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霍拉姆沙赫尔的陷落》

    【法新社德黑兰五月二十五日电】题:霍拉姆沙赫尔的陷落(记者:塔勒菲)
    根据伊朗官方消息,对伊拉克人在一九八○年十月占领的胡齐斯坦南部港口霍拉姆沙赫尔的最后总攻,只持续了不到四十八小时,到五月二十五日格林威治时间十三点,伊朗军队就控制了这座城市。
    在二月二十四日夜里,“伊斯兰战士”——这是德黑兰军队、革命卫队的称呼——发起了进攻,攻占了在霍拉姆沙赫尔市以西五公里的阿拉叶兹小河上的几座重要桥梁。更往西,“伊斯兰战士”攻到了霍拉姆沙赫尔和伊拉克边界间的阿拉伯河的伊朗河岸,他们的炮火就控制了伊拉克人在那座港口和伊拉克之间修建的一座军用浮桥。
    伊朗的前线记者说,许多伊拉克官兵就是通过这座桥逃出霍市的。
    在今天格林威治时间十三点前不久,德黑兰电台就宣布“霍市已经解放”。伊朗的前线记者报道说,伊朗军队已控制全市,但伊拉克人密集布雷的几个区已被宣布为“禁区”。
    电台在二十四日晚间宣布,已经把一万多名伊拉克俘虏押往后方。电台补充说,“俘虏如此之多,以致没有足够的车辆来运送他们。”
    不久,德黑兰电视台播放了来自前线的头一批电视片。电视片中,伊朗战士齐聚在遭到严重破坏的清真寺门前。市里的商场和港口仓库看来破坏得很厉害。一些伊拉克车辆仍在冒烟。
    在阿拉伯河畔,电视台显示了丢在岸边的成堆的军服、军鞋和武器。在现场的电视记者说,这些装备都是企图泅回伊拉克的士兵抛弃的。
    霍市的议员穆罕默迪今天从德黑兰向霍市居民呼吁忍耐,不要立即回城,因为存在着没有排除的地雷、炸弹和瘟疫的危险。
    据报纸说,在一听到这个城市被攻占后,该市的许多居民已从阿巴丹徒步回去了。
    德黑兰议会的议员们已把他们的部分工资捐献来重建霍市,要求保留部分废墟。“以教育后代”。

霍梅尼发表讲话威胁阿拉伯国家

    【法新社德黑兰五月二十四日电】伊朗精神领袖阿亚图拉霍梅尼今天告诫中东国家不要强迫伊朗“按古兰经来完成其职责”。
    他在为纪念伊朗军队解放霍拉姆沙赫尔的日子而在电台宣读的文告中说:“我忠告我们的邻国和这个地区的国家(它们从今天的这场胜利知道我们是从实力地位出发说话的),不要再无条件地听从美国及依赖该国的国家的命令,而要按照古兰经和伊斯兰教行事。”
    他说:“超级大国不会支持你们这些弱小的国家……而会为了它们自身的利益而使你们湮没无闻。”
    他还说:“请相信,象穆巴拉克(总统)或侯赛因(国王)那样的罪犯不会关心你们,他们要摧毁我们的宗教。”
    阿亚图拉最后说:“如果你们在你们开会的时候希望复活戴维营协议或是法赫德方案,那就会是对伊斯兰的巨大危险,那时我们就无法再保持沉默了。”
    【路透社伦敦五月二十五日电】(记者:希尔哈尼)由于在海湾战争中取得巨大胜利而受到鼓舞的伊朗,今天要求推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作为结束这场战争的条件。
    德黑兰电台说,伊朗议会议长拉夫桑贾尼说,他的国家并不想占有伊拉克和阿拉伯领土,但他警告保守的海湾国家不要介入这场冲突。
    他是在伊朗收复重要的霍拉姆沙赫尔港一天之后说这番话的。
    拉夫桑贾尼今天对议会说:“我们要警告萨达姆的支持者,我们并不想占有他们的领土或其它任何国家的领土,但我们将不惜一切手段来争取我们的权利……而我们最大的权利就是要萨达姆下台。”
    伊朗外交部在一项声明中也发出了同样的警告。声明警告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六个成员国,在它们预定于下星期日召开的会议上不要采取任何针对伊朗的措施。
    由伊斯兰共和通讯社广播的外交部的声明说:“波斯湾合作委员会复会……将使与会各国陷入一场它们将难以自拔的僵局,如果它们试图采取措施,对付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最近取得的胜利的话。”
    声明说,伊朗希望同它的阿拉伯邻国和平共处。只要它们不再支持伊拉克。
    波斯湾的阿拉伯国家害怕取得胜利的伊朗也许会进入伊拉克领土,从而可能触发一场由伊拉克的什叶派穆斯林打头阵的伊斯兰革命,或者是在该地区其它地方扶植原教旨主义革命。
    伊朗外交部说,伊朗结束这场战争的条件就是伊朗自这场冲突开始以来一直在要求的条件。
    这些条件是:伊拉克无条件地从伊朗撤军、赔款,让近年来被逐出伊拉克的十万伊拉克人回国。此外,伊朗还要求,伊拉克应因挑起这场战争而受到惩罚。
    一些伊朗领导人还要求把伊拉克总统作为战犯来加以审讯。他们说,伊拉克部队摧毁了若干伊朗城市里的所有重要建筑物。

