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报介绍南太平洋大学

    【日本《产经新闻》八月十六日文章】题:诞生了十二年的南太平洋大学
    太平洋群岛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新兴的独立国家。这些国家不仅注意发展经济,在教育行政事业方面也做出了努力。尤其是在高等教育研究方面,并不仿效各个国家独自办大学和研究所的传统做法,而是从“太平洋共同体”的意识出发,于一九七○年正式创办了多国籍的“南太平洋大学”。自大学建成以后坚持不懈地取得了发展,十分令人注目。
    这所大学作为研究南太平洋地区的文化变迁及资源开发等现实问题的中心机构,在斐济设有大学木部,各个科系和五个研究所。考虑到各个地区的需要,在建校初期采取的方针是尽可能多开办一些分校。现在共有八所分校,其:中西萨摩亚分校以农业学为重点,所罗门群岛分校则致力于保护美拉尼西亚的传统技术,两所分校都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果。
    迄今为止,居住在遍布于辽阔海洋各个岛屿上的人们经常面对的困难,是相互间不易进行交流活动。鉴于这种状况,在美国的帮助下,南太平洋大学采取的对策颇有特色
    ——利用通信卫星。通过卫星不出校门便可以同分校联系,方便得很,甚至连举行会议和教课也都靠卫星来进行。卫星并不能包办一切,也要搞学校的教室教育。来自各个地方的优秀学生们住在集体宿舍里,他们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令人感动。
    太平洋研究所、教育研究所、社会行政研究所、海洋资源研究所和天然资源研究所全都建立在大学本部。这些研究所同各个地区保持着联系并且从事着具体项目的研究工作,对出版发行工作也很重视。但是,由于经费拮据以及人材短缺,研究所的工作还很不理想,他们呼吁外国的研究机构和科技人员给予帮助。
    在学术交流方面,由于同美国、英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有历史因缘关系,所以就某种意义而言研究人员的交往还算顺利。最近,同日本也开始了积极的交流活动,特别是在水产方面,与日本的东北大学和鹿儿岛大学进行了交流。
    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是作为大学而必须承担的机能问题。例如,除了教学和研究工作之外,对当地社会还应当有些什么贡献呢?南太平洋大学对此也很重视。大学开办的语言教学也向普通市民们开放。这个地区居民们使用的语言并不通用,个别地方甚至连相邻的小岛之间的居民们也无法通过语言进行交往。为了疏通这些人的思想并且适应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国际化倾向,语言教学的重要性便突出出来了。人们日益迫切地感到应当学习英语和法语。近几年来,随着日本渔业和其他产业的不断渗透,也出现了认为应当教授日语的舆论。

波恩发展援助部的一项报告说:第三世界国家在西德的留学生学习成绩良好

    【德新社波恩九月八日电】据波恩发展援助部公布的一项报告,西德日益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学生所欢迎的地方。
    据这项报告说,在过去二十年里,来自第三世界包括欧洲发展中国家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两倍。
    现在,大约有五万四千名外国学生在西德大学学习,其中三万四千人是来自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南欧的男女青年。
    在西德的每一千名大学生中,就有三十五名是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
    西德发展援助部向外国学生提供大量直接的和间接的生活津贴。它强调指出,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的学习同西德学生同样好。
    尽管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这些留学生有着语言和社会障碍,但他们之中百分之八十的人成功地完成了学业,西德学生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能成功地完成学业。
    许多年来,亚洲发展中国家在西德的留学生最多,大约有一万五千人,其次是,南欧国家一万二千人,非洲国家四千人,拉丁美洲国家三千人。
    在世界其它一些国家的大学里,非洲留学生只占全部学生的百分之七点七,而西德大学里的非洲留学生大大高于这个平均数,达百分之十一。
    第三世界国家留学生最喜欢学的科目有:工程学、数学和自然科学,经济和社会科学,语言和美术,医学。
    西德发展援助部用这项报告驳斥了下述说法:
    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忽视了技术课程对他们祖国的重要性,而没有完成他们的课程。
    该部指出,有一半以上的外国留学生在技术和自然科学系里学习。
    他们之中百分之八l的人学习成绩良好,这一比例比最初预料的要高得多。

