要围困发达世界。与此同时,中国摒弃不结盟,把不结盟运动当作超级大国的工具。
    以不结盟标准来考虑,中国加入不结盟运动不存在任何障碍,但一些不结盟国家认为还是“保持现状”更好,一是因为中国在超级大国三角关系中的特殊地位;二是因为中国属于所谓核俱乐部国家;三是因为中国同某些不结盟邻国有着对立关系。
    中国人是怎么看的呢?他们说,无论中国是否加入不结盟运动,实际上它是个非集团国家;它真心诚意地、毫无保留地支持不结盟的运动和政策;不结盟运动中有许许多多与中国的历史命运相似和相同的发展中国家;因此,中国不想提出加入不结盟运动的问题,以免被人认为中国在显示它的大国政治的意图。
    综上所述,今天中国领导所做的和所想到的一切,包括它对待中国和不结盟运动关系的立场,是真正恢复了有口皆碑的中国理智。

美联社说:苏中断苏以会谈是向阿拉伯盟友作姿态

    【美联社赫尔辛基八月十八日电】(记者玛莎·汉密尔顿)苏联代表今天突然中断十九年来同以色列举行的第一次正式会谈。一些官员认为这是苏联对因这次会谈而恼火的阿拉伯盟友作出的一种姿态。
    官员们私下对会谈这么快就结束表示有些意外。在会谈期间以色列曾用飞机把一位高级官员送往赫尔辛基为以色列代表团出点子。
    以色列官员说,苏联代表拒绝同以色列人一起照相。
    接近这次苏以会谈的人士说,苏联人决定只举行一轮会谈,可能是为了给对这次会谈有意见的阿拉伯国家发出一个信息。
    一位要求不披露姓名的人士说:“苏联人需要向他们的阿拉伯朋友表明,他们并不是在抛弃它们而去追求以色列。”
    另一位高级官员说,苏联人先是“同意举行会谈以向以色列作姿态,然后又使会谈时间缩短而向阿拉伯人作姿态。”
    海湾地区报纸曾就这次会谈严厉批评苏联人,说他们“一点也不顾及阿拉伯人的感情”。苏不打算与以继续会谈
    【路透社莫斯科八月十九日电】苏联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说,以色列和苏联之间近二十年来的第一次正式会谈昨天在赫尔辛基结束,没有打算继续举行会谈的计划。
    发言人格拉西莫夫指责以色列干涉苏联犹太人问题。他称这种干涉是“毫无道理的”。他还说,昨天在赫尔辛基的九十分钟会谈后,将不再讨论同以色列建立领事关系问题。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没有达成协议,甚至连今后是否举行会谈这一点也没有达成协议。没有打算继续举行这种会谈的计划。”

巴基斯坦政界人士和外国外交官认为:反政府运动难以推翻哈克总统

    【路透社卡拉奇八月十九日电】支持反对党的争取政治自由和新选举的运动的一些政界人士认为,这场运动不大可能实现他们的最终目标——推翻齐亚
    ·哈克总统。
    反对党有几名政界人士认为,恢复民主运动没有作好发动一场全国性斗争的准备。政界人士、分析家和外交官一致认为,推翻政府的关键在于动员旁遮普省的民众,它是巴基斯坦最富的一个省和政治中心。到目前为止,反对党在那里得到的支持相当有限。
    在目前的动乱期间,齐亚没有露面已引起人们的注意。外交官们说,齐亚很想避开一种可能有损于巴基斯坦在国外的、尤其是在美国的民主国家形象的行动。看来齐亚的军方能够在不重新实行军制管制的情况下免受反对党的冲击。

对美施压 笼络人心

    【路透社伦敦八月十九日电】一些军备控制问题分析家说,苏联再次延长暂停核试验的期限是莫斯科下述政策的继续:设法使美国政府受责难和争取赞成禁止核试验的美国人。一位分析家说:“这是再次对美国施加压力。”
    一位西方外交官在谈到戈尔巴乔夫的讲话时说:“部分目的是为了在下次首脑会谈中能签订什么条约和不能签订什么条约的问题上同美国人做交易。”
    分析家们说,苏联建议禁止核试验的一个目的很可能是企图阻止美国试验推动QX射线激光器的核弹。这种激光器是美国战略防御倡议中打算用来击毁飞来的敌方核导弹的高技术装置之一。

越老柬伪紧跟苏联也称要与中国对话

    【日本《读卖新闻》八月十九日报道】题:印支三国外长会议闭幕,优先的问题是同中国对话
    印支三国外长会议联合公报要求东盟国家排除波尔布特派,早日解决柬埔寨问题,强烈期待改善同中国、泰国的关系。这似乎是出于下述考虑:在戈尔巴乔夫符拉迪沃斯托克讲话后,中苏关系改善的速度加快,为此,印支三国通过这次外长会议顺中苏关系改善的潮流突出对话姿态。公报强调,越南为了使对华关系正常化准备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

苏联机载激光武器实验室烧毁

    【路透社日内瓦八月十九日电】私人办的《国际防务评论》月刊今天说,在今年早些时候苏联唯一的机载激光武器实验室被烧毁后,它的太空武器计划遭到了重大挫折。
    华盛顿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一损失可能使苏联研制计划遭到重大打击。”该月刊说,苏联被烧毁的实验室所在的“伊柳辛——Ⅱ—76”型飞机,是五月底或六月初在地面被火烧毁的,但起火原因不明。
    这架经过重大改进的飞机,用作对付人造卫星或来袭巡航导弹的原型激光武器的发射台。

美《新闻周刊》文章:苏领导人拉拢以色列日本中国

起用带世界主义色彩的年轻外交官,力图在中东和亚洲重新取得立足点
    【美国《新闻周刊》八月二十五日文章】题:戈尔巴乔夫搞多角关系副题:苏联领导人拉拢以色列、日本和中国
    苏联的对外政策之所以能呈现出一种崭新的面貌,基本上可归功于制订对外政策的新班子。勃列日涅夫时代的唯一遗老葛罗米柯已改任挂名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几位较年轻的、较带有世界主义色彩的外交官被任命为驻欧洲和亚洲重要国家的大使。也许最重要的是把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提拔进中央书记处——他在书记处的地位看来使他在制订对外政策方面拥有很大权力。在华盛顿任职的二十五年期间,多勃雷宁获得了一种在莫斯科不易获得的洞察力。在那些年里,苏联同以色列进行过几次非正式接触其中就包括他同以色列大使的偶尔会晤。多勃雷宁从华盛顿回苏联后提醒人们不要忘记的另一点是美国总统热衷于打中国牌。戈尔巴乔夫最近采取的最大胆的新行动就是力图打出王牌来吃掉美国手中的这张牌。
    一些日本官员认为戈尔巴乔夫对东京表现出的新兴趣不值得重视。但是在亚洲的外交活动中,气氛能跟本质一样至关重要。戈尔巴乔大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说,苏联和日本不应纠缠过去的旧账,应使两国关系有所发展。这表明,苏联仍不准备就归还千岛群岛问题举行谈判。不过,关于戈尔巴乔夫要访问东京的说法还是引起日本人的兴趣。过去,有四位日本领导人访问过莫斯科,但没有一位苏联领导人回报过日本的好意。
    戈尔巴乔夫的新政策看上去给人的印象颇深,但由于面临许多障碍,他几乎不能一下子就在中东和亚洲重新取得立足点。但是,他新近采取的区域性主动行动确实给西方造成了一些新问题。莫斯科的作风已经改变。至少,苏联在超级大国在中东和亚洲的竞赛中,看来可能不再会因不参加比赛而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