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报说胡耀邦访法符合双方愿望

    【法国《巴黎日报》六月十七日文章】(作者阿兰·巴尔吕)(原文提要;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在巴黎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主要是为了发展两国间的经济关系。)
    巴黎人士强调指出,在法—中关系的上空没有任何乌云。世界上最强大的共产党(有四千万党员)领袖胡耀邦将在巴黎逗留三天。但是,巴黎和北京彼此关注的具体化迟迟才到来。在戴高乐将军于一九六四年承认人民中国以后,双边关系长期处于平淡无奇状态,这主要是“文化大革命”的混乱造成的。一九八三年五月弗朗索瓦密特朗访问北京以及随后中国总理赵紫阳访问巴黎,为两国关系的新开端开辟了道路。胡耀邦此次访法是符合双方愿望的,这个愿望就是加强已见成效的发展关系的动力。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此次访法是在非常有利的形势下进行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有利形势,部分原因是由于我国出口商的成绩和两国经济关系的加强所展现出的前景。一九八四年以前,法中贸易是很有限的,但在一九八五年,两国间的贸易有了大幅度增加(法国方面是顺差)。
    巴黎人士强调指出了这种贸易的典范性。事实上,法国工业家一直在努力满足中国在主要方面(能源、运输、电信)的需求,一直在努力进行北京所希望的技术转让。另外,巴黎已同意作出巨大努力,为出口企业提供尽可能好的财政条件。
    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特别是具有支付能力的市场。中国也希望同巴黎发展经济关系。在中国提出出口的物资中,除了其他物资以外,还有煤、丝绸和瓷器。法国虽然不乏王牌,但仍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在同中国贸易方面,巴黎仍远远落后于日本、美国、联邦德国(中国在欧洲的头号伙伴)、英国和意大利。
    这很可能是巴黎还把希望寄托于发展文化关系上的原因。两国目前的文化关系还是初步的,尽管最近取得了巨大成功(例如,两国合演《卡门》和合拍《三个火枪手》)。法语教学已扩大到全国五所理工科大学。目前双方正在讨论一些计划,例如举办巴黎—北京汽车竞赛;在北京开一个办事处。

日元升值严重打击日本出口

    【西德《明镜》周刊五月十九日一期文章】自从纽约会议以来,日本货币的汇价直线上升。同去年九月相比,日元同美元的比价增加了约百分之五十,同马克的比价增加十分之一。
    对日本出口商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国外相应地涨价;如果这行不通的话,他们就不得不忍受日元收入的减少。
    政府首脑中曾根抱怨说,这增值来得“太快”。东京发行银行首脑表示了“强烈的忧虑”。通产省的首脑则认为,已到了采取“紧急措施”的时候。
    正如一九七三——一九七四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中能源价格暴涨突然刹住了日本创纪录的经济增长那样,现在在企业领导人的办公楼里也在流传着“冲击”这个词,认为这种冲击很可能使经济瘫痪。
    现在政府首脑中曾根感觉到了企业领导人的几乎不加抑制的愤怒。中曾根未能如国内所期望的那样,在五月初东京经济首脑会议上使另外四个工业大国同意采取有利于日元的刹车措施。
    在多年时间里,日本经理们过于习惯于这样一点,即疲软的日元使他们可容易地出口货物。因为,虽然日本制造的许多产品确实令人信服,某些领域内日本技术表现出优越性,可是,日本出口奇迹有很大一部分基于长期定值过低的日元。
    过去几年出现了简直是畸形的发展。日本人向美国的出口屡创纪录,而美国人在日本则卖不掉什么东西。去年美国的对日贸易出现了四百六十亿美元这样一种恶梦似的逆差。
    现在日本的经理们必须适应大体正常的货币平价,这是艰苦的。以日元计算,四月份日本在国外的销售金额比去年同月减少百分之十七。销售量也是两年来第一次低于上一年水平。大的贸易公司说,国外订货减少了百分之九。
    日本机械、电子产品和钢在美国的价格上涨率最高的达百分之二十。
    日本拼命地努力使他们的消费品价格尽可能少涨,以维护他们的市场比例。但这会减少赢利。
    大型出口企业的经理们估计,一九八六业务年利润将大幅度下降,如果日元目前的高汇价保持不变的话,减少的幅度为百分之五十二到百分之二十。
    日本的大康采恩暂时还受得了这种利润的减少。从长远看是困难的;因为许多工业巨人的钱主要是在国外赚的。
    不论是汽车制造公司、录相设备公司还是钢铁公司——
    一切出口商在核算成本方面的伸缩余地都在变小。
    因此,最近创纪录的汇价水平在日本外贸商看来是灾难性的。
    对于那些没有由高级技术带来竞争好处的简单产品生产者来说,情况尤其如此。生产和出口玩具、纺织品、自行车零件、家用陶器或刀剪产品的小企业,在最近几个月成批倒闭。
    现在大康采恩的头头们也相信,鉴于日元的汇价高,从长远看许多东西在邻近的门槛国家生产会便宜些。
    电器巨人松下公司打算将来把价值一百美元以下的产品都转到台湾和新加坡去生产。扩音器厂商田麦决定,把它的商标名称盖印在来自朝鲜和台湾的包装盒上。
    迄今在日本生产的电视机和录相机电子部件,将用较便宜的邻国的产品来代替。
    日立公司经理三浦打算到邻国订购配件。
    为了使日元升值的压力有所减缓,日本的经理们现在在作更大的努力把工厂转移到外国去。

