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中共将迅速找到转变党风的正确道路

    【南斯拉夫《政治报》十月十八日文章】(记者格沃兹代诺维奇发自北京)中国在最近几年中,任何一个时期都重视党的工作问题。当然,各个时期情况不同,方法也不同,这是有一定原因的。过去一个时期中,党的工作要适合某个人的需要。
    最近几年在这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现在对党的工作的讨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尤其是对党的工作作风问题的讨论。可以说,现在几乎无处不谈党风问题。一些官方人士说,党的工作作风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只有良好的作风才能正确贯彻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
    邓小平最近一次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说,当前的精神文明建设,首先要着眼于党风的根本好转,这是当前社会发出的最强烈的呼声。
    中国领导人特别强调党风,显然是有许多原因的,党风的好坏任何时候在党内都有一些反映。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云甚至强调,党风的好转,需要解决许多严重的问题,要实现党风的根本好转,任务还非常重。他还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关于这些问题,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确实谈论了不少,在其他的一些场合和报纸上都有许多议论。有的说,党风没什么好转,特别是与社会经济改革和整个社会的进步比较,几乎没什么进展。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在一篇社论中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样一个历史时期,当万物已经苏醒的时候,党内还有这种可耻的现象,为什么党风不能出现根本好转。
    显然,进行这些讨论是为了现在,也是为了将来,因为“在新的历史时期、新的形势和新的条件下,还会出现资本主义思想和作风”。比如说,中国对外实行开放,对内活跃市场,这些都对中国整个的发展带来了难以置信的结果,但也出现一些消极的现象。不能忽视这些消极现象,如果对此闭口不谈,怎可能采取措施去把它们铲除掉。党和国家的一些干部,甚至他们的子女,已经直接地进行经商(这是不允许的)。这些情况已经引起广大干部和群众的不满和谴责。
    出路在于改变党的作风,在于建设每个党员的精神文明。
    党风的转变将会迅速地找到正确的道路。

中国最近对拉美表示极大兴趣

    【埃菲社北京十月十七日电】中国总理赵紫阳此次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四国之行,将主要讨论拉美外债和必须改变国际经济秩序等问题。另外,中美洲和平和中国同被访问四国的双边关系也将是这位中国高级领导人南美之行的议题。每次拉美重要人物访问中国,双方总要深入地讨论债务问题,北京当局也总是向债务国表示它的同情。
    在双边关系问题上,经过一段时间的遗忘之后,中国最近对拉丁美洲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布什威胁亚洲国家向美开放市场

    【法新社香港十月十九日电】美国副总统布什今天在这里警告亚洲国家说,除非它们采取措施开放它们的市场,否则里根政府可能无法阻止保护主义的法案付诸实施。
    他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华盛顿认为,‘在美国众议院上周通过的詹金斯法案中体现的保护主义的规定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在谈到中国时,布什先生说,在六天的访问中,他所感受到的“致力于改革、致力于现代化的决心”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说,美国和中国之间仍然存在着“某些分歧”,但他又说,两国关系“正在良好的轨道上前进”。
    布什先生说,中国越是对外开放,同美国之间的“误解”也就越少。
    他说,中国领导人对里根总统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计划下个月在日内瓦举行的最高级会晤“很感兴趣”。
    他说:“我对他们说,不能让世界各国抱太大希望,好象就要取得突破了,从而可以解除各种担心,或者认为我们同苏联之间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合众国际社香港十月十九日电】布什在记者招待会上重申,他支持北京的现代化计划,并说,美中关系在不断加强。
    有消息说、里根可能会批准经过修改后条件放宽的詹金斯法案,目前詹金斯法案仍在参议院待批。
    但是,布什在对美国商会发表的讲话中却猛烈抨击亚洲国家采取的保护主义措施。
    他说:“美国今年将创贸易逆差纪录,可达一千五百亿美元。差不多有一半逆差是与太平洋沿岸国家进行贸易时造成的。
    “美国人认为,其中许多国家都非常想向美国买东西,可又拒不向所有美国人提供进入它们的市场的同等方便。”

苏恢复向西方出口石油

    【美联社纽约十月十七日电】分析家和石油界的人士说,苏联已重新开始向西方运送石油。三周前,苏联令人不可思议地中断大部分石油出口。
    但是,分析家们又说,预计苏联的石油出口不会很快恢复正常水平。
    他们说,苏联石油出口的下降和从遭受战争破坏的伊朗哈格岛石油总站运出的石油量的减少,将有助于使石油价格在整个冬季里不致下跌。
    美国坎布里奇能源研究联合公司(一家私人咨询公司)经理丹尼尔·耶金说:“这对石油输出国组织是个好消息。”
    苏联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去年石油出口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它主要是靠向西方出口石油赚取外汇进口谷物和技术。
    分析家们说,苏联可能是不得不把一部分石油改供给东欧集团国家,以弥补伊朗向它们少提供的那部分。
    伊朗对东欧的石油出口每天减少了大约五十万至一百万桶,因为它的哈格岛石油总站遭到伊拉克空袭。

邓小平带领他的国家进行新长征(下)

