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扬言要再次对利比亚动武

美国务
    院发言人十二日称,美国正密切注视着卡扎菲的行动,一旦利比亚采取任何有损于美国的行动,美国可能再次对利比亚动武。

埃及决定使生活补贴合理化

穆巴拉克对《金字塔报》记者的一次谈话中说,政府决定要使对生活必需品的补贴「合理化」,「合理化不意味着完全取消补贴」’但是政府考虑在几年之内『逐步」取消这种补贴。他说,目前的补贴制度不分贫富一律给予补贴,这种现象不能维持下去了。

约旦国王访美成果不大

据埃及消息灵通人士十二日说,正在美访问的约旦国王侯赛因未能说服华盛顿相信:美必须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美国没有对侯赛因作出态度坚定的许诺,只是「保证」研究这些想法和建议。

邓小平使中国成为新的亚洲龙

    【巴西《圣保罗州报》五月四日文章】题:邓使中国成为新的“亚洲龙”(原文提要:参议员、经济学家罗贝托·坎波斯在邓小平开始执行经济自由化计划时,于一九八八○年第一次访问中国。之后的六年中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个自行车之国有了小汽车,象北京一类的城市现在成了大型建筑工地。罗贝托·坎波斯认为,中国现在想成为“亚洲龙”之一。)
    一九八○年,几乎是在邓小平刚开始实行自由化计划时,我第一次访问了中国。当时还是人们都穿着灰色毛式制服和色彩很单调的景象,进行新的建设的迹象很少。数量不多的小汽车在受惊的骑自行车的人群中穿行。人们有些忧郁,他们已经摆脱了文化大革命的恶梦,但仍沉默寡言。
    在不到六年时间里发生了巨大变化。北京已成了一个大型建筑工地。但是,正如我访问四川省成都市所看到的,这种现象也出现在中国内地。在沿海地区,自由企业活动更为热火朝天。
    邓的作法表现在什么地方?首先,表现在用有选择的求实主义替代马克思主义的教条。求实主义甚至允许采取某些有利于实现中国现代化的““资本主义
    方法”。在一九七九年,邓
    就向一位日本来访者提出,中国甚至可能容许建立百分之百的外国资本企业,只要它生产的产品和劳务符合中国现代化的目标。现在,在各自由贸易区,只要主要面向出口,外国就可以自由投资。在其它地区,只要采用高技术,就可以逐项得到批准。
    邓的作法是以注重效率缓和毛的严格平均主义作法。注重效率预计要在物质刺激方面采取更灵活的态度,而毛曾打算以精神鼓励代替物质刺激。
    邓的作法是部分恢复价格制度和市场经济。价格不再只反映计划者的优先项目,而应该反映供求的客观条件。尽管要保持中央计划,但努力给予省一级和企业更大的自治权。用共产主义的话说,这表明了“指令性计划”与“指导性计划”的区别。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变得更为直接,这丝毫不意味着明显地依附于资本主义,仍保留着马克思主义的生产资料集体所有的原则。
    国际开放程度超过也许只有匈牙利和南斯拉夫除外的任何其它共产党国家。
    在大多数省里,工商联合会和开发公司的宗旨之一是鼓励贸易和技术交流,包括通过在特殊领域建立合资公司。
    中国人在明确承认中国技术落后时表现出的谦虚令人感到鼓舞。由于在耐用消费品、商业基础结构和通讯基础结构方面明显落后,巴西人很容易轻视中国的技术能力。但是,由于在核技术和航天技术方面不太明显的优势,上述情况得到补偿。
    迫切需要实现国内现代化将使中国在对外政策方面采取一种和平立场。这项政策的优先目标似乎是:加紧同美国、欧洲和日本签定合同,以此作为投资和技术的来源;同苏联实现关系正常化,以保证实施发展计划所必需的外部安定形势;收回中国两个生气勃勃的中心——香港和台湾;谨慎地支持第三世界,新中国可能为第三世界做出一种“‘混合社会主义”的榜样,这种榜样要比常规的马克思主义榜样灵活得多。
    中国起的作用是提供一种新的发展模式的经验:一种更加灵活的社会主义,不放弃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吸收市场经济中某些有效和灵活的作法。毫无疑问,“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是当代最令人鼓舞的社会工程方面的试验。

