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科技现代化对中国的发展意义重大

    【纽约《世界日报》六月十七日报道】在中共的四项现代化改革中,科技的现代化被视为是相当根本的一环,没有科技现代化,可能其他目标都要落空。本报特邀请参加第十届中美“中国大陆问题”研讨会的博尔州立大学教授郑竹园和麻省理工学院副教授丹尼斯·西蒙以及南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副教授托
    ·威廉就中共进行科技发展的策略与实质发表谈话如下:郑竹园:自一九七八年以来,中共积极进行科技现代化工作,请就其引进科技的“‘数量”与“质量”两方面作一说明。西蒙:赵紫阳不久前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中再度指出,中共经济建设所面临的诸多问题能否有效解决,取决于科学及技术领域内的重大突破;同样地,中共的经济发展能否持续精进,也必须仰赖科技发展的深邃力量。由此可见,科技现代化对中国大陆整个发展的重大意义。
    中共的科学与技术发展计划的目标,最主要的一点,是加强研究与生产的结合,将研究的成果转换为可资运用的技术。其次,是更有效地运用既有的科技资源,特别强调研究发展部门的组织调整和结构变迁,以加强科技人员、科学工程师及各种人力的动员力量。第三,运用国外引进的技术,提高其农工生产力并增进效率,最后皆以维持经济的持续成长为目标。
    藉国外科技的引进提升其内部的科技水准,以维持一个可以自足的经济成长,我认为,这是中共门户开放政策中最有意义的一点。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大陆引进技术的方式,已由整厂的“设备输入”逐渐转变为“技术引进”,并透过技术合作或资本合作等方式进行。这可以看出,中共科技发展的长期策略有其积极企图,藉国外引进的技术作为其内部工业发展的催化剂,使技术得以生根。
    托:目前中共科技改革计划列为主要项目的科技包括微电子、电脑、新材料及生物科技等四项。中共的领导阶层也明白,除非在“质”的方面寻求突破,否则中共的科技及经济将永远落在西方国家之后,他们已决定接受这种所谓“科技革命”的挑战。西蒙:我认为最近几年来他们吸收西方科技的情况已有相当改善,主要因素有二:第一,是对国际科技市场的了解程度提高了。第二,是改革的引进,例如,赋予工厂经理人更多的责任,减少在技术运用上的浪费。
    目前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接受训练的中国大陆学生和学者约有两万五千人到三万人,这些人陆续回到中国大陆,对于吸收西方科技的态度也将有相当的影响。郑:中共引进外国科技对中国大陆的国防、经济发展有何冲击?西蒙:从正面角度看,科技移转,确实改进了中国大陆产业方面的品质管制、计划时间表的执行;但也有负面影响。比方,有些等不及大陆科技水准提升的人士,就很不耐地认为购进高科技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从移转做起?而且,中国大陆本身科技程度就不太被肯定,往往自行开发生产的电脑或电视,无法打开国内市场,这就造成科技移转的困扰。

胡耀邦西欧之行四次演讲各有重点

    【香港《新晚报》六月二十二日文章】题:胡耀邦四次演说各有重点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西欧四国之行是一次重要的访问,表明中国非常重视发展同西欧各国的关系,对于已经存在的良好关系作了进一步的推动。
    中国始终认为,一个联合和强大的欧洲对维护世界和平是十分重要的。在这次访问中,胡耀邦一路之上在每一次重要讲话中都申述了这一观点。而每一次讲话都结合着此次出访的目的和东道国家的特点,阐述了不同的内容。
    胡耀邦在英国的讲话,介绍了中国的基本国策:用改革和开放的政策来促进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用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来保证建设能够专心致志进行而不致中断。然后,他提出了认识中国未来的四把钥匙。
    到了西德,胡耀邦特别强调中国重视同西欧经济关系,并向西欧工商界提出双方合作的四点看法:要坚持长远的观点,要坚持平等互利、有来有往;要有耐心,相互谅解;要努力开拓多种合作方式。
    第三站法国,胡耀邦在讲话中指出中法两国在国际事物中有许多观点是相似的和吻合的,都反对东西对抗,主张对话;反对军备竞赛,主张裁军;反对侵略和扩张政策,主张尊重别国主权。
    意大利共产党是西欧最早主张独立于克宫指挥之外的共党,胡耀邦把有关马克思主义、党与党关系的讲话放在访问罗马时发表。这是此次访问的一个特点。
    这几个国家的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并不相同,所以他在处理上也有异。
    胡耀邦在此次出访之前宣称,访欧目的是增进了解,加强友谊,扩大合作,维护和平。此行应该说已经达到这些目的。

