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里根为什么没有邀请台湾人参加就职典礼》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一月二十九日专稿】题:里根为什么没有邀请台湾人参加就职典礼?
    在里根宣誓就职前不几天,一个有华盛顿同台湾和中国关系的棘手的外交问题被推到这位总统当选人身上。
    正当北京认为里根政府过于同情台湾之时,这个问题差点儿伤害了这位新总统同中国的联系。
    发生争论的问题是向台湾五名高级官员发出邀请参加里根先生新职典礼的事。
    华盛顿后来的退让和宣布中国驻华盛顿大使柴泽民是官方邀请参加就职典礼的唯一的中国人一事表明,里根政府中的高级官员对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感情反应很敏感。
    这一情况以及他们显然愿意认真看待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发出的警告,表明同里根先生在竞选中发表的言论相反,新政府大概不会大幅度改变美国和北京的关系。这表明,华盛顿同台北关系的任何加强都将远远不到里根先生先前所鼓吹的官方关系的程度。
    据报道,邀请台湾官员之事是由在北京出生的安娜·陈纳德安排的。她在不久前访问台湾时对台湾当局说,她是作为即将上任的政府的代表行事的,因此,这些邀请是官方邀请。
    台北政府当时对此感到得意洋洋,因为,这看来是一个信号,表明里根先生打算恪守他在竞选中答应把美台关系升格的诺言,于是有关这一邀请的消息迅速被公布出来。
    据报道,中国驻美国大使柴泽民警告说,如果台湾的要人出席就职典礼,他就将抵制就职典礼。
    当情况表明北京指示其大使抵制就职仪式是当真的时候,里根班子开始寻求一种摆脱这一困境的办法,这一困境将在新总统就职的第一天就造成严重的外交事件。
    一月十五日,新政府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官员指示就职典礼委员会取消对执政的国民党秘书长、台湾代表团团长蒋彦士和其他台湾要人的邀请。
    接着,就职典礼委员会就通知台湾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说“将不欢迎”蒋彦士先生及其同事参加就职典礼仪式,尽管他们持有正式请柬。
    然而,美国当局没有取消对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主任夏功权的邀请,这显然是因为,作为最初美中关系实现正常化协议的一部分,北京勉强接受了他作为台湾在华盛顿的非官方代表的地位。因此,北京在抗议中没有具体提到夏功权。
    刚刚抵达华盛顿的蒋彦士面对着这一最后通牒,得了外交病。他宣布得了流感,于一月十八日夜到杰斐逊纪念亭医院住院就医,后来,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说,蒋先生因病不能参加就职典礼。
    美国对柴泽民威胁要抵制里根就职仪式的最初反应是向中国方面作解释,说参加这次就职仪式,有两类邀请。一类邀请是由里根控制的就职典礼委员会发出的,因而被认为是“官方的”。他们告诉中国方面,没有向任何台湾人发出这类邀请。但是,除此以外,每个国会议员也分了二十张邀请券,由他或她分发给自己认为合适的人。
    美国官员向中国方面解释说,如果一名亲台湾的议员给陈纳德夫人几张票分给台北的这五名显要人物——显然情况正是这样,这并不构成“官方的”邀请,而且,新政府对此反正也毫无办法。
    譬如,夏功权就是受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哈特菲尔德的“非官方”邀请的。把邀请券分发给五百三十五名国会议员一事是由哈特菲尔德的办公室处理的。
    在中国人看来,美国的解释不仅是不能接受的,而且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中国人把邀请谁参加和谁出席了公共仪式看作是表明政府政策的重要迹象。香港权威的亲北京的日报《文汇报》在一篇怒气冲冲的社论中问道:“他们想欺骗谁?三岁小孩吗?”
    这场争论的附带政治影响是给人以启示的。就中国说来,柴泽民最终出席了里根的就职仪式,尽管台北的三名高级官员,加上夏功权和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的另一名负责人也都在场这一事实,是意义重大的。
    从台湾的观点看,蒋彦士先生面对着被撤销邀请的情况决定称病,说明台北不是极力要使里根先生为难。的确,国务院人士说,虽然这件事使里根阵营对台湾的美国支持者制造了这一问题以及对中国为此大作文章而感到恼火,但是没有听说美国新政府和台北政府之间感情发生不睦。
    最后,这一插曲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台湾帮对里根政府到底会有多大影响。一方面,人们认为陈纳德夫人卷入这一外交纠纷损害了她在华盛顿和台北的地位。另一方面,台湾帮还是骗到了一张请帖。

