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生气勃勃的经济发展是政治稳定的前提(上)

    【西德《商报》七月五日文章】眉题:亚洲—太平洋地区:贸易保护主义的回潮对远东的打击尤为沉重题:生气勃勃的经济发展仍是政治稳定的前提(作者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
    太平洋地区的未来是人们注意的中心。太平洋地区目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生气勃勃的中心,今后非常可能仍将是中心。
    只要不出现重大的挫折,太平洋地区在本十年的剩余时间里,在本世纪的剩余时间里,有可能直到二十一世纪仍将是全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发动机。
    我们将经历某些充满危险的考验;我们将必须向世界表明,我们是如何经受住这种考验的,以及我们经得住什么样的打击——即使我们的下巴挨了一拳,甚至摔倒在地,但仍能站起来进行自卫。
    现在人们有对同苏联军事威胁有关的担心。许多人也以矛盾的心情看着中国进一步发展和现代化的积极的征兆。一方面感到鼓舞,因为这样就产生了对扩大贸易和投资可能性的希望。另一方面感到不安,因为中国——一旦成功或者失败——无论如何都可能成为一种经济的、政治的和军事的威胁。对两头大象的担忧苏联人所造成的威胁是笼罩地球上这一地区的一切现象中最令人忧虑的危险。不过,人们也可能把苏联牌叫得太响了。
    如果太平洋沿岸的任何一个国家对这一地区里的苏联火药桶毫不在乎,那是极为愚蠢的。但是,如果始终生活在担忧和恐惧之中,那同样是愚蠢的。
    我们马来西亚人依然认为,苏联在实行恐吓政策,并且我们谴责它在阿富汗和东欧的行为。我们同样谴责它支持越南侵犯柬埔寨。但是我们也必须努力看到它这样做的背景。
    我认为,对于整个亚太地区来说,更大的威胁是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即将来临的经济战和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严重的经济冲突,这种冲突不只是使这两个经济大国,而且还使它们在太平洋地区和世界所有地区的朋友感到担心。
    美国和日本之间的经济关系早在以前就已不正常了,不只是从经济意义上说,而且从政治意义上说也是如此。开始是日本向美国出口的问题。在目前的第二阶段是日本的进口问题,即商品进入那里的市场的问题。
    现存的危险是,人们根本没有认识到这种被美化成“贸易紧张关系”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而且这颗定时炸弹正在滴答滴答地响着!现在必须清楚地看到的是,如果不立即采取措施以制止这一冲突的升级,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并建立经济和平的话,目前的这种令人不愉快的局面就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如果美国在经济衰退时期和美国人有实际困难时期同日本发生冲突,那么它的威胁就会比迄今看到的要大得多,因为目前的时代对美国人来说正是美好的。谁不识时务,就必然要在某个时候为他的政治文盲付出代价。
    在我们这一地区有这样一个谚语:两象相争,草地遭践踏!我们有极大的兴趣去确保我们不被“践踏”,以及确保这两头象根本不相争。但是,在这个“大象的比喻”中还有另外一个麻烦:不只是两象相争草地遭践踏;而且两象相爱,草地也会被彻底压坏!
    如果美日经济冲突不能以圆满的方式加以解决,太平洋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所有国家都会以某种方式受到牵连。然而以自私自利的和双边的方式解决这场冲突的话,也就是在解决时不考虑其他国家的话,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目前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中最大的危险之一就是,要求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呼声在加强。(上)

玻利维亚外长被迫辞职

    【埃菲社拉巴斯七月十三日电】在大选的前一天,玻利维亚外长卡马乔·奥米斯特今天因为就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问题与武装部队发生的分歧而提出辞职。卡马乔向埃菲社记者证实,他和外交部副部长豪尔赫·贝拉斯科今天下午不可挽回地向西莱斯·苏亚索总统提出了辞职。他说,在八月六日政府权力移交之前,他将不再继续留在政府内。
    【美联社拉巴斯七月十三日电】内政部长古斯塔沃·桑切斯已被任命为代理外交部长。

