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北京散记

    合众社记者陈广安在散记中说北京安静、温和,多姿多采,交通实行了文明管理,秩序大为改观
    【合众国际社北京五月七日电】题:北京通讯中国变化不小(记者:陈广安)
    北京比三年前显得安静温和,多姿多采了。
    一座设有电动人行道和自动传送行李装置的现代化新机场已经落成,迎接着各方旅客。想起昔日在旧机场上,提心吊胆地走过飞机跑道,旅行箱一只只在候机室一条斜槽上蹦出来的情景,新机场实在使人感到莫大欣慰。
    坐上汽车穿过首都街道,顿时觉得有点异样:交通差不多实行了文明管理,秩序大为改观。
    以往,汽车在街道上行驶,一分钟要按上十次喇叭,并在自行车夹道中穿进穿出,冲开满面怒容的骑车人,开上人行道,哪儿有空就停在哪儿。
    但是现在不同了,马路上设有漆成红白两色的隔离墩,把悠闲自得的骑车人和开汽车的司机分隔开来。司机们也学会少按喇叭多留意观察了。
    沿路,人们可以看到北京城现在风行的消费第一思想的明显证据。一一块块广告牌上是推销各种中国、日本、美国和欧洲的电器用品、服装、手表和机器的广告。
    在百货商店里,新设的化妆品柜台挤满了妇女。皮鞋生意惊人的兴隆。
    北京市民们对外国人的态度似乎比过去轻松了。外国旅游者在热闹的大街上同“群众”交谈时,人们不象过去那样呆呆地围在四周看,也不象过去那样,隔着富丽堂皇的北京饭店外面的铁栅栏盯着穿戴花俏的西方人了。
    不幸的是,对外开放使外国音乐、电器用品和其它消费品大量涌入,许多是走私进来的。对此,政府作出了迅速而严厉的反应,把摇摆音乐斥之为“黄色的靡靡之音”,告诫人们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并及时地开展强调社会主义道德的运动,也限制外国人随便带东西进来。
    因为不再限制个人的爱好,在穿着蓝色和灰色“毛式服装”的大军中,出现了点点粉红色、天蓝色、红色和黄色。

中国的药材出口

    【日本《国际贸易》周报四月二十日文章】题:药材交易会和药材交易(记者:石田舜规)
    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的药材交易会,于四月三日闭幕。
    药材的专业交易会是为补充春季广州交易会而举行的。
    去年,由于部分产地遭到干旱等气候的影响,中国履行合同的情况不好;还由于中国内陆运输和港口的混乱,发生了交货迟延的情况;又由于途经香港的廉价货搅乱了市场,因此,交易会有利于当事者之间举行会谈解决问题,相互理解和恢复信誉这比成交更为重要。
    药材是中国的传统出口商品。除了日本和南朝鲜,中国几乎是垄断着国际市场,一年的出口量价值约达三亿美元。中国的药材资源遍布全国。特别是西北、西南地区的天然药材资源是很丰富的。
    现在药材是采取协调出口的办法,例如安徽、江西、浙江等省是以上海港为出口港。由各省自己出口,使各省的积极性提高了。但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各省之间的竞争。由于过分单纯追求出口量,最近药材质量有所下降。据说部分天然药材的价格暴跌,使农民丧失了采集的热情。还有一部分药材价格上涨太多,因而失去了许多购买者。为使对日中两国都有发展可能的药材交易更稳定地发展,愿提出几个问题:
    一、过去中国统一出口的办法好。关于药材和成药的出口,希望建立一种制度,以便在中央或各省联合控制的情况下,集中货物统一出口。二、遵守交货日期,履行合同是交易发展的关键,希望有关方面严肃对待合同。三、制定出口规格,努力提高质量,保证消费者的信任。希望特产地恢复使用商标,以保证优良品种的生产和有秩序的供应。四、希望日中合作,保护天然药材资源、发展栽培药材,并采取措施,保证长期稳定供应。五、关于成药,中国有一定基础,出口量也在逐年增加。希望在药品的质量、形状和包装方面能够满足消费国的要求。这样出口就会增加。