德黑兰电台报道:伊朗炮击伊拉克境内石油设施

    【法新社德黑兰五月二十五日电】德黑兰电台说,伊朗的大炮今天轰击了靠近具有战略地位的港口城市霍拉姆沙赫尔的阿拉伯河航道伊拉克一侧,摧毁了好几个石油设施。
    电台说,穆萨维总理视察了伊朗军队昨天占领的霍拉姆沙赫尔,并在这个城市的贾梅清真寺向士兵们发表了讲话。
    【路透社贝鲁特五月二十五日电】伊拉克今天承认,经过可能被证明是这场海湾战争中决定性的战役之后,伊朗部队夺回了港口城市霍拉姆沙赫尔。
    现在看来,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战绩可以炫耀的了。尽管自从他的部队于一九八○年九月入侵伊朗以来,伊拉克在战争中损失了数以千计的人,并且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伊朗的胜利无疑使中东受到震动,使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保守的产油国担心,因为这些国家借给伊拉克二百六十亿美元作为战争费用,伊朗的胜利也加强了象叙利亚这样的阿拉伯激进国家的力量,因为这些国家一直支持伊朗。
    伊拉克军方发言人说,伊朗部队向伊拉克部队进攻,但被击退了。

法政府决定实行紧缩生活费用政策

    【法新社巴黎五月二十三日电】题:法国准备实行紧缩生活费用政策
    在上台执政一年后,法国政府经济部门负责人果断地决定:法国将实行紧缩生活费用政策。
    这一行动是经济与财政部长德洛尔发起的,他在五月二十日的一次电视讲话结束时,呼吁法国人民「要有耐心,要团结,要做出努力」。
    他认为,法国现在的局势需要实行真正的紧缩生活费用政策。他说:「每个人都必须放弃一些他认为应该得到的东西和权利。」德洛尔对形势的分析很快得到了总理莫鲁瓦的赞同。
    法国的经济活动的结果越来越不好,情况十分令人不安。自去年秋季以来工业生产就一直停滞不前,四月份物价大幅度上涨(上涨百分之一点一到百分之一点二),外贸逆差创记录(按校正季节性变化后的数字,达一百零一亿法郎)。

一些居住在阿的英国人申请阿根廷国籍

    【合众国际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五月二十四日电】福克兰群岛的战争正在激发民族主义热情,据报道,甚至促使一些长期居住在这里的英国人寻求阿根廷国籍。
    一名英国人士在提交他的申请书时对英文报纸《布宜诺斯艾利斯先驱报》的记者说,“我在阿根廷居住了三十六年后,要表示我在这场危机中支持阿根廷。”
    该报星期日说,自从这个群岛的危机于四月二日爆发以来,每天平均有大约十五名英国公民申请阿根廷籍。一名移民局职员对该报说,“我在这里工作四年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一个英国公民到这里来改换他的国籍。”
    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入阿根廷籍的一个英国公民说,英国五月二日击沉阿根廷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的事使他下了决心。这场冲突还在这个南美国家充纯阿根廷血统的人中,激起一股民族主义情绪的浪潮。

