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阿纳科斯蒂亚河两岸

    十七岁的失业黑人青年达雷尔·豪泽坐在一个长满青草的土丘上,眺望阿纳科斯蒂亚河那边包括白宫和国会山在内的令人敬畏的景象,梦想着使用权力。“如果我当总统的话,我将帮助那些确实需要得到帮助的人。”
    豪泽住在阿纳科斯蒂亚区。这里贫穷现象严重,犯罪活动猖獗。阿纳科斯蒂亚河把以河为名的阿纳科斯蒂亚区与世界上最富和最强大的国家的首都的中心分隔开来。对于豪泽和数以千计与他一样的无业青年来说,阿纳科斯蒂亚河可能就是一个大洋,他们只能梦想到河那边的权力和富有。那是一个与阿纳科斯蒂亚区简陋的街道相去很远的世界。
    哥伦比亚特区人口六十三万八千人,其中大约百分之七十是黑人。一些研究材料透露,里根政府采取削减预算的做法使哥伦比亚特区的人均收入方面的损失比美国五十个州的任何一个州都严重。如果这些研究报告属实的话,黑人占绝大多数的阿纳科斯蒂亚区居民中的许多人肯定是美国穷人中最穷的。
    据估计,阿纳科斯蒂亚区有三万人靠比全国贫穷线还低的收入为生,而且它是华盛顿市唯一没有现代化地铁的地区。在一些已坍坏的公共住房和钉上木板不让非法居住者进入的其他住房附近街道上的学校旁边,在衰败的商业区,人们公开吸毒。一些闲着没事和无家可归的人排着长队等着领取慈善机构发放救济食品,或者在街角上闲荡。在发生一系列强奸事件之后,对孩子们的安全感到不安的父母们要求警察给予更多的保护。统计数字表明,阿纳科斯蒂亚区实际上是美国首都最穷的地方。’
    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他们有两个首都。
    一个是供旅行者参观的和旅游指南所描绘的首都,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和最充满活力的城市之一。
    然而,还有一个隐藏的华盛顿。这个华盛顿为旅游者所不知,甚至为那些居住在漂亮的郊区和象乔治城那样富裕地区的许多人所不了解。隐藏的华盛顿不仅包括阿纳科斯蒂亚区,而且还包括阿纳科斯蒂亚河那边的一些贫民窟,比如象第十四街的胡同。
    一些社会工作者列举一些统计数字透露,美国想找工作的黑人青少年中的几乎一半找不到工作。在阿纳科斯蒂亚区,象豪泽这样的年轻人的处境越来越坏,而且前景暗淡。
    瘦瘦的安东尼·托马斯曾在一家水泥厂工作过。他指着河那边说道,“人们感到愤懑。当我看到河那边的华盛顿纪念碑时感到,这块土地应该属于每一个男人、妇女和孩子,而不管他们的肤色。我过去一直努力工作并遵守法律。”托马斯越说越气愤,嗓门越来越大。他说道,“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想人们感到愤懑了。这就是我心里所想的。”
    二十五岁的罗斯·施米特是犯罪严重的公共住房地段附近的一个罗马天主教堂牧师。施米特估计,自从预算削减以来,这个地区需要救济的人增加了一倍,许多人来这里要食品救济,特别是那些食品券已经减少的人。而许多来教堂寻求帮助的人一直在吸食麻醉品。施米特说,夏天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她解释说,在阿纳科斯蒂亚区,随着温度的升高,人们的脾气越来越大,到处都有打老婆与虐待孩子的事件发生。许多大孩子整个夏天都在街上闲荡,因为在街上更有机会吸毒。
    在马尔科姆X中学附近的南大道的商业中心,一位叫迈克·科尔曼的男人指着公共住房旁边的一个大垃圾堆说,“河这边就是这样,没有地方倒垃圾。你看见那座建筑了吗?那里的人喝不上水,因为那里有人付不起水费,从而断水,现在那里的任何人都没有水喝。”科尔曼愤怒地说道,“里根不想来这里看看。他能够跨洋去中国,但是他不想越过河来这里看看。”(编译自合众国际社电讯)