我两名进修人员在美获教育博士学位

    【美联社俄亥俄州根德镇五月十日电】官方人士说,二名中共的教育家已获得美国一所大学的教育博士学位,这是自从美国与中共恢复外交关系以来,第一批中共人员获得这种学位。
    四十八岁的杨女士及四十七岁的林氏的赞助人李德教授说:“他们将以专家身份回去。我期望他们将把在美国的研究所得应用于中国的教育。”
    杨女士说,他们渴望将美国的教育知识带回中国大陆。
    她说:“虽然我们要保持我们自己的文化价值,但是我们有许多要向美国学习。”(转载香港《快报》)

美联社报道:中国制成一种新饮料

    【美联社北京消息】中国已研制成一种“可乐”型健康饮料,并希望能在国际上畅销。
    这种软饮料的味道、颜色以及给人的感觉都极像美国的“可口可乐”。但它同时又是由中国的中草药公司研究所用芍药根等一些草药配方制成,具有补血强肝,增强对疾病的抵抗力等补药性能,适合长期饮用。
    已经过一万八千名外国游客品尝鉴定,被认为既像“可乐”,又具特色。这种饮料在中国已经供不应求。它在四川叫“天府可乐”,在广州叫“健康可乐”,在杭州叫“西湖可乐”。(转载四月二十七日美国《美洲华侨日报》)

低效率的管理结构抑制苏联技术和经济发展

    【路透社莫斯科五月七日电】据这里今天发表的一篇提出严厉批评的分析文章说,效率低下的管理结构正在抑制苏联的技术进步,抑制经济的发展。
    莫斯科管理问题研究所所长瓦季姆·特拉佩兹尼科夫院士写的这篇文章说,苏联更换技术的步伐缓慢是近来经济增长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苏共《真理报》用了两版篇幅刊登了他这篇异常坦率的分析文章。文章认为,苏联经济受到了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的严重影响,只有给管理人员更多的自由这些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苏联经济在七十年代初总是稳步地增长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八,而在今年第一季度,却下降到百分之二多一点,大大低于克里姆林宫的指标。
    特拉佩兹尼科夫院士没有排除天气不好和能源与自然资源的缺乏也是导致经济增长下降的因素。
    他写道,“在我看来,主要原因是低估了技术发展的重要性和国民经济管理上的缺点。”
    他说,苏联经济目前的问题多半可以追溯到苏联前领导人赫鲁晓夫一九五八年强行实行的倒霉的经济改革。
    那场改革削弱了莫斯科中央各部的权力,把国营工业企业的控制权移交给了地方经济委员会。
    一九六六年完全停止了这场改革,但是,据特拉佩兹尼科夫院士说,这场改革的持久影响是阻碍革新和研究。
    一九五八年,投入苏联经济的每个卢布可盈利五十二戈比,可是到一九八○年,每个卢布的投资只盈利十六戈比。
    苏联工厂的机器更换得太慢,每年只有百分之五点六的固定资产更新。
    特拉佩兹尼科夫院士说,“技术进步不仅仅是采取新的生产方法、更换机器和采取新的工艺。它意味着要改善各级的经营管理”。
    特拉佩兹尼科夫院士认为,苏联许多被正式定为优质的产品实际上落后于世界水平。
    苏联经济制度的主要弱点之一就是消费者对生产者起不了任何反作用。由于产品普遍不足,这种状况就更为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生产者干脆对消费者说:“要就要,不要就拉倒”。他又说,在苏联的经济中几乎不存在什么竞争。

