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非洲「和平使者」埃亚德马

    今年二月二日傍晚,多哥首都洛美市中心的多哥人民联盟党部大楼里灯火辉煌,非洲国际私法学会隆重授予多哥总统纳辛贝·埃亚德马一九八五年国际和平奖。非统秘书长伊迪·奥马鲁和一些非洲国家的部长出席了授奖仪式。
    这是埃亚德马总统第六次荣获国际性奖励。设在罗马的辛巴学院授予埃亚德马一九八○年辛巴和平奖;布鲁塞尔的外交关系学院评选埃亚德马为一九八三年和平人物,并授予金奖勋章;一九八四年,国际墨丘利金奖组织又授予他墨丘利金质奖章等等。埃亚德马在国际上获得的荣誉,说明他为和平事业作出的努力已远远超出了多哥国界,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许。
    埃亚德马一九三六年出生在多哥北方科扎省皮亚村的一个农民家庭,是多哥第二大部族卡比耶族人。他不满一岁时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在家乡读书后于一九五三年参加了驻达荷美(现贝宁)的法国军队,不久被派往印度支那。一九五六年又被派往阿尔及利亚和法国。一九五七年至一九六二年,他先后驻达荷美、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尔等国,曾任副官和教官。一九六二年九月退役回到多哥,军衔是中尉。
    埃亚德马回到多哥时,多哥已独立两年多。但由于政党林立、南北部族之间积怨甚深,国内政局很不稳定。埃亚德马遂于一九六三年一月率领一批年轻军官发动政变,推翻了奥林匹欧政权。这是在黑非洲独立国家发生的第一次军事政变。政变成功后,埃亚德马把权力交给了文官。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三日,埃亚德马又发动了第二次政变,推翻了格鲁尼茨基文官政府。同年四月起任共和国总统兼国防部长至今,一九七六年六月晋升为上将。
    埃亚德马一贯奉行和平、睦邻友好、不结盟和中立的对外政策,致力于非洲特别是西非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在埃亚德马和当时的尼日利亚国家元首戈翁将军的倡议下,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于一九七五年创立。
    这是目前非洲最大的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一九八四年和一九八五年,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出现危机时,他又连续两次欣然同意在洛美召开该组织的首脑会议。一九七五年以来,举世闻名的三个“洛美协定”也相继在洛美签署。尤其令人称道的是,埃亚德马积极参与,先后调解了非洲一些国家之间的冲突或争端,在非洲成功地扮演了一位“和平使者”的角色。
    众口皆碑的是,一九八○年四月,当乍得各派内战正酣之时,埃亚德马不顾战火纷飞,毅然乘独木舟渡过沙里河抵达恩贾梅纳,调解乍得各派的冲突。多哥人每提及此事,都为其总统的献身精神感到自豪。
    埃亚德马身材魁梧,体格健壮,如今正当盛年。他精力充沛,每天早上五点多钟就去总统府办公,常常在清晨接见外国客人。他谈吐幽默,喜欢与平民百姓交谈。他与美国、法国、联邦德国、中国、苏联等东西方大国的领导人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曾于一九七四年和一九八一年两次访华,对中国人民怀有十分友好的感情。
    (本报特约记者张有浩洛美来讯)