英国女王和英国上下院

    路透社八月八日自伦敦报道,英国白金汉宫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李先念已邀请英国女王访问中国。
    据美国《世界百科全书》介绍,英国现在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国家元首是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女王统而不治。实际统治英国的是叫做内阁大臣的政府官员们所组成的内阁。
    英国实行君主政体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公元九世纪时英国最早的国王。
    王位从国王传至其长子。如果国王无子,由其长女继承王位。女王享有国王的一切权力。
    王冠象征着英国君主至高无上的权力。曾有几百年的时间君主掌握大部分权力。但是,随着议会权力增大,王权衰落了。今天,几乎所有的王权都由各种政府官员以君主的名义行使。伊丽莎白不能单独作出决定。但是,人们说起政府的权力时总是称“女王的”权力,行使权力的是“女王的”大臣们、“女王的”国会和“女王的”法院。英国人称其政府为“女王陛下政府”,政府官员们“为女王陛下效劳”。
    英国的国王或女王不掌握政府权力,但能够影响舆论。
    英国议会由女王、贵族院和众议院组成。议会通过的所有法案必须经过女王批准才能成为法律。
    虽然女王可以否决一项法案,但是,自十八世纪初以来,还没有一位英国君主这样做。
    众议院,即议会下院,是英国的实际统治机构,有议员六百三十五人,由英格兰、北爱尔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的人民选举产生。每一位众议员代表一个选区。议员不一定要住在他们所代表的选区内。
    众议员没有固定的任期,他们是从全国大选中选出的。如果一位议员去世或放弃席位,就在他所代表的选区内举行一次补缺选举。大选至少每五年举行一次。但是,选举随时都可以举行,有许多届议会都没有维持五年,首相可以建议女王解散议会。几乎所有十八岁以上的英国公民都可以投票。不得投票的人包括贵族和精神病患者。英国国王或女王不得进入下议院,但下院有一个专门给王室成员用的房间,他们可以在那间房里看和听下院辩论。
    贵族院是英国议会的上院,一度势力较大,但如今没有什么权力了。贵族院能够拖延众议院决定通过的任何法案的通过日期,但是不得否决。
    贵族院有议员大约一千人,不由选举产生。大约九百名议员是公爵、伯爵、女伯爵,以及其他世袭男女贵族。他们在贵族院占有议席的权利同头衔一起传给长子、长女。圣公会(英国国教)的两位大主教和二十四位主教在贵族院有议席。贵族院还包括九位“司法议员”,终身任职,处理贵族院遇到的法律问题。其余的议员是“终身”男女贵族。他们由于某项成就而被封为男爵或女男爵,头衔不传给后代。英国国王或女王有权到上院,但不能参加辩论,二百多年来没有君主运用过这个权利。(英珊)

