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外电报道:邓小平胡耀邦分别会见尼克松

    【路透社北京九月八日电】前总统尼克松今天会见了中国的实权人物邓小平,他是中美恢复邦交的主要缔造者之一,这种复交活动是从尼克松一九七二年对中国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历史性访问后开始的。
    邓在会谈开始前相互致意时说:“是你同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打开了我们两国关系的这种新格局。”
    在他在人民大会堂欢迎尼克松时又说,‘‘我相信,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将不会忘记这一点。”
    尼克松在中国大概比他在任何其他国家更受欢迎。中国官方报纸实际上不理睬水门丑闻而继续把他看作是中国的一位杰出的朋友。
    尼克松在昨晚的宴会上讲话说,应该加强中美之间的联系以便遏制“苏联的威胁”。
    【美联社北京九月八日电】前美国总统尼克松今天对中国领导人说,美国总统里根希望不久访问中国,“可能明年来”。
    尼克松是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胡耀邦总书记的头几分钟说这句话的。正式会谈开始之前,记者们在场。
    胡耀邦重新提出了中国领导人过去向美国总统里根提出的邀请,敦促他访问。胡耀邦说:“我希望他早日访问中国。我们欢迎他来。”
    尼克松说:“我知道里根总统希望不久访问中国,可能明年来。”尼克松说,舒尔茨国务卿也打算访问中国。

美报专稿《对莫斯科重新作出估价》

说美国海军陆战队出现在贝鲁特似乎强调说明苏联无力影响黎巴嫩的事态发展
    【美国《纽约时报》八月三十一日专稿】题:对莫斯科重新作出估价美国海军陆战队出现在贝鲁特表明这个地区缺少苏联的影响(伯恩斯发自莫斯科)
    美国的海军陆战队到贝鲁特一事,似乎强调说明苏联无力影响黎巴嫩的事态发展,因为莫斯科在这个地区的盟友叙利亚人和巴勒斯坦人已被打败。
    在勃列日涅夫发出警告说,莫斯科“将继续坚决反对”在黎巴嫩有任何美国军事力量之后,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巴勒斯坦部队撤出黎巴嫩首都的工作,尤其激怒了俄国人。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同意由法国、意大利和美国部队采取联合行动帮助巴勒斯坦人撤出之时,《真理报》上发表的这个警告没有受到人们的注意。
    自勃列日涅夫发出警告以来,苏联高级官员和这家官方报纸的评论员在提到美国军队的作用时,总的说来都没有暗示苏联要作出反应。
    苏联在这方面的谨慎态度在杰姆琴科写的一系列文章中表现出来,他是《真理报》中东事务的主要分析家。在这些文章中,杰姆琴科避而不提勃列日涅夫的警告,而只是在专为苏联新闻社写的评论中才提到这个问题。
    孤立地来读苏联新闻社的这篇文章,它有一种不祥的调子。
    这篇文章并没有提到勃列日涅夫,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省略。但是对西方分析家来说,更引人注目的是新闻社文章的调子和杰姆琴科在《真理报》上发表的为国内读者看的文章的调子,恰成鲜明的对照。在《真理报》上的那些文章中,他小心翼翼地不提发出警告一事,以便对美国的军事介入提出较为笼统的谴责。
    在密切注意中东事态发展的西方外交官中,对苏联评论的解释是各种各样的。一种看法是:莫斯科遭到惨败,失败得甚至比一九七三年还要惨,当时,使用苏联武器的埃及和叙利亚军队被以色列人击败,失败得很惨。这种看法还认为,巴勒斯坦人被赶走,可能迫使苏联领导重新估价它多年来奉行的在军事、财政和政治上支持反对同以色列和解的持强硬路线的阿拉伯人的政策。
    一位高级外交官预计,巴勒斯坦人的溃退将会加强苏联领导集团中主张少在中东地区“胡来”的那些人的地位。巴勒斯坦人的溃退,对于一支由苏联人经营多年并花了数千万美元召集、训练和武装的一支力量是个严重的打击。这位使节认为,这可能意味着要向巴勒斯坦人施加压力,压他们逐步接受政治和解,而和解将从承认以色列的存在权开
    始。
    然而,大多数外交官认为这是空想。此间压倒优势的看法一方面承认,苏联的威信在黎巴嫩遭到直接打击,另一方面则认为,莫斯科已忍受下这些短期的损失,正等待看清黎巴嫩事件的长期影响。按照这种看法,结局对苏联说来也许终究并不那么
    糟。