阿根廷对欧洲经济共同体进口实行封锁

    【埃菲社布宜诺斯艾利斯五月二十四日电】题:马尔维纳斯群岛:阿根廷封锁从欧洲经济共同体进口
    经济部长罗伯托·阿莱曼今天说,「欧洲经济共同体七国对阿根廷采取的决定,将使我国对来自这个地区的出口予以封锁。」
    在谈到欧洲经济共同体延长对阿根廷的经济制裁时,阿莱曼说,「由于这种制裁措施再次延长,阿根廷不得不对来自这些国家的进口实行封锁。」

阿根廷要求美洲互助条约协商会议复会

    【埃菲社华盛顿五月二十四日电】阿根廷今天要求美洲互助条约第二十次协商会议复会。
    四月中旬,二十一个「美洲互助条约」签字国外长开会研究了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冲突。
    阿根廷向第二十次会议主席团提出,要求二十七日重新开会。

英军登上马岛目击记

    【路透社伦敦五月二十一日电】“今晚,英国国旗再次在福克兰群岛上飘扬。英国军队在月光下悄悄行动,他们成功地把英国国旗插上福克兰群岛。”
    独立电视台新闻记者尼科尔森今晚用这番话向英国人介绍了他亲眼目睹的这场战斗的情况。
    他说:“数千部队在该岛登陆,第一艘登陆艇是在当地时间六点三十分抵达海滩的,部队进行了周密的伪装,把脸涂成黑色,背上背着一包包的东西,有迫击炮、步枪、机关枪、反坦克火箭。他们从登陆艇母舰一侧沿绳梯爬到登陆艇上,这些登陆艇就像出租汽车一样排着长队靠在这些舰只旁边。”
    尼科尔森说,一个连级军官对他说,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在高地上为其他登陆部队建立桥头堡。这位军官说,有迹象表明,这个登陆地点的抵抗力量将很小。尼科尔森说,从第一个人上岸到最后一个人上岸总共用了四小时。“最后一艘登陆艇离开时,天就开始蒙蒙亮了,我们可以听到海军向我们前方的高地开炮的声音。”在不到十五分钟内向阿军阵地发射了六十多发炮弹,随后建立了滩头堡。其中有一个滩头堡离住宅区只有一英里左右。
    “我们可以看到轻型坦克,看到“蝎式”坦克。他们正在建立空防,我们可以看到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帐篷
    ——这些都安置好了。”
    尼科尔森说,只有一支登陆部队遇到了抵抗,其他登陆部队都没有遇到。
    他说,在一个地方,部队发现了三十一名岛上居民,住在他们的临时隐蔽所里,其中有十四个孩子,他们都安全无恙。
    尼科尔森说,天气是可能妨碍这次行动的唯一因素。司令官们希望云层低和能见度差,这样可以掩护部队不受阿根廷的海岸炮火和飞机的阻击。
    前一天还是大雾弥漫,风急浪高。但是到今天黎明时分却变得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尼科尔森说:“已经登陆的部队和我们这些呆在靠近海岸的舰艇上的人一样,不得不等待阿根廷人说要进行的空袭。”
    部队跟在“蝎式”轻型坦克后面,成扇形越过开阔的高沼地,弯着腰从一个小丘跑向另一个小丘。
    他说:“在这段狭长的水域中停泊着我们的二十多艘舰船——这是在福克兰海峡尽头处的一段象是峡湾的水域……。
    “除了特混舰队的军舰外,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其它船只。直升飞机在舰船之间以及在舰船和军队之间飞行,将食品、军火和水运上岸。水将是很大的问题之一。”尼科尔森说,当地时间十点钟过后不久,阿根廷的空袭开始了。
    他说:“整整一天我们都因为紧急空袭警报而呆在防空的地方。”
    先是飞来了“普卡拉斯式”飞机,它它们可能是从这个群岛的草地简易机场上起飞的。这些飞机以火炮和火箭进行攻击。其中一架飞机肯定是被打中了,因为人们看见一个降落伞降到海中。
    然后飞来了“幻影式”飞机。整整一个下午,空袭持续不断。
    尼科尔森说:“半个小时后,阿根廷人派出更多的“幻影式”飞机,后面跟着从阿根廷大陆飞来的“A4S式”战斗轰炸机。它们飞得很低,飞过福克兰海峡,然后转而飞向我们的军舰停泊的地方进行轰炸。两枚炸弹就落在我们前面,另一枚炸弹落在离我们很远的右面的山坡上爆炸了。我们估计,有十四架阿根廷飞机被击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