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研制先进火箭准备同美欧中国竞争

《远东经济评论》说,日本准备在明年年中用三节N—2火箭将一颗七百四十公斤的海洋气象观测卫星送入离地球九百公里的轨道。日本准备同欧美和中国在国际卫星发射市场上展开竞争。

民柬游击队攻占吴哥附近的越军阵地

红色高棉组织十六日说,它进攻和占领了位于吴哥附近的越军阵地,解放了二十五个村庄,打死越军三十五人,打伤五十五人。

朝鲜将举行不结盟国家体育部长会议

朝鲜十六日宣布,它将主持于七月五日至八日举行的不结盟国家体育部长第二次会议,分析家们说,会议可能讨论平壤要求联合举办一九八八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一问题。

油价年底将回升到每桶十七至十九美元

科威特石油大臣萨巴赫十六日对记者说,由于油价下跌,石油需求量增加,现已出现需求增加而供应减少的现象。他认为。油价将在今年年底回升到每桶十七至十九美元。

戈尔巴乔夫说苏经济改革进展缓慢在苏共中央全会上

    【法新社莫斯科六月十六日电】苏联宣传机构报道,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今天说,苏联经济改革进展缓慢,党必须继续对“不负责任、官僚主义和其他消极现象展开斗争”。
    他是在这里举行的为期一天的中央全会上说这番话的。
    苏联电视台援引塔斯社的消息说,戈尔巴乔夫“猛烈地批评了那些继续因循守旧,死死抱住无效工作方式的人们”。
    但是,他对最新的一些经济数字也表现出乐观情绪。这些数字表明,自今年年初以来,与去年同期相比,工业产值增长了百分之五点七。
    他说:“近几年来一直完不成计划的工业部门,如煤矿和钢铁部门,有了一些变化。”
    塔斯社在早些时候的一条电讯中说,戈尔巴乔夫还向中央委员会成员简要介绍了最近在布达佩斯召开的华沙条约首脑会议的情况。
    【路透社莫斯科六月十六日电】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今天说,如果有可能达成具体协议,就可以举行美苏首脑会谈。
    他说,美国政府最近的行动使他怀疑,白宫是否想举行新的美苏首脑会谈。
    他在莫斯科举行的苏共中央全会上还谈到了经济问题。
    他说,自苏共二十七大以来,经济在不断发展,但是,苏联仍处在改革初期,进展缓慢。

《南芬兰新闻报》文章:中国:爱好和平的巨人

    【芬兰《南芬兰新闻报》六月十四日文章】题:中国:爱好和平的巨人(作者图奥莫·希尔沃宁)
    当中国宣布尊重邻国的领土不可侵犯和自决权时,外部世界没有理由对这一宣布的真实性置疑。中国这个拥有十亿人口的国家是爱好和平的巨人,她同其它大国不同,不谋求把邻国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而扩大生存地盘。
    相反,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中希望在不受外部侵扰的情况下安居乐业。为了抵御外部的侵略,中国建造了万里长城。长城已成为对邻国作出的某种保证,说明侵略是不会来自长城之内的。
    现在的共产党中国也继承了以前的国家遗产。中国在正式的外交政策声明中宣布其主导思想是和平共处,其中包括不干涉它国内政和互不侵犯。同时还宣布中国不想为自己谋取霸权地位。
    中国有着遭受外国占领者压迫的痛苦经历。
    现在,这个国家获得了公认的大国地位,拥有自己的核武器,她无需再屈从于来自边界以外的压力。
    她以略带有反抗的口吻宣布说,历史将不会再重演。中国军队对越南发动的进攻表明,这个国家确实没有扩张的计划。人民共和国在给这个气焰嚣张的邻国足够的“教训”之后立即撤回了自己的军队。
    社会主义的中国认为自己属于第三世界。她把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看作神圣的义务。这就说明了中国同世界主要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之间为什么不能形成密切的关系的原因。

劳雷尔说同赵紫阳的会谈极富建设性

    【美联社北京六月十六日电】赵紫阳总理今天邀请科。阿基诺总统访问中国,’他说,自从阿基诺总统上台执政以来,中菲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已得到加强。
    据新华社报道,赵总理是在同菲律宾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劳雷尔举行会谈时,提出邀请科·阿基诺总统访华的。
    劳雷尔副总统后来对记者说,双方进行了“非常、非常富有建设性的会谈”。在会谈中,双方讨论了国际问题和双边关系问题。他说:“我们讨论了许多问题,双方在所有这些问题上看法完全一致。”会谈是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
    【法新社马尼拉六月十六日电】菲通社说,菲律宾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劳雷尔十六日批评菲律宾的邻国不愿意建立更加密切的经济关系。
    菲通社说,劳雷尔对东南亚国家联盟更加容易接受同东盟这个区域性组织以外的国家建立更加密切的经济关系感到惊奇。