苏联加强对利比亚军队的控制

    【在巴黎出版的《青年非洲》周刊一月二十八日一期文章】题:必不可少的但又是可恨的(原文提要:从参谋部到军事院校,苏联人为卡扎菲的整个军队配备干部。)
    没有他的马克思主义的盟友,卡扎菲是不可能成功地进行这次乍得远征的。没有卡扎菲,苏联人也绝不可能踏上乍得的土地的。利比亚配备有克里姆林宫甚至还没有向它的东欧“朋友”们提供过的最现代化武器。在暗地里一谈到武器,就得谈到军事专家和军事倾向。他们大约有八千人。在穆斯林世界(阿富汗除外)的绝大部分苏联人都分布在利比亚各地。从下级军官到中校,所有专家都忙于传授使用武器的方法、训练游击队和传授武器装备的维修方法。某些人则在基地,学校、兵营、军事训练中心等官方机构工作。他们的培训生和大学生大多数是本地人。但也有由一些非洲国家在合作的范围内派去的一些享受助学金的学生。
    另一些专家是在暗地里工作。他们赋予那些被留给“伊斯兰战士”的军营以生气。对由成千名新兵和非洲难民组成的游击队给以传统的和完善的军事教育。苏联人特别关心这支“伊斯兰军队”,这支军队是由一些渗透分子,其中某些人已在乍得表现出了他们的渗透能力——组成的。
    加达梅,宗齐尔、阿扎乌亚、塞卜哈和其它十来个兵营雇佣了四千多名这种苏联专家。控制在这方面,顾问们本身是较自由的。他们的军阶(至少是上校)使他们可以经常出入利比亚政界上层。他们都住在营、旅、师指挥部里,在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他们人数最多。因此,每一个利比亚高级军官身边都有一名苏联顾问,根据合同,苏联顾问可以干预他的一切决定。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都一样。所有的军事院校都有苏联顾问,他们参加制定教学计划,选择教学科目和讲课。在某些关键的部:运输、能源、计划、石油、内政,当然还有国防部,都有苏联顾问。令人厌恶的同盟者在利比亚的苏联人只到他们的参谋部去汇报工作,参谋部设在的黎波里、设在具有随时可同莫斯科联系的最现代化设备的大使馆内。这些免费住宿的专家和顾问住在由他们自己的人严密看守的大楼里。他们大部分是单身汉,没有他们参谋部的允许,几乎不接待“外国人”。他们有自己的电影院、图书馆、游艺场,和伏特加酒……无论他们的军阶有多高都绝对禁止雇用当地人作副官。

美众院一委员会发表报告:主张西方向波兰提供大规模经济援助

    【美联社华盛顿二月一日电】莱斯·阿斯平在今天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美国和它的盟国应该迅速给波兰提供大规模的经济援助,以便使它不必拖欠数额巨大的硬通货债务。
    阿斯平说:“华沙已经濒临破产——的确要拖欠从西方借的数十亿计的美元的贷款。如果波兰拖欠债务的话,那么物价将要飞涨;就业机会将会减少;将会出现混乱;而且苏联出面干涉以恢复秩序的可能性将是不可避免的。”
    这位威斯康星州的民主党人在上周末同记者进行的一次谈话中还说,他坚持他早些时候进行的预计:苏联在三月底对波兰进行军事入侵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自从去年夏天以来,波兰就一直在经受着罢工和政治上的动乱。
    阿斯平说:“我依然认为,形势是他们将会入侵。”他接着说,虽然苏联军队的戒备状态稍有放松,但是据人们估计,在接到命令后七十二小时它们就可能准备好开进波兰。
    阿斯平说,今年,波兰将不得不借进一百一十亿到一百二十亿美元——大约要用三十五亿到四十亿美元的新贷款还本付息,剩下的用来还将要到期的债务。
    里根政府还没有表明它在向波兰提供大规模经济援助问题上意向如何。
    【路透社伦敦一月三十一日电】伦敦银行界人士今天说,欠了西方大量债务的波兰已就是否能获得大笔商业贷款问题同西方银行家进行了非正式接触。
    他们说,上周末,至少八家国际银行的代表和波兰华沙外贸银行副行长扬·沃洛欣在维也纳进行了会晤,讨论了这个问题。
    他们说,现在预计波兰会邀请多达三十家银行参加下个月的一次讨论其一九八一年财政需求(据认为至少是八十亿美元)问题的会议。
    估计波兰欠西方债务的总数现在为二百一十亿美元到二百四十亿美元,今年借到的外汇差不多全都将用于支付利息。