DHL──世界最大的快速传递公司

内罗毕来讯
    随着世界经济和社会事务联系日趋频繁,人们要求高效率办事。西方的快速传递公司如雨后春笋应运而生,形成一种新兴的服务行业。美国DHL快速传递公司就是在短短的十七年内,由小到大,成为穿梭全球的最大一家。记者日前走访了它在内罗毕的办事处。三人起家
    一九六九年,三个美国人:艾德里安·戴尔西、拉里·希尔布洛姆和罗伯特·林德,发现普通邮政运转速度和质量已不能适应当代经济活动和人民的需求,于是立志创新,取各人姓氏的第一个字母为名,组成了DHL快速传递公司。最初,他们把美国西海岸海运公司的发货单据等重要文件乘飞机专程送往夏威夷到货点,亲交收货单位,既迅速又可靠,使港口办理手续迅速顺利,货船抵港后能迅速卸货,交货及返航,减少运输公司的港口费用,因而大受海运公司及客户欢迎。继而,他们发现还有顾客要求代为传送急件,他们的业务又发展到为银行、公司、企业以及个人服务,传递范围也从美国大陆发展到欧洲、亚洲、非洲和拉美。大展宏图十七年后的今天,DHL公司已在一百八十九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六百多个办事处,共有一万二千多名工作人员,成为当前世界最大的快速传递公司。从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到新西兰,从非洲到拉美,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只要接到顾客的电话,公司立即派人登门取件,并乘当天最近的班机出发传送,亲交收件人。由于业务的扩大,该公司在美国国内及欧洲建立了集散中心。辛辛那提市是DHL公司在美国的传送枢纽。DHL航空公司的飞机每天从美国各地来此集散。
    在不停运行的传送带上,平均每小时为二十万名美国顾客分拣一万五千件包裹,分送到全美一百五十个办事处。
    在西欧,该公司在布鲁塞尔耗资数百万美元在机场附近修建了它在欧洲最大的传送中心。每晚公司的十六架飞机在那里降落,带来西欧各国当天顾客委托的信件和物品,同时有六辆专用汽车把布鲁塞尔附近的一些城市的信件包裹送去。在布鲁塞尔传送中心,三条巨大的传送带每晚可分拣二万五千多件信件和物品。分拣完毕,这些飞机和汽车又满载而去。
    据统计,它的工作人员每天平均传送六万五千多件信件、公文和包裹,一年可办理二千多万件。它的信使已成为世界各国国际航空公司的常客。去年,DHL平均每天都有人在一百多个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上穿梭执行任务。或者说,每六分钟就有该公司的一位信使登机赴任。最近鏖战正急的墨西哥世界杯足球赛进行之际,充当赛场信使的也是DHL传递公司。在我国北京、广州和深圳也有该公司的办事处。成功之道
    这家公司的业务所以能飞跃发展,主要靠传递迅速,安全可靠,服务周到。它不仅为银行、企业传送文件、合同、单据,而且为生产和销售部门传送生产样品、合同证件、票据、并为私人传送急件如药物、礼品、艺术品、护照、机票等等。该公司驻内罗毕办事处经理戈德菲尔德说,我们工作的原则是绝不积压,当日收到,当日发出,一般在二十四小时内完成传递。在收费方面,他说,由于业务多,一个信使每天护送量大,所以收费并不太高。如有东西失落,按规定赔偿
    。
    这家公司的人员都经过严格挑选和训练,纪律严格。在传递过程中不得耽搁,更不准委托任何代理人转交。由于服务信誉高,目前DHL公司承担着全世界商业性文件和小包裹传送的百分之六十五左右。