美联社报道:《东京大学的文凭是成功的保障》

    【美联社东京九月九日电】题:东京大学的文凭是成功的保障
    随便写一个日本政府官员或大公司头头的名字,你就很可能发现有一个是东京大学的毕业生。东京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它的文凭实际上是步入日本上流社会的保证。日本另外的一千零二十四所大学和学院中,还没有一个能象这所有一百零五年历史的东京大学那样神通广大。
    日本战后的十四个首相中,有八个是东大(简称)法律系的毕业生,本届国会的五百一十一名议员中,有一百零八人毕业于这所大学。铃木内阁的二十二名阁员中,有九人来自东大。日本证券交易所开列的名列前茅的十二家大公司中,有七家的头头是东大毕业的人。
    东京大学毕业生在重要岗位上所占的优势很使一些批评家不安。他们认为这会培养一种过分的优越感;加之教育制度强调的是高校入学考试,而不是实际的学业,这种优越感就更突出了。
    一个有希望的学生一旦通过严格的考试,被录取入学,那么通往毕业的道路相对来说就很容易了。人们常说,一个学生只要踏进东大的门,就可以自己决定将来是在商业、还是在工业,或是在政府中工作。
    六十二岁的青井教授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东大学生中近三分之二的人来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而现在,对“谁能入学,谁不能入学”具有巨大影响的是同高级阶层的联系。他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东大已不再是向穷人开门的大学。今天东大学生的父母,除了一小部分外,都是职位很高的政府官员,或者是大公司的经理。”
    东京大学成立于明治时代开始的一八七七年。从那时起,已有十八万六千八百四十四名毕业生通过了这所大学的大门。
    东大的声誉尽管很高,但人们有时也说,它有一种自卑的心理。它差不多占用了政府拨给高等教育经费的十分之一,但是在科学方面却从没培养出一个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当然也就享受不到这方面的荣誉。相反它的对手京都大学却有三个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大阪大学有一个获奖人。
    一些批评家宣称,他们从东京大学对日本社会的影响中看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青井尖锐地指出,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犯中,大部分都是帝国军事学院和东京大学的毕业生。这些人中包括战时首相、军事学院毕业生东条英机;以及战前的外相和首相、东大毕业生广田弘毅。他们两人是一九四八年作为战犯处决的七个人中的两人。另一个东大毕业生,一九四五年代表日本签署投降条约的外相重光葵,被盟国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了七年监刑。
    这个学校的一名工程学助教说:“今天的东大正在造就一大批试卷上的优胜者。山这批优胜者驾驭的日本有朝一日会走上另一条冲突的道路。”

苏科学家设计燃料电池发电的电站

    【塔斯社莫斯科八月十九日电】苏联科学家设计了一座完全新型的发电站。它用电化学法燃料电池发电。燃料电池实质上也是一种手电筒的电池。然而,电池里的化学反应剂的储备是有限的,而燃料电池中的燃料和氧化剂,如氢和氧是可以不断地补充的。在没有转变成热能而造成浪费的情况下立即获得电流。
    这样的过程有很大的优越性:目前的火电站平均效率为百分之三十三点四,而燃料电池电站的效率可达到百分之八十——八十五。
    建造燃料电池电站的设想出于三个目的:返回到煤的使用上来,把以煤为基础的动力变成足够经济的,同时又是生态清洁的,因为氢在氧中的电化学“燃烧”只提供水。

苏联节约煤炭的措施(下)