双方未能大大缩小固有的分歧

    【路透社巴黎七月十三日电】日本首相中曾根今天到达巴黎,开始对法国进行为期四天的正式访问,他这次访问的目的在于改善两国的商业和文化关系。
    【法新社巴黎七月十三日电】(记者克里斯蒂安森)在日本首相中曾根今天开始对法国的三天正式访问的时候,法国和日本领导人未能大大缩小他们在东西方关系、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和国际贸易问题上的分歧。
    据双方的发言人说,上述问题是这位日本领导人同法国总统密特朗和总理法比尤斯举行的一系列会谈时着重加以讨论的问题,此外还讨论了法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问题以及在技术和教育方面进行合作的前景等。中曾根在抵达巴黎后不久同法比尤斯举行的广泛的会谈中所面临的仍然是一种按惯例提出的要求,即要求日本采取行动增加从法国的进口。
    在中曾根与密特朗的会谈中以及在法国对外关系部长迪马拜会中曾根时都广泛地讨论了东西方关系问题。
    日本人士说,中曾根表示希望,苏联新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计划于今年十月对巴黎的访问以及于今年十一月在日内瓦同美国总统里根举行的会晤将取得成功。但是,这些人士说,中曾根告诫人们不要对上述活动抱过分的期望,他说,尽管莫斯科领导层的人事有变动,但是,苏联的目标并没有变。
    据说,密特朗回答说,他对苏联所采取的是一种“批评态度”但“不是敌视”态度。
    关于美国的战略防御倡议,日本人士引用中曾根的话说,搞这项防御倡议的动机“主要是防御性的”,他还表示他“理解”此项行动。这些日本人士说,密特朗重申了他对战略防御倡议的保留意见,他说,战略防御倡议不能取代法国自己的核威慑力量。
    【路透社巴黎七月十三日电】日本官员们说,日本首相中曾根今天对法国总统密特朗说,为了阻止美国实行贸易保护主义,举行新的一轮国际贸易会谈刻不容缓。法国及其欧洲共同体的伙伴已原则上同意根据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举行一轮新的会谈,但是法国不同意确定会谈的日期,它说,必须为会谈作细致全面的准备。

苏中关系有了缓慢的稳步的发展

    【本报讯】布达佩斯七月十三日消息:《匈牙利新闻报》今日发表一篇题为《苏中关系的温度表》的署名文章,评姚依林副总理访苏。
    文章一开始在叙述了姚依林到达莫斯科机场时的气氛时说:“第一个印象是好的”。文章接着说:“当然,光从表面和机场的谈话不可能得出深入的结论。但姚依林回访阿尔希波夫去年十二月的访华,两个国家之间的经济会谈没有中断,表明两个国家的关系有了缓慢的、但稳步的发展。”文章在列举了去年十二月会谈期间两国签订的协定和贸易额增长等事实之后说:“中国目前还有二百个苏联在五十年代建的大企业,有的大企业职工多达数万人。这些工业企业现在需要很大程度的更新。
    “显然,光靠中国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靠西方的技术也是不行的。这次签订协定的意义在于,一九八六至一九九零年期间,中国的第七个五年计划和苏联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时间一致,两国可以准备和考虑长远计划中的合作。”
    文章在回顾了中苏两国贸易额的历史和现状之后说:“之所以要回溯一下外贸,是因为政治观察家们认为,经济关系一直是苏中关系进展的温度表。
    “从去年十二月以来,两国经济合作发生了质的变化。
    “许多政治观察家这样提出问题:这种变化是否将导致旨在使国家关系正常化的谈判?”

里根动手术切除一个大结肠瘤

    【美联社华盛顿七月十三日电】里根总统今天动手术切除了一个大结肠瘤。医生说,他非常顺利地通过了手术,而且「没有任何癌症的迹象」。
    里根总统的手术持续了两小时五十三分钟。手术是在午前不久开始在华盛顿郊外的贝塞斯达海军医院进行的。
    他的外科医生海军上校奥勒是该医院负责普通外科的。他说:「他(里根)的手术没有出任何事故,手术中发现的一切都正常。」
    手术小组把里根右边的结肠切除了一半,因为昨天在进行检查时发现里面有息肉。
    全国癌症研究所的斯蒂芬·罗森堡也是手术小组的成员之一。他说,要到后天才能知道,那个可能是癌的瘤子到底是不是恶性的。
    但是奥勒说,虽然「我们不知道息肉中有没有癌,然而对总统进行的检查表明别的部分——比如肝或淋巴结——没有癌变迹象」。
    罗森堡说,切除部分结肠不会给里根的身体造成长期影响,彻底康复需六至八周的时间。他估计,一个月后,里根就可以在加利福尼亚州骑马了。
    【美联社马里兰州贝塞斯达七月十三日电】一位医生今天说,在报道了里根总统的手术成功以后,今后四五天是关键,要看在切除约两英尺结肠的地方附近是否感染。
    芝加哥洛约拉大学普通外科主任皮克尔曼博士说,感染是这种手术常见的,因为手术把充满细菌的肠子横切开了。皮克尔曼说,据里根的医生今天说,感染的危险有百分之二三,这是符合切除部分结肠的标准的。
    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胃肠病科主任亨德里克斯说,切除部分结肠的手术在全国是常做的,是「所有普通外科医生的家常便饭」,多数患者肠子切短以后感觉良好,没有什么麻烦。
    亨德里克斯说,如果瘤子是恶性的,里根康复的可能性取决于疾病扩散的程度。如果扩散到肠壁,治愈率为百分之六十左右。他说,如果癌扩散到整个肠区,感染到肝和淋巴结,治愈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
    接受象里根这样的手术的病人一般在七至十天后就可回家,但是在手术后两三周要继续治疗。
    里根手术小组的成员、全国癌症研究所的罗森堡博士说,象从里根身上切除的那么大小的息肉变成恶性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