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今年上半年有三万多我东德人移居西德

    官方人士八月十六日说,一九八四年上半年,共有三万一千三百五十二名东德人移居西德。这个数字要比一九八三年全年移居人数(一万一千三百四十三人)多两倍。今年上半年,还有六千八百三十三名波兰人也移居到西德。(法新社)

人民圣战者组织说伊朗购买大量水雷

    霍梅尼的反对派人民圣战者组织八月十六日说,伊朗一直在设法试制水雷,但因技术有困难,而从国外购买了「大量的」水雷。(合众国际社)

巴基斯坦要阿富汗抵抗组织总部迁出白沙瓦

    巴基斯坦今天说,它已向阿富汗游击队组织发出了要它们撤出白沙瓦的最后通牒。白沙瓦是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边境省的省会。(路透社)

瑞典两月内十次测到外国潜艇侵入

    瑞典负责海岸监测的托恩贝里海军上校八月十二日指出,从五月底到七月底,.在斯德哥尔摩附近已十次测到外国潜艇侵入领海。今春,瑞典曾在南部水域进行了搜查,但没有结果。(法新社)

印度安得拉邦首席部长等被捕

    印度南方安得拉邦的由电影大明星转为政治家的拉马·拉奥的反对党政府,在议会失去了它的多数议席之后,今天被解散。有消息说,被解职的首席部长和他的几名支持者已被逮捕。(美联社)

巴西报纸文章:《伊拉克在经济战中胜了伊朗》

    【巴西《圣保罗州报》七月三十一日文章】题:伊拉克在经济战中胜了伊朗
    在目前的“消耗战”中,伊拉克正在取得优势。这个国家通过严厉的节俭计划,调整了经济,财政形势开始好转,石油收入未来两年中将大量增加。
    伊拉克的外汇储备一九八○年为三百五十亿美元,一九八三年下降到二十亿美元。由于害怕没有钱支持旷日持久的战争,伊拉克去年初放弃了维持战争和发展经济并举的目标,代之以战争先于一切。之后,它大量压缩投资,去年还大量削减进口,贸易逆差由前年的八十亿美元下降到十五亿美元。
    出口石油得到的收入一九八○年为二百七十亿美元,一九八三年下降到七十五亿美元,现在已出现增加的趋势,今年估计可达八十五亿美元
    。
    石油出口数量已由每天七十万桶增加到一百二十万桶。
    巴格达已经不是一个笼罩着战争气氛的首都,它将很快再次成为大兴土木的中心。目前伊拉克国民士气旺盛。
    所谓的“消耗战”曾一度有利于伊朗,现在似乎正向着有利于伊拉克的方向发展。

法新社报道在乌兹别克贪污腐化成风

    【法新社莫斯科七月二十五日电】从最近官方进行的一系列批评来看,苏联中亚乌兹别克共和国已被贪污腐化、裙带关系和滥用职权弄得乌烟瘴气。
    乌兹别克共产党最近举行了一次会议,讨论了使这个共和国感到烦恼的经济问题。主要经济部门产值不断下降,从第十一个五年计划于一九八一年开始以来,只有三分之一国营企业完成了生产指标。家畜急剧减少,棉花产量与八年前相比下降了七万六千吨,每年损失数十万吨水果。
    另外,由于产品质量差,工厂的产品卖不出去。例如,该共和国电冰箱厂每年生产八万五千台冰箱,只能卖出一万台。
    但是,比所有这些弊端更严重的是,该共和国贪污腐化成风。
    住房建筑资金相当大部分都被贪污或浪费了。有个州用修建工人医院的钱修建了一条跑道,另一个州用建集体农庄的钱建了警察局。布哈拉一位检察官用公款修别墅,所用的公款相当于该市准备使工人住宅现代化的预算的三分之一。地方当局浪费公款,把一些报酬高的职务分配给亲友。
    汽油也大量浪费。所浪费的汽油足以运输一百二十五万吨货物,百分之四十的卡车司机虚报行车里程,然后把多余的汽油拿去出售。一位高级官员承认:“不向医生行贿,就看不了病。”
    在教育方面,几名主考人因接受贿赂搞舞弊而判了刑。甚至连乌兹别克的报界也受到了腐蚀。齐亚特·叶先巴耶夫最近被解除乌兹别克记协主席的职务,因为他“违反了财政原则”。三个州委第一书记因对明目张胆的贪污活动“熟视无睹”,已受到惩罚。
    据《党的生活》月刊说,那些因贪污而被解职的人中有一半已分配新工作,而新工作的报酬却比原来的工作高。