    建设象最近几年建成的库兹巴斯、卡拉干达和顿巴斯等地的一些大型矿井,成了又一条改善煤炭工业经济的道路。生产集约化,建设大型的和超大型的地下煤炭企业,可以广泛运用全盘机械化和自动化,降低采煤成本。
    譬如说,某些大型矿井不再建设过去那种数量多的小规模开采区——工作面,而是建设一个统一的宽阔的地下基地,广泛地展开工作。由几台大型联合机在一个层位采煤。
    选矿代替开采开采出来的煤不单单山有机物组成。其中经常掺杂着矿物杂质,即燃料的灰分。灰分越高,燃烧产生的热—热值就越低。因此,很早以前人们就试图提高煤的品位,把有机部分与矿物杂质分开,使燃料的热值更高些。
    选矿迄今仍是煤炭工业最重要的一个生产方面。
    除了传统的机械选煤,即仅把矿物杂质从煤炭中清除出去而不改变煤炭本身的性能以外,还研究出一种新工艺——热选矿。通过加热煤炭把热值低的成分,首先是水分,从煤炭中清除出去。
    为了获得半焦炭——热值相当高的极贵重燃料,还有一种有效的煤炭精选方法——煤炭的热化学处理法。在一台实验用的工业装置上,借助这种方法,从一吨含百分之三十二水分的褐煤中获得了三百二十五公斤半焦炭。
    总之,选煤能够改进煤炭的质量。显然,大规模发展这个方面也是一条节约的道路。
    高度节约的保证在于把每一座新的大型矿井或露天采矿场建设成配备有选煤厂或技术处理煤炭装置的综合企业。驯服甲烷在煤层中,瓦斯积聚相当可观,估计有几万亿立方米。主要是甲烷和数量极少的重碳氢化合物:乙烷、丙烷等,也就是天然气中所含的那些成分。
    矿井甲烷是一大祸害。地下喷出物和瓦斯爆炸给矿工带来许多不幸。不过甲烷却是不坏的燃料。一些国家正在大规模地利用矿井瓦斯。例如,在俄斯特拉发——卡尔维纳煤田(捷克斯洛伐克)几乎全部伴生甲烷(一年有几亿立方米)都被利用起来了。英国也几乎把全部矿井瓦斯利用起来了。
    煤的平衡表内储量当然是获得煤炭甲烷的现实来源。仅仅卡拉干达煤田就能提供六千亿至七千亿立方米。况且利用矿井甲烷不仅能增加燃料资源,还能减少环境的污染。价值高的伴生的物质埋藏煤的岩层常常蕴藏着丰富的有用矿物。如耐火粘土、陶土、高岭土、铁矾土、铁矿石、建筑用砂、混凝土用砂、铸造用砂和玻璃用砂、碳酸盐原料和水泥原料、石蜡。从每年超过十亿吨的采余的矸石中能够获得硅铝合金、热铁矾土、碳化硅。顺便说一下,苏联已经研究出提取和利用这些有价值的成分的方法。
    第聂伯煤田和南乌拉尔煤田的褐煤富有石蜡,石蜡用于电机、汽车和铸造工业,还可用来制造唱片和复写纸,生产若干种润滑油。
    国民经济许多部门不可缺少的锗,现在正以工业规模从煤炭中提取。从煤炭里获得其他金属——镓、钼、锌、铅的方法已经知晓。
    每年从煤炭中得到一千二百多万吨硫。
    采余的矸石用于农业生产是可能的,而且是极为成功的。乌拉尔设计出一种用矿区废石场的岩石制成有机矿肥的装置,这种肥料除含有机成分外,还含锰和铜——优良的植物生长刺激素。基泽尔煤田每年生产二十万吨左右这种肥料,这就使彼尔姆州国营农场谷物的增产(每公顷三至四公担)有了保障。
    在煤田的开采和煤炭运送、加工的过程中,占地面积相当大。迄今露天矿废石场和矿区锥形矸石堆里已经积聚了二百多亿立方米矸石。几万公顷土地被占用。仅顿巴斯一地,每年就有五千万立方米以上的矸石堆成小山似的,占用了一百多公顷肥沃的土地。
    诚然,最近几年一些煤田的土地开始重新耕作。顿涅茨克煤田每年有五百至七百公顷土地转为可经营的农业用地和用来植树造林。卡拉干达煤田消灭了数百个锥形矸石堆,把那些地方辟为公园。过去的费奥多罗夫露天矿大凹地如今注满了水,周围建成了休养区。
    利用矿井水意义非浅。需知,一年之内从矿井和露天矿抽水二十五亿立方米,但是只有其中百分之十的水用来满足工业给水的需要。许多煤田的地下水是淡水,因此可以很容易地用于各种用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