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东京大学教授林周二谈中国经济建设(完)

希望中国讲点市场学
    林教授一再说,中国人应讲一点市场学(或曰“市场开发学”、“市场造出学”),并举了不少例子,说明我们在生意经方面太不高明。
    他举茅台酒为例。茅台酒一瓶大概二十元(这可能是过去的价格),包装是红色的,多少年一直没有变化。他说:“茅台酒为什么不能多搞一些品种,比如,搞一种稍高级的,味道稍好一点,包装换个颜色,比如把红色换成黑色,卖五十元一瓶。再搞一种更高级的,装进漂亮的盒子,卖它一百元一瓶。照日本人的心理,必有人喜欢买贵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送礼。
    “总之,搞商品要注意满足各种需要,既有稍便宜的,又有稍贵的,又有很贵的。一般人可买便宜的,有钱人可买贵的,各得其所。日本确有很多有钱的人,钱花不出去就觉得难受。”
    林说:‘‘资本主义国家市场变化很快,(广州)交易会的形式跟不上市场形势,因为只能订明年的货,而明年的市场又变了。所以应该减少层次,由生产单位直接派人到国外摸市场动向。研究国外市场的人不到外国生活,就不知道外国人喜欢什么。同时,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抢时间,日本不委托中国生产纤维制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动作太慢。香港、台湾……都有人驻在日本,搜集市场情报,中国、南朝鲜却没有人。拿服装来说,特别是妇女时装,同样的衣服,今天卖一万,过半月就跌价五千,这反映了流行样式变化之快。在日本,比如有一百家妇女服装店,其中就有一家是实验店,专门出售各种刚设计、试制出来的新时装,服装商社就专门派人观察哪一种试制品、哪一种样式受顾客欢迎,卖得快,掌握了市场信息之后,立即委托香港、台湾等地的厂家制作。为了抢时间,传递生产计划、运送产品多使用飞机,这样,短则十天,长则二、三十天,由受托厂家生产的新时装即可运来日本投放市场。而当其它商店蜂拥而上跟着出售这种新时装时,实验店又在试售更新式样的时装了。”
    为了适应变化迅速的市场,必须大力克服官僚主义,认真改革经济和外贸管理体制。林教授在谈话中,经常流露出对中国的某些不合理的管理体制的意见和不满。他举例说:“不久前日本航空公司印制月历,画面采用美人像,其中有一种印中国美人,着旗袍。日方为此曾与中国有关当局商议,在征得同意后就这样印了。
    “但是,印出来后,又不知中国的哪一个部门提出异议,结果不得不重印。中国的垂直型的行政部门之间好象很难通气,意见不统一,使日本人感到很难打交道。
    “在合办企业问题上也是如此。好不容易与中国方面达成协议,以后不知又从什么别的部门冒出不同意见,把前面达成的协议一风吹。”
    林教授谈到中日的文化和经济关系时还说:“尽管在文化上,日本与中国很亲近。但是,却不会因此而在经济上对中国表示‘特别热烈’。日本在经济上可说是‘八方美人’,对外国均一视同仁”。林说:“当然,中国是个十亿人口的大国,市场很大,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日本人对中日经济关系才给予相应的重视。”
    (完)

香港《明报》报道:阿原谈大陆电视

    【香港《明报》七月十四日通讯】题:阿原谈大陆电视
    阿原本月初旬到了广州,下榻东方宾馆。记者访问他时,他谈不到三句,就把话题转到中国的电视改革上了。
    阿原说:回到大陆以后,我走了很多地方,了解到不少地方的观众多不欢迎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认为赶不上地方电视台摄制的节目。我现在是中央电视台对外部的顾问,当我听到这些反映时是很难过的,相信中央电视台的同行也会难过。
    他说:这绝对不是机器设备的问题。中央电视台无论是机器、人员,都远远超过香港、台湾的任何一家电视台。机器是先进的,质量也很好。问题是如何改革。
    他认为现在大陆的企业改革进行较快,农村改革更快,而电视改革就慢多了,尤其是中央电视台。
    “为什么呢?”
    阿原说:“我想,是没有人提意见。企业改革遇到阻力,在报纸上一登问题就很快得到解决。我就中央电视台的改革问题写了十几条意见。
    阿原认为,目前大陆的电视事业发展很慢,这是体制问题造成的。具体来说,就是技术部门与艺术部门分开。抓机器的是等开单拍片。今天来个文艺的单,就去拍文艺;明天来个工业的单,就去拍工业。其他参加制作的人员,不是专职配备,结果造成工作人员没有责任感,缺乏事业心。因此摄制的电视片多不协调,质量较差。
    阿原说,现在办件事、拍个片,都要经过很多关卡,审查、批准,往往一拖就是半年。电视新闻,要快、要新,哪能如此拖拉!
    在谈到电视改革时,阿原认为必须调整中下级干部,培养年轻人才。当然,年轻人必须具有专业知识,这就需要加强培训。
    阿原提议组织电视专业演艺队伍,办成多元化的企业。他说:现在我们拍电视经常要到处请演员、导演,甚至乐队,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不少,但是缺乏专业知识。如果组织自己的专业队伍,不仅有利于节目的制作,而且可以加强专业训练。
    他认为,中央应当制定一项广播电视法,保障从业人员的权益,方便同业间的交流,促进广播电视事业的发展。
    阿原激动地说:我热爱祖国,也热爱电视事业。我们的电视最少比海外落后二十年。为了能快速赶上,我希望同行们上下一条心,抓紧电视改革。