乡镇企业给中国农村带来污染问题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五月二十六日文章】题:中国的工业发展带来了污染问题(记者吴德夫)
    养蜂人第一次抱怨四川南坪县一家新建的铅熔炼厂的污染情况。
    他们去年十二月对该县的环保官员说,从这家工厂冒出来的烟熏死了他们的蜜蜂。
    今年三月,当这位环保官员准备好文件勒令这家工厂停产时,愤怒的村民们早已替他这样做了。
    正当居民们和官员们与经济快速增长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作斗争时,南坪县铅熔炼厂的事件只是中国农村正在发生的成千上万个类似事件中的一个。
    在农村实行大规模的改革五年来,建起了几十万家小工厂、砖窑和作坊,它们为亿万农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但是,这些工厂都建在农村乡镇上,这就意味着,这些工厂对空气和水带来的污染的程度在任何其他国家的乡村里是从未见过的。
    中国今后是否能控制住乡村的污染问题,部分取决于中国各省市发展乡镇早期报告网有多快了。
    广州环保办公室一位副主任承认,在农村坚持监测污染比城市困难得多,因为农村的范围广。
    他说,广州市最近几年工业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在他的办公室管辖的八个郊区县里,工业污染“成了一个新问题,农村工业污染比城市严重得多,因为目前乡村企业发展非常快”。
    日益严重的污染问题仅仅是一个方面。在许多地区,使大部分可耕地成为农田的广大水利网和防洪网所遭到的破坏同样很严重。

《星洲日报》和“工商世界”举办中国经济新动向讲座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六月十三日报道】自一九七九年中国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趣在资源丰富、市场广阔的中国进行投资。
    为了帮助我国企业投资了解中国“对外开放”政策的作法及吸收外资的规定,本报赞助“工商世界”举办“中国经济政策的新动向”的专题讲座会。
    “工商世界”特地安排前来我国进行考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经济贸易部”代表团的四位代表,于六月二十一日在联邦酒店二楼宴会厅主讲上述专题。
    举办当局欢迎全国华商领袖、私人企业家、公司主管以及所有关心和想了解中国市场,并有兴趣参与中国贸易及投资的公众踊跃参加。

高仓健希望同中国合拍电影

    【本报讯】据日本共同社六月十八日报道,日本电影演员高仓健十七日在北京说,他希望和中国方面合拍一部描写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如何撤离中国的影片,也就是一部描写日本战争孤儿的影片。他是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杨成武时表示这个愿望的。杨成武赞成高仓健的这个建议。高仓健正和吉永小百合等日本电影明星在中国访问。

新「三不」政策的苦果

    【香港《中报》六月十二日社论】题:国府新“三不”政策的苦果——国际刑警组织停止台湾参加活动
    据新闻报道,在巴黎举行的国际刑警组织执行委员会会议,本月六日一致决议:鉴于台湾当局拒绝以“中国台湾”名义参加国际刑警组织活动,要求该组织秘书长和各成员国执行一九八四年九月该组织第五一三届全体会议的决议,停止台湾刑警机构参加该组织各项业务活动。中国代表在会上重申中国的提议,即台湾以“中国台湾”地区代表的名义参加该组织各项会议和活动,只是没有表决权而已。
    国际刑警组织执委会作出这项决议以前,该组织曾在长达一年又九个月的时间里,为保留台湾会籍而费了一番苦心。可惜国民党内部的顽固派从中作梗,以致没有派出代表参加去年的国际刑警组织执委会议。由于国府的拒绝出席,台湾会籍问题并没有如期获得解决。
    国府拒绝国际刑警组织的改名安排,并拒绝参与会议及有关活动,并不是有意退出该组织,而是想以消极抗议及拖延的手段,迫使对方让步,这从国府处理亚银会籍问题的态度可以看出。国府以为当一个国际组织接纳北京入会而改台湾称号为“中国台湾”或“中国台北”时,只要国府不主动宣布退出,即使拒绝改名安排及参加会议,该组织亦无可奈何,不敢开除台湾的会籍。这就是所谓“不接受、不参加、不退出”的新“三不”政策的逻辑基础。国府主其事者或许自以为得计,殊不知这种自相矛盾的“三不”主义,到头来只能是不战而败,束手 就缚。国府这次在国际刑警组织中尝到的苦果,乃是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
    固然,国际刑警组织并未宣布开除台湾会籍,但其执委会要求停止台湾参加该组织各项业务活动,乃是一项严厉的警告,除非国府赶快表示接受该组织的安排,以“中国台湾”名义参与活动,否则下一步的苦果极可能就是开除会籍。就算该组织不开除台湾的会籍,吊销参与各项业务活动的权利,实际上与开除会籍一样,会使台湾在国际外交上陷于更孤立的困境。国府必须考虑的另一点是,它在亚洲开发银行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国际刑警组织既可停止台湾参加活动的权利,亚银也有可能这样做。“不接受、不参加、不退出”的政策,势将成为一项“三不通”的政策。

为满足人民消费水平提高的需要中国将建设三个大型啤酒厂

    【日本《日经产业新闻》六月十四日报道】题:中国将建设三个大型啤酒厂
    为了使啤酒的生产能力在一九九○年提高到八五年的二倍,中国将建设三个大规模的啤酒工厂。青岛啤酒年产六万吨,是中国迄今规模最大的啤酒工厂。在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计划在西安、重庆和南京三大城市各建成一座年产十万吨的啤酒工厂。在中国,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啤酒越来越受到欢迎。
    现在,中国大约有五百家啤酒工厂,年总产量为三百一十万吨,居世界第十一位。然而,由于中小型啤酒工厂占大多数,所以生产效率低。现在面临的课题是引进合理的生产方式,扩大工厂规模。
    最近开始建设的西安啤酒工厂的总投资为一亿五千万元,主要设备从国外引进。
    中国计划通过建设三个大规模啤酒厂,并提高现有工厂的生产能力,以实现一九九○年年产六百万吨啤酒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