黎巴嫩政界人士说:杰马耶勒政权同以签署和约需要时间

    【德新社特拉维夫九月七日电】一些“黎巴嫩政界人士”在贝鲁特回答以色列《国土报》记者的问题时说,在同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之前,当选总统杰马耶勒的孕育中的政权将需要时间,同时保持两国之间的公开接触。
    据这些“人士”说,这一时间是不可避免的。一旦当选总统就职,他将首先致力于“解决黎巴嫩国内问题、重建国家和重新实现统一”。此外,这些“人士”认为,“在同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之前”,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必须最终撤走。
    观察家指出,一些黎巴嫩人士,主要是马龙派人士最近一段时间进行了接触。据说,黎巴嫩实业家、进口商和以色列的企业家进行了持久的和“卓有成效”的接触。

尼克松说必须不断地改善中美关系

    【美联社北京九月八日电】十年前恢复了中美关系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今天说,上海公报和最近限制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文件的力量在于双方“同意保持不同意见”。
    尼克松正以私人身份在中国进行访问。他是在美国广播公司晚间新闻节目的记者采访他时发表这番评论的。
    他说,“关于台湾的前途,我们没有在根本上取得一致意见,但是我们实际上通过一项措辞十分巧妙的公报把这个问题放在次要地位。”
    尼克松说,中国已经说了,它将寻求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而美国方面则表示,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将取决于是否存在来自中国的威胁。
    他说台湾对中国来说是个“神经痛的问题”,并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并未脱离困境”,因为每当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他们就会提出这个问题。
    尼克松说,中美关系“不仅对中国人,对我们的前途也是必不可少的。”
    他说,如果没有这种关系,“今天的问题将不知严重多少倍。”“我们必须经常不断地培植改善这种关系。”
    尼克松说,是苏联的威胁促使中美两国走到一起。
    他说,“另一方面,这又不是使我们站在一起的唯一因素。即令没有苏联的威胁,如果我们没有合作关系,那仍将是一个历史的悲剧。”
    他说,重要的问题是,中美两国彼此能给对方什么助益,能给世界其他国家什么助益。
    他说,在二十一世纪,拥有十亿人口和广大资源的中国,能够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现在是美国(与中国)逐步建立密切关系的时候了”。
    尼克松说,中国现在对苏联正在采取一种比较温和的方针,并正在讲求实际地设法缓和紧张关系,“但是他们明白,苏联今天所构成的威胁,甚至比十年前还要大。”
    他说,虽然中国现在谴责美国是超级大国,但是“他们知道,我们对他们没有图谋,他们担心苏联有这样图谋,他们需要我们顶住苏联的威胁。”
    尼克松说,中国认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某些方面不适合,不成熟,比方说在中东就是这样。他说,“但是他们知道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没有我们,他们就会遭殃。”
    他说,中国支持美国总统里根的中东和平方案,“‘但是他们认为它还不够”。中国说,必须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里根拒绝接受这种主张。他说,中国之所以在以色列问题上态度强硬,支持阿拉伯国家,是因为它不希望苏联威胁对西方的石油供应。
    尼克松说,中国十分重视美国和北约盟国之间保持良好关系,因为此事与苏联威胁有关。

