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前方来讯:波兰出现的一场新的较量

    随着格但斯克、什切青协议签署两周年的到来,波兰团结工会与当局之间又一次发生公开冲突。
    华沙舆论认为,这场较量实际上早在今年七月就在酝酿。七月六日,团结工会地下领导组织“临时全国协调委员会”发表声明,暂时取消以前它发出的举行大罢工以迫使当局与它谈判的号召,要求团结工会会员在波兰国庆节“不要举行罢工和上街示威”。它声称,这是团结工会“愿意协商的又一表现”,期待当局“采取旨在证明愿意重新开始对话的具体步骤”,如释放被捕、被判刑和被拘留的人,恢复团结工会的活动等等。它宣布,如果当局放人,上述号召将“在更长的时期内有效”。它同时还表示,团结工会不会放弃“在必要时举行总罢工”。
    七月十五日,波兰党中央机关报《人民论坛报》发表评论,强调“不可能同社会主义的敌人,同反社会主义的地下组织,同那些不愿放弃罢工武器、煽动青年上街闹事的人进行协商”。评论认为,团结工会“临时全国协调委员会”七月六日的声明是“恫吓和讹诈”,这“在今天的波兰是不会得逞的”。
    七月二十一日,政府总理雅鲁泽尔斯基在议会讲话,否定了同地下活动的团结工会领导人对话的可能性。他说,“真正的民族谅解”“‘排除了那些把对抗、把破坏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当作自己的主要目标的人”。至于恢复工会活动,他说这是“必要的”,“当局将努力满足这一需要”,不过未来的工会“不可能象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之前团结工会那样的模式”。他对进行反国家活动的团结工会“部分活动家和某些会员”发出警告,说他们“煽动和组织狂妄行动”,是在使团结工会“自我毁灭”。雅鲁泽尔斯基宣布进一步放宽军管限制,包括释放一一千二百多名被拘留者,并提出在年内取消战时状态的可能性。但是,第一,他拒绝了释放全部被拘留者和大赦被判刑的人的要求;第二,到底会不会取消战时状态,他说这还得看是否“重新出现紧张”而定。
    团结工会地下组织的要求碰了壁。于是,“临时全国协调委员会”于七月二十八日发表了一个叫作《五个没有》的文件,全面否定雅鲁泽尔斯基在议会的讲话,指责它“进一步加深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鸿沟”。同一天,还发表了《纲领性宣言》和对团结工会会员的呼吁书,声称要“组织”一个有社会各阶层参与的“普遍的地下抵抗运动”,于八月底九月初“社会协议”签订两周年时举行“和平示威游行”。双方针锋相对,一场实力较量的擂台就这样摆开了。
    十多天来,团结工会地下组织散发传单,地下电台广播,组织‘“战斗小组”和各种形式的抗议活动,为“社会协议”两周年的“和平示威”进行宣传鼓动和组织准备工作。八月十三日,华沙、格但斯克、诺瓦胡塔、弗罗茨瓦夫四地发生街头示威。十六日,华沙市中心脏利广场上几百名青年和妇女聚集在用鲜花铺成的十字架周围,十字架两旁,用鲜花摆出“S”(“团结工会”第一个波文字母)字样,以显示对团结工会的支持。这种形式的活动一直持续到现在。八月十三日,什切青“阿·瓦尔斯基”造船厂部分工人在该厂附近的街道上举行了十多分钟集会,二十四日,团结工会地下领导人又组织罢工。二十六日,纺织工业中心罗兹市也发生了几百人的街头示威事件。这些示威抗议活动规模都不大,看来只能算是八月三十一日“和平示威”的前哨战。
    当局也严阵以待,采取各种防范措施。
    最近十多天,波兰领导人讲话和报刊宣传反复强调前年夏季工潮对促进波兰“深刻的改革”的“意义”,强调当局“对两年前事件的评价未变”,“当时签署的社会协议仍然有效”,强调战时状态法“并不是反对团结工会和基层会员,而是反对团结工会领导人颠覆国家的行径”。
    另外是加强戒备。从七月下旬起,华沙,格但斯克等重要城市和工业中心加强了军警联合巡逻,还从外地调进防暴警察驻防。此外,自雅鲁泽尔斯基从克里米亚会谈回国以后,当局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包括波兰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各省国防委员会扩大会议,全国二百零七家大工厂党委第一书记会议、部长会议社会政治委员会会议,讨论“巩固公共秩序”的问题。这些会议以及这一时期波兰党领导人讲话和报纸宣传,都一致表示当局对“政治反对派”企图“在八月底和九月初掀起不安浪潮”“不可能无动于衷”,并强调“应该和必将粉碎敌人新的进攻”,一切违反战时状态法令的行动将遭到当局的坚决而果断的回击”。八月二十七日晚,波兰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内务部长基什查克发表电视讲话,再次对试图组织“和平示威”的人发出强硬警告,说当局“有粉碎一切反革命进攻的决心”,“事件的策划者”将“受到惩罚”和“教训”。
