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台湾大陆工作会主任易人

中央社报道,台湾国民党中常会四日宣布,调任中央委员会秘书处主任萧昌乐为大陆工作会主任,原大陆工作会主任白万祥另有任用。

美报说若油价仍低今后海运运费和船价将大涨

美国《商业日报》说,在今后十年里,只要石油实际价格仍保持在约十三美元一桶,海运运费和船价将大幅度回升。

中国成为美国科技与教育的重要伙伴

    【美联社华盛顿六月四日电】研究美中两国学术交流的一个委员会说,美国已经成为中国的科学、教育和技术发展的重要伙伴,因为学者交流计划比原来预料的更加成功。
    该委员会在昨天发表一篇关于学术交流的报告时说,尽管过去存在一些问题,这些计划也应该得到优先考虑,因为它们“对美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至关重要,将来大概仍然如此”。
    它接着说:“今天,两国之间的教育和科学交流远远超出了七十年代的预料,并且是美国同别国的规模最大的和发展最迅速的学术关系之一。”
    由美国新闻署和福特基金会资助的这份研究报告是全国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和美国学术团体理事会共同成立的一个委员会起草的。这三个机构都参加了交流计划。
    由华盛顿大学的乔治·贝克曼主持的专家委员会说,一九七九年至一九八三年,中国有一万九千名学生和学者来美国学习,而同期去中国学习的美国人为三千五百名。
    这份研究报告说,大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学生和学者学习工程、数学及物理、生物、保健或计算机等学科,这反映了中国政府想通过科学技术实现现代化的愿望。报告又说,只有百分之五的中国学生和学者学习农业,百分之三的人选修人文学科。
    它说,相比之下,在前往中国的美国人当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选修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还有许多人前往那里进行短期语言学习。
    这份研究报告说,两国应集中精力改进交流的质量,而不是设法实现人数上的对等。它说,虽然两国对这种交流关系有不同的目标,但是双方都从这些计划中受益匪浅。
    报告呼吁中国政府给美国人更多的机会利用博物馆、档案馆、研究所、实习场地和其他设施。它说,在早先的交流计划中,中国并不总是提供需要利用这些设施的机会,但是,一九八二年以来已有一些好转。
    该委员会说,中国政府还应该增加它的赴美学者的生活津贴。它说,经费不足降低了这些学者的生
    活水平,并且影响他们的学习。

印尼考虑请苏联帮助发射卫星

印度尼西亚旅游、邮电和通信部长塔希尔四日说,鉴于美国和欧洲发射卫星一再出事,印尼正在考虑请苏联帮助发射卫星。

曼斯菲尔德认为:苏海军在太平洋处于潜在攻势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五月二十五日文章】题:太平洋的前景
    (记者约瑟夫·斯特恩发自东京)
    八十三岁的迈克·曼斯菲尔德精明老练,精力充沛。他吸了一下烟斗,然后说,西太平洋的安全形势确实令人十分担忧。差不多十年前在他被任命为美国驻日本大使之初,苏联海军处于守势,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只好困在日本海的一些咽喉要道后面。现在,苏联海军已处于一种潜在的攻势,它的已经大规模扩充的远洋舰队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和越南的金兰湾出发四处活动,而苏联海军在金兰湾活动这件事很令人不安。
    这位大使说,无论哪一天都有二十至二十五艘军舰从金兰湾驶出。从越南这个港口出发,苏联海军的舰队可以直达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一些重要的海上通道,并可从那些地方直下波斯湾。苏联自一九八四年以来用图—16獾式轰炸机、熊式D/F轰炸机和米格——23飞机加强了空中力量,能在整个中国海水域进行巡逻和反潜活动,并能打击从马六甲海峡到关岛的任何一个目标。中国的五千英里的海岸线完全暴露在苏联空军的面前,能有效保护它的只有美国的太平洋司令部,此外,中国的近海岛屿现在容易遭到苏联两栖力量的攻击。
    曼斯菲尔德大使认为,苏联的军事扩张使得美国的第七舰队“要管的地方太大,而军舰太少,因而顾不过来”。但是曼斯菲尔德深信,“在太平洋战区,我们仍然能照顾好自己”。
    在曼斯菲尔德看来,未来的力量平衡将受到中美关系的很大影响,他发现中美关系正在顺利发展。
    这位大使认为,如果中国恢复它与苏联的军事联盟,“我们全都会陷入困境”。但是他很快接着说,他看不出有中苏恢复结盟的迹象。

美报说油价低日本仍不走仍靠进口石油老路

美国《商业日报》说,日本三井公司表示,除非石油长期稳定在每桶十四美元以下,否则日本不可能在能源上重新依靠进口石油而不依靠煤、天然气和其他替代燃料。

拉莫斯说菲共游击队在农村扩大影响

    【美联社马尼拉六月四日电】武装部队参谋长拉莫斯四日说,菲共游击队正在农村扩大影响,忠于马科斯的分子也已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拉莫斯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估计阿基诺夫人执政一百天来的政绩时还说,多年来不活动的穆斯林分离主义分子现在也开始在南部地区发起进攻。

