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德队一反常态挥师过关 法国队豪情壮志付之东流

    【法新社瓜达拉哈拉六月二十五日电】兵强马壮、实力雄厚的西德队在向世界杯决赛的进军中,二十五日在哈利斯科体育场以二比○击败欧洲冠军法国队。
    开赛九分钟,后卫布雷默一脚任意球破网,使得曾获两次冠军的西德队大受鼓舞。接着,他们就极其镇定自若、极有章法地全线推进,把技术熟练的法国队压过了半场。最后一分钟,前锋弗尔勒尔又踢进了一个球。
    西德队在前几场比赛中表现一般,而今天却一反常态,反击十分利索,打乱了法国队的阵脚。他们坚决抛弃第一轮中令人遗憾的打法,估计法国队会在中场配置最强的力量,便在中场与之周旋,打得十分出色。
    西德队中场的猛冲猛打,防守的无懈可击,加之法国人又偏好长传,往往让西德队后卫截住,因此贝肯鲍尔执教的这支球队赢了一个球后就足以高枕无忧了。
    【法新社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六月二十五日电】法国队今天在这里的半决赛中以○比二输给了西德队,从而第三次没有得到参加世界杯决赛的资格。
    西德队打得有章法,有他们所特有的反弹能力和异乎寻常的本事,而法国人应验了鲁梅尼格的预言:他们仍然生活在对德国人的恐惧之中。
    一开始,德国人就以他们直截了当的进攻、实力可靠的防守以及有能力按所需要的那样转换打法而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法国队对德国人在开赛八分钟后就领先一球大概有点感到意外,但是甚至更使人感到意外的是,得分的竟然是后卫安德烈亚斯·布雷默。从那以后,人们就一直没有怀疑他们有控制局势的能力和反弹能力。
    【美联社瓜达拉哈拉六月二十五日电】西德队再次证明是法国队希望赢得世界杯赛途中不可逾越的障碍。
    西德队教练贝肯鲍尔说,他的队踢了本届世界杯赛最漂亮的一场球,而法国队却踢了最糟的一场球。
    贝肯鲍尔采用了人盯人紧逼战术,并用严密的防守挡住了法国队的进攻。西德队的人盯人战术完全打乱了由队长普拉蒂尼为首的、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国队的中场阵容。
    普拉蒂尼一直试图作为前锋而踢得更出色一点,这就使得中场不再出现他所传出的准确无误的长传,其他前锋得不到他通常频频传给他们的球。
    普拉蒂尼苦于无法摆脱紧紧盯住他的西德人,一旦普拉蒂尼同其他队员的联系被切断后,法国队也就失去了其最有效的武器。
    另外,法国队的边锋多米尼克·罗歇多因伤未愈而未能出场,从而使法国队失去了攻破对方防线的能力。
    法国队组队已很长时间了,对其许多队员来说,这是夺得世界杯赛冠军的最后一次机会。
    本届世界杯赛被认为夺魁呼声很高的队再度出局了。法国队员赛后说,在他们看来世界杯赛已经结束了,‘他们并不在乎是否能获得第三名。

昔日是绿茵英豪 而今将挂靴荣归

    【美联社墨西哥城六月二十四日电】一些年纪大的足坛老将向世界杯赛告别时,有的心满意足,有的痛苦失望。这些老将的速度和技巧曾使全世界球迷眼花缭乱。
    北爱尔兰队传奇式的守门员詹宁斯四十一周岁时同巴西队比赛后告别球场,他在那场比赛中扑救了十一个险球。比赛结束后,他最后一个离开球场,五万一千名观众和两队球员都向他鼓掌致意。
    巴西队教练桑塔纳说,在这场比赛中,詹宁斯“为他的队争得荣誉。他对英国和世界足球运动作出了出色的贡献,巴西球员向他表示敬意”。
    北爱尔兰队前锋阿姆斯特朗说,“詹宁斯直到最后都是不可思议的。”
    阿尔托贝利说,他还将参加国际米兰队的许多国内和国际比赛,但他认为现在是退出国家队的时候了。
    他说,“现在是组成意大利新阵容的时机,我想我不应在新阵容中起作用,我的年龄太大了。”
    济科现年三十二岁,在本届世界杯赛中上场的时间很短。当法国队守门员巴茨扑住济科罚的点球时,他在墨西哥的光彩消失了。
    阿根廷队的帕萨雷拉怀着很大的期望来到墨西哥,但因肠道感染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一直未能上场。他现年三十三岁,是夺得一九七八年世界杯赛冠军的阿根廷队队长。
    意大利优秀选手塔尔代里和上届世界杯赛明星罗西在本届杯赛一直坐在队员席上,肯定不会参加一九九○年在自己的祖国举办的世界杯赛。
    鲁梅尼格在西德队中奋力搏斗。这位三十岁的队员要想增强他在世界杯赛上的明星地位,要看他在决赛时的表现。
    波兰的日穆达已经三十二岁,这是他第四次参加世界杯赛,但他在本届杯赛上只上场了几分钟。博涅克参加了国家队七十一场比赛,这位三十岁的前锋第四次参加世界杯赛的可能性很小。
    布洛欣参加了苏联队八十八场比赛,两次参加世界杯赛,这位三十三岁的老将看来不会参加意大利世界杯大赛。足球迷们现在要开始熟悉一批新的世界杯球星,如西班牙的布特拉格诺,比利时的希福,意大利的德那波利,葡萄牙的富特雷,英格兰的莱因克,巴西的穆勒和卡雷卡。