西德报纸认为:美苏关系冰冻朝未见尽头

    【西德《南德意志报》八月九日社论】题:在导弹篱笆后面的莫斯科
    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热线”将变得现代化了。苏联渔夫又可以在美国水域捕鱼了,美国现在就答应给葛罗米柯九月底抵达纽约参加联大以最友好的接待。里根尽管想尽办法使美苏关系“正常化”,但是看不到冰冻期的尽头。莫斯科决不想给这位总统的竞选帮忙。
    无疑,苏联人没有理由喜欢里根。另一方面,他们一再犯同一个错误。他们过高地估计了反对追补军备的运动,低估了政治压力会产生反压力这一情况。他们的宣传运动没伤害到里根,而是帮了他的忙。苏联及其卫星国抵制奥运会使美国人奖牌丰收,奖牌丰收通过纯朴的爱国主义可能直接变成投里根的票。经济高涨本来就起着对总统有利的作用。
    他实际上只是在对外政策上有不足之处,因为在美国也还有人怀疑他的政策有确保和平的作用。莫斯科提出关于在维也纳举行空间武器会议的建议,显然是完全错误地估计了里根的反应。它受着自己设计的敌情观的欺骗、估计里根可能会拒绝它的建议,或者认为里根由于竞选,希望尽快举行谈判,以致会忍受高昂的代价并会在日程问题上作出让步。
    这个估计错了。总统接受了这个建议,甚至他放弃了也谈远程和中程导弹这一条件。他采取了妥协的态度,但在实质问题上——即在会议的议题上——没有作让步。他没有必要作更多的让步,因为现在决定大选的不再是同苏联人进行会谈的事了。
    在形式上里根表现得较灵活,在实质问题上他仍然很强硬。俄国人只想谈空间武器,因为他们害怕占优势的美国技术,他们自己试验的反卫星武器显然没有取得重大的成功。里根相反,他根本不想把他的空间一激光武器计划拿到谈判桌上来,只有在他的第一个系统试验后才愿谈反卫星武器系统。由于他了解莫斯科的弱点,他同样也要求苏联人付出高昂的代价——把远程和中程导弹纳入会谈。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他是不愿放弃自己的优势的。
    现在,苏联人用导弹篱笆把自己围了起来,他们想把别人如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关在这个篱笆后面。由于美国在技术上占优势,里根可能在大选后很大方:如果他坚持他的卫星运载系统的话,那俄国人在谈判前要先在技术上赶上来。到那时候世界的威胁又会更大了。

波兰政府发言人──乌尔班

    每周星期二中午在华沙,一位衣着讲究,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约莫六十岁的秃头老人快步走到电视摄像机的聚光灯下,按时主持记者招待会,他就是波兰政府发言人耶日·乌尔班。
    乌尔班每周定期举行记者招待会在所有东欧国家中是独一无二的。他提供的重要消息比历届波兰政府发言人提供的都要多,因此受到西方记者的欢迎。他常常驳斥、抨击和嘲笑西方记者对波兰情况的歪曲报道,虽出言粗鲁却富有幽默感。他的首要目标似乎不是为波兰政府赢得赞许和尊敬,而是让人怀疑西方关于波兰的报道的所谓不偏不倚和客观性。乌尔班是在波兰政府中任职的唯一一个犹太人。他是一九八一年八月被任命为政府发言人的,原是一位从事新闻工作三十载的记者和专栏作家,现在仍不时以笔名发表文章。乌尔班的文章笔锋犀利,博得人们的称赞。他是一位敢于对传统观念进行抨击的人。
    乌尔班年轻时曾四次争取入党,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乌尔班说,他不再想入党了。
    乌尔班喜好喝酒,但是他说,他唯一的真正爱好是政治。他从未倾心过团结工会。他认为团结工会发展得太快,未能建立可能向民主政治平静地演变并使改革得以巩固的一套体制。
    (摘编自美国《华盛顿邮报》)

世界各地天气和报纸要目(八月十九日)

八月十九日
    华盛顿(局部多云21—29℃)《华盛顿邮报》:美国和英国在苏伊士湾扫雷
    伦敦(雾转晴15—26℃)《星期日泰晤士报》:昂纳克:谈判比交战好
    旧金山(晴13—23℃)《旧金山纪事报》:苏联人可能准备吞并阿富汗的部分领土
    莫斯科(雨7—19℃)《消息报》:华盛顿推动巴基斯坦的军事化计划
    波恩(晴25—28℃)《星期日世界报》:拉姆斯多夫说经济前景不如春季那样有希望(合众国际社)

南斯拉夫政治犯罪减少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八月九日电】去年,南斯拉夫的政治犯罪继续减少。在最近的三十年中,一九八一年众所周知的科索沃事件使政治犯罪增加最快。一九八一年以后的两年中,因政治犯罪而被判刑的人数迅速减少。
    据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材料,去年南斯拉夫因政治犯罪而被判刑的人有三百二十六人,比前年减少了百分之三十六。一九八二年政治犯罪占当年犯罪总数的百分之零点四九,去年下降为百分之零点三一。去年科索沃因政治犯罪而被判刑的人几乎比前年减少了五分之三。这说明,为消除该自治省积累起来的问题而采取的社会行动取得了一定效果。

莫斯科的记者吹风会

    【路透社莫斯科八月十日电】下午五、六点钟,各国驻莫斯科记者的办公室,电话铃响了。苏联政府官员通知他们:当局将就国内政策问题举行记者招待会。
    最近几个月偶而用电话通知举行记者招待会,表明苏联打破了过去二十年沉默的惯例,开始注意到西方新闻界了。
    西方大使馆的一位新闻参赞说:“在同记者打交道方面,他们有所改进。他们提供了西方记者所习惯的场面,但是回答问题并不多。”
    自六月份以来,一个不见经传的人物洛梅科五次回答西方记者的棘手问题。
    他颇有点象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休斯。
    洛梅科的第一次记者吹风会是在法国总统密特朗访苏结束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之前举行的。接着,他先后就英国外交大臣和联合国秘书长的访苏举行了吹风会。
    莫斯科终于认识到西方记者可以使官方的反应迅速传遍全世界,这成为它在围绕拟议中的太空武器谈判同华盛顿斗智的一个手段。
    苏联的吹风会非常成功。上个月苏联副外长孔普列克托夫就太空武器问题会晤外国记者时,竟把美国大使馆在同一时间举行的吹风会的记者吸引过来了。
    苏联外交部的一位年轻官员说,“这种吹风会现在已经成为常规,今后将继续举行。”
    人们认为,契尔年科大概不会象里根那样举行记者招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