北京第一监狱改造犯人有方

    【法新社北京六月十六日电】题:北京第一监狱的目的是让犯人「通过劳动改过自新」(记者皮—安·多内)
    被关在北京第一监狱的盗窃犯、强奸犯、杀人犯和政治犯,非常卖力地劳动着,生产塑料凉鞋,以争取完成生产定额。这些被关在北京第一模范监狱的一千九百名犯人正在进行「通过劳动改过自新」的活动。
    监狱长告诉记者说:「监狱的目的是要改造大多数犯人,使他们成为遵纪守法的公民,为社会主义建设出力。」
    同中国的大多数监狱一样,北京第一监狱不仅改造犯人,也从事发展经济的活动。它完全是按照企业进行管理的,必须完成生产定额。在中国的监狱和劳改场所中,北京第一监狱是个模范监狱。监狱的车间、过道和牢房打扫得干干净净。监狱里有剧院、医院、图书馆和一个专门进行教育用的电视频道,还有让文盲犯人读书识字的教室。第一监狱的犯人逃跑事件很少发生。监狱给予犯人各种出路。每个犯人都可从他的劳动所得中得到部分报酬,劳动好的还可以得到奖金,甚至还可以减刑。

我们还是中国人吗?

    陆亲人隔绝,而行中国数千年所未有的不仁之政呢?」台湾《中华杂志》文章质问台当局:「为什么要让我们与大
    【台湾《中华杂志》六月号文章】题:我们是中国人吗?(作者王道通)
    我怀疑,我们是中国人吗?
    四年前,曾由美国回到中国大陆的诗人高准,在行前接受美国中文报纸的访问说:“我是中国人,中国本来就是我的。我从不承认任何人有权阻挠我走遍中国的土地。”该报接着写道:“所以,他最希望的就是要以中国人(而不是持外国护照)的身份公然去大陆,再公然回台湾。因为在他认为这本来就是他应有的权利。”
    高准对记者说:“这是一种最基本的人权!”
    高准回到了大陆,与他叔叔会面后,遍游各地。可是高准却几乎回不了台湾。后来还是他直接上书蒋经国总统,才特准归来(见高准著《山河纪行》)。
    回中国大陆省亲,相信是大多数居住台湾的各省人士的共同愿望。眼看那些手持外国护照的学者名人,公然飞到大陆,又公然飞到台湾,好生羡慕。他们是中国人,但是却要以非中国人的身份去来。如高准所为,若非蒋总统英断,只怕永难再以中国人的身份回到台湾了。
    现在的事实是:做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国人,就不能公然去大陆,也不能公然回台湾。
    不能公然去大陆,又不能公然回台湾,我们还是中国人吗?
    我有一个表弟,为了怕影响职务和退休金,多年来只想等待退休后,接他母亲到香港见一面,不料当他退休时,高龄的老母已去世了。
    我有一个任某大学系主任的老朋友,只期望利用赴港开学术会议之便,和他在大陆的八十多岁的哥哥在香港见一面,竟受到警告。他一气辞职,但职未辞掉,却误了与哥哥相约的时机,成为终身憾事。
    我有一位忘年朋友的母亲,潜往大陆探望她自己将近九十高龄的老母亲,原打算在大陆停留一个月,结果只住了十二天,就经香港回到了台湾。回台后有人到她的寓所提出警告,不准她进行“宣传”。依照规定,她以后再难出境了。
    立法委员谢学贤于四月二十四日在立法院以书面质询行政院时指出,政府应允许三十八年随政府迁往台湾的大陆各省籍人士,与大陆亲人通讯,甚或适度开放返回大陆探亲、扫墓,以彰显政府尊重人性的施政原则,并发挥民族孝道的固有文化。真是义正辞严,掷地有声。
    我们的政府不是在提倡伦理、复兴文化、讲求人性和孝道吗?为什么要让我们与大陆亲人隔绝,而行中国数千年所未有的不仁之政呢?
    我怀疑,我们还是中国人吗?
    我怀疑,我们的政府还是中国人的政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