    总之,团结工会地下组织与当局都在准备。
    前者要通过“和平示威”向当局“施加压力”并“显示它的存在”,后者则不容许对它的权威进行挑战。因此,双方这场较量的最后摊牌已难以避免。
    (新华社记者景勿吾发自华沙)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回击三K党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文章】题: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对三K党进行回击
    三K党现在陷入了困境。
    据了解三K党内情的人士说,三K党党员人数在过去三年里曾稳步增长,现在看来增长趋势已停顿下来,人数也许甚至在减少。
    三K党陷入困境的原因是,他们从法律角度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以及三K党内部各派之间不和。
    同时,越来越多的地区对三K党进行抵制,这也许是对三K党各派发出的信号,表明它们焚烧十字架和暴力的行动以及种族主义宣传已经不受欢迎。在康涅狄格州、佐治亚州以及其它几个州里,参加反对三K党游行的人数,比参加三K党集会的人数要多得多。
    今年早些时候,三K党分别在佐治亚州马里塔地区和匹兹堡郊区布伦特伍德的黑人家院里焚烧作为三K党闹事的标志的十字架时,白人邻居纷纷举行集会支持这些受害者。
    前马里塔市市政委员会成员格罗根说,马里塔事件以后,地区领导人同执法官员,教会领导人以及其它人举行了不分种族的早餐会,公开宣布“我们并不宽恕这种行动”。
    反对三K党的活动多种多样,有的组织州的特别调查小组,有的报纸发表社论,有的向报社投书。由几十个团体组成的一个联盟——全国反三K党联盟——正在训练地区领导人怎样进行和平对抗集会以促使警察立即调查三K党制造的事件,以及对教师和公众揭露有关三K党搞恐怖活动的情况。
    犹太人反诽谤联盟的欧文·索尔说,犹太人反诽谤联盟一直在监视着三K党的活动。
    据反诽谤联盟估计,一九七八年,三K党党员有六千至八千。据索尔先生说,在那以后的三四年内,它的人数将近翻了一番,几乎接近一万二千。
    他说,对于这种“回升”的情况必须有正确的看法。比如,在六十年代中期,它的成员达到五万五千左右(他补充说,在二十年代,它的成员有三百万至五百万)。
    但是,三K党远没有绝迹。研究三K党情况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前几个月里,二十一个州内有三K党在活动。
    研究三K党情况的工作人员迈克·瓦哈拉说,三K党活动最猖獗的地区
    ——大多在最南部——常常是当地抵制力量最弱的地区。
    亚特兰大的维维安牧师认为,三K党仅仅是社会上还存在着的种族主义的一种反映。维维安牧师曾经当过已故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助手,现在是全国反三K党联盟的主席。他还说:“美国白人为三K党感到耻辱。”但这还不够,他坚持认为,人们必须积极地反对三K党。看来,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这样做,但他们采取了各种不同的方式:
    ·在得克萨斯州,三K党的一派在那里设了几个准军事营地,美国地方法院的一位法官前不久宣布它们为非法。
    ·今年三月,大约三十五名穿着罩袍的三K党徒在康涅狄格州梅里登游行时,同一天有八百多人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游行对三K党表示抗议。
    ·南方穷人法律中心专为学生编写了一份报告,长七十页,题为《三K党——一部种族主义和暴力行动的历史》,这份报告初版五万份已销售一空。