英报记者亚当斯在他的新著《不自然的联盟》一书中说:以色列和南非之间结成联盟

(原文提要:以色列,这个大屠杀后幸存的犹太人的避难地,在一九四八年自行宣布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的时候,很快就得到了承认。南非是最早支持这个新国家的国家之一,但它甚至那时看起来就不大像真是以色列的一个盟友。但是若干年过去了,它们之间的关系却日益扩大和加深。目前,基于世界对希特勒的种族大屠杀行为的深恶痛绝而生存的以色列国可能成了南非——一个继续以推行它的种族主义政策使世界舆论感到愤慨的国家——最亲密的盟友。)
    以色列与南非之间的友好程度一直是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但是《星期日泰晤士报》军事记者亚当斯在他新著的《不自然的联盟》一书中,综合了这个联盟(在贸易、情报和武器方面)的主要情况,从而揭示在世界舞台上出现了一支新的重大力量。
    在一篇以他的书为基础的文章中,我们描述了目前这一关系的发展过程,从南非领导人斯穆茨对犹太人所表示的同情发展到目前这种状况,即两国在世界政治中日陷孤立的局面使得这两个国家越来越密切合作。
    犹太人目前在繁荣南非的经济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南非共和国是第一个正式承认以色列国的国家。
    在这个新国家刚成立的那几个至关重要的星期中,当以色列遭到它的阿拉伯邻国的袭击时,南非国民党人向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军队哈加纳偷运食品、药品、钱、武器、军服、战斗机和运输机。
    数百名南非犹太人前往以色列参战。根据以色列政府对当时的一种正式说法,南非「在支援有技术的志愿人员方面对以色列作战努力的贡献超过了世界上的任何国家」。
    一九四八年(像目前一样),南非大约有十一万八千名犹太人,他们对犹太复国主义事业的热情一直比任何其他地方的犹太人高。长期以来,南非向犹太复国主义事业提供的基金一直名列第二,仅次于美国。
    两国之间还存在着一个相当大数量的相互移民问题。据估计,目前有多达二万五千名以色列人住在南非。
    另一方面,目前大约有八千五百名南非人住在以色列。
    尽管战争给了南非一个公开对以色列表示尽管战争给了南非一个公开对以色列表示支
    持的机会,但两国关系间的大部分来往都是秘密的。
    这种关系最明显的发展是在一九七六年,一位南非总理沃斯特首次访问了以色列。那是一次引人注目的成功的访问。沃斯特会见了所有重要的政治领导人,参观了军事设施、工厂和集体农场。
    讨论了范围广泛的各种联营项目,目的是为了将南非的原料与廉价劳动力同以色列的技术结合起来。军事合作也列入了议事日程,包括共同资助制造新一代的战斗机和携带导弹的巡逻艇。这次访问之后,两国之间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并正式互派了大使。此后,政府高级部长定期互访,一直持续到今天。
    这两个国家已从钻石交易发展到在许多其他领域也建立了它们的贸易关系。到一九八六年,南非将每年向以色列提供它所需要的大约三百五十万吨煤。以色列则向南非出售电子产品、纺织品、化学药品、设备和农产品。
    以色列向南非提供军事专家与经验,而作为交换,南非则提供外汇和大量廉价的制造能力。
    二十年来,两国武装部队的高级人士一直不断地进行同等级的互访。这对以色列人来说是特别有益的,以色列的一贯做法是将退役的军人派去从事军火生意,一个以色列在职军官可以帮助训练一支南非部队,退役后,则可以利用以前结交的友谊与交往出售以色列的军火。
    但是,这种关系早已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无论何时都有大约三百名以色列军官和军人驻扎在南非,帮助南非训练陆、海、空军。
    与此同时,有现役南非军人驻扎在以色列,主要是驻扎在海法港,在那里接受使用比勒陀利亚政府购买的装备的训练。
    两国之间还大量分享情报,据认为,南非通过与俄国人进行黄金与钻石交易,在那一地区有着特别有利的联系。以色列则同南非分享了它认为或许对比勒陀利亚有用的所有有关恐怖主义活动的情报。
    以色列在为南非建立一支卓有成效的边疆维持治安部队方面起了显著作用。以色列的治安专家巡视了南非边界,提出了应该采取的预防措施。
    这样做并不仅仅出于友好的意愿。由于以色列充当顾问的结果,以色列的公司得到了价值以百万美元计的订货单,目前,南非的边界上装备着以色列的夜间瞄准器、微波警戒侦察系统、电网、有刺铁丝网和防步兵地雷。
    以色列与南非共同分享它的很大一部分核技术。
    到目前为止一直被认为与南非或以色列(或与它们两国)敌对的国家将日益减少,而依靠与它们建立贸易关系或依靠从它们日益发展的军火工业得到军火供应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数量则将日益增多。
    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洲领导人开始依赖以色列训练的卫队维持他们所掌握不牢靠的权力,在象联合国这样的政治论坛上再聚集反对以色列和南非的力量就会变得越来越不那么容易。
    以色列和南非现在都比过去十年的任何时候强大。它们搞在一起就可以继续与全世界作对。
    (摘编自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