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黎笋正在为其政治交班作准备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十月十日文章】题:越南的接班人副题:人们看到黎笋正为准备他的继任而解决悬而未决的外交政策问题和加快经济变革的步伐(记者保罗·奎因—贾奇)
    越南领导人黎笋看来正在不声不响地为其政治交班作准备。
    只要黎先生还能保持健康,这一继任的进程在近几年内也许不会发生什么戏剧性的变化。但是,在过去六个月里越南在政策上采取的一系列步骤都表明,变化的步伐正在加快。其中包括:
    ——今年公开承认共产党总书记黎笋是越南的最高领导人。
    ——黎笋支持的,可能前不久还遭到其他一些领导人激烈反对的经济变革加快了步伐。
    ——把黎笋最亲密的同事之一召回了政治局。
    ——河——内宣布一九八七年为解决两个关键问题——柬埔寨问题和美军在越作战失踪人员——的最后期限。
    这些变化给人的印象是,黎笋想要在他下台之前料理一下悬而未决的外交政策问题——柬埔寨问题和美国不承认河内的问题,并试图以他的威望来保证新的经济政策能坚定地贯彻下去。
    直到今年早些时候,人们还普遍认为,黎笋只是一个集体领导班子中一位资历较老的成员。其他人,如国家元首长征时不时也显出与黎笋有不相上下的威望和影响。
    但是,在庆祝西贡(现称胡志明市)解放十周年的纪念活动期间,这种情况似乎已有变化。黎笋,而不是整个领导班子,被说成领导反美战争取得了胜利。
    庆祝胜利的活动结束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经济变革的步伐骤然加快。
    这些政策的宗旨基本上是为了取消那些庞杂而无能的机构;给地方政府和计划人员以更大的主动权;给工人们以更大的刺激。这些政策的支持者认为它们是使越南停滞不前的经济状况复苏的唯一方法;是改善至今仍是世界上生活水平最低国家之一的唯一方法。
    但是,这些政策遭到了老一辈党的领导人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这些政策背离了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据信反对经济变革的主要人物中就有长征。
    这一变革看来是一个小集团搞出来的东西。其中一些主要成员以前是南部的地下活动的组织者,这些人在一九七五年后才进入中央政府。他们看来忍受不了中央机构的官僚作风,而更易同基层群众的思想发生共鸣。这个集团中最著名的成员是副总理和政治局委员武文杰、一位曾在五十年代同黎笋亲密共事的南方人。
    但是;如果没有黎笋的支持,改革者就不可能迈开步子。性格与持异见的南部组织者相仿的黎笋自去年起开始公开支持着重变革的政策。另一位高级领导人黎德寿看来也支持这些政策。
    而当黎笋的另一位老同事阮文灵今年早些时候出乎意料地重新进入政治局后,这些政策在最高领导层中就得到了更大的支持。
    下一次党代会将于一九八六年初召开。届时黎笋可能从党总书记的职位上退下来——也许担任党的主席。该职位在胡志明于一九六九年去世之后没有了。
    而当黎笋真的退下来时,那么看来最可能成为接班人的不是黎德寿就是武文杰。

联合国粮农组织成立四十周年

    【法新社罗马十月十五日电】联合国粮农组织已成立四十周年,但是它要使世界成为一个摆脱饥饿的世界的目标看来仍然与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建立时一样遥远。
    粮农组织是在联合国本身正式成立一周前于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六日在华盛顿成立的。
    该组织的总部在一九五一年移到了罗马。开始时,它的主要力量是用来与营养不良作斗争和稳定战后欧洲的农产品价格。
    六十年代,许多欧洲殖民地纷纷获得独立,使第三世界变成舞台中心,这时粮农组织也就改变了它的注意焦点。
    自那时以来,粮农组织设立了七十四个地区性组织,负责关照一百个国家的情况,主要把力量用在旨在提高贫穷地区的农业生产率的地方工程项目上。
    粮农组织在西非的萨赫勒地区发生大饥荒后,于一九六二年监督设立了联合国应急粮食储备,目前争取把这种储备量保持在五十万吨的水平上,粮农组织希望使之增加到二百万吨。
    粮农组织估计,非洲各国如果要使其农业摆脱目前的停滞状态,就必须把它们的国家预算的平均百分之二十五用于农业,但是,目前用于这方面的开支只占这些国家预算的百分之十左右。

古巴试图获得原子弹制造工艺

    【哥伦比亚《现状报》九月三日消息】题:卡斯特罗试图获得原子弹制造工艺
    一位参加九月二日在加拉加斯闭幕的古巴独立民主运动第六届代表大会的前古巴政府官员断言,古巴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制造出自己的原子弹。
    这位前古巴政府官员名叫劳尔·罗德里格斯·德尔雷伊,是一位苏联培养出来的工程师,现流亡在马德里。他向古巴独立民主运动代表会议提交了一份关于古巴核发展计划的报告。
    核发展计划是由古巴主席卡斯特罗的儿子菲德尔·卡斯特罗·迪亚斯领导的,他是古巴核委员会主席。
    提供给美联社的这份报告的副本说,「在一九六八—一九六九年期间,古巴政府决定制定一项核发展计划」。报告指出:「古巴应该依靠自己力量建立必要的防卫体系,以防止一九六二年的导弹危机重演。」