英报文章:莫斯科的新现实主义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六月一日评论】题:戈尔巴乔夫领导下的莫斯科的新现实主义(作者斯蒂芬·米利根)
    (原编者按:白宫和克里姆林宫近来不断怒气冲冲地互相指责,但是,本报外事编辑斯蒂芬·米利根在私下发现,莫斯科惊人地切望同华盛顿打交道。)
    从表面上看,东西方关系变得少有的坏。在过去一周里,里根总统扬言要废除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苏联指责里根“谎话连篇”。原订本月举行的苏美首脑会谈已经推迟。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影响仍然在毒化着政治气氛。
    但是,我在莫斯科同苏联高级官员进行一周交谈之后,回国时得出的印象相当令人振奋。在私下,这些苏联高级官员都显得比以往现实得多,都切望同美国达成协议。过去有人说戈尔巴乔夫准备同里根奉陪到底,一直要谈到里根不愿再谈为止,这种说法看来并不正确。
    戈尔巴乔夫希望同里根达成协议。他知道,里根享有很高权威,能以一种他的前任们所不能的方式促使国会通过他的主张。此外,戈尔巴乔夫还切望加强自己对政治局的控制。
    最惊人的变化是苏联对“星球大战”的调子有所缓和。直到前不久,苏联还一直说,除非里根停止实施战略防御倡议,否则双方就不可能就军备控制问题达成协议。但是,现在,苏联对战略防御倡议只是顺便提提而已。
    虽然这些苏联官员认为,里根政府在去年的日内瓦首脑会谈之后使他们大失所望,但他们仍然希望能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猜测今年十一月或十二月能在华盛顿举行。他们之所以迟迟不确定举行首脑会谈的时间,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要把这当作讨价还价的砝码,而且这也是他们唯一的一张牌。
    但是,即使首脑会谈不举行,也不必感到惊慌美苏双方都不会马上开始进行大规模军备竞赛,因为那样干谁也吃不消。美国国会已不同意增加国防开支,苏联政治局则在千方百计地把人力物力转用于振兴苏联艰难的工业。
    两个超级大国爆发军事冲突的危险也不大。虽然苏联大概不会离开阿富汗,但戈尔巴乔夫认为苏联当初入侵阿富汗是个错误,他不大会在其他地方搞冒险活动。在最近出现的大多数危机中,例如在利比亚、叙利亚和中美洲,苏联一直谨慎地避开美国。
    但是,虽然人们有理由对苏联的对外政策感到乐观,但苏联国内的情况却不怎么令人振奋。戈尔巴乔夫已不得不放慢实施经济改革计划的速度,只在农业领域采取了一些认真的刺激措施。苏联现政权基本上仍然象过去那样思想狭隘。

「我给自己打八十五分」

    【美联社纽约六月四日电】科拉松·阿基诺四日在她就任总统一百日时说,她使国家恢复了自由,但并没“如人民所期望的那样,使经济出现奇迹”。
    阿基诺夫人在美国三大电视网晨间新闻节日报道的采访讲话中,指责前总统马科斯挑动了菲律宾国内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反政府示威行动。
    她在回答全国广播公司《今日》节目就她迄今的政绩提出的问题时说:“我给自己打八十五分……因为我没有如人民所希望的那样使经济出现奇迹。正因为如此,我不给自己打满分。”
    她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早安,美国》节目中谈到她的主要成就时说:“我使国家恢复了自由,我们使权利法案有了保障。”
    她还提到她为使共产党放下武器而作的努力。
    她在全国广播公司的《今日》节目中说:“我相信,我们要到一切和平的努力都不起作用的时候才会诉诸武力。我认为,军方也持同样的观点。但是我还想明确告诉叛乱分子,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们提出的和平建议,如果他们要对我们动用武力,那么他们肯定就要遭到军方武装力量的反击。”

台湾向阿根廷提出强烈抗议


    央社报道,台湾三日就阿根廷海军炮艇在南太平洋海面击沉台湾拖网渔船「宪
    德一三号」,造成船员一死一失踪的事件向阿根廷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阿拉伯人士说:利苏就利加入华约方案达成协议

    【科威特通讯社阿布扎比六月四日电】一家本地报纸今天报道,利比亚和苏联就接纳利比亚加入华沙条约的方案达成了原则上的协议。
    《团结报》援引消息灵通的阿拉伯人士的话说,在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委员贾卢德最近访问莫斯科时已就利比亚加入华沙条约和为此目的而准备拟定官方文件的主要原则达成了协议。
    这些人士说,利比亚向沙特阿拉伯、摩洛哥、民主也门和伊朗简单介绍了它的计划。他们又说。一个苏联军事代表团本月将访问利比亚,目的是要讨论宣布接纳利比亚加入华沙条约的细节和切实可行的步骤。他们预料,关于利比亚加入华约的事将在两个月内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访问莫斯科时宣布。

美国企业家代表团团长说:美中经济关系紧张需较长时间才能缓和

    【美联社北京六月三日电】美国企业家今天对中国企业家们说,不应让中美两国间偶然出现的政治分歧影响两国间稳步增长着的经济关系。
    由七十多名美国企业家组成的美国代表团团长罗伯特·斯特劳斯说:“我们认为,两国间紧张的经济关系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得到恢复。”他是在中美贸易、投资和法律问题的一次会议上讲这番话的。
    斯特劳斯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对记者说,中美“双方都对美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发表了许多抱怨的谈话”。
    斯特劳斯说,从二日开始举行的为期四天的会谈进行得“非常顺利”。他说,几家美国公司在这里派有代表,其中包括药品生产和尖端技术等领域的一些公司,它们也曾“千方百计地设法解决”进入中国市场这些长期未能解决的问题。
    他指出,“把赚取的利润汇回国内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