密特朗------希拉克密月结束

    【美国《新闻周刊》六月九日文章】题:密特朗——希拉克蜜月结束
    每周一次的法国内阁会议的气氛,在五月第三个星期三明确无误地变了。在这次会议上,右翼总理希拉克发言时,做笔记的是社会党总统密特朗。虽然形式上仍然是密特朗主持会议,但是决定暂时休会几分钟去喝杯咖啡的却是部长们,而不是总统。更为意味深长的是,当密特朗对希拉克的推迟新喀里多尼亚自治的计划表示“强烈保留”时,海外领地部长贝尔纳·蓬斯则提出,该岛过去的骚乱是密特朗的社会党人造成的。法国人士说,自从戴高乐一九五八年建立第五共和国以来,总统和内阁之间出现这么大矛盾,还是第一次。
    密特朗——希拉克的蜜月终于不欢而散。这种没有先例的分权试验似乎越来越不妙了。
    密特朗已公开批评希拉克的各项计划,从选举改革到加强警察力量到国营工业私有化的计划,都遭到密特朗的批评。希拉克则抨击总统的地盘——对外政策,从而加剧了紧张关系。
    密特朗反对法国参加里根的战略防御计划,但是希拉克两周前却宣布“我不想让法国被排斥在战略防御计划之外”。
    两人之间的权力斗争使巴黎股票市场行情跌到五年来的最低点。
    密特朗与希拉克的合伙关系当然不是真心实意的。
    起初,他们各自都尽了最大努力。但是,那种努力充其量只维持了两个月。

英国《金融时报》说:胡耀邦一上台就如鱼得水

    【英国《金融时报》六月十二日文章】题:活跃的胡耀邦
    前工党领袖卡拉汉昨天说,胡耀邦在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就中国政策发表的谈话是有趣的。
    他一走上讲台,就如鱼得水了。
    他十日访问牛津时,在散步过程中出人意料地同一些青年闲谈起来。那是访问牛津的一个精彩场面。
    昨天的谈话肯定了中国的改革和独立的对外政策将长期不变。出人意料的是,胡在谈论这个话题时还提到了现行政策中的一个具体方面——削减武装部队人数和把经济增长置于国防之上的问题。

蒙代尔敦促美公司向中国投资

    【美联社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六月十二日电】前副总统蒙代尔敦促对在国外投资感兴趣的美国公司考虑向中国投资的问题。
    这位前副总统本月十日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这个共产党国家经过了经济改革时期。
    蒙代尔说:“基本上说,他们希望美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参加使中国实现现代化的这一努力。”蒙代尔是华盛顿温斯顿和斯特朗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蒙代尔说,这样的投资将帮助中国在世界事务中成为一支稳定的和积极的力量。他又说:“这是有益的生意,有利于我们国家。”
    他说,美中贸易去年为八十多亿美元。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最有希望的客户在石油和天然气勘探方面。

新加坡《联合早报》社论说:日本有些人想走回头路

    【新加坡《联合早报》六月十二日社论】中国外交部上星期六向日本提出外交照会,指责日本政府批准新的历史教科书。日本方面似乎还相当重视中国的抗议照会。编纂这一《新编日本史》教科书的集团,不是个别历史学家,而是日本一个主张修改宪法、维护天皇制度、礼赞战前教育敕语、重建大和民族精神的国粹主义团体。
    日本重复出现国粹主义的复古逆流,只能说明,最少还有一部分日本人,特别是位高权大的日本人,根本没有从过去的历史中取得教训,还想重走历史的老路。

苏揭露汽车业中的舞弊行为

    【美联社莫斯科六月八日电】苏联一家报纸今天报道,政府对出租汽车和小型公共汽车行业的调查表明,汽车司机每年从车费一项里盗窃数百万卢布,用来贿赂从清洗汽车的工人直至城市交通部门的官员等一大批人。
    《苏维埃俄罗斯报》说,政府的调查揭露出在两条小型公共汽车线路上,两年来因行贿和贪污损失了约三百五十万卢布(约合四百九十万美元)。
    这家报纸没有透露在市内交通运输业收入中偷盗和贪污损失的总数,但是说,这一问题是“有组织的和普遍的”。
    这一调查报告看来强调了五月二十八日宣布的新的镇压贪污运动。将于七月一日生效的这项政府法令规定,对参与行贿受贿的官员可以处以死刑。

汉城《东亚日报》的评论

【汉城《东亚日报》六月七日社论】题:日本史的歪曲记述——应当遵守修正承诺,彻底进行反省
    最近,日本文部省审定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再次歪曲记述史实,引起了韩国和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
    由右翼团体“保卫日本国民会议”正在印刷的《高中日本史》,几乎完全不遵守或不顾及四年前日本政府所作要修正对韩关系历史的记述的保证,这是否会在韩日之间引起第二次历史教科书风波,确实令人十分担忧。
    正如海水互通一样,历史是具有世界共同脉络的。
    因此,无论哪一个国家,没有客观的共同的史实作后盾,只强调过分的民族主义或国粹主义,就不成其为教育,而是在进行宣传了。

《波兰信使报》说:中国同东西方都友好

    【《波兰信使报》六月十一日短评】题:马克思与莎士比亚之间
    共产主义的中国对于同西方的关系给予很大重视。北京从自身安全条件考虑,认为一个统一的、强大的欧洲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因素。
    但是中国需要西欧,这里还有另外的原因。
    正如陪同总书记出访的李鹏副总理强调指出的:“中国必须学习管理并得到现代技术”。
    胡耀邦之行表明,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很清楚地了解,在意识形态进行重大竞争的时代,既同东方,也同西方保持良好关系是必要的。我们再补充一点,如果中国在国内问题上保持活力,并进行经济改革的话,那么它将成为世界上的一个越来越令人感兴趣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