香港《南华早报》说:中国面临大量培养法律人才的任务

    【香港《南华早报》五月二十七日文章】中国直到一九七九年才开始正规地培训法律人才。今天,仅仅为了处理对外开放带来的日益增多的复杂法律问题,中国就面临着培训大量法律大学毕业生的任务。
    中国随着越来越多的组织直接与外国公司进行谈判,对专业律师的需求急剧增加。现在已有四千家公司和企业雇用了法律顾问。最近在北京至少成立了三所学院,以培训与外国公司打交道和处理法律纠纷的律师。
    北京现在只有大约四百名律师(其中有些人是兼职律师),平均每一万名公民有一名律师。而东京的比例是每五千名居民有一名律师。全中国的律师据说也只有一万三千名。

台《中国时报》美西版文章:《华人看奥运 点滴在心头》

    说在美华人显然以相当兴奋与关切的心情来看这次海峡两岸运动员参加的奥运会
    【台湾《中国时报》美西版七月三十日文章】题:华人看奥运点滴在心头
    五十二年前,第十届夏季奥运会在洛杉矶举行时,中国人首次参加奥运,百公尺选手刘长青是唯一的中国代表选手。五十二年后的今天,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又一次在洛杉矶举行时,因政治分裂三十多年的海峡两岸中国运动选手,首次面对面大规模的在夏季奥运会中对抗比赛。
    因此,有人说:洛杉矶半世纪以来举办两次奥运会,跟中国人有渊源,也有缘份。
    旅居海外的中国人,尤其在美国的中国人,显然以相当兴奋与关切的心情,来看这次共有二百八十三名海峡两岸运动员(其中五十八名选手来自台湾,二百二十五名选手来自中国大陆)参加的奥运会,甚至还带有一些微妙的联想和感情在内。
    本月十六日及二十日,海峡两岸的中国奥运选手及团本部的领导人,都不约而同的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报到,并在一起排队办理识别证,然后分别住进两所不同大学的选手村。
    有人分析说,在美国的华人,尤其是居住在南加州地区者,看奥运会的感情顺位可能是如此排列:海峡两岸中国选手比赛时,帮台湾地区的中华队加油的人数比较多;当中国大陆选手与美国选手比赛,就帮大陆选手加油;若是美国与其他国家及地区比赛,他们当然帮美国选手加油。
    在上述一台湾、二中国大陆、三美国这种感情顺位排列下,在奥运会二十八日揭幕开始角逐后,可以明显看出来。
    在美国发行的若干华文报纸,对于海峡两岸中国人参加奥运会的报道态度和编辑政策,几乎都采取热烈而持平客观的立场。
    这次中国大陆重返离开三十年的夏季奥运会,前不久对海外地区特别发行一部宣传影片《零的突破》,似乎要对中国大陆过去放弃参加奥运有所解释弥补。在这部影片中,大陆把海峡对岸的台湾选手杨传广和纪政分别夺得银牌及铜牌的光荣镜头也接辑了进去。
    在洛城观看本届奥运会,中国人真是跟其他一百多个国家观众有另一番不同的辛酸和期望的心情。

美新任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宋贺德称将致力增进美台经济关系

    【中央社台北七月二十四日电】新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宋贺德今天强调,他将致力于增进美国与中华民国间的经济关系。
    宋贺德是在此间中美经济合作策进会欢迎他的茶会中简短致词时,作以上表示。这是宋贺德于本月十日来华履新后,首次在公开场合讲话。
    他说,他期望与策进会“热心、诚挚地”合作,为增进中美双方经济关系而努力。

美国《国际日报》报道:《出场演奏中共歌 中华台北不在乎》

    【美国华文报纸《国际日报》七月三十一日报道】题:出场演奏中共歌中华台北不在乎
    中华台北代表队副领队兼总干事汤铭新,对这次该队在奥运揭幕式中出场时,大会播放中国大陆的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事表示:“音乐是由大会所安排的,从入口处到司令台只有五十公尺。大会不会为单一的一个国家特别安排音乐。”
    他说:“中华台北队出场时,大会所播放的音乐,只是一种进行曲。我听起来,均是很大众化的进行曲,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同。”
    中华台北队田径选手赖利娇于七月二十九日对本报表示:“是呀!出场的音乐,我们没有听过,怪怪的。”她承认是一首东方式的音乐。
    邓虎是中华台北队的技术助理,他在电话中轻松地说:“我们没听清楚,没有仔细听,不是进行曲吗?”

洛杉矶华文报纸《国际日报》报道:两岸代表队奥运会入场演奏同一歌曲

    【本刊特约记者王训生洛杉矶七月二十九日专电】此间华文报纸《国际日报》今天以《中国人最光荣的一刻——十万观众齐为中国队欢呼》为题,在头版套红报道了奥运会开幕消息。
    该报在第一版显著地位,以《两岸代表队出场竟演奏同一歌曲》为题,报道说:“二十八日奥运会开幕式中,最引人注目的节目之一,是各国代表团选手出场及绕场一周。
    出场时,乐队演奏代表该队的歌曲,但并非该国国歌。而中华台北队出场时,大会演奏的竟和中国队是同一首歌曲。
    “中国队按顺序是第二十八位出场,该队出场时,大会乐队演奏了中共有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从头到尾演奏完毕。令人震惊的是中华台北队于第一百二十一位出场时,大会也奏出了和中国队同样的歌曲。本报记者电询中华台北队特求证实,但无人接听。”
    日本共同社也发出这一消息。
    该报配合开幕消息,在第一版上半版发了两幅照片。照片套红标题是《中华健儿多昂扬》。上图的说明是:在王立彬掌旗引导下,鱼贯入场,受到全场观众起立欢呼;下图说明是:中华——台北队入场时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