江西岁月
    邓小平没有变。他仍然是那样直率,那样真诚。他认为大跃进——毛于一九五八年提出的加速工业化的计划——会带来灾难,于是,他谈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久以后,邓就被称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九六六年九月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他了。他被关在自己的家里,不得外出活动。他的子女被送到农村从事体力劳动。他的当时只有二十岁刚出头的大儿子被红卫兵从四层楼的窗口推下去,造成腰以下瘫痪,而且也不给医治,成了终身残疾。一九六九年十月,邓和他的妻子卓琳以及他的继母一起被送往长征的出发地江西。
    当时,邓已六十五岁,可是他拖地板,劈柴,敲碎大块大块的煤,为分给他住的那个小砖房取暖的炉子生火。他曾在法国雷诺工厂当过工人。所以他和他的妻子每天上午在一家工厂干活,他操作机器,他的妻子擦洗一圈圈的铁丝。他们去回由武装卫兵护送。他们未经允许不得说话。每天下午,他们在菜园里干活。他们养鸡,种菜。他们把钱攒起来,希望能使五个子女同他们团聚。
    每天傍晚,当梧桐树开始给小院投下长长的阴影时,邓就开始散步。他绕着小院一圈又一圈地走着,步伐轻快,微微低头,陷入沉思。他每天散步,红土上踩出了一条小路。
    他的女儿毛毛在窗口看着。卫兵也目不转睛地监视着。毛毛后来说:“望着他那坚定而轻快的步伐,我心里想,他的信仰、他的想法和决心一定变得更加明确,更加坚定,准备迎接今后的斗争。”
    邓没有受到拷打。他还获准从北京带来一些书籍。他每天晚上读书,有时阅读马克思著作或列宁著作,有时阅读中国历史,有时阅读中国文学或外国文学。他的继母做针线活儿。他们收听电台的晚间新闻。
    一九七一年,邓获准将他的残疾儿子邓朴方领回到自己的身边。当时朴方在北京以北的一个福利中心过着痛苦的生活,为了挣一点钱,他平躺着编织铁丝篓子。这位年轻人回到家后,邓给他按摩,帮他洗澡。邓开始请求当局把他的儿子送到北京进行适当治疗。这个要求到一九七三年才得到了满足,当局准许邓朴方去北京治疗。朴方现住北京,任中国残疾福利基金会主席。应召回京
    一九七一年十一十一月五日,邓和他的妻子被召去参加一个会议,听取一个政治报告。这是他们自一九六六年被捕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当时毛毛和邓朴方同他们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当邓和他的妻子同他们的武装警卫回到家时,他们什么也没说。然后,卓琳向毛毛示意,她就跟着母亲走进厨房。卓琳默默地在她女儿的手上划出了四个字。这四个字清楚地说明了所发生的事情:“林彪死了。”
    一九七四年二月,邓小平被召回北京。文化革命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毛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他的思想和情绪很不稳定。周恩来总理身患癌症。
    毛再次求助于这位从来没有被压服的人。他把邓召回来了,而且对他有这样一个评价:“邓是难得的人材。邓有思想。他不会不加思索就匆忙处理问题。他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以负责精神处理难题。”毛说,邓是好战士。他知道怎样同俄国人进行斗争。象邓这样的人是难以找到的。
    随着周的健康情况日益恶化,邓管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他是急性子人,时间观念很强。他比谁都了解国家所发生的一切。他知道谁已被害死了。他认识那些被关进监牢的有才能的将军和政府官员。他也知道毛的妻子江青和所谓四人帮的其余人的危险性,这些人仍然藏在毛的身边,向这位老人灌输有害的思想。
    尽管邓很机智灵活,但是他无法加快时间的步伐。由于周于一九七六年一月去世以及公众悼念周的感情在天安门广场爆发,“四人帮”再次把邓拉下马。但是,没过多久,那年十月,毛去世后,“四人帮”也垮台了’邓又掌了权。肩负重任
    邓将在一段时间内肩负重任。为了实现他的任务,他不仅拿出了干劲,发挥了创造力,而且还把他在流放期间每天傍晚在院子里散步时加以完善的主张付诸实施。首先使国家再次运转起来。使军队走上正轨,使工厂开工,使青年人上学。然后向总目标迈进:使中国在二十一世纪到来之前进入二十一世纪
    邓在加紧工作的时候说过,“我的任务是活得长一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中国活得长一些。他在洗海水浴以后对朋友说,他感到他的精力“象鱼一样充沛”。
    邓在他发起的新长征中有一个秘密盟友。这就是年轻一代,特别是象他那种经受文化革命折磨的家庭里的年轻一代。在中国、共同经历使年轻一代和年老一代之间产生的联结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牢固。不仅象邓这样年老一代的人一直在重新考虑中国的革命,年轻一代也在吸收新思想,新见识。
    中国在进行新长征的同时,还开始实行了邓所谓的“对外开放政策”。对思想、技术、贸易实行开放,学习其他文化,其他意识形态,从别国的技术中吸取有益的东西,从而中国能够建立新秩序。
    只有如此,中国才能满是自己的需要,中国需要一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