青少年离家出走成为美国严重社会问题

    这些出走的青少年因受教育少,缺乏修养,找工作难如登天,因而不少人走上犯罪道路
    【香港《快报》八月十七日文章】题:青少年离家出走成为美国严重社会问题
    在美国各街道及贫民窟,很容易见到一些游荡青少年。不过,他们与其他流浪者不同,这些人是由家中逃出,与因经济困难而逃出的有别。
    他们出走的原因,不外是家庭及教育问题所致。据调查得知,其中占百分之五的青少年,是由于家境太穷,父母不能负起养育责任,他们在恶劣的环境下呆不下去,想在外谋生。不过,这些人受教育太浅,又缺乏修养,找工作难过登天,每每为坏人们所利用,尤其少女更具危险性。另外,占了百分之三十以上,是因与家人冲突或其他琐碎问题而引起。事实上,有很多青年颇为冲动,以为没有家庭也能生存下去,过理想的生活。其次是,他们受了引诱,为要找刺激,不惜作危险性逃亡。这种人,把现实看得太简单,结果在外死了也无人知。
    出走的问题,使一般专家十分注意,视为最严重的社会问题,因为这是犯罪的最大根源之一。由于游荡者身上没有多余的钱,他们多出入于贫穷地区,或龙蛇混杂的场所,故很易与坏人打成一团。女的,被诱入色情场所当娼。但自愿的也不少,因卖淫赚钱容易,可满足她们的物欲。男的,除了干贩毒勾当,各式各样的犯罪行为,多与他们有关。
    还有一些离家而死于非命的青少年,据联邦调查局统计,每年有三千人之多。它又透露,数以十万计的,犯罪而失手,纷纷押入牢中。其中占多数的,被怀疑与绑架有关。事实上,这些无知的青少年,见世面太浅,容易失手是自然之理。
    哥伦比亚特区一青年出走组织调查负责人尼尔
    ·蒙利说:“事实上,这些青少年无一技之长,在危险的环境下,除了犯罪卖淫,还有什么可走之路?”他又说:“数以百万计的青少年出走,但并不是个个一去不复返,占了不少是自动回家,或被人找到而交还父母。”总计目前他们离家的人口,起码在五十万以上。有位专家,鉴于这一问题非同小可,便提出一些办法,以劝喻父母避免子女出走。他认为,必须加紧劝说子女,出走并非是刺激,危险是难免的。子女有什么困难苦衷,要好好帮助他们,他们必对家庭产生好感,又怎会愿意离开呢!

美国白领阶层犯罪对美构成威胁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八月二十三日电】一位专家说,对美国的“真正威胁”不是来自街头的罪行而是来自白领阶层中的犯罪分子,这些罪犯每年从政府和企业界人士那里骗去四百多亿美元。
    华盛顿的律师奥古斯特·贝奎伊是专长于法律和技术问题的人员,他说里根政府集中力量处理街头犯罪,其实,它应当以更大的力量来解决白领阶层的犯罪问题。
    贝奎伊是四本关于这个问题的书的作者,并就这个问题写过多篇文章。他说,这些罪行的“可怕程度不亚于那些街头犯罪分子的罪行”。
    他说,消费者受骗一项每年就达二百多亿美元,而盗用公款、贿赂、舞弊、保险和证券方面的行骗就得耗费另外数以十亿计的美元。贝奎伊说,美国参院的一项研究报告已发现甚至联邦的几个秘密机构也没有能够使它们自己的电子计算机不受偷盗和欺骗。
    他说,随着电子计算机输入输出量的增加,受骗的危险性也随之增加。

日本发射“技术试验卫星─3”

    【日本《读卖新闻》八月九日消息】题:宇宙开发事业团将发射技术试验卫星—3
    宇宙开发事业团二十六日从种子岛宇宙中心发射技术试验卫星—3号(ETS—Ⅱ)。绕高度一千公里的圆形轨道运行的ETS—Ⅱ虽然不是实用卫星,但是首次采用三轴姿势控制系统,此外,还增添了离子发动机性能试验等将来研制大型人造卫星所需要的技术实验课题。
    ETS—Ⅱ是自一九七○年发射“大隅”以来,作为我国发射的人造卫星是第二十一颗。

《半月谈》杂志告读者

    遵照中宣部决定,九月十日出版的第十七期《半月谈》(学习十二大文件专辑),将刊登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党中央委员会向十二大的报告的宣传提要、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新党章的宣传提要。请读者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