马拉多纳力拎红魔 比利时人功败垂成

    【法新社墨西哥城六月二十五日电】阿根廷队今天在阿兹台克体育场进行的半决赛中以二比○战胜比利时队。使阿根廷队第三次参加冠军争夺战。这两个球都是马拉多纳踢进的,是一场非凡的一人表演赛。
    比利时人无法对付这位二十五岁的前锋,虽然经常有多名后卫盯住他,但他还是能找到突破口。
    比利时队在上半场顶住了巨大的压力,而且还发动进攻,但在下半场第五十一分钟被不可思议的马拉多纳攻入一球后,比利时队无法挽回败局了。
    马拉多纳在第六十三分钟再次攻入一球,当时他连蹦带跳甩掉四名后卫堵截,起脚射门,守门员普法夫望尘莫及,阿根廷队以二比○领先。
    这场比赛实际上是一个人的表演,马拉多纳每一次触球都给对方造成威胁。
    【美联社墨西哥城六月二十五日电】比利时队教练蒂斯说:“我认为我们是被最优秀的运动员击败的。如果你把马拉多纳放在我们队里,比利时队也可能参加决赛。”
    有记者问,比利时队是否给了马拉多纳太多的活动空间。蒂斯说,“这肯定不是我的意图。我们上半场时用两名队员盯住他,我没有一名能单独看住他的队员。当他在下半场破网得分时,他实际上是单兵作战,我们的队员对他没有作出什么反应。”
    蒂斯说,在失去第一个球之前,比利时队同阿根廷队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他说,“我向阿根廷队表示祝贺。我们被一支更好的队击败,此外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们的胜利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阿根廷教练比拉尔多说,“马拉多纳在本届世界杯赛中的表现说明他是一名超级球员。他这个头衔受之无愧,他对其他队员具有独特的影响。
    “马拉多纳在本届世界杯赛中献出了他的全部身心。他对其他队员和阿根廷青年来说是位楷模。”
    他说,“许多人认为阿根廷队六月十一日就会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但是,苍天有眼,情况不是如此。阿根廷队踢得很出色,我希望他们星期天在决赛中能有更出色的表现。”
    马拉多纳说,这是“我生活中最愉快的日子”。“我们始终知道我们将会取胜,因为我们在比赛中占据优势。我们取胜后感到非常非常满意,但我们目前不能说已经取得最后胜利,因为德国人实力很强。”

出人意料的胜利

    【美联社西德法兰克福六月二十五日电】西德国家足球队在世界杯半决赛中以二比零挫败法国队后,西德的足球迷和评论员们今晚简直是欣喜若狂。
    西德队在墨西哥获胜后不久,一位电视评论员就欢呼:“联邦德国以二比零取胜。这简直是难以令人置信,难以令人置信。”
    在开赛前数小时公布的民意测验表明,在两千人中有百分之六十的人认为,西德队将败下阵来
    。
    原西德队队员霍斯特·胡贝施说:“在星期三这场比赛之前,所有的德国人都在想,怎样才有可能挫败法国队?但是,我认为,不会有一个法国人在想,怎样才有可能挫败德国队?”

比利时为比赛增添浪漫色彩

    【纽约《新闻日报》六月二十五日刊登贝利专栏文章】题:比利时为本届世界杯赛增添了浪漫主义色彩
    我认为,法国人在半决赛中可以打败西德队。但是,必须有一个前提来作保证,即半决赛中的裁判们应密切注意那些企图以手相助射门得分的运动员。
    胆大妄为的马拉多纳并不是第一个欺骗主裁判和巡边员的滑头鬼,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全世界的职业球员们心里都清楚,有些人总是在比赛中耍点花招,有时可以瞒天过海,有时却是枉费心机。英国人知道,在他们国内这类事情不断发生;英国如是,巴西亦然,在其它各国也屡见不鲜。
    这次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马拉多纳用他的欺骗手段打开了进入世界最大型足球赛半决赛的大门。接着,又是这同一名足球「罪犯」第二次打破英格兰队的大门,踢出了他在本届大赛上最漂亮的一球。这一次,马拉多纳可真是喜形于色,再也不暴跳如雷了。
    在我看来,英国人以绅士的风度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我所说的是英格兰队的队员和教练,他们克制了自己,把抗议放到了比赛之后,没有挑起任何混乱。如果阿根廷人(或者说乌拉圭人)处在与英国人相同的情况下,很可能会掀起轩然大波。他们很可能向裁判们发起围攻,可能会延误比赛,甚至会以退出比赛相威胁。
    英国的一些球迷们的确有失尊严。到底是谁挑动他们与阿根廷球迷大打出手,我并不清楚。然而,这些英国球迷在阿兹台克体育场当众出丑,把屁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真是大逆不道。此种无耻之举,真是玷污了我的英国老朋友查尔顿和莫尔的声望。
    无论如何,阿根廷队与英格兰队相比的确技高一筹。
    象巴西队一样,西班牙队在互罚点球中被比利时队淘汰,对此我深表同情。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比利时队进入了半决赛,是在本届世界杯大赛的各种不同风格的表演中增添了一种浪漫主义色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举行的九届世界杯足球赛中,只有六个国家能够分享夺冠的喜悦:巴西三次,西德两次,乌拉圭、英国、阿根廷和意大利各一次。
    第七个国家究竟是哪个,还须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