能干务实的美国第二代黑人政治家

    【美国《华尔街日报》文章】题:美国黑人政治家能干务实(记者琳达·威廉斯)
    欧内斯特·莫里亚尔现年五十六岁,原是民权律师和法官,今年,他作为新奥尔良第一位黑人市长的第二任期也是最后任期将满期。接替他的人大概还将是黑人,不过,是属于另一种类型的人。主要竞争者中有州参议员威廉·杰斐逊和市政会成员西德尼·巴泰勒米。杰斐逊现年三十八岁,是一名在哈佛大学受过教育的律师;巴泰勒米现年四十一岁,原是州参议员兼市行政官,在图兰大学受过教育。他们两人在路易斯安那州外几乎不知名,而且两人都为自己致力于解决黑人问题而自鸣得意,同样,他们为自己有管理才能而沾沾自喜。
    他们两人代表了第二代黑人领导人(年纪较轻而且文化程度较高)活跃在美国政界。在市、县和州的竞选中,谋求官职的黑人正在步步卷入政治主流,表现出对除种族问题以外的广泛问题的兴趣。
    这些男女黑人过去没有跟着马丁·路德·金一起干过。其中不少人是专业人员,他们过去并没有仅仅为了获得受教育的机会或第一个职业而非要反对种族隔离不可。他们是民权运动的受益者,同种族隔离几乎没有关系。他们在董事会或者委员会里担任职务同他们的许多前辈过去担任教士职务一样舒适。而且他们还在争取白人的选票。但是,这帮人对黑人历来的领导力量也表示怀疑,所以对一个要求选出比过去多得多的黑人领导人的黑人选区很关心。
    图兰大学的政治学家保罗·斯特克勒说,第二代黑人政治领导人「不那么好斗」,「不那么好抗议」,而且有一个获得支持的比较广泛的基础。他指出。在新奥尔良,莫里亚尔市长的作风常常「使种族向两极分化」,而在杰斐逊和巴泰勒米对白人竞争的民意测验中,这两位黑人候选人获得的白人选票多达百分之五十。斯特克勒说:「这对一个过去一直存在种族问题的南方城市来说是很不寻常的事。」
    对少年怀孕和黑人妇女的社会地位等问题表示关心的黑人妇女也是一支重要力量。当选的黑人官员大约有百分之二十二是妇女。
    管理才能现在具有新的重要意义。(密西西比)州立杰克逊大学政治学家莱斯利·麦克利莫尔说:「在地方上,第二代黑人领导人往往具有管理方面的专长,过去希望第一代人做到这一点是不切合实际的。」
    人们之所以重视管理,是因为黑人选民要求效果。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黑人市长哈维·甘特说,在一九六五年选举权利法之后出现的第一批黑人政治先驱者的当选往往是对他们长期从事民权活动和表现勇敢的「一种奖赏」。但是,近几年来,黑人选民一直比较重视文凭和追求公职者的能力,以组成有效的政治联盟。许多观察家说,对这一代的最大挑战也许是,使大体上已精疲力尽的黑人社会相信,这个政治过程是值得花精力的。对于许多黑人来说,黑人二十年来在选举政治斗争中日益取得的成功未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有意义的变化。
    观察亚特兰大大批黑人政治家情况的政治学家本杰明·戴维斯说:「今天没有从前对黑人社会所承担的那种程度的义务。他们一旦当选,往往关心白人社会,其关心程度远远超过获得白人支持的程度。」

黎巴嫩女战士

    【美联社贝鲁特四月七日电】在黎巴嫩,有数百名狂热的女战士投身于长达十一年的内战,并成为自杀爆炸事件的“殉难者”,多数女战士都在左翼民兵派别中,如叙利亚支持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和主要由基督徒组成的叙利亚国家社会党。
    女中学生萨娜·姆海德莱是一名十六岁的什叶派穆斯林。去年四月九日,她驾驶一辆装有二百公斤炸药的轿车冲向以色列设在黎巴嫩南部杰津附近的一个检查站,与两名士兵同归于尽。她死后,黎巴嫩电视台播放了在她出发前录制的录象。这位少女镇静地说:“当你们看见我和听到我说话的时候,我也许已经不在人世,我之所以要选择死亡是要为国尽忠。”她的自杀行为对许多西方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但对激进的什叶派和其他派别来说,则是对宗教信仰的尽忠和对以色列人的仇恨的表现。
    二十一岁的萨拉由于个矮够不着沙袋掩体的胸墙,不得不站在躺椅上向敌人射击。她说,她之所以要加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是由于她的家庭成员都是战士。该阵线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游击队组织,由乔治·哈巴什领导,七十年代初发生的许多劫机事件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迈萨隆
    ·金塔尔自一九七七年当上叙利亚国家社会党的民兵以来,一直在同盘踞在黎巴嫩南部的以色列人和驻扎在贝鲁特东北方向迈滕山区的阿明·杰马耶勒总统领导的基督教长枪党武装力量战斗。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的双亲一九七六年被长枪党杀害了,我是独生女儿。但是我不是仅仅为了报仇而开始战斗。我认为,我们必须同长枪党和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作斗争,以净化我们的国土。”

世界上最机密的超级间谍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局(上)