卡扎菲致信里根要求同美国人建立友好关系

    【安莎社贝鲁特一月二十七日电】据的黎波里的领导人卡扎菲上校说,美国印第安人血管里流的是利比亚人的血。
    这位利比亚领导人昨天向美国新总统里根发去了一封有关这方面的信件,他说,经仔细研究表明,美国印第安人是利比亚的后代。
    他说,他有历史事实证明这是真实的,他希望很快有机会向新总统展示这种事实。
    卡扎菲还说,他要求在平等的基础上同美国人建立友好关系。他敦促里根不要重复他的前任卡特的错误。

瑞典国防研究所公布去年全世界进行的核试验

    【路透社斯德哥尔摩一月二十九日电】瑞典国防研究所今天说,去年全世界进行了四十九次核武器试验,只有中国在大气中进行了一次核爆炸。
    这个研究所在其年度报告中说,苏联进行了二十次爆炸,美国十四次,法国十一次,英国三次,中国一次。除了中国的爆炸外,所有的爆炸都是在地下进行的。
    这个研究所说,苏联至少有两次爆炸是在通常的试验场地以外的地方进行的,可能是为了土木工程的目的。

美地质调查局说:去年全球发生七十一次强烈地震

    【合众国际社高尔顿一月二十九日电】美国地质调查局说,一九八○年全世界发生七十一次大地震,比前年多五十六次,死亡数字增至七千一百四十人,是一九七九年的五倍。
    美国地质专家柏尔逊星期三说,一九八○年大多数致命性的地震发生在阿尔及利亚和意大利。其中阿尔及利亚十月十日的七点三级地震及其六点二级余震,有三千五百人丧生。
    他说,强烈地震是指里氏特制六点五级以上,或造成重大伤亡损毁者。他又说,一九八○年最强烈的地震是七月十七日发生于南太平洋的圣克鲁斯岛,强度为八级。
    美国地质研究所的资料,是从世界各地三千个地震测量站收集得到的。(原载香港《明报》)
    国际劳工处说目前世界伤残者有四亿多
    【法新社日内瓦一月三十日电】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那么到了公元二○○○年,世界上的伤残者会比目前多一倍。
    国际劳工处今日在此间发表一项调查报告,作此预料,并且估计若要扭转趋势,至少要花一亿美元。
    今年是国际伤残人士年,主要目标之一是强调世上四亿五千万名伤残者的苦楚,消除他们所受的偏见和歧视。伤残者的人数,等于苏联和美国的人口总和。
    大部分伤残者生活在发展中国家,为数三亿。在那些国家,失业或半职的人数亦有三亿之多。
    该报告说,因为战争、意外、营养不良、疾病等等原因,每年约增加一千五百万个伤残者,加入求职行列。(原载香港《明报》)

马来西亚总理侯赛因到英国治病

    【合众国际社吉隆坡二月一日电】侯赛因总理今天乘飞机前往伦敦给心脏动手术。他叫马来西亚人不要担心。侯赛因启程前说:“我只是心脏的一根动脉狭窄,没有其他的病。不要担心。”
    五十九岁的侯赛因在妻子、一个女儿以及私人医生伴随下前往伦敦一家医院治疗心血管病。

苏军事代表团访问安哥拉

    【法新社罗安达一月二十七日电】安哥拉国家通讯社今天自这里报道,海军少将弗拉索夫率领的苏联军事代表团到达这里,将就如何加强安哥拉和苏联之间的军事合作问题举行会谈。
    这家通讯社又说,苏联军事代表团是昨天到达这里的,它将在安哥拉访问十二天。