英报文章《俄国的轮盘赌》

    【英国《太阳报》九月六日文章】题:俄国的轮盘赌
    (原文提要:来自莫斯科的各种迹象表明,勃列日涅夫时代快要结束了。)
    在克里姆林宫城墙里面正为争夺继承作为统治全体俄国人的共产党沙皇的宝座而进行的一场恶战。
    政治局大多数委员几乎都象勃列日涅夫一样年迈和体弱,从最近的一些迹象可以看出,现领导班子无法应付瞬息万变的国际事件。
    在整个黎巴嫩危机期间,俄国表现得软弱无力,’它摆脱了这场危机,既没有得到荣誉,也没有得到好处。
    农业再次严重歉收。看来波兰即将再次发生爆炸性事件。阿富汗问题是俄国的痛处。经济状况十分糟糕,莫斯科已警告象古巴这样一些忠实的卫星国:别指望苏联会帮助它们解决外债问题。
    所以,不管是谁接过这个宝座,都必须是强有力的人物。
    两个主要候选人是:契尔年科和安德罗波夫。
    契尔年科向这位政治局老人提出要保持现状。有了契尔年科,他们就会感到安慰,因为他办事不会毛毛草草。
    然后是安德罗波夫突然被调出克格勃。
    他不仅由于有能力而受到尊敬,而且还由于他了解政治局每个委员的情况而使人感到害怕。
    他还得到了将决定由谁来担任俄国的下一届统治者的两个权力基地中的一个基地的支持。他控制了克格勃。
    军队的态度仍然不明确。
    内部斗争会继续进行下去。

霍尔德里厅曾向尼克松介绍情况

    【美新署华盛顿九月七日电】国务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休斯说,前总统尼克松在动身去中国之前,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霍尔德里奇向他介绍了情况。
    记者问休斯,是否曾要求尼克松向中国领导人转达任何口信,他回答说:“这位前总统了解里根总统的看法,但是,他是去进行私人访问的。”他说,他不知道在这位前总统回美国后是否会向他“询问访问的情况”。

英报文章《富有反抗精神的巴勒斯坦人为前途担忧》

    【英国《金融时报》八月二十七日文章】题:富有反抗精神的巴勒斯坦人为前途而担忧(科伯恩发自耶路撒冷)
    一名驻耶路撒冷的外交官本星期说,“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处于惊恐状态。他们并没有真的摆脱黎巴嫩所发生的事件。”在西岸和加沙的一百一十万巴勒斯坦人,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撤离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还不清楚。
    西岸的情绪是很重要的,因为给居住在一九六七年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以更高程度的自治权,很可能成为华盛顿许诺的新的和平倡议的中心问题。
    然而巴勒斯坦人并不那么乐观,他们认为美国的建议不会有多大变化。仅有的几个没有被以色列解除职务的市政领导人之一伯利恒市市长弗拉杰说,他对美国的倡议“表示怀疑”。
    巴勒斯坦人,很象以色列人那样对在黎巴嫩的战争的最终政治影响还不清楚。一位深知当地情况的外交官说,“尽管巴解的政治组织是非常有限的,但它的威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西岸的人感到得意的是,这是一九四八年以来第一次巴勒斯坦人而不是某个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军队作战。
    在自豪的后面,就是对阿拉伯国家的强烈不满,因为阿拉伯国家没有给予在黎巴嫩的巴解组织任何支持。一个巴解的支持者在东耶路撒冷说,“我不再把我自己看作是阿拉伯人,我只是一个巴勒斯坦人。阿拉伯民族主义已经死亡。他们都出卖了我们。”
    除了表示出反抗精神外,巴勒斯坦领导人对前途充满忧虑。五个月前被解职并被放逐到杰里科的拉马拉市市长哈拉夫,指出美国和西欧从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以来对巴勒斯坦人的态度的转变。但在反抗精神的背后,却表现出意志消沉。

苏外交部否认勃列日涅夫将辞职

    【法新社莫斯科九月七日电】苏联外交部今天对西方社会所传说的勃列日涅夫主席将辞职一事不予理睬,认为这是“无根据的和荒谬的”。
    在外交部发言人今天否认这一谣传之前,这里的大多数西方分析家已经疑心重重。
    然而,这种谣传声称是苏联的高级官员透露的,大多数西方人认为,官员走漏风声这种日益加剧的趋势本身就值得认真重视,这是了解克里姆林宫正在进行的权力斗争的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