美报文章:瓦尔德海姆事件

    【美国《华尔街日报》六月十二日文章】题:瓦尔德海姆事件
    当瓦尔德海姆在七十年代初期竞选联合国秘书长时,没有人指控他犯有战争罪。人们是在奥地利进行民主选举的时候才开始深究他的历史的。现在众所周知,瓦尔德海姆承认隐瞒了参与战争的部分历史,而且看来还会提出一些新的证据。最有趣的事态发展之一是,在人们最近对瓦尔德海姆纷纷提出指控以及联合国战争罪行报告公布之前,只有南斯拉夫和苏联明显知道瓦尔德海姆所谓的战争罪行。前南斯拉夫情报官员安东·克伦迪克上个星期说,苏联在一九四八年就得知了有关瓦尔德海姆犯有战争罪的情报。
    苏联人利用这一情报向瓦尔德海姆施加过政治压力吗?在联合国,苏联曾是瓦尔德海姆竞选联合国秘书长的最重要的支持者。在他任职期间,犹太复国主义被宣布为另一种形式的纳粹主义,言论自由、资本主义以及移居国外的权利都受到攻击。在苏联于一九六八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时担任奥地利外交部长的瓦尔德海姆,曾指使驻布拉格大使关闭大使馆,并且拒绝办理签证,为的是不让一个捷克人能逃到奥地利。而大使没服从,使得许多捷克人免于被关进集中营。

鲜为人知的格鲁乌比克格勃更危险

    【英国《情报文摘》周刊六月四日一期文章】题:格鲁乌比克格勃更加危险
    人们把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归咎于克格勃。这是不公平的。这非但不公平,而且是危险的,肯定会使自己大吃苦头。
    这并不是说克格勃不是令人生畏的秘密警察和情报机构,也不是说克格勃的头目切布里科夫不是世
    界里最危险的人物。
    在西方的无论什么地方,每当发现一个在有效地开展活动的苏联情报网,发现西方保安组织被渗透,或是一些在外交官外衣的掩盖下进行活动的苏联特工人员被驱逐出境,人们就都怪罪到克格勃头上。
    但是,事实上,克格勃往往和这类事情毫不相干。但是克格勃受到的这种指责和享有的这种名声,正中莫斯科的意。这是因为这对掩盖事实真相大有好处。实际情况是:苏联还有一个在西方从事反西方活动的危险得多、也许也有效得多的组织。
    这个组织就是格鲁乌(苏联情报总局)。它不是克格勃的分支,在许多方面,格鲁乌是克格勃的对手。
    在大多数情况下,格鲁乌完全独自开展活动,而且经常是背着克格勃,尽管自一九六三年以来一直任格鲁乌头目的伊瓦舒京过去曾任过克格勃的副头目。
    格鲁乌大概是世界上同类组织中最有效的组织。它有大约四千名高级成员,均是从军事院校最优秀的毕业生中挑选出来的军官,然后又进行三年专门训练。训练结束后,其中许多人被派往世界各地,一次约派一千五百人。
    西方情报机构经常提到在敏感或具有战略意义的海域游弋的苏联拖网渔船进行间谍活动。这些拖网渔船从事流动追踪和窃听电台的活动,它们均受格鲁乌直接控制。苏联民用航空公司有许多飞机虽然看上去进行的是无害的载客飞行,但是实际上也安装着进行间谍活动的装备。这些飞机也受格鲁乌直接控制。
    军界工业界的间谍活动完全由格鲁乌负责。
    最近透露出一些有关苏联特种部队的情况。这类特种部队只不过是格鲁乌的一种非常厉害的工具。
    然而,所有这一切仅仅是格鲁乌工作的一小部分。它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能一直鲜为人知。伊瓦舒京经常看到人们把格鲁乌的所作所为说成是克格勃干的,他无疑感到高兴。这本身就是衡量格鲁乌的成就的一个尺度。
    现在是时候了,西方处理这类
    问题的人不应再惧怕甚至赞扬克格勃,而应该开始研究格鲁乌的工作。

田中角荣的辩护律师否认田中曾受贿

据共同社报道,田中角荣的辩护律师十六日在法院否认田中曾经受贿五亿日元,说法院一九八三年赖以作出判决的证据「不具有作为证据的效力」。田中仍在养病,迄今一直没有出庭。今秋东京高级法院将就此案作出最后判决。

美《外交政策》主编说:里根越来越保守 在国会遇到麻烦

    【路透社华盛顿六月十五日电】里根总统在就职的第六年实施了一项越来越保守——有人说越来越摇摆——的对外政策,这使他和国会产生了严重问题。
    《外交政策》季刊主编威廉·梅恩斯对本社记者说,里根“正朝着越来越保守的方向前进,这在国会引起了反应……他的许多建议遇到麻烦”。
    他说,它们究竟遇到多大麻烦,到十一月国会选举时就清楚了。
    如果里根失去现在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或者同情他的决定强硬路线的议员被选民抛弃,他的对外政策将发生惊人的重大变化。
    虽然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但是放弃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做法可能使他同国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参众两院的大多数议员已经公开表示支持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参众两院议员准备迫使里根遵守条约。
    他们的主意是不给里根拨款生产任何可能违反一九七九年签署但未被批准的条约的武器。
    里根要求在一九八七财政年度获得三千二百亿美元的国防开支,但是参院在减少联邦赤字的压力之下将它削减到三千零十亿美元,众院削减得更多,只批准二千八百五十亿美元。
    现在正在谈判一项折中方案,但是里根显然将被迫接受大大少于他所要求的数目,甚至他所珍视的、作为他军事政策核心的“星球大战”太空防御计划的经费也是这样。
    同样,他的外援要求也被两院砍掉很多。
    众院几个重要的委员会批准了对南非实行新制裁的议案,估计众院全体会议也会通过,尽管这位共和党总统坚持说制裁会产生反作用。
    参院共和党领导人的一位助手承认,国会的形势对里根“很棘手”,但是又说这是预料之中的,特别是在选举年。这位助手坚持说,总的说来,“美国的对外政策很成功”。
    这位共和党官员说:“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作用大大加强,比五年前明确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