拉美国家筹备最高级债务会议

    【埃菲社巴拿马城十月十七日电】题:拉美筹备最高级债务会议(记者费德里科·塔拉韦拉)
    在美国坚持认为拉美外债是金融问题而非政治问题的同时,该大陆各国正开始筹备一次最高级会议,以便讨论这一极其紧迫的问题。
    巴拿马总统埃里克。阿图罗·德尔瓦列昨天接受了「拉美的挑战」,「荣幸地」同意把他的国家当作下次最高级会议的会址,来研究该地区「迫切的债务问题」。
    德尔瓦列说,他将开始征询他的拉美同僚们的意见,以便在明年年初在巴拿马召开会议。
    巴拿马总统说,虽然这项倡议是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提出来的,但这同「巴拿马在该地区促进各国的接近和和平往来的历史传统」是一致的。
    德尔瓦列说:「巴拿马的形势也不能使自己置身度外,所有拉美国家都遇到了经济、财政、外贸和外债问题。」
    在蒙得维的亚,美国驻乌拉圭大使托马斯·阿兰达却说,拉美三千六百亿美元的外债只是金融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

美苏首脑会晤的前哨战炮声隆隆

    美苏两国近来在影响国际舆论方面所进行的宣传战,其激烈程度为历年所罕见。《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十月七日一期说,它们针锋相对的斗争给罗纳德。里根和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十一月十九至二十日在日内瓦的会晤投下了长长的阴影。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回顾两国宣传战的历史时说,现在里根和戈尔巴乔夫都在投入很大的人力,从金钱和技术上下更大的本钱来影响全世界的舆论。莫斯科把宣传机器每年的开支提高到三十亿至四十亿美元。美国为了改变世界舆论,其所有宣传机构每年总共开支达三十亿美元,其中美国新闻署花费七亿九千六百万美元。美苏双方在文字战方面几乎每天都在出新招数就在美苏首脑最高级会议日益临近的这段时间里,双方各不示弱,力求抵消对方宣传的影响。苏联人的行动是:
    向支持武器控制的美国人透露克里姆林宫准备提出削减百分之四十的进攻性导弹的建议;
    在九月二十四日在联合国发出一项类似广告式的号召,要求举行“星球和平”国际会议来谈判结束里根总统的“星球大战”反导弹计划;
    戈尔巴乔夫对法国访问四天,以这种最大胆的行动离间西欧同美国的亲密关系。
    美国的行动是:国务卿舒尔茨在九月二十三日指责莫斯科一面加紧进行“闪电式”宣传,一面执行“世界上最积极的军事性质的空间计划”;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从九月二十三日开始发动“宣传外交”攻势,作为这次最高级会议的重要准备工作,这个攻势中的一项重要活动是通过世界卫星电视广播网播映里根对西欧发表演说。
    由于美苏最高级会议前这段时期一方面双方都在进行紧张、激烈的宣传战,另一方面双方又各标榜自己一方不是宣传而又指责对方进行宣传,一些政界人士担心一场应当严肃认真地进行的最高级会晤反而得不到结果。政治战略是双方宣传战的基础和出发点美国观察家认为,苏联的战略重点是争取西欧靠拢苏联、分化美欧关系,首要目标是法国。戈尔巴乔夫访法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最引人注目的步骤。《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说,苏联的“取悦于人”的攻势,旨在“满足法国领导独立的欧洲的宏图”,同时“促进莫斯科要成为二十一世纪欧洲大陆的主宰力量的目标”尽早实现。戈尔巴乔夫已经采取了一些讨好欧洲舆论界的主动行动。莫斯科对巴黎所作的工作如果成功,不仅将削弱西方联盟,还有希望得到它所十分需要的现代技术。
    美国的目标是要使它同西欧的传统关系发挥新的活力。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美国一直在致力于弥合相互间的分歧,告诫人们莫斯科的封闭社会是神秘莫测的。
    里根近两年两次访问西欧,美国通过外交和宣传工具揭露苏联侵略阿富汗、苏联东欧在英国和西德进行间谍活动,等等,都是争取使欧洲大陆对苏联保持距离。(戴增义)

保加利亚再次呼吁举行共产党会议

    【英国《金融时报》十月十七日报道】题:保加利亚再次呼吁举行共产党会议(记者莱斯利·科利特)
    保加利亚领导班子的一位高级成员再次呼吁举行国际共产党会议,这种呼吁已遭到好几个非华约国共产党的拒绝。
    这些党担心苏联利用这样的会议企图重新控制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这一建议刊登在布拉格出版的重要的国际共产主义刊物《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上。
    保加利亚党的中央书记迪·斯塔尼舍夫说,举行世界共产党会议将“加强”各党的“一致性”。
    他还说,由共产主义运动“集体讨论”问题是一种“自然的和正当的需要”。最后一次这种世界会议是一九六九年在莫斯科召开的。
    去年有好几个党呼吁举行一次国际会议,它们是阿根廷、东德、奥地利和保加利亚的共产党,它们都被认为是亲苏的觉。
    然而苏联共产党没有附和。这表明,这种建议是试探气球。莫斯科显然不希望被人看成是在面临西方共产党及其他共产党坚决抵制的情况下强行要求举行这样的会议。
    对于保加利亚今年早些时候提出的举行国际会议的建议,南斯拉夫直截了当地表示“不同意”。

戴维·莫刷新水上行走世界纪录

    【合众国际社加利福尼亚州纽波特比奇十月十四日电】题:人在水上行走
    戴维·莫刷新了在水上行走的世界纪录。
    这位三十八岁的冒险家靠着“滑水筏”从圣卡塔利娜岛出发行走了将近三十海里的路程。这种“滑水筏”是用十一英尺长的塑料板制成的,类似介于滑雪板和小型皮船之间的东西,使用时将它绑在脚上。莫从圣卡塔利娜岛行至纽波特比奇的一家饭馆,在人们的鼓掌欢呼声中完成了他的十小时行程。莫是滑雪运动员、爬山运动员,还当过海员。
    莫这次艰苦的旅行在距离上打破了水上行走的纪录,而且在时间上也比他原先预计的时间缩短了两小时。上一次世界纪录是用九小时二十五分钟行走了十九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