港报说西欧失业问题日益严重

    【香港《快报》五月五日、六日连载文章】题:西欧失业问题日益严重成为各国经济社会难题
    骤眼看来,具有十七世纪浓厚乡村色彩的比利时市镇麻斯克,好象生气勃勃似的,一系列的商店摆放着很多精巧的物品如食物、趋时的服装,一星期有几次好象旧日农夫赶集一般,车水马龙地在街道上聚集,这个中心广场来往的汽车都是闪烁生光。实质上这个市镇是比利时境内失业率最高的地区。为数百分之二十五的工人闲散着,过去四年来,麻斯克六间纺织厂有五间相继倒闭,尤其是一间雇有二万工人的煤矿公司关闭,使这个麻斯克市镇成为灾祸区。
    无可否认整个西欧国家的“事态”日益严重,失业现象很快成为一个经济与社会难题。欧洲共同市场上星期的统计数字显示,共同体国家面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失业率最高的水平,失业人数达一千零七十万人,占整个人力市场的百分之九点七。失业率在几个欧洲国家已经进入两位数字。
    失业现象成为生活的重点,譬如在英国,差不多有三百万失业人数中接近三分之一是超过一年没有工作做的,而法国工人平均需要轮候九个月才可以找到事做。许多政府官员害怕继续出现的失业恐慌与不满情绪可以导致政治上纠纷或暴乱行为。
    大多数的分析专家将这些欧洲失业国家的问题归咎于世界性经济衰退,购买力降低引致车辆、消费品与建造行业、甚至私营钢铁生产或电子零件制造业一蹶不振。外国投资逐渐趋向有利可图的行业,聘用的人力相继减低。西欧国家也感到五十年代后期婴儿出生率过多造成现今的人口膨胀,以英国为例,二十五岁以下的工人占全国失业人数百分之三十,法国年青人失业率接近百分之五十;意大利竟然高达百分之七十五。欧洲工业界也遭遇到严重的难题,高比率的失业数字委实难免,既古老又效率低的欧洲式营业方针——特别是钢铁、纺织、工具与建筑公司——很难与亚洲国家并驾齐驱,不少的机构被迫裁减人手或关门大吉。在西德的钢铁工业差不多遣散总失业人数的百分之九,工厂倒闭引致自一九七四年以来,失去五万名就业机会,而现有成千的工作岗位到一九九○年时面临淘汰。法国钢铁工业受到八年来建造业的低潮而阻碍发展,纺织业受到亚洲与意大利输入货品所影响。
    失业人数中以年青人为甚,年龄二十五岁以下者占所有欧洲失业人数的百分之四十,许多年青人甚至为寻找工作而恼怒。年青人拥有较高学历者日渐增加,但学校似乎不曾帮助他们找寻工作。
    中年失业汉的遭遇又有差别,而且很痛苦。他们经常埋怨很难有人聘用,但是申领退休金又未够资格。
    虽然西欧各国政府密谋对付失业危机,政府想尽办法提供更多就业良机,但普遍的反应并不热烈。

美国房地产业面临不景气

    【香港《快报》五月十日文章】题:美国房地产面临不景气
    美国房地产业面临不景气了。
    一九八一年,全国兴建之房屋是一百零八万六千幢,是一九四六年以来,数目最少者。
    进入一九八二年之后,兴建房屋数目更见低落。一九八一年全年,新旧屋宇售卖数字是二百三十五万一千幢,较一九七八年黄金时期低了百分之四十。使房地产商人感到意外,因为他们预估有二百万幢新房子及五百万幢旧房子售卖成交。
    他们预估之数字,是以新婚夫妇合组新家庭之数目为基础,认为新婚夫妻必会采购房子。
    住宅建筑协会之经济学家美高苏觅拉斯,不乐观地预估,建屋率将会再降百分之十三,以缓和一九八一年之不景气。当景气再度来临,美国房地产商人也不会快乐的,因为数千名房地产商已破产,另数千名则处于破产边缘。
    佛罗里达州基恩维里市的土耳其基力克公司,自一九八一年三月,平均每月只卖出建筑完成之房屋两幢,而公司因为向银行贷款建筑房屋,每月须付出利息一万四千四百美元。目下贷款所建之房屋二十四幢尚属空置。
    目下美国房地产业不景气已成一个局面,看来要慢慢才会变得正常和蓬勃。实际上,房地产业仅是其中一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