    【法国《费加罗》杂志二月二十二至二十八日一期文章】题:戈尔巴乔夫一咳嗽,国家安全局即刻便知(作者埃里克·洛朗)(原编者按:公众实际一无所知的国家安全局(美国的超级间谍机构)今天能够监听全球。受到特殊优待的埃里克·洛朗得以进入这个难以进入的世界上最机密和最强大的城堡之内。)
    戈尔巴乔夫在他的办公室里的谈话,苏联前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在他的乡间别墅里的谈话,还有苏联外交部长在他行驶在莫斯科大街的轿车里打电话时的谈话都被美国窃听去了。这些被认为是绝密的报告被定期呈送白宫首脑。这些报告的代号是伽马加皮。
    苏联宇航员科马罗夫在一九六七年的死讯(长时间未予透露)华盛顿即刻就知道了。宇宙飞船同它的基地间的对话被截获并破译了出来。这包括苏联人失去对飞船的控制、无法制止它返回大气层时的对话。当事情已明显无望之时,总理柯西金亲自与科马罗夫通话,称他是一位英雄。接着宇航员同他的妻子谈话。当飞船坠落时,在最后几秒中里,美国技术人员听到科马罗夫喊道:“我不想死,快想想办法!”随后他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喊叫,“联盟”号飞船爆炸了。
    所有这些情况都是由一个最使人惊愕的世界间谍机构收听的。这个机构的缩写是NSA。十万个美国人中甚至没有一个人认得这个谜一般的缩写字。
    绝大多数美国公民认为,国家的最大情报机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但是,他们错了。国家安全局才是所有情报机构中最大的、实力最为雄厚的,尤其是最机密的机构。该机构每年的预算达一百二十亿美元,拥有约六万名工作人员。他们能够破译一些绝密电文和截听通过电话或卫星传播的各种电讯。
    一些大型计算机被用来处理句子、名字、关键词语。国家安全局每天截收、监听和记录全世界的五十多万次通话。国家安全局创立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四日,杜鲁门的第二个总统任期结束之际。然而,与中央情报局不同的是,不存在有关的国会委员会,也不存在旨在控制它的行动的法律。实际上,甚至不存在任何批准它成立的法律,只有一些旨在保护它的文件。
    该机构是根据总统府的一项秘密决定成立的。该决定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第六号指示。三十四年后,该项指示的文本仍属绝密文件。
    美国官员们最为关心的是,要绝对保护好这个“神经中枢”。他们把该机构视为同苏联展开冷酷的情报战的至关重要的王牌。
    在该机构成立后的十五年中,任何官方文件都没有提到过(那怕仅仅一次)国家安全局。该机构总部设在马里兰州的米德堡,距华盛顿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总部占地十五公顷,处于一片松树林区的中部,完全与外界隔绝。
    国家安全局的外观要比中央情报局威严得多。它就象一个被极小心地保护着的玻璃和钢铁的城堡。它由武装巡逻队守卫着,周围有三层高达三米的电网、在每座大楼的入口处都装有电子监测系统。内部人员的行动受到严密的控制,他们须持各种颜色的证件才能通行。巡逻队在各处游动巡逻。秘密文件被锁在特制的保险箱中。这种保险箱配有三种不同的号码并被日夜看管着。
    受雇于米德堡和被批准每日跨过第三号门的所有国家安全局人员须经过美国的各个安全和国防要害部门所实行的那种最严格的审查。人员的出身、所受过的教育、学业、邻居、朋友、以前的工作关系均在审查之列。三番五次的调查只有一个目的:发现可能使这个合作者变成一个叛徒的弱点。正因为如此,所有的职员不论其资历深浅、官阶高低,均得经常接受测谎器的检测。该机构的一些人幽默地说,NSA实际上意味着NEVERSAYANYTHING(意为守口如瓶)。
    国家安全局拥有无论从数量、质量还是从性能上来说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计算机和电子设备。不但有每秒钟运算二十三万次的““IBM”型计算机,更有每秒运算一百万次的“CRAY”I型计算机。计算机是国家安全局的战略核心。在保密处中(此处在该局的三个部门中是最大的一个部门),电子计算机通过电文的频率和储存在存储器中的上万个常用词及语法规则以